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送礼的学问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送礼是门学问,李家明非常精通这门学问,人家帮了你的忙,收不收礼是人家的事,可送一定要去送,这是一个态度与礼数的问题。

    揣着两个厚薄不同的信封,李家明先到柳大校长家,茶没喝到一口,信封没送出去,反而后脑勺被赏了一巴掌。

    陈副校长比柳大校长更懂礼数,有茶喝,若是他会抽烟的话还有烟抽,只是副校长大人接信封的手有些哆嗦。

    在中学转了一圈后,李家明回到住处,拎了只托昊哥从羊城买回来的高档黑色牛皮旅行箱去了小学。磊哥八号去报道,算日子没两天了,今天他去柏木,肯定是去给他阿婆、阿公道别。李家明自己也是人家外甥,知道大部分外甥跟阿公、阿婆比跟自己公公婆婆还亲。公公婆婆生气了,还会打你两下、骂你几句,阿公、阿婆是不会骂人更不会打外甥的,他们给外甥的没有最宠溺,只有更宠溺。

    小学的路灯很明亮,校园内稍冷清没有往日的喧闹,只有电视机的声音,李家明拎着一只一看就很高档的黑色旅行箱走近教师宿舍时,正好被在阳台上晾衣服的张老师看了个正着。

    “李家明,来拍王成林马屁了?”

    “张老师,您这可是诽谤哦,当心我去教育局告您!”

    “滚蛋!马屁精!哎,上次你送的鱼还不错,下次你把青鱼、杂鱼给成林,鲶鱼给我打汤,我年纪更大,晓得不?”

    老师宿舍虽然也是四层的新房子,与‘以后’的商品房结构相同,可邻居都是同事,邻里关系非常亲密,经常是端个饭碗楼上吃到楼下。这俩师生一个楼上一个楼下的笑闹,引来几个老师的凑热闹,“李家明,你家李满华在我班上,下次我也得来一份,听到了吗?”

    “就是,你亲妹妹还在我班上呢!”

    “刘老师、孙老师、王老师……,你们别难为我了,就上次那几条鱼还是王大校长压下来的死任务,说他老师喜欢,我才冒着生命危险去捉的。”

    “还生命危险呢,滚!”

    在几位老师的笑骂声中,惫赖的李家明拎着崭新的旅行箱,进了王老师的家。

    正在卫生间里洗衣服的王老师探出头来,用手指了指客厅里的茶壶,继续缩回去洗他的衣服,没一分钟又探出头来瞪着李家明。

    正倒茶的李家明连忙道:“王老师,你别误会,这箱子可不是给你的。磊哥过两天就要去报道,他把他高中的试卷、参考资料全给了我,这是给他的回礼。”

    “箱子里没东西吧?”

    “没有!”

    “哦”,王老师又继续洗他的衣服,李家明还真没有给他预备信封。老师这人很方正,估计上次接王振国的谢礼,都是柳老师指点的,自己要是再给他掏一个,恐怕他会恼羞成怒,认为自己侮辱了他。送个旅行箱就不同了,虽然在这个年代也属于贵重的东西,却是师生之间的礼物、师兄弟之间的友爱。自己家里有钱而且还能赚兼职会计的工资,更重要的是自己小学毕业了,送个自己能力范围内的东西给老师儿子,别的老师只有羡慕王大校长的份,不会说任何闲话。

    卫生间里的王老师终于洗好了衣服,拎着桶子去阳台上晾完,回到客厅一边掏烟,一边接过李家明递过来的凉白开,有些为难道:“哎,听说你租出去的店面五百块钱一个?”

    麻烦事还是来了,李家明连忙起身将客厅门锁了,从自己书包里拿出那两张协议,神神秘秘道:“王老师,我只给你一个人看,可不能给我漏出去喽。”

    “拿过来!”

    “哦”,李家明在王老师面前,没有讨价还价的习惯,连忙将两张协议递了过去,得意道:“你也太小看我了,我租的可是两千五!”

    “什么?”

    正抽着‘芝城’的王老师手一抖,连烟灰落在胸前都没觉察,扫了几眼协议不禁愕然,半晌才犹豫道:“家明,不干净的钱可不能要。”

    李家明知道老师为什么犹豫,可能是上次收人礼的心结还没解开,连忙遗憾地解释道:“我帮他出了个赚钱的主意,这是他给我的谢礼。要是陈金淦早说他是你的妻侄,我就跟他合伙干了。”

    被老同学点拨之后,知道如何当官了的王老师,能听明白学生的潜台词,脸上红了一下,将协议还给了李家明。自己妻侄也做服装生意,人家曾宁生出了这么高的价,还一口气租下两个店面,自然不希望旁边还开第二家服装店。否则自己学生不用自己开口,下午看到磊伢的时候,就会直接答应而不是推诿。自己的学生自己知道,他二伯家的事他能做一大半主,自从他懂事后隐隐约约将自己当成了父亲一般敬重,从不轻易违逆任何事。

    李家明也没说自己出了什么主意,生意人最重要的是信誉,没有一货卖两家的道理。不过,陈金淦是老师的妻侄,指点他一二还是应该的。他又不是曾老板,除了做服装生意外并无更大的主业,有必要呆在小小崇乡混吗?

    “王老师,我有个长辈教过我一句话,他说‘眼界有多大,就能赚多大的钱’。我觉得他说得非常有道理,崇乡就万多人口,即使让一个人来做服装生意,也就只能赚到那点钱,还不如将眼光放远大一些,去县城里发展。”

    王老师掸了下胸前的烟灰,叹气道:“哪有那么容易的事,你知道县城店面转让费要多少吗?稍好点的,都要万多两万块,每个月还至少百块钱的店租。金淦这两年赚了点钱,可结婚、生孩子,哪样不花钱啊?”

    这就没办法了,若是将陈金淦换成王磊,李家明可以将自己房子抵押出去,帮他从银行贷款。可陈金淦不是王磊,李家明也没那个义务,能指点人家及早到县城发展,这已经是看在王老师的面子上了。

    叹气的王老师犹豫一阵,最终也没张口要自己学生帮忙,他还做不到他老师那样,拿师生之情来当筹码。更何况,他也没有一个光明正大的借口,更没那个能力补偿自己学生。

    可就是王老师的叹息,触动了李家明心里最柔软的地方,钱是小问题,师生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大事情,也暗叹了一声,小声道:“王老师,要是金淦想去县城做生意,我让我伯伯他们帮他吧。我伯伯他们生意做得不错,跟街上做生意的那些老板也熟。”

    山里人重师徒关系,师傅让徒弟帮忙不丢脸,反而是件很温情的事。就象李家明毕业后,还拎着一看就知道高档的旅行箱来老师这,那些跟他开玩笑的老师,其实都很羡慕王老师和张老师,教出个很重感情的学生。

    心里一暖的王老师想答应学生的好意,可一想起妻侄的为人,又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那小子太势利,而且做什么事都不懂感恩,自己这当姑父的帮他没有问题,谁让自己是他姑父,自己学生的叔伯没有帮他的义务。只是老婆那,又得听她唠叨了。

    “不用了,让他多摔几个跟头,比以后摔大跟头强。”

    既然老师都如此说,肯定那个陈金淦平时不怎么的,李家明也不再提这档子事。亲侄子被姑父这么说,可见其平时的为人。

    “哦”,李家明从牛仔裤口袋里掏出张折好的信纸递过去,小声道:“王老师,这是我今天问我昊哥要的电话号码。他战友在省城当公安,就在师大隔壁的一个区里上班,磊伢哥万一有解决不了的事,就打这个电话。”

    这东西让正为要被老婆埋怨而烦恼的王老师大喜,侄子亲哪有儿子亲,虽说磊伢是个本分孩子,在学校里肯定不会惹是生非,可出了学校呢?省城人生地不熟的,万一遇到麻烦事呢?熟人的电话号码,而且这熟人还是当公安的,足够让老婆不唠叨自己了。董昊那年轻人,自己见过几次,还用车送过自己,待人那么热情的年轻人,他的战友应该也很乐意帮忙的。

    接过李家明手里的信笺,王老师揉了揉他的脑袋,欣慰道:“嗯,时间不早了,早点回去看书。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说得过了一点,但也有其道理,明白吗?”

    “明白”,李家明答应了一声,告辞回家看书。王老师这话是没错的,也是他的人生经验,抛开他们这一代人对知识的渴望外,从功利色彩上来看,读的大学越好、就能结识到越多优秀的同学,对自己未来也是非常重要的。

    同学是男人四大铁之一,没看到柳老师与王老师一起工作半年,就能将古板的他教成初步合格的小学校长吗?

    若没有柳老师在他背后指点,别说这个小学校长的位子,恐怕过两年胡师公退休之后,王老师就会被人发配到幽居去。在自己‘印象中,直到柳大校长当林业局副局长后,王老师才回到崇乡任教,直到自己发了财,他才被柳副县长调到县一小养老。

    回到家里,李家明拿出试卷,正准备学习时,房门又被人敲响了,估计又是来问店面的人。哎,这店面的事得抓紧,一日不租出去,一日就不得清静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