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家和万事兴(四)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合伙生意好做,伙计(伴)难寻’,这是崇乡的一句老话,在没有契约概念的时代里,这真是一句至理名言。

    就象李家明二婶能跟红英婶她们合伙贩菜,却排斥跟大婶一起合伙一样,李家明将他大伯带过来,李传猛他们很不高兴,连二伯都不乐意。他们都是好说话的人,而且彼此之间非常信任,可李传健是什么人?在他们印象中,说他‘好话说尽坏事做绝’那是过分了点,但说他喜欢沾便宜、玩心眼儿、虚伪绝对没有冤枉。别看那些狗屁倒灶的事,都是他老婆干的,但谁不知道背后是他指使的啊?要是他也来入一股,这生意还怎么做啊?

    等李家明进了卫生间将门掩上,刚说做装修生意的想法,性子急的李传猛打断道:“这事我们猜到了,我问你,你把传健带过来干嘛?你不晓得他吃不起亏,又心眼多啊?”

    也是,这段时间自己老在旁边出主意,还有意无意说做装修生意的事,传猛伯他们又不蠢,哪会猜不到自己的想法?

    不过谈正事的时候,李家明也不会顾忌长辈,开门见山道:“传猛伯,我大伯虽然心眼小了点,但一样也有他的好处耐烦又能说会道。你想想啊,做生意肯定要讨价还价的,就你们这样的急脾气,能跟客人磨半天吗?”

    这话说到点子上了,李传猛他们三兄弟性子都急,也就李传祖稍稍好点,但可惜的是他嘴巴比较笨。李传猛稍一迟疑,指着正叭‘白沙烟’的李传民道:“传民啊,这生意他也有份,以后这些事他来搞就是了。”

    那可不行,二伯好不容易在工程队搞了股份,哪能因为这事不要了?装修生意的利润只会越来越低,建筑业的春天可还早着呢!何况二伯跟大家一起干,让他当头,他镇不住传猛伯他们三兄弟;不让他当头,还不如继续跟王振国干,在这边入股拿分红呢。

    李传民自己也放不下工程队的股份和二老板的身份,那可是管着百八十号人的位子。一个工程做下来,少说也有万儿八千的分红,装修生意能不能成还两说,万一没有预计的好呢?

    他们这几兄弟还真是直脾气,李传民说得够坦白,李传猛他们也不介意,反而连连点头道:“嗯,这话有理,你那边的钱赚得更稳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们都是作田的,赚得起亏不起,没理由放着稳当钱不赚,来赚风险钱。”

    只是大家刚附和完李传民,李传猛又道:“让诗梅来帮忙,她会说、做事也耐烦。家明你懂事又镇得住,完全可以照顾好满妹、小妹,以后你们就到传祖家吃饭,反正就两隔壁的事,他家的伙食也不差。”

    哎,大伯平时做人也太失败了,李家明暗叹一声。可是传猛伯他们也想得太简单了,生意场上尔虞我诈的事太多了,就他们几个憨厚的人能应付得过来?

    大伯这人吧,虽然人品不太好,但要论勾心斗角可是把好手,也就是黄泥坪太小住得都是自家人,他又腿瘸了有些自卑心理,才没有做得太过分。若是到了县城里,装修店之外的都是竞争对手,背后是几个身强力壮、不怕事的兄弟,按大伯那品性,即使对手不坑他,他都会去坑对手。只要有大伯在传猛伯背后出谋划策,店里的事李家明根本不用操心,可以专心致志地学习、监督弟妹们上进。

    只是这话不能直接说,要拐个弯换个理由,现在谈以后的事还太早了,李家明小声道:“不行的,做生意总要有人管账吧?要是我们请人管,让人家知道这中间有多赚钱,那人口风又不紧传到外面去了,将来跟风的还不知有多少呢!”

    这话说得非常有道理,李传猛他们几个装修小妹房间时,听到了邻居们的羡慕之语,再对照从侄子这听来的材料成本,知道这生意能做,弄得好还能赚大钱,却压根还没想过人家跟风的事,现在做什么生意不跟风?去年年底丰坦的王苏红在街上刚开家卖童装的小店,看着人家生意不错,这两天那个收山货的曾老板,就来找传民租店面想跟风呢。县里人多地方又大,要是让人晓得这行这么赚钱,跟风的人只会更多!

    再说,合伙生意最怕账目不清,账目不清就容易起争执,争执多了就会散伙,这事哪怕是几兄弟合伙也一样。李传猛他们读书不多,做不来管账的事,如今李家明提出李传健不但能谈生意还能管账,着实让他们心里一动。这生意要是李传健参与,肯定也要入股的,他没技术又没资金,只能依附于大家,哪会将机密往外露?

    只是李传健平时给大家的印象太坏了,李传猛还是担心道:“家明,传健那人心眼可不少,有些事你太小不晓得,我可是吃过大亏的。”

    李家明还真知道以前大伯闹分家,先逼传猛伯他们自己娶亲,后来公公婆婆过世又逼他们出钱的事,心里苦笑着小声解释道:“没事的,传猛伯你掌总,我大伯只管做账不经手钱,传祖叔或传宗叔管钱不管做账,这事不就清楚了?”

    粗豪的李传猛一琢磨,还真是这样,赏了侄子后脑勺一巴掌,夸奖道:“哎,还真是哦。家明,你这脑子怎么长的?”

    传猛伯这话可真够没水平,听得李家明嘿嘿直笑。也就是大家没什么见识,连基本的财务制度都不知道,二伯虽然当了工程队二老板,可学校的工程款项、工人工资之类的都是学校自己管着,也就是让他经手点伙食费,平时还是自己帮他做账,他对这些事也稀里糊涂,连会计与出纳的职责都分不清。

    只要让几位堂伯(叔)相信大伯无法搞什么花样,这事就基本成了,等李家明将大伯叫过来后,大家坐在卫生间里商量起合伙生意的事。

    股份的事好说,六个人各占一成五,多出的一成给传猛伯。他是主事的,又是长房长兄,于情于理都应比其他人多占一成。

    工资的事好说,强势的传猛伯大手一挥,武断道:“给自己干活,都靠股份分钱,还要什么工资?主意是家明出的,传民当工程队的二老板认得的人多,以后能帮大家拉生意,等于各人都干了一份活。”

    钱!

    最重要的是启动资金,李传猛他们有点小积蓄,再加上这大半年来赚的工资、贩菜赚的钱,一人掏七八千没问题,即使不够还能去借。李传健就难了,除去李家道兄弟的学费,让他再掏一千块钱都为难,借都没地方去借。这些年供四个孩子读书,他除了借自家兄弟的,还借遍了岳父那边的亲戚,前面的债都没销,怎么可能还借得到?

    李家明既然主动拉大伯来,就没想过他能掏出这笔钱,不等传猛伯提出来,抢先道:“大伯的份子钱我来借,二伯,你帮我把这三幢房子抵押给银行。农行的许叔叔跟学权阿公是朋友,我求过阿公,已经说好了贷十万。”

    小小的卫生间里沉默了,心里早有准备的李传健不由得眼角一湿,他预备着开口求二弟或是写信求三弟,可没想到小侄子主动说了出来,李传猛他们几个心里更是五味陈杂。要说自己这小堂侄真是懂事又够仁义,过年时闹了那么大的风波,还能主动帮他大伯的忙,让自己这些当长辈的都有些无地自容。李家明的二伯倒是早打好了主意,准备回家跟老婆商量,大哥的钱自家借,以后从分红里扣就是了,可没经过管家婆的同意,这事他还真不能表态。

    人心都是肉长的,若是只靠一个寡母,李传猛三兄弟恐怕早改姓了。他们三兄弟虽然鄙夷李传健的为人,可再怎么说,自己也是三叔、三婶含辛茹苦拉扯大的。李家明如此大度,让他们不得不想起了故世的三叔、三婶,再看看未老先衰的堂弟(兄),不由得心里一阵酸楚。

    习惯了当家作主的李传猛看眼两个弟弟,沉声道:“家明,传健的份子钱归你借,赚了钱马上还你,即使亏了也平摊。我们做大人的,没理由让你一个伢子来吃亏。”

    “嗯,大哥你说了算。”

    李传祖兄弟连婚事都是大哥张罗的,习惯了大事听大哥的意见或安排,现在他作了主,也点头答应了下来。

    “行,那我们就说说怎么办,家明你跟董昊肯定商量过,你先说一说,怎么去拉生意。”

    李家明还真没跟董昊商量过,都是他在说董昊听,他前世就是个不错的商人,如何做生意可比董昊懂得太多了。

    “传猛伯,光做装修能赚多少钱?我们不但要做装修,还要开店卖瓷砖、乳胶漆、纤维板等,要是资金宽裕了,再卖灯具、家俱、家电。总之一句话,以后大家只要屋里想搞装修、添置家俱,不用到处货比三家挑来拣去,到我们店里就一切都能搞掂,让别人想跟风都只能跟在我们屁股后面跑。”

    李家明耐心地将计划和盘托出,听得大家一愣一愣,一平方米七八毛钱的仿瓷收人四块?三块钱一块的地砖卖人十二块钱?乳胶漆还按平方卖?……

    啊?大家惊骇地看着李家明,这伢子也太胆大包天了吧?

    不胆大,李家明可不觉得自己胆大,新兴产业赚的都是暴利,要不是昊哥答应帮着拉拉生意,怕损害他的名声得不偿失,自己会在这个价钱上再涨五成。

    “传猛伯,我买的这些材料,可是昊哥找他战友买的成本价。刚才说的价钱,已经参照了省城的价钱,我们比他们还多一笔运费呢。昊哥答应帮我们先拉几个生意,那些人不是当官就是老板,只要做的活好,不在乎多花几千块钱的。

    开店的事,你们不用太担心。只要做了几家生意、市场打开了,材料的销量就会越来越大,我们就可以跟厂家赊购,或是款项按月、按季度结算,用别人的钱替自己赚钱。

    ……

    占据了市场之后,派人多到大城市里转一转,只要外面兴起什么材料、装修风格,我们立即照抄过来,供客户选择,也顺便再抬高价钱狠赚一笔!呵呵,我们同古就这么点大,只要我们自己团结,谁能跟我们竞争?”

    李家明将给董昊设计的方案兜售给自己堂伯们,听得他们越来越兴奋。

    现在这个行业在同古还没起步,有资金的没技术,没技术的还是没技术,要按李家明说的一步步来,别人就是想跟风都没办法跟。等大家学会了技术也找到了资金,这边已经是公司化经营,靠规模赚钱而不需要暴利了。

    天呐,这能赚多少钱啊?

    连李传民都有些后悔了,要是这样搞下去,肯定会比自己在工程队赚得更多!

    可李家明笑着给大家泼冷水,“嘿嘿嘿,传猛伯,也没你们想得那么好。前面两三年肯定是暴利,但以后会的利润会越来越薄的,而且同行争斗也会越来越激烈的。”

    “那也够了!我们自己有家公司,开着几家店,这还不是发大财啊?”

    “就是,我看张卫国都做不了这么大的生意!”

    也对,堂叔伯们的心没有李家明的大,没想过大山外面的世界。大家若是能当同古装潢行业的龙头老大,哪怕是喝到这行的头口汤,生活富足是一点问题都没有。再说,李家明也没想过这生意往外发展,堂伯们的能力就这么大,到外面去跟别人竞争,他还真不看好。

    …………

    也确实如李传猛他们憧憬的那样,他们成立的‘华府’装饰设计工程公司,自开业以来就生意火爆,赚钱赚得手都发软。等他们带出的工人们眼红纷纷自立门户,善于玩心眼的李传健贿赂工商、税务,死命折腾那些想发财的昔日员工,还舌绽莲花到处抢他们的生意,硬生生地逼得那些辞职的工人走投无路,只好离开装修行业重新回建筑工地。

    等有资金、有路子的人反应过来,把那些有装修技术的师傅们重新招集起来,想进入这一行抢饭吃时,‘华府’公司已经成为了县里装修行业的一个庞然大物,垄断了全县大部分市场,资金、规模、名声、信誉都不是他们这些新入行的能比的。

    这时,底气十足的传猛伯他们在李家明的建议下,才主动招集两三个实力雄厚点的老板坐下来谈判,成立一个联盟围剿那些实力薄弱的小老板,将后来者再次逼出这个市场,真正成为了县里装修业的霸主。

    一直到这帮农民出身的老板,把孩子们都供出来了,看着他(她)们一个个有了出息,才带着百万家财回银子滩作田、种菜、养老。

    当然,这都是些后话了,其中的曲折与艰难,又岂是区区数百字能说得完的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