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淳朴的农村妇人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六月天娃娃脸,山区的九月天也差不多,早上还大雨如注,到了第四节课就云散日出。

    第四节课是体育课,这个年头专业的体育老师,还不是一所穷乡僻壤的乡镇初中能配备的。兼职的体育老师们,平时都是扔给孩子们几个塑胶篮球或是乒乓球拍、羽毛球拍,他们自己去备课或改作业。没心没肺的毛砣抱着个篮球,在球场上横冲直撞,把同班同学们、或是初二的伢子往死里虐。

    无精打彩的李家明则坐在树荫下,看着正在刚拆掉的泥巴屋残骸里捡拾柴火的几位师母发呆,脑子里还在权衡要不要主动找柳老师,以二伯的名义将店面廉价租给这些师母,省得人家暗示完再明言。要是那样的话,大家脸上都会不好看,毕竟大家都是体面人不是?

    大部分老师不会缺柴烧,学生交给学校的柴火到了放假时,有多的都会当作一种福利按人头发给老师,足够平时不用蒸饭只需炒菜的老师们用了。可象周师母她们那样单职工的家属,柴火就不够烧,何况她们还要煮菜卖给学生。

    刚被学校请人拆掉的那两幢泥巴屋,已经有二三十年历史了,瓦、板材、房梁之类的还可以卖钱,学校早回收了卖了。建泥巴屋时,为了增加墙壁的强度,会放进许多木柴、竹片,经过数十年的时间,当初的木柴、竹片已经非常干燥好烧。

    “家明,过去帮忙!”

    李家明茫然回头,也在上体育课的三姐小跑过来,拖着他往泥巴屋的残骸里走。

    “周师母,我来帮你挑”,三姐象个马屁精样笑,却把自己弟弟往前推。

    看着扎扎实实的两土箕柴火,李家明为难地笑了笑,转头吼道:“毛砣,带几个人过来做事!”

    “哦”,听话的毛砣立即扔下心爱的篮球,随手抓了两三个粗壮的伢子过来帮忙,见还有三四个师母在捡拾柴火,又冲后面吼来一帮小伢子帮她们捡。

    “多谢多谢”,瘦瘦的周师母不停地道谢,着实让一帮伢子不好意思,这可是陈副校长的老婆哎。

    人多力量大,几十个伢子一会就把藏在黄泥巴里的柴火全挑捡出来了,还按李家明的指挥分了五堆,正好一个师母一堆。

    平时谁在什么地方卖菜,师母们也有默契的,以前周师母就在小妹她们宿舍前卖,因此跟李家明很熟。见自己这一堆柴比其他人稍稍多一点,勤俭的周师母非常高兴,更是对李家明连连感谢,让他非常不好意思。

    “周师母,这些事叫几个学生伢子帮下就行,还要您们亲自干?”

    周师母是个地道的农村妇女,据说是陈副校长的表妹,从小在他家当儿媳妇养大的。还听说,当年陈副校长师范三年的学费、生活费、车费,都是这位没圆房的周师母象男人一样砍树、挣工分赚出来的。

    “呵呵,太平经常说,父母是孩子最好的榜样。我们作父母的没本事,总要给他们带个好样吧?”

    他们夫妻确实带了好榜样,陈副校长教书之余开荒种菜,周师母养鸡、喂猪、卖菜。他们的二儿子象他大哥样,今年也考上了师专,虽然没象王老师的儿子样考上本科,可在这个高考极难的年代里,也算相当不错了。

    陈副校长是三姐的语文老师,对她的老师和师母很尊敬,恭维道:“周师母,等和鸿师专毕业了,您的日子就好过了。”

    周师母也憧憬以后的日子,可也担忧道:“欣华,哪有那么容易啊?和鹏、和鸿毕业就都二十一、二十二,过两三年就要结婚,屋里没钱帮别的,摩托车总要帮他们置一辆吧?”

    哎,可怜天下父母心,一辈子还不完的儿女债。

    指挥伢子们帮忙的李家明,也只是感叹了一声,没有下决心主动跳柳校长那坑,还想着如何找个来钱快的生意应付。天下贫困的人多的是,陈副校长靠着教学成绩突出,好歹几年前就让一家人吃上了国家粮,自己两兄妹去年还吃薯丝饭呢。决定了要痛快,但做事之前要考虑周全,要是想得到办法,谁会把到手的钱往外扔?再者说来,没这么谢人的,若是这么大方,日后别人帮了自己,如何谢?

    “家明,欣华,家虎!”

    俩姐弟抬头一看,连忙给周师母打了招呼,跑向骑着自行车来送菜的二婶。自从家里富裕了,二婶平均一星期骑车子跑二十多里路送一次菜,而且都是挑好菜送,生怕苦着她宠爱的女儿、侄子(女)。

    戴着草帽推着辆旧女式自行车的二婶,开心地看着跑过来的侄子、女儿,还不忘记招呼正挑柴的毛砣快点,等下好一起吃饭。突然,正高兴的二婶目光定住了,小声问三姐道:“三妹,那个是王梦琳吧?”

    “你是说周师母?哦,她好象是姓王,听说是柏木人,你认识?”

    “那就没错了,她是我姑婆家的邻舍(居),以前跟阿婆去住人家时一起玩过。那年她家着了火,父母都烧死了,她哥哥跟了她叔叔,她去了跟她柏木的姑姑。”

    崇乡就这么大,婚丧嫁娶就在万多人里打转转,往上数三辈,彼此有亲戚关系的人多的是,二婶跟周师母是儿时玩伴不奇怪。可让李家明奇怪的是,这都几十年了,二婶还能认出儿时玩伴?

    “哎,你没看到她的左脸?以前大家都笑她”,二婶话说到一半没说了,估计笑的也不会是什么好话。可就是这么一句,让李家明想起了自己小妹,以前小妹也是被人笑作‘扫把星’的。

    二婶虽然认出了儿时的玩伴,却也没去相认、攀谈,人家现在是副校长老婆,别看衣着朴素了点,但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吃国家粮的人。自己一个农村妇女,即使手头上有了点钱,还不是农村妇女?

    一会儿,挑完柴的毛砣一身臭汗跑了来,跟二婶打了个招呼,又跟李家明跑去食堂端饭,四婶侄回家吃饭。

    一到家,等满身大汗的二婶洗完脸,李家明就将她拉进自己房间,将两店面租了四千块的事告诉她。

    “什么?”

    从昨天下午开始,就一直在家拒绝人的二婶震惊之后,小声骂道:“明伢,你这是讹人!那个曾老板犯了什么事,让你捉到痛脚了?”

    “二婶,你不晓得”,李家明连忙小声将前因后果告诉了二婶,只是省去了榧子的事。

    “那也不行!”

    该是自己的,那就是自己的,不是自己的就不能要。

    做人讲究的二婶会同意李家明将店租抬价,那是因为人家若是觉得划不来就不会租,完全是你情我愿的事。可现在侄子居然将一个店面,租出两千块钱一个月的天价,这明显是在强逼人家割肉。这种钱让淳朴的二婶无法心安,耐心劝道:“明伢,人家晓得什么东西值钱,那是人家的财运。要是他不收,还不是让我们山里人糟蹋了?”

    哎,二婶还是太善良了,没想到会如此的李家明暗叹一声,只好另想办法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