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当仁不让(下)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满天星光灿烂,群山在星光下影影绰绰,偶尔几声夜枭的叫声,让群山更添几分静谧。

    突然两道雪白的车灯光划破了黑夜,汽车引擎的轰鸣声打破了山乡夏夜的宁静,穿着t恤、西装短裤的董昊将一辆‘江铃’皮卡车开进了李家明家的晒谷坪。听到响动的毛伢、告伢,连忙出来拉亮大门上的灯,讨好道:“昊哥,你怎么这么晚还来?”

    爱乌及屋的董昊看了眼两人的后面,只看到几个小家伙扑过来,却没看到自己的小弟,笑问道:“阿明呢?”

    “嘿嘿嘿,这个不好说,等下你问他自己吧。”

    心眼灵活毛伢还知道老大家的‘家丑不可外扬’,娇憨的满妹她们可不知道,一阵叽叽喳喳就把今天的事全说完了,听得正在拉车厢门的董昊一愣一愣。

    “什么?阿明罚你们大哥、二哥跪了一下午?”

    那俩畜生怎么是哥哥呢?娇憨的满妹立即纠正道:“昊哥哥,他们不是大哥、二哥,是大伢、二伢!”

    乖巧的小妹也连忙补充道:“嗯,昊哥哥,我哥哥说他们不是我们哥哥!”

    吊,自己这细佬真够吊,十三岁居然能拎着两个十八岁的孩子跪!嗯,确实该跪,这事要摊在自己脑袋上,嘴会被抽烂、腿都会被打折!

    李家明的强横让董昊非常爽,嘴甜的满妹、小妹也极得他喜爱,听她俩如此正色纠正,笑着附和道:“对,是大伢、二伢。阿满、阿文,昊哥给你们几个小妹头(女孩)带了几件礼物,自己去车里拿。阿毛、阿告,过来搬东西。”

    “谢谢昊哥哥”。

    四个小家伙立即眉开眼笑,爬到车里去拿礼物,毛伢、告伢则去搬车厢里的乳胶漆、颜料、及十几个大塑料袋。

    “咦?满姐,这是什么呀,好象是衣服?”

    死要漂亮的满妹拿起一件小红游泳衣,兴奋道:“妹妹,这是游泳衣,我们穿着洗冷水澡用的!”

    精干的董昊扛起一桶乳胶漆,乐呵呵道:“阿满就是聪明,以后你们有了泳衣,就不要穿裙子游泳了!”

    “谢谢昊哥哥!”

    几个小家伙高兴的手舞足蹈,正搬东西的毛伢、告伢他们却疑惑不解。乳胶漆、瓷砖之类的毛伢他俩还能知道有什么用,可那些什么轻质碳酸钙、锌之类的,可真不知道有什么用。

    “昊哥,这是什么东西啊?”

    “哦,家明托我从省城买来的涂料,装修房子用的。”

    一提起这事来,刚码好一袋方解石粉的董昊就佩服自己细佬。那家伙居然看个电视剧,都能准确判断外面肯定兴起了新的装修材料,而且准备将它引入内地,这商业眼光可真不得了。要不是这种生意太小,赚不了什么大钱,而且极易被跟风,自己都会心动。呵呵,同古县城还没人干这一行,要是他几位叔伯干这行,说不定还真能发小财、当当有钱人。

    错了,这生意谈不上很大但也不算小,而且还是李家明准备送给董昊的礼物。李家明不喜欢欠人情,这位大哥帮了自己这么多,就一直想着帮他找条财路,省得他总是给他舅舅开车,也顺便给传猛伯他们开条财路。在工地上做事,虽然一天能有个十五块钱,但还是太辛苦又赚得太少了,根本不足以让他们富足。

    贫贱夫妻百事哀,家族内部也是如此,若是大家都生活富裕了,哪来那么多纷争?

    正坐在二伯堂屋里的李家明,听到车辆引擎声,就知道自己拜托董昊的事成了,不禁心里一喜,可脸上依然阴沉得能拧得出水。

    “我们李家这么多兄弟姐妹,从桂兰姐到满妹,哪个不顾自己人的?你们脑子有病啊?平时不是笑这个弟弟蠢就是笑那个妹妹木脑壳!你们有什么可骄傲的?不就是读了个高中?你们摸着良心讲,三年前大伯让你们考小中专有错吗?你们的眼睛又没瞎,不晓得当时家里送不起啊?

    ……”

    李家明一顿连珠炮式的怒斥,让大伢、二伢涨红着脸,头低得更低了。这些话若是以前李家明说,他俩会立即抽他几耳光,可现在他们不但不敢而且心里没那个念头了。

    人啊,会妒忌比自己稍强的人,却只会羡慕自己需要仰视的人。李家明小小年纪,能考全县第一、会开车、能替二叔寻条财路、还帮家里做起三幢带店面的砖屋,这些让李家仁兄弟早已漠视了他的年龄,开始对他仰视,就象以前他仰视李家德一样,而且还有令人胆寒的畏惧。

    滔滔不绝地骂了七八分钟,李家明端起二伯的茶杯喝了口水润润嗓子,看着红面涨颈的大伯撒了个谎。

    “大伯,我们放学前我耶耶(爸)、四叔都写信来了,他们说要是大伢、二伢考上了,学费他们会借给你。还有四哥、三哥读书的事,也让你不要操心,只要他们考得上,哪怕是出国留学,他们都会帮你的!

    四叔还说,兄兄弟弟一世年,他要是看着亲侄子考得上大学没钱读,对公公婆婆都对不住!”

    李家明的谎言虽然很突兀却很合时机,刚才的怒斥让以己度人的大伯心神恍惚,突如其来的好消息又让他惊喜交集。而且李家明拿故去的公公婆婆作幌子,加上一句‘兄兄弟弟一世年’不由得让习惯耍心眼的大伯心里一暖。坐在卧室里竖起耳朵的大婶,也终于想起了婆婆刚过世时,小叔子是如何依赖自己,每夜吵着闹着要跟自己睡。哎,这都多少年了?哎,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老四把自己夫妻当外人了?

    看到大伯脸上的神情变化及三哥、四哥的怪异表情,李家明非常满意,大伢、二伢无所谓,只要对得住长眠在后山上的公公婆婆就行,但四哥、三哥不行,他们以后会是整个家族的骄傲。四叔、四婶帮父亲找到了幸福,自己无论如何都得帮他们,解开在两个很争气的堂侄心里的那个结。

    了结一桩心事的李家明,扫了眼热切的李家仁兄弟,换上稍平缓的语气道:“大伢、二伢,上次我就说了,你们不把我当兄弟,我也就不会把你们当兄弟。上次借钱,那是四哥开了口,这次二伯借钱,那是看在公公婆婆的份上。

    我可以明白地告诉你们,这钱不是借给大伯的,而是借给你们的,以后是要你们还的!”

    “没问题。没问题”

    脸色阴沉沉的李家明摆了摆手,打断两人的急切,一字一句缓缓道:“不要想得这么简单!二伯、传猛伯让我来做主,事情就没那么简单。”

    “你说,你说”。

    李家仁兄弟是真正的大喜,可离他俩远远的李家德兄弟知道这两浑蛋的苦日子来了,要是家明不恶,还是那个提刀砍姆妈的家明吗?

    “第一”,李家明伸出一根指头,缓缓道:“从现在到开学这一个多月里,大伯、大婶平时做的事,全部由你们来做。要是做不到,借钱的事就免谈!”

    收菜、种菜、作田、砍柴、喂猪、还要搞饭吃?

    两兄弟稍一迟疑,读书的渴望让他俩硬着头皮道:“行!”

    “第二”,李家明又伸出第二根手指,缓缓道:“我会每天检查的,要是没做到,就莫怪我手恶。还有,打了三次没改过来,借钱的事也免谈。”

    人最怕有执念,读大学就是李家仁兄弟的执念,李家明的紧逼让俩人稍一犹豫也咬着牙答应下来。

    “第三”,李家明伸出了第三根手指,一字一句道:“你们莫以为这就算完了,父母之恩重于山,你们不孝就要受罚!你们都高中毕业了,应该晓得‘百善孝为先’。以后即使你们考上了,每年的寒暑假,都给我滚到工地上去做小工,自己赚生活费!

    我可以明白得告诉你们,四哥决定了跳级读高中,你们就有了个比老师水平还高的老师,以后考大学应该问题不大。莫想着以后考上了大学,大伯、大婶就会帮你们还账、给生活费。不是我说大话,我李家明认定的事,连我耶耶(爸爸)都改变不了,别人就更莫想。你们要是敢跟我拗着来,那就莫怪我人恶手狠了!”

    最后这个条件及裸的威胁,让心里鄙视工人的李家仁兄弟难以接受,却在读大学的执念下委屈求全了。俩人的表情,李家明一眼便知,暗骂了句‘死读书,读死书,读来读去变头猪’。闹出这么大的事来了,还想着轻易被原谅?

    不过,李家明没兴趣提点两人,尽了本分对得住公公婆婆就行,莫非自己还要教他们为人处世不成?子不教,父之过,若是他们不争气,那就由他们去吧,最多是日子过不下去时,打发点钱当做善事。

    “二伯,昊哥来了,我过去看看。”

    对小侄子的安排非常满意的二伯点了点头,抬起手看了下新买的‘上海’腕表,也起身道:“传猛哥,时间不早了,我们过去打个招呼回工地。”

    “要的”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