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奸商李家明(下)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夜色降临,李家明今天除了接待那位远房表姐一家外,还跟几个有意租店的老板拉了整整一下午的锯。送走了最后一位劝说他降价的老板,李家明回到楼上扒完冷饭、冷菜,拿起自己的书包带着毛砣去了学校。

    现在是承租方求房东的时候,想要租出合适的价钱就得端着,李家明对这些生意伎俩太熟悉了。

    初中生要上晚自习,可开学报道的那一天是不用的,李家明到了初一(1)班的教室门口,里面正在追追打打。初中与小学不同,初中是分快慢班的,成绩好的全放到一、二、三(1)班,学校也将最好的老师都配给这三个快班,就是指望中考时能多考几个小中专、重点高中、普通高中。

    这帮伢子、妹子都是从以前本校小学部升上来的,李家明以前是小学部的老大,自然也就是初一的老大,他一在教室门口出现,里面立即安静了下来。

    “跟大家商量个事,以后想玩的,都去外面玩,别在教室里闹,行不?”

    这有什么不行的?李家明说完,几个正玩得高兴的伢子吐了吐舌头,回到座位上装着看书。等了一会,伢子们见老大已经戴上耳朵做试卷了,立即轻手轻脚出去玩。

    一张《立体几何》试卷刚做完,李家明揉了揉酸涩的眼睛,腰子上让人轻捅了两下,耳朵里的耳机也让人摘了下来。

    “家明”

    “又怎么了?”

    不用睁开眼睛,李家明都知道是张绍龙那家伙。

    “晓得不?柳莎莎跟我们一个班。”

    “关我什么事?”

    李家明话刚出口,立即睁开了眼睛,疑惑道:“她不是上次考了初一第一名,要直接读初二吗?”

    “哎,你说她是不是冲着我和菊妹来的?上次在县里,我们得罪了她,她不会是想来报复我们吧?我可是听茶山来的两个补习生讲,那妹子报复心吓死人的!”

    漂亮女孩谁不注意?虽然柳莎莎那妖精没在小学部出现过,但大家照样关注那个漂亮的妹子,还不少伢子封她为校花。沾李家明的光,也分在一(1)班的毛砣立即来劲了,扔下手头的作业从前排扭过头来,小声八卦道:“龙伢,你们怎么她了?嘿嘿,是不是给她写情书了?”

    这都什么人啊?也对,这小子实际年龄都十五快十六了,也到了思春的年纪。

    李家明好笑地把毛砣汗渍渍的大脸往旁边推,兴灾乐祸道:“当时我让你俩口下积德,现在怕了?”

    “我怕个屁!她一个小妹子,还能吃了我?”

    刚说完豪言壮词,张绍龙见自己老大和毛砣都以嘲弄的眼光看着他,红着脸小声道:“确实有点怕,她耶耶(爸爸)是校长,还是我们班主任!”

    李家明倒是猜到了柳莎莎为什么还来一(1)班,就她那智商坐在初二教室里与初一教室里一样,十有是冲着过年时的赌约来的。不过,张绍龙这家伙吧,人大方也热情,就是嘴巴有点损老是得罪人,让他长点教训也好。

    “行了行了,以后说话、做事小心点,别让她逮住把柄就行。她爸当校长,就会注意影响,还会没事叫人打你一顿?”

    “也是哦”,刚才还忐忑不安的张绍龙松了口气,起身准备去买几根冰棒。这天太热了,张绍龙是大方人,经常给玩伴们买东西吃,当然他平时吃李家明的也不少。

    一会儿,张绍龙手上抓着几根冰棒,带着一个老相、衣着朴素的中年人进来了。

    “家明,这是收山货的曾叔叔,他找你有事。”

    正给毛砣讲作业的李家明抬头一看,禁不住乐了,自己跟吴建国就是在他店里认识的。对对,他不但收蜂蜜而且收山货、草药,从香菇、木耳到没人注意的葛粉、野极子(榧子)、银杏子都收。

    这可是有钱人,别看他主业是收蜂蜜、其实最赚钱的是野极子。别人不知道,见识广的李家明可知道,虽然榛子、核桃、杏仁、腰果号称四大干果,可在真正识货的人眼里,那四样给崇乡人称之为野极子的榧子提鞋都不配。这位曾老板在崇乡两三块钱一斤收,卖给外面识货的有钱人,至少也得几十块钱一斤吧?

    咬着小弟孝敬的绿豆冰棍,李家明将这位曾大老板带到隔壁班上,将一帮在里面玩的伢子轰走后,才好奇道:“曾叔叔,您又不是没钱,还自己没在街上做店面?”

    “哎,莫说起了。去年我正好送货去了,等我回来时,乡上已经规定不是崇乡人,不能在街上买地皮做屋。”

    这话有意思,他虽然也卖山货,但主业是收山货,店面的地段并没那么重要。何况规矩是人定的,自然也就由人执行,当初是一帮没买到好地皮的本地人吵吵闹闹,才逼得乡上出了那个办法糊弄人,他一个生意人还搞不掂这些事?估计是他赚钱多了,乡上有人想让他进贡,才卡着不批,还放出风来不让人拐弯帮忙吧?别看这曾老板衣着不怎么样,这几年贩榧子,不知赚了多少钱呢。上次自己在他店里,看到拿麻袋装的榧子堆满了大半个棚子,少说也往四五吨里估计。

    钱是好东西,但也要赚得心里踏实,可别得罪了自己得罪不起的人。灭门的府尹,破家的县令,虽然乡上的人没那么大势力,可要为难自己一个读书伢子,方法可太多了。

    “曾叔叔,您得罪谁了?”

    曾老板眼里闪过一丝诧异,又立即掩没了,玩笑道:“家明,叔叔一个浙省人,哪敢得罪本地人啊?”

    那就没得谈了,李家明起身道:“曾叔叔,我只是个读书伢子,没那么大的胆子。”

    “莫莫,这事以前跟你二伯商量过,是你二伯让我来跟你谈的。”

    刚从县城回来的曾老板服了,这伢子看着才十几岁,实则比谁都精,难怪李传民那么放心,让自己来找他谈租店面的事。

    “曾叔叔给你说实话,叔叔没得罪人,已经托人在街尾买了地皮,等做完后再换下手续就是。家明,叔叔问你,王苏红今天是不是找了你?你答应她了吗?”

    哦,想起来了,以前听二伯提过一嘴,想跟风苏红表姐开童装店的,就是这位曾老板,看来人家是想玩阴的。

    呵呵,这事好玩了,既然这位曾老板想玩花样,那就怨不得自己把刀再磨快一点。

    李家明自认不是什么好人,但也绝对不是什么坏人,最多算是个不踩红线的奸商。别说王苏红是自己远亲,即使没一点关系,也只想着收个公道的店租,没想过让人家无利可图。这位曾老板不同,人家背里做了初一,那自己做个十五也好象没什么哦?就他利用信息不便,赚两边差价的生意,太没有技术含量了,只要是个人都会做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