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做人要讲究(中)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做生意就怕对方掌握了所有信息,而自己这一方两眼一抹黑。

    校服生意是李家明启的头,可略懂服装行业的是曾老板,真要谈起条件来,主动权在谁手上还真不一定。若不是合同已经签了,榧子的软肋又被李家明捏在手里,曾老板还真不会鸟他。帮着出主意得份谢礼是正常的,可哪有光凭一个主意,不出一分钱、不出一分力就要分一杯羹的道理?

    “家明,账不是你这么算的,同古这么穷,一套校服能卖多少钱?这中间又有多少环节要打通?还有,每个学生只会买一套的,也就是说他们三年、或是五年才买一套,你觉得销量能有多大?”

    “还有个跟风的问题,这生意没技术难度,只要有路子太容易跟风了!””我是外乡人,要是人家打通了路子,我还能做这生意?“

    这些说辞都是道理,可李家明哪会吃这一套?香榧子的秘密就是筹码,只要不突破这个底线,这一切就有得谈。这也就是自己年纪小了点,凡事做不了主,又找不到合适的合伙人,否则还轮到你来捡这桃子?

    旁边的二婶看得目瞪口呆,自己侄子也太厉害了,光看看电视就能找到这么大一条财路?正讨价还价的曾老板也服气,电视大家都看,但能看出生意门道来的,李家明是他遇到过最有生意眼光的人!

    谈生意,靠的是筹码,谈的是耐心。曾老板有耐心,李家明也不错,两人纠缠到快上课,也没谈出个所以然来。李家明依然坚持要人家出八千块钱一个月租自己两个店面,而曾老板只同意五千。

    “家明,要上课了!”

    “哦”

    “家明,去上课!”

    正在斤斤计较的李家明,见二婶脸上开始不高兴了,再看看曾老板这不肯再让的样子,索性见好就收。这是无本生意,货源、渠道都在人家手里,关节也是人家跑,自己光出个主意,想占多大的便宜是不可能的。

    “行行,我们各退一步,一个店三千一个月。要不,我不跟你谈了,我去找陈金淦。”

    “两千五,家明,我真的只能租两千五的店。”

    “够了够了,曾老板,就这么说定了。家明,赶紧去上课!”

    李家明无奈地看着二婶,见她开始冲自己瞪眼睛,只好举手作投降状,跟在等不及了的三姐、毛砣后面去上课。刚到门边,李家明想起了柳校长的难题,他从来不把人心往好处想,连忙回转身来,凑到二婶耳朵边小声道:“二婶,留六千块钱莫存,上次的事多亏了学校里几个领导。”

    上次的事要是没几位领导帮忙,指不定王振国会如何,他可是工程还没做完就要收回股份的不讲究人。柳校长他们帮了忙就要谢人家,这是正理,管家的二婶连连点头道:“嗯”

    三姐弟急急忙忙出门,到了学校前面的敬老院,见四下没人,比二婶心眼更多、更活泛的三姐不满地小声道:“我姆妈也是的,送上/门的钱都不会赚。我敢打赌,只要再说下去,四千块钱不太可能,两千八块绝对没问题。一个就是一年三千六,三年就是一万零八百,蠢牯!”

    这纯属马后炮!李家明也很无语,但能猜出大概是为什么,二婶不让自己继续磨下去,除了看出对方不乐意之外,或许潜意识里不想得罪曾老板。曾宁生不过是个外地人,却能在崇乡这样极排外的地方,把生意做得红红火火,肯定官面上的关系极好。

    还是四年前的事,给二婶的伤害太深了,李家无权无势还没人,如今突然在街上做这么一大排的房子,恐怕她开始怕有人会以强凌弱针对自己家。虽说二婶也是本地人,娘家也有帮兄弟姐妹,但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娘家的势力哪会那么容易借?

    不过,李家明也不失望,能让二婶重新揪自己耳朵、瞪眼睛,这是他这大半年里一直期盼的事。赚钱干什么?还不是想让家人过得更好?只要二婶还和以前样把自己当亲儿子看,她高兴怎么样就怎么样喽。

    “行了行了,做人要知足,知足者常乐,晓得不?”

    姆妈能揪弟弟的耳朵,那就说明这小子还是以前的弟弟,正为那万多块心疼的李欣华翻了个白眼,鄙夷道:“算了吧,你会知足?昨天逼人家租两千,今天又逼人家租四千,你要是会知足,我就就,我就跟你姓!”

    三姐的嘲弄,让李家明更乐,这才象自己姐姐嘛?

    “切,欣华姐,你不跟家明姓?也还不是姓李?”

    “要你管啊?”

    上课铃已经响了,三姐没好气地踹了毛砣一脚,小跑着上楼去教室,没心没肺的毛砣则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嘿嘿直乐。李家明看了眼对面办公楼里开着门的校长办公室,苦恼道:“别傻笑了,你帮我请个假,我去找柳老师有事。”

    “哎”

    柳大校长今天下午没课,李家明得去把那事给解决掉,两个店面已经租出了五千的天价,若是柳大校长不同意几千块钱了结上次的事,剩下那四个就当扶贫低价给他们先用着喽。官场上有人走茶凉一说,他老人家高升了,拖个年把两年,给足了他大校长的面子,自然就能跟师母们谈谈涨店租的事。

    做人得讲究,欠了人家的情,没办法想出别的主意,那就按别人的办法办,日后打交道时多长点心眼就是。

    李家明到了校长办公室,两位校长正在商量什么事,见他敲门进来,柳大校长乐道:“哟,就想到办法了?快坐快坐,老陈,这伢子做生意有一套,我正逼得他想办法帮家属们找点事做。”

    当然发财,按现在炒出来的行业,一个店面一个月租金三百是跑不了的,四个店一年可就是一万四千四。他们那四五个家属不做生意,把店面转租出去,一人一年赚两千也是稳稳当当的。

    做人情,也要让人记人情,李家明哭丧着脸道:“柳老师,我先打个电话。”

    “行”,柳校长从抽屉找出钥匙,打开锁着电话的木箱子,连那一分钟两毛钱电话费的事都没提。他可不是王成林,前任留下的规矩,只要有利于他赚人情的,他才不会去更改呢。再说,中学不比小学,老师大多是外地人,若是放开让人打,一个月电话费都会吓死人。

    李家明操起电话拨给董昊,用普通话道:“昊哥,上次托你买的东西,还没买?行行,那就别买了。不是不是,钱有点不凑手。不用不用,我不喜欢借钱。”

    嗯啊了几声,李家明又用跟董昊学的粤语,生硬道:“大佬,我喺人哋呢呢,啲嘢照买(老大,我在别人这呢,东西照买。)”

    挂了电话,听不懂粤语的柳大校长好奇道:“家明,什么东西啊?还要托广东人买?”

    “呵呵”,演技不错的李家明苦笑几声,解释道:“我父亲找了个对象,她家里挺苦的,我想买点电器给她置点嫁妆,帮她撑撑面子。同古店里太黑,我就托人从省城买,能便宜不少呢。”

    “什么?你”

    这孩子太仁爱了,两位校长愕然,半晌才道:“家明,你太。算了,你是个懂事的孩子,这样挺好,挺不错的。”

    知道学生我做人不错就好,李家明佯装苦笑道:“柳老师、陈校长,人心都是肉长的。人家一个大姑娘又事先不知道我家会这么快有钱,还能看上我们家和我父亲,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能亏待她。呵呵,我家是欠钱欠怕了,前年过年时还让人堵在家里没下场(颜面扫地),有了钱就得赶紧还我二伯、王叔叔他们,莫让人家来催。”

    这孩子真懂事,两位校长感叹一声,柳老师掏出包‘芝城’烟发给陈校长,看得正装模作样的李家明一愣。二伯、传猛伯他们都抽这种五毛钱一包的烟,没想到衣着得体的柳老师身上会备两包烟,好烟待客、差烟自己抽。真是大奸若忠,古人诚不我欺也。

    柳老师抽了两口烟,这才问起李家明的办法,他没指望这小子能想出什么好办法,只是想让他知道,靠小聪明是成不了大事的。不过,要是他真能想出好办法来,那自己也就笑纳了。胡老师能压榨自己,逼自己不当副场长来当校长,自己当然也能压榨这小子。

    “柳老师,我真没什么好办法。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您又不愿意从学生身上赚钱,我还能有什么好办法?

    要不这样吧,我那还有四个店面,全部无偿让给师母们去做生意。店面的位置不错,师母们随便开个卖南杂北货的小店,一年下来赚三四千块钱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咳咳咳’,柳老师被烟呛得直咳涨得满面通红,等缓过气来冲李家明后脑勺就是一巴掌,破口大骂道:“你想什么呢,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变相行贿!你这混蛋,脑子里装了些什么乌七八糟的东西啊?”

    啊?李家明让他一巴掌扇懵了,人家不是冲着那些店面来的?

    当老师的,不仅要教学生知识,还要教学生处世为人的道理;碰到天分极高的,还要因材施教。

    李家明极‘早熟’,也极得柳大校长器重,可昨夜那一幕还是让他震惊了。这伢子太早熟了,早熟到连大人的心智都不如他,这样的伢子更要好好引导,否则日后真会变成不择手段的枭雄。

    只是旁边有个陈副校长,柳老师不好明说,只能绕着弯子来讲。

    “家明,老师是教书的,‘学高为师,身正为范’。你二伯他们帮学校修了水泥路、球场,替学校做了好事,我们感谢还来不及,怎么还会想着索要不该我们拿的东西呢?你二伯跟王总有本事赚大钱,那是他们的本事,难道说他们赚了钱,就该分一点给我们这样的穷人?”

    嗯?李家明疑惑地看向这两位校长,难道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想什么呢?混小子!”

    柳大校长又赏了李家明后脑勺一巴掌,指了指桌上的茶杯,示意他去给自己沏茶,给陈副校长解释道:“老陈,你不了解这小子吧?这小子不但会读书,还一脑子的生意经,县城刚开张的那家‘华府’装修公司,就是这家伙撺掇他几个叔伯搞的。我是想让他帮我想个办法,也带着老师家属们赚点钱,没想到这小子会错了意。”

    等李家明沏了两杯茶端过来,柳大校长又继续前面的话题。

    “你这浑小子,老师还会打你的秋风?老师是怕你赚惯了轻松钱,日后只想着投机取巧。

    家明,财富是创造出来的,不是靠巧取豪夺来的。你要是穷得揭不开锅,干点偷鸡摸狗的事,都无关大雅,可你现在也算是有钱人了。就得目光看长远,志向得远大点,明白了吗?”

    莫非自己真以小人之心,度了君子之腹?李家明狐疑地看向柳大校长,这些话若是王老师来说,他一百个相信,王老师就是那种玩不来花活的人。‘以前’自己发了财,他老人家连个副校长都不是,就能张口就问自己要十万块捐款,给乡上小学做图书馆、活动室,从来都是直来直去。可这柳大校长,李家明还真不太敢信,要是这么好说话,人家能去当官,还能一路青云?

    “混小子!”

    李家明太‘早熟’了,早熟到气质都与成人没什么两样,平时的师长们也根本不把他当普通学生看。能猜出几分他在想什么的柳校长又好气又好笑,骂了句扭过头道:“老陈,你先去跟大家通通气,要是大部分人没意见,我们再去局里闹一闹。这年头,不会哭不会闹可不行!”

    “哎”,要得大好处的陈副校长放下茶杯,笑容满面地告辞,临出门时还不忘把门给带拢。刚才小柳校长说的是好事,若是办成了大家都能得些好处,不过光凭他一个人去闹是不行的,还得请老姜他们去帮着敲边鼓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