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家和万事兴(一)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人是要有压力和希望的,有能够重新读书的希望和李家明的强横镇慑,又被藤条狠抽了两次,李家仁兄弟从不好意思开口、不会做、做不惯,终于学会了和卖菜的农妇讨价还价、挑粪桶、砍柴、喂猪、种菜。

    毛伢、告伢帮了一个星期,李家明他们也终于筛出了几十方沙子,足够叔叔伯伯们将几幢泥巴屋重新粉刷一遍,甚至还够将所有的晒谷坪都铺上水泥。

    又是一个傍晚,门前那条大河里,四个小家伙穿着花花绿绿的泳衣、戴着漂亮的游泳圈,在董昊哥哥及李家明的保护下可劲地扑腾。婶婶们则在河边洗着菜,说着家长里短,旁边不远处是也在洗菜的李家仁兄弟。

    男孩子做事都是闷着头快手快脚干,干完就了事,两人洗完一担菜犹豫了一阵,还是硬起头皮过来帮堂婶们洗,看得二婶、红英婶她们一阵愕然,有说有笑的场面一下安静了。

    “哥哥,哥哥,你快看”

    “怎么了?”

    正护着妹妹在水潭里玩的李家明扭头一看,见李家仁兄弟正在帮婶婶们洗菜,知道这是大伯教的。自己那大伯奴性很重也会投机取巧,否则当初不会冒着生命危险,也要完成领导交办的任务。他肯定是看着兄弟们都开始变得宽裕,大家的关系又趋缓,就想着让大伢、二伢在长辈面前讨个好,以后大家也会帮着他们家境变好。

    这个没问题,李家明不是小气的人,虽然心有芥蒂、做事也狠辣了点,可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

    等到几天后,传猛伯骑摩托回来给小妹的房间刷完乳胶漆,并告诉婶婶们以后送的菜工地上只要几十斤时,李家明跟二婶她们商量道:“二婶、红英婶,以后菜归大伢、二伢去收算了,反正几十斤菜只赚得到几块钱。”

    几块钱分到四个人头上,真没多少钱,习惯了每天一人赚十来块钱的二婶她们爽快地同意了李家明的提议,饭后进了小妹房间七嘴八舌地赞叹不已。

    小妹的房间今天刚涂完明黄色的乳胶漆,配上翻新刷成淡黄色油漆的房门、床、衣柜,以及明亮的日光灯、精巧的台灯、壁灯,还有漂亮的明黄色窗帘,连以前乌黑的楼板都用纤维板做了吊顶,上了明黄色的油漆。可以说除了没办法将卫浴也放进来外,李家明能力范围内能做到的全做完了,只是辛苦了几个叔伯白天要在工地上干,晚上还要回来干这免费的活。

    漂亮,这间房真漂亮,跟电视里的房子一样漂亮,着实让手头上宽裕了的婶婶们眼馋。

    不过,真让她们下决心去做,她们又觉得不舍。她们听董昊说过,就那一车材料,在省城买都花了三千多块钱,要是再加上运费还不得快四千啊?有这么多钱,干点什么不好啊?也就是家明宠妹妹宠得不象话,换成别人,会舍得花这冤枉钱?

    听着婶婶们的赞叹夹着数落,李家明嘿嘿直笑。

    婶婶们的计算是错误的,大头是用在街上那间房的卫浴、瓷砖之类的,这间房其实没花多少钱,台灯、吊顶、窗帘、油漆、请电工重新布暗线之类的,总共也不过是百块钱的成本。当然,前提是人工不能算钱,否则至少也得一千二三。

    “什么?”

    “这么便宜?”

    不说家境宽裕的二婶、茶菊婶,就连红英婶她俩都有点心动了,不到一千块钱能把房间搞得这么好,这太值得了。人都有虚荣心,若是花两三千块钱,就能把家里拾掇得这么漂亮,那在亲戚朋友间是很有面子的事!

    不过,对于婶婶们也想刮仿瓷、涂乳胶漆,正拉着几个兴奋的小不点,防止她们用手去摸还末干的墙壁的李家明开始泼冷水了。刮仿瓷、涂乳胶漆,即使再过十年,农村里也无法普及,倒不是仿瓷、乳胶漆成本高,那些材料日后会便宜得要命,即使现在也不贵,关键还是冬季取暖的卫生问题。冬天里,农村人习惯烤火取暖,再漂亮的墙壁一两年烟薰火燎下来,也会变得焦黄发黑难看得死。除非是大家用电暖器或是空调取暖,否则花钱只能买年把两年的漂亮。

    再说,婶婶们攒的那些钱,李家明还想着帮大家找过条财路,把生活再变得富足点。以前婶婶们之间经常发生口角、生闷气,就是因为大家太穷了,逼得她们斤斤计较。

    “嘿嘿嘿,我也就是想把这间房和乡上那间给文文她们住的装修一下,其余的也只能刷个白算了。”

    “啊?这样啊”。

    婶婶们可惜地直叹气,花两三千块钱只能保一两年,那就太不值了。这几个小妹子除了在楼上读书,就是在外面疯玩,哪用得着烤火啊?即使冷了,也能到有火的地方烤一烤,晚上再洗泡泡脚上床睡觉,这房间里根本不用生火。自己家可不行,大冬天的不烤火,还不得冻坏人?到了过年的时候,哪家哪户没客人,难道还让客人坐在冰冷的屋子里?买电暖器、空调?那事可不敢想,死贵死贵不说,还每天要那么多电费,那可不是普通人家享用得起的。

    “家明,你对文妹可太好了!”

    小妹再次听到婶婶们的赞叹,幸福地抱着李家明的腰,仰起白净的小脸可惜地问道:“哥哥,你的房间不刷成这样?”

    “不用”,李家明扯了扯小妹的羊角辫,解释道:“哥哥还有三年就去读高中了,以后在家的时间会越来越少,花这些钱不值。”

    “哦”,小妹遗憾地答应了一声,又撒娇道:“哥哥,晚上我们睡这好吗?我保证不会去摸墙壁的!”

    那可不行,虽然昊哥买的是高档乳胶漆,传祖叔刷门之类的也是用土漆,但房间里还是有些刺鼻,鬼知道里面有没有甲醛之类的东西。

    乖巧的小妹有些失落但不吱声了,可娇憨的满妹不依,摇着李家明的手要今晚就住这。平时只要认真读书,五哥哥最疼她们几个了,提什么要求都会满足的。

    平时的李家明确实宠这几个妹妹,满妹跟他撒娇、耍赖,他也依然笑眯眯地讲道理。

    “好了好了,这房间就是给你们住的,迟几天住房间还会长腿自己跑了?大家去做作业,等会好看〈渴望〉。”

    “哦,妹妹,我们去做作业了,等下好看电视!”

    一提到电视,正撒着娇的满妹这才作罢,要是没做完作业,五哥哥可不会让大家看电视的。最近播出的《渴望》简直是男女老少都通杀,大家都为刘慧芳掉眼泪,痛骂忘恩负义的王沪生。

    李家明对《渴望》不感冒,董昊也不喜欢,俩人都觉得剧情太假。个把半个小时后,大家做完了作业,都跑到大伯、二伯家的堂屋里看四叔的大彩电,他俩则坐在晒谷坪里聊天。董昊很喜欢跟李家明聊天、吹牛,这个小弟不仅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还经常能附和或是马后炮地评价,而且说得还非常有道理。

    不过,今天董昊没有吹自己的事,反而问起饭桌上李家明的提议。李家明跟他大婶、大哥、二哥发生了那么激烈的冲突,即使他二伯开了口,也不应该主动去帮他们啊?董昊虽然出身富裕人家,但也知道山里的钱不好赚,一天能赚七八块钱,这个收入放在普通人家已经相当可观了。

    夏夜的月光皎洁,李家明眼睛余光看到旁边有个影子,笑笑道:“昊哥,话不是这么说的,毕竟大家是一家人,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我四叔跟我大婶吵得只差打架,可照样担心我大哥、二哥万一考上了,会没钱读大学。

    嘿嘿嘿,吵架无好言,气头上的话还能当真啊?

    你是不知道,我四叔不好意思说软话,在信里总是夸我三哥、四哥心地好,还说以前大婶刚嫁过来时对他如何好。他不就是暗示我,要是大伯家有困难就写信给他,好寄钱回来供几个堂哥读书?”

    堂屋里的电视声很大,董昊可没李家明那么细心,没发现背后有人,而且他也问的不是四叔,打断道:“阿明,我问的是你。”

    “昊哥,家和才能万事兴,一家人吵吵闹闹很正常的。要是一家人都客客气气的,才是把自己人当外人。你不知道,其实我大婶人很好的,我记得我摔了一跤后,有一次又想爬树,她还拿小竹梢吓唬我,不准我再爬树呢。”

    “那你还?”

    董昊的右手作了个砍的姿势,李家明嘿嘿直乐,站在自己身后的不管是谁,今天可算是给自己当了回托。二伯说了那一番话后,他算是想明白了,跟大婶这样僵着,真没什么意思。自己一个心理年龄过了三十的人,还跟一个愚昧的村妇一般见识?何况是自己砍了她一刀,还打了她儿子,怎么算也是自己沾了人家的便宜。

    “哦,你说的是那事啊。其实也没什么,各人的立场不同而已。要是站在我大婶的角度上,自己儿子被别人以多欺少打成那样,不发火才怪呢!将心比心,我大哥、二哥嘲笑我妹妹,我不照样跟他们打架?

    昊哥,我们山里人不比你们城里人,心里没那么多弯弯绕。一言不合,捋袖子打架的多的是,只要不是跟自己父母、公公婆婆打就行。”

    “家明,谢谢你了”。

    李家明回头一看,佯装吓了一跳,嗔怪道:“三哥,你装鬼吓人啊?”

    “呵呵,我姆妈不好意思过来,让我过来谢谢你。”

    “没事,一家人不说两家话。现在你们家困难一点,理应多照顾,家和万事兴嘛。”

    李家明大乐,自己跟大婶、几个堂兄的梁子算是解开了。这个梁子对于自己来说无所谓,可父亲、后妈以后是要在这养老的,何必在他俩和大伯、大婶之间栽根刺呢?

    再说,众人拾柴火焰高,家和万事兴嘛!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