第121章 忤逆不孝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把这年头的高考,说成是难于上青天有些夸张,但绝对是百里挑一。就拿赣省来说吧,十七八万经过了‘小升初’60%左右录取率、‘初升高’10%左右录取率两轮淘汰之后的学生参加考试,最终只录取两万人左右,这其中还要剔除近1/4的定向、委培、自费生,这不是百里挑一,那又是什么?

    李家仁、李家义兄弟很不幸,他们就是那被淘汰掉的十五六万中的一员,不管他们在小学、初中如何优秀,付出十余年的努力后,又回到了让他们绝望的农村。这种失败后的绝望,李家明‘品尝’过,因此毛砣他们的兴灾乐祸,他没有参与反而劝诫他们别落井下石。

    “家明,你也太好心了,要换成是我,不放几挂炮竹才怪呢!”

    来帮着筛沙子的告伢,也连声附和正挑土箕回来的毛伢,“就是,做人就要恩怨分明,那两只畜生还值得同情?”

    满头大汗的李家明眼睛盯着正在河岔里捉小鱼、小虾的几个小不点,麻利地将毛伢土箕里的沙子添满,直起腰来打趣自己这两个玩伴道:“你们还不如大伢、二伢,他们好歹还有个理想,想考大学。我看你们就是两个蠢牯,连以后的事想都没想过。”

    两个半大伢子愕然,告伢有王老师镇慑,好歹挤进了初中大门,毛伢可考得一塌糊涂,准备先跟二伯他们去工地上做半年小工,年后再跟大哥、表姐他们出去打工,以后的事他俩还真没想过。工地上有长辈盯着,出去后又有大人看着,哪轮得到他们作主?

    李家明嘿嘿直乐,告伢也许还能走正途,毛伢就是个混社会的坏胚子。王振国没揽到吴伯伯的大工程,却在他的力荐之下拿到了县胶合板厂的改建工程,连街上的民居都看不上。毛伢去了县城做工,工地上头是喜欢他能说会道的王振国,外面又有昊哥那样喜欢玩又吃得开的人罩着,还会不去混社会?若是没有自己这个桥梁,这小子可能出头慢一点,如今能借到自己亲友们的势,还会不去走捷径?

    “不明白?”

    “不明白!”

    “不明白就多想,想明白自己到底想干什么?想要什么?十五六的人了,连那几个小妹子都不如,她们好歹还晓得要读书、以后考大学!”

    既然这俩懵懂伢子没想过以后的事,李家明训了两句也不多说,看看时间差不多快吃午饭了,招呼着大家收工回家。很多事,自己只能在玩伴糊涂的时候提点一下,最终还是要靠他们自己去争、去抢的。

    午饭轮在二婶家吃,她家的伙食可比红英婶家的好,桌上有肉有蛋,饭甑里白米饭管够,细狗和毛砣也总算不用端着饭碗,躲在厨房里开小灶了。

    大家刚端起饭碗,门外传来摩托车声,满头大汗的李传猛回来了,还带着同样大汗淋漓的李传民。俩人在厨房里洗了把脸,到堂屋里坐下扒了一大碗白米饭,才跟李家明商量道:“家明,你耶耶(爸)的事不能拖,你觉得呢?”

    七八个小孩听不懂,李家明却知道两位伯伯的意思,农村里的媳妇大多是大着肚子过门的,后妈大着肚子过门没事,总得先给人家一个名分吧?在农村里,两人结婚不是以结婚证为准的,而是以媳妇进门没进门、交没交彩礼为准的。

    父亲远在广东,他俩来回一趟就是千多两千块钱,这些事只能由二伯和传猛伯来做主张罗。父亲上次寄了一万八给自己,估计他的钱也差不多了,俩人是想让自己先把彩礼钱垫出来,还得是自愿的。父亲是二婚,若自己不愿意先垫钱,他俩也不好多说话,毕竟自己阿公、母舅他们还在旁边看着呢。

    “二伯,我一个小伢子,又不懂这些。钱都在二婶那,你和传猛伯商量着办就是了。”

    李家明这么说,二伯是早有预料,可传猛伯正色道:“家明,钱给了你就是你的,以后伯伯会让你耶耶还给你的。”

    农村里后妈薄待继子女的事太多了,传猛伯这话让李家明哭笑不得,可又不好说什么,只能感谢他的好意。

    知道自己侄子底细的李传民也不好说什么,边扒着饭边岔开话题道:“传猛哥,我大哥腿脚不方便,这事得你来牵头,他帮你打下手,你觉得呢?”

    农村里办场象样的婚事得五六千块钱,有了上次喂猪潲的事,李传猛也不放心再让大堂弟去张罗,痛快道:“嗯,传林过了房(过继)就是二房里的,这事也该由我作长房长兄的来牵头。吃完饭,我们去跟传健商量一下。”

    农村里办红白喜事,牵头的‘提调’掌管钱物,传猛伯这说法好,堂堂正正地让所有亲戚都无话可说。两人匆匆忙忙吃完饭,到李传健那里一说,他也只好捏着鼻子认了,答应给李传猛这位长房长兄打下手。

    可是,刚从高考失败的阴影中走出来,一心想去补习的李家仁兄弟,却象打了鸡血一般兴奋。父母贩菜赚了点钱,他们知道那是要供两个更聪明的弟弟读书用的,二叔做了几幢屋肯定欠了账;但三叔的脾气好,现在他能赚大钱了,肯定会愿意借钱给自己兄弟补习的。

    等李传猛兄弟一走,李家仁就迫不及待求自己父亲:“耶耶(爸),你写封信给三叔吧,他肯定会愿意借钱的。”

    已经吃好了饭的李传健叹了口气,无奈道:“大伢,你三叔以前说过,要是你们考得上,他才会帮的。”

    李家仁急性子,李家义可更沉稳一些,心里的弯弯绕也多一些,反问道:“耶耶,你都没去问,怎么就知道他不愿?还有二叔,他都当二老板了,砖屋都做了一排,还差这千把两千块钱?”

    头发花白的李传健颓然叹气,借钱哪是那么容易的事啊?说是兄弟之间打断骨头连着筋,可那只是一句话,当不得真的。从来都是锦上添花的多,可有几个会雪中送炭?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李家道知道自己大哥、二哥从小就自私自利又刻薄,笑军伢‘结巴子’、笑大姐、二妹她们‘木脑壳’、笑大狗毛砣他们‘蠢牯’……在叔伯们心中极为不堪。以前是黄泥坪只有自己四兄弟会读书,叔伯们才捏着鼻子借钱,现在小堂弟带着一帮弟妹上进,叔伯们还会那么好说话?

    现在他们自己不争气,考不到大学想补习,还如此逼父亲去求人,加上过年时他俩逼自己过继的事,李家道不禁愤然道:“大哥、二哥,你俩醒醒,上次家明是看在家德的面子上,才帮你们的。旧债都没销,你们还指望二叔、三叔他们会借?”

    对于溺水的人来说,旁人眼里的稻草就是他们所有的希望,谁泼冷水谁就是他们的敌人,性子更急的李家仁将碗筷一扔,怨恨道:“老三,你喷什么粪?要不是当初家里要我们考小中专,你以为我们考不上重点高中?要不是怕家里供不起,你以为我们自己想去考小中专?”

    这话捅到李传健的痛处,四年前二弟被派出所抓了,欠下一屁股的债,三弟本来就是一屁股债,在外打工的四弟又只想着学开车、谈恋爱,没寄一分钱回来。他知道凭自己夫妻,没办法供四个孩子读高中考大学,甚至两个大的都供不起,这才跟肯定能考得上重点高中的大儿子、二儿子摆事实讲道理,让他俩去考小中专。

    见父亲低头不语,老大又起了头,李家义也沉声道:“耶耶,老四平时一个人吃白米饭、蒸蛋,我们也不眼红,但这是读书的事,关系到我们前程的事!我跟大哥也是你亲生的,你跟姆妈贩菜赚了钱,总不能只顾着老三、老四吧?”

    这话说得过分了,一直默不作声的李家德将筷子往桌上一拍,沉声道:“家义,怎么跟耶耶说话的?”

    平时李家仁兄弟让着四弟,那是知道这个弟弟极得叔伯们的宠爱,以后自己即使考上了大学,也得向叔伯们借学费,不敢跟他交恶,可并不是怕他。现在父亲连向三叔开口都不愿,他们哪还会管会不会得罪叔伯们?李家德不作声也就罢了,现在他出言训斥李家义,同胞哥哥李家仁也不甘示弱了。

    “老四,老二说错了吗?一家人都吃薯丝饭,你吃的是什么?我们也是娘生爹养的,凭什么啊?

    行,屋里你最小,这些我们不计较,但读书的事就得公公平平来!当初我们不想考小中专,想读县中、考大学,那是家里让我们考的,说家里送不起,想让我们早点出来工作,好供你跟三伢读大学!”

    小儿子是李传健梦想的延续,也是他一生的骄傲,若是大儿子不冲小儿子嚷嚷,他会想尽办法去搞钱不让大儿子、二儿子抱憾终身,毕竟手心手背都是肉。

    可现在大儿子触到了他的逆鳞,平时对四个儿子从不打骂只讲道理的李传健终于愤怒了,咆哮道:“畜生!我送你读书还送坏了是吧?家德吃白米饭是我们省出来的,吃蛋是三伢从牙缝里省出来的,你姆妈每次把家里的蛋分四份,该你们的都给了你们!你们这两只畜生,自己考不上还怨别人?”

    被平素不发火的父亲怒斥,李家仁兄弟本能地一哆嗦,随即又梗着脖子也大叫道:“我就不服!”

    “你不服又怎样?”

    李家仁兄弟涨得脸红脖子粗,也豁出去道:“行,我们不求你,我们自己去打工赚钱补习!以后老三、老四读书,也不关我们事!”

    不过四十岁出头却苍老、黑瘦得象花甲之年的李传健怒极而笑,指着这两个不孝之子直哆嗦,说不出一句话来。他万没想到夫妻俩辛苦半辈子,到头来却是个兄弟阋墙、忤逆不孝的结果,突然眼前一黑,软软地倒在小饭桌上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