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奸商改行当强盗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白天喧闹的崇乡小学,到了晚上八点多依然喧闹,五六百住校的孩子在围墙内打打闹闹,想安静下来都不可能。

    生意人总是有眼光的,小学一开始动工,就有精明的生意人在校门口搭起了几个木棚子。今天一开学他们就开业,向这帮小学生卖冰棒、‘华华丹’、酸梅粉等小零食。可惜的是,王大校长不是个好人,硬性规定小学生不得随意出校门。下午送走了来视察的领导,校门就被锁上了,只留扇小门还让值班老师看着不准孩子出来,他们只能隔着大铁门上的小铁门,向挤在铁门边的孩子们兜售小零食。

    喝得脸上红通通的柳大校长将半醉的胡大局长扶上车,王大校长帮着司机将李家明孝敬他的几条活青鱼,用塑料桶装着放进后备箱,两人再带着老婆、孩子隔着车窗向老师招手告别。

    目送着崭新的普桑车走远,又燃起仕途之心的柳大校长打了个酒嗝,这才看到重新关上的铁门边,又围上了一群孩子。

    “成林,你们这是?”

    “嘿嘿嘿,我想在校内建个小卖部,让外面的那些店主来投标,赚些钱给老师发福利。”

    “嗯?我怎么没想过呢?”

    心情正好的王大校长鄙夷道:“你除了会教书、会当官外,还会什么?”

    “切,你蒙得了谁啊?磊伢,你给你老子出的主意?”

    刚考上师大还没去报道的王磊是个实诚孩子,毫不隐瞒道:“李家明,他前两天来送鱼时说的。”

    “我说呢,就你那木头脑壳,除了教书还会做什么?还做生意呢,棺材本都会让你亏掉!”

    柳大校长鄙薄了老同学两句,带着老婆女儿回家。等到了学校教学楼前,钟老师习惯性地去自己班上看看,柳大校长也背着手往自己班上走,后面还跟着刚从师公那勒索到个单放机的柳莎莎。

    嗯,不错,别的教室里吵吵闹闹,自己班上安安静静的,几个尖子都在看书做作业。柳大校长对自己班上有七八个人在读书很满意,特别满意张绍龙正在小声给毛砣讲题目。

    “柳老师好”

    “柳校长好”

    喝得红光满面的柳校长双手往下压了压,示意大家坐下,“坐坐,你们看书,我就是来转一转。还有,以后叫我老师,不要叫我校长。”

    走到教室最后面一排,柳老师翻了翻桌上的试卷,从试卷下抽出本旧《立体几何》书,笑眯眯地递给正戴着耳机摇头晃脑哼唱的女儿。

    啊?这两个月来,一直为自己能考初一第一名而得意洋洋的柳莎莎,看着那本高二的课本直发愣。醒过神来后,她立即去翻李家明的桌子,桌上有张刚做完的《立体几何》试卷,还有张没做的高中化学试卷。反正两张试卷,那些字她都认识,什么意思就不懂了。

    “李家虎,你弟弟呢?”

    毛砣站起来跟柳老师差不多高,可一样对这校长老师发怵,不顾桌下张绍龙的踩脚趾,老老实实道:“他在隔壁跟人谈生意。”

    什么?有点意思,柳大校长转身就走,想去见识下自己学生如何谈生意的,刚到隔壁二班教室门口,就听见李家明的声音。

    “曾叔叔,八百块真不贵,你想啊我那店面多好啊?你只要租下来,以后肯定能成崇乡第一服装店的,别人都只能跟在你屁股后面吃灰!”

    “柳校长?”

    李家明正苦口婆心想让曾老板按自己划的圈圈走,突然听曾老板这么叫,扭过头来一看,立即从座位上蹦了起来,神情恭敬道:“柳老师,您怎么来了?”

    柳老师没王老师那么严厉,相反他还很随和,看了眼空荡荡的教室再看看这两一大一小的‘生意人’,玩笑道:“没事没事,你们继续,我就是来长长见识的。”

    这玩笑不好,精明的曾老板立即叫苦道:“柳校长,您这学生可太厉害了,我想租他家一个店面,这伢子张嘴就要八百块钱一个月。您评评理,以前一个木棚子只要五十块一个月,他的店面虽然是砖房子,还比木棚子大了两倍多,但也不能开这么高的价啊?”

    什么?八百块一个月?柳老师愕然,这也太高了吧?他们那一排有六个店面,那不是想一个月租四千八?

    “家明,要不这样吧,我出三百块钱一个月,真不能再多了。再多,曾叔叔就一分钱都赚不到了!柳校长,您说说,三百块钱一个月,已经很高了吧?”

    拿老师来压人,可真不是什么好主意。若是把柳老师换成王老师,若是曾老板跟王老师关系不错,这事可能李家明也就认倒霉了。可惜的是,这两个条件都不成立,还给了他下狠手的借口。

    “两千一个月,而且签三年!”

    这伢子疯了吧?曾老板气乐了,嘲弄道:“家明,你以为曾叔叔会刷票子?”

    脸上笑嘻嘻的李家明眼中闪过一丝厉芒,也玩笑道:“曾叔叔,您也别勉强。我正想让我大姐别打工了,回来开个专收购香菇、木耳、蜂蜜、香榧、银杏子的店呢。”

    “你”,刚开笑得眼睛都眯成了缝的曾老板,象被踩着尾巴的猫一样,尖叫一声又闭上了嘴巴。

    香菇、木耳之类的是幌子,关键是夹在中间的香榧!

    旁人可能不知道这香榧是什么,但他老家管崇乡人嘴里的野极子叫香榧,这混蛋怎么知道的?他以前跟他父亲在崇乡逃过荒、打过零工,知道这边野生香榧子多,而且没人把它当回事。现在老家那边有钱了,那些有钱人推崇野生榧子的营养、保健效果,一斤能卖到五六十块钱,他才跑回这边来收购香榧子,再往老家贩运。

    脸面算什么?

    曾老板是个真正的生意人,知道自己的底细被人看穿了,立即求饶道:“家明家明,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八百块钱一个月我租了,我租了还不行?”

    咬到嘴里的肉能吐?

    李家明脸上继续笑眯眯的,也继续玩笑式道:“没事没事,我这不是开玩笑的吗?曾叔叔,您这么大方,要不我二伯的您也租一个?您放心,绝对一样的价,两千块钱一个月,而且保证三年内不涨价,只要您签合同就行。”

    狠,这哪是谈生意,跟明抢一样,而且还抢得你不敢反抗。你要敢反抗试试?保证明天会所有人都知道,原来曾大老板这么有钱,原来大家当零嘴吃还嫌涩的野极子这么值钱。

    李家明的‘玩笑’话,把曾老板都快逼哭了,连连求饶道:“家明家明,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拿柳校长来压你。你大人有大量,放叔叔这一码,放叔叔一码。”

    这可不行,犯了错,光道个歉就没事了?

    “曾叔叔,您言重言重了,我就是开个玩笑而已,我那两个店面真不准备租给您。一打开始我就琢磨,我几个婶婶都在家里务农,现在我父亲、二伯都混得不错,总得让她们也有个事做吧?

    要不,我自己的店面租一个给您,就算八百块钱一个月,以后您也带我婶婶她们收收山货?就是每天早上,让我象撵狗样的毛砣、细狗他们的姆妈,她们可是我亲婶婶。”

    一个月四千,一年就是四万八,而且是毫无通融的讹诈,终于让已经求饶的曾老板翻脸了,阴森森道:“家明,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