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当仁不让(上)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群山苍翠,残阳如血,泛着金光的河滩上浪花四溅、童声喧闹。

    对于穿着花裙子在浅滩上扑腾、嘻闹的几个小不点来说,现在的日子是她们自有记忆以来最快乐的,能穿漂亮的衣服、吃好多好吃的零食、还每天有肉有蛋吃。

    放了假,还要每天早上七点起床背书,上午、下午、晚上各做一个小时作业?

    没事,只要有漂亮衣服、好吃的、好玩的,多做点作业、多背点书怕什么?反正五哥哥说了,只要考上大学,以后到了大城市里,还有更多漂亮衣服、好吃的、好玩的呢!

    站在水潭浅水处洗菜的婶婶们也很满足,嫁到李家十几二十年来,就数今年的日子过得最舒心、高兴了。老公每个月在工地上能赚四百多块钱,自己贩菜每个月也能赚三四百,还能照顾到家里的田土咧!

    哎,就是学校的工程快做完了,以后这样的好日子难遇喽。不过也没事,以后有传民带着大家在工地上有长期活干,一个月赚四百多块钱还是稳稳当当的。四百多块钱啊,听说中学的老师也一个月只有三百多块呢。

    可不远处也在洗菜的三母子不高兴,三人脸上都阴沉沉的,床上躺了一个、床边跪着两个,让她们母子三人心里象压了块大石头。她们的菜少、人多,一会洗完了那几十斤菜,又生气又心疼的大婶阴着脸地挑着菜走了,李家德兄弟又去帮堂婶们洗。即使他们母亲有时会跟婶婶们口角,可他们兄弟却极得堂叔伯婶们的宠爱,因为他们不但极会读书而且从不掺和大人的事,对每个长辈都很有礼貌,还经常力所能及地帮帮忙。

    山里人很看重长幼尊卑,今天的事几个婶婶也很生气,见两个懂事又会读书的侄子耷拉着脸,红英婶没话找话道:“三伢,县里不比在家里,没钱用了,就去工地上问你伯伯、叔叔要,晓得不?”

    “这这”

    李家道的支唔,引来红英婶在他后脑勺一巴掌,“这这什么?你们两兄弟不比大伢、二伢,你们是有良心的伢子,伯伯婶婶供不了你们读大学,一点零用钱还会少了你们的?”

    早熟的李家德应了一声,“谢谢婶婶”

    “这就对了嘛。三伢,到了县中读书,要照顾好家德,他比你更小,晓得不?”

    “哦”

    这下李家道答应得挺快,让筛完沙正准备下河拉网捉鱼的李家明听了暗乐。看来三哥心甘情愿地给只比他小一岁的四哥当佣人,除了兄弟情深之外,还有长辈们不停的说教,让他觉得这是天经地义的。

    …………

    这年头河滩里的白条鱼、耙子鱼再多,也禁不住李家明他们每天拉网、放网捉,几个伢子带着几个小不点沿着河滩一路下,等他们捉到一两斤各种杂鱼,又在几个水潭里放好定置网时,已经日落月升了。

    皎洁的月光撒在河里泛出银光,已经玩累了的四个小不点,穿着湿漉漉的花裙子,趴在哥哥们的背上还在讨论河滩上的鱼为什么越来越少了。

    “哥哥,你说为什么?”

    呵呵,天真烂漫的小妹,还以为河里的鱼捉不尽的呢。李家明笑着解释了一遍,背着妹妹回家吃饭。

    回到家里,二婶她们已经炒好了菜,接过收拾干净的餐条鱼又煎好、炒好,大家也换好了衣服准备吃饭。性子更柔和一点的茶菊婶,拉着李家明指了指大伯的卧室,小声道:“家明,他们都跪六个多钟头了,让他们起来吃饭吧?”

    正接过细狗递过来的饭的李家明,看了眼墙上二伯新买的石英钟,确实六小时过了二十多分钟,这才吩咐道:“毛砣、细狗,你们去把大伢他们扶起来吃饭。毛伢,帮他们盛碗饭。”

    “哎”,刚端上饭碗的毛砣、细狗兴奋地放下饭碗,到大伯房里将两条死狗样的大伢、二伢半扶半拖了过来。

    跪整整一下午,李家明没跪过,但他看大狗伢、毛砣跪过。听他俩传授经验,刚开始没什么,半个小时后膝盖开始发麻,不管你如何偷懒,最后整个人都会发木。看他们这样子,不但精神颓唐而且背都弯了,还是平时跪得少,才会连腰都直不起来。

    “毛砣、细狗,你们扶他俩走一阵。”

    “哦”,两人正高兴的脸耷拉了下来,扶着手里两个混蛋堂兄在堂屋里转起圈圈来。十几分钟后,等大家都吃完了饭,李家明才叫停,让他们也过来吃饭。

    李家人少,大公公、二公公又死得早,要靠长兄长嫂拉扯弟弟,三公公在世时定了家规,除了各自房里的长嫂外,男人说话女人不得插嘴。现在是三房里的家事,红英婶她们吃完饭,就带着几个小不点走了,连想看热闹的毛伢、告伢都被她们揪着耳朵拉走了,堂屋里只剩下李家明他们几兄弟,还有虎着脸坐在那的两位堂伯(叔)。

    坐在二伯旁边的李家明,看着终于回过神来的大伢、二伢狼吞虎咽,突然想起护短的大婶来,过年时自己揍了这两浑蛋一顿,她就跑过来扇自己耳光。今天自己逼这两混蛋跪了一下午,她怎么没来找自己麻烦?

    嗯,看来是大伯拦住了,知道自己是在替他们管教这两个不孝之子。

    一会,又饿又累的李家仁兄弟吃饱了饭,也慢慢地有了些精神,放下碗筷热切地看着二叔旁边的李家明。这混蛋虽然恶,但说话算数,自己终于可以补习了。可李家明并没有搭理他们,反而斯文慢理地让细狗去将大伯扶过来、将李家道兄弟叫过来,还起身替大伯、传猛伯、二伯泡了杯茶。

    李传民虽然管着百八十人的工程队,已经有了工头的气派,可毕竟是个忠厚人,看着自己大哥那颓然的样子,一时间开不了那个口。坐在上座的李传猛不同,当年堂弟耍心眼闹分家,让他看透了这个自私、虚伪的大堂弟。见二堂弟念着手足之情,李传猛越俎代庖道:“传健,传民是个忠厚人,有些话是讲不出来,更做不出来的。亲兄弟明算账,何况还是叔侄。

    这样吧,你要是没意见的话,大伢、二伢补习的钱由传民来借,事由家明来讲、来作主。”

    也确实象李家明想的那样,他这个大伯虽然虚伪、喜欢玩心眼,可本质就是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农民。大儿子、二儿子今天气得他急火攻心,可气过之后又在念着骨肉之情,生怕两儿子因为家贫耽误了前程,如今见大堂哥开了口,连忙道:“大哥,你说了算。”

    “不是我说了算不算,是你同意不同意,以后让家明来替你管教崽!”

    李传猛的逼问,让李传健有些无地自容,可他还是毫不迟疑地同意让小侄子来管教两个成年了的儿子。这一年多来,李传健算是看明白了,自己三儿子会有出息,四儿子更是人中龙凤,可性格都有缺陷,想他俩带着一家人富贵,那是不现实的。小侄子可能聪明不如自己四儿子却比三儿子聪明,而且人情练达而且极会钻营,自己家要富贵荣华,只能指望这个砍了自己老婆一刀的侄子!面子不值钱,他不比鼠目寸光的老婆,知道关键时刻如何取舍。

    大山里,群山苍茫人烟稀少,因此山里人特别重宗族,特别讲长幼尊卑。李传健这么一答应,等于是承认了他教子无方,象其他堂兄弟一样,将对两个大儿子的教育权拱手相让,也意味着李家明可以象对毛砣、细狗样,犯了错就可以抡起小竹梢、藤条往死里抽。

    想起李家明的狠辣,鼻青脸肿的李家仁兄弟打了个寒颤,过年时的狠揍及砍向他们母亲的那一刀,已经让他们彻底胆寒了,平时遇到那小堂弟时,连正眼都不敢瞧。

    说实话,李家明其实不想搭理这俩兄弟,两个天性凉薄的成年人,你还能指望他们能轻易改过自新?不过,今天二伯的话提醒了李家明,不看僧面看佛面,这两畜生好歹也是公公、婆婆的长孙,总不能看着他俩不争气。刚才在河边时,红英婶的话也无意间提醒了他,四叔跟大婶翻了脸,得帮他解开这个梁子,最起码要在三哥、四哥这解开来。蔫人不喜言语,记起仇来可真要命的!

    等大伯说完了,坐在二伯旁边的李家明,环顾了一眼堂屋里的堂兄弟们,沉声道:“这里没有外人了,全是我们李家自己人,我说了不好听的话,大伯、传猛伯、二伯你们莫见怪!”

    正抽着烟的传猛伯看都不看坐在桌边的大伯,鼓励道:“家明,家里争气的伢子就你和家德、三伢,家德、三伢虽然聪明、会读书,但这些事没你懂。以后你们这一辈的伢子,除了家德和三伢的事,其余伢子都由你来管!”

    耷拉着脸的大伯有些脸上发烧却又长舒了口气,今天两个大儿子的忤逆已经让他心冷,可毕竟是亲生骨肉,自己管不好就让小侄子来管。好歹大家都是一家人,在家里丢脸,总比到外面去丢人现眼强。

    站在他们父亲旁边的李家德兄弟则心绪复杂,可又不得不承认堂弟比自己更成熟,处理起事来更稳当又镇得住。大哥、二哥敢对父亲忤逆,却不敢正眼瞧这个小堂弟。要是今天的事,小堂弟在场,恐怕他们连屁都不敢放,哪敢对着父亲大吼大叫?

    李家明也当仁不让,以前是有心理阴影,老是以一种仰视的目光去看四哥。今天的事表明,他不过是一个智商极高、情商一般,又有些食古不化的天才,这样的人搞科研、学术没有问题,指望他来撑门顶户是万万不能的。

    打断骨头连着筋,李家明对大伯的为人再鄙夷,对大伢、二伢再看不上,也不得不承认大家都是公公、婆婆的子孙。

    哎,亲无三代,族有万年,这两混蛋再不争气,不也还是自己堂兄?

    既然三房里没有孙辈能撑得起,自己这个二房里的孙子就得帮他们撑,谁让大家共一个公公、婆婆呢?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