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店租跳水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影视剧要有戏剧冲突、要有张力,观众才会愿意看,可生活平平淡淡才是真。

    李家明无意成为故事里的人,更无意成为一个传奇,把自己和二伯那六间店面捣腾出去了,脑袋一缩继续当他的好哥哥、好学生、好老大。

    可有些事,你既然开了个头,就不是你不想再掺和,就能逃得掉的。

    因为种种原因,生意利润高、又急需店面的几个老板租到店面后,确实赚到了预想中的国庆节红利。整整一条街,就李家明他们那一排店面,还有乡政府门口那七八个店,剩下的都是手脚架或是货物卖不起价的地摊,曾宁生、林全保他们数钱都数得红光满面。

    可随着街上竣工的店面越来越多,由李家明炒起来的店租却没往下掉,还维持在开价七百块钱一个月,稍偏点的都开价四百以上。服装、鞋子、摩托车这些都是利润高的货物,曾老板、林老板他们也不在乎店租高一点,可那些卖南杂百货的老板,如何承受得起如此高昂的店租?

    既然承受不起,那就不租呗,砍头的生意有人做,亏本的买卖是没人干的。

    不是每个在街上做铺面的人,都在街上做生意,即使本人做生意,可看着空置的店面有人问没人租,这心里能好受?一天、两天,一星期、两星期,眼看着店面总是租不去,店主们终于慌了神,店面租金突然跳水。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店租从七百块钱起拦腰一斩,跌到了开价才三百五十块钱。

    还是高了,虽说这两年经济发展速度很快,但消费能力就摆在那,这是一个国家干部每月工资,都不过三百多块钱的年代。崇乡只是个小集镇,比不得城市里人口多,做小买卖的生意人,如何承受得起三百块钱以上的店租?

    那就再降,偏一点的店面月租从三百五十再跌到二百五。可人追涨杀跌是天性,那些小生意人见店租还在跌,即使能承受得起都不出手了。现在开店能赚点钱,有省下的店租多吗?

    按说这事跟炒店面的俑作者李家明没关系,他的店都租出去了,而且都是签了协议的,可事实上关系大得很。

    生意人都会算账,不会算账的人也做不了生意人,眼看着街上的店面店租直线跳水,李家明签下的那两个租客后悔了。五百与二百五的巨大差距,而且是三十六个月每个月都要付出的代价,足以让他们忘记当初是如何高兴租下的。

    林全保、曾宁生无所谓,他们卖的衣服、摩托车利润高,何况他们都是将店子扔给老婆,自己去了跑李家明给他们

    指的发财路;卖鞋子的余老板经过李家明一解释,也多多少少心理平衡了。这的地段好,国庆节生意忙不过来,充分证明了这是黄金地段,而且楼上还有三十块钱一个月的房间住,平时铁门锁着的走廊还可以当仓库。

    可当初便宜了他一百块钱店租的陈和生还是后悔,就如当初李家明给他分析的那样,他一个卖生资的,确实不应该往黄金地段挤。国庆节的时候,旁边店里的生意都忙不过来,他这门可罗雀,偶尔有两三个顾客,都是买点菜种之类的。

    租下这间店两个月来,陈和生算了下账,扣掉店租非但没赚钱,反而贴了两百多块钱进去。这可真让他着急上火。这离生资生意旺季可还有三四个月,难道就这么一直亏下去?陈和生知道李家明只负责谈,可钱却是进了他二婶的口袋,他也就瞄准了他二婶,想重新谈店租。不说比其他店面更便宜,最起码也不能贵太多。

    二婶是个要面子的人,何况陈和生又是远房的亲戚,被他磨了两次后,苦恼道:“家明,怎么办啊?和生来讲过几遍了,街上的店面也开始降价,要不我们也少一点?”

    李家明在金妹递过来的小本子上签了个名,递还给这兴高彩烈的小值日生,无奈道:“二婶,他想降多少?一百还是两百?降不得的,哪怕让他毁约,我们都降不得。”

    二婶是个要体面的人,以前穷还年年给大伢、二伢茶钱,现在有钱了更怕别人说她发了财就不认人。何况和生说的也有道理,街上的人都降,就自己一家不降,好象是有点过分了。

    “家明,街上几家谈好了的都不租了,我们要是不降,会被人骂死的。”

    骂就骂呗,反正半年房租到手了,爱咋咋的。当初跟他说,他不听,还总拿亲戚关系说事,要不是怕他胡咧咧自己家有了钱就不讲亲戚情谊,自己才不愿意把店租给他呢。当然,这话李家明可不敢跟二婶说,免得又被她关起门来责骂。

    “二婶,不能给他开这个头!要是我们给他降了,余老板那怎么办?转租林全保店面的游老板那又怎么办?

    要是这次我们降了,以后他们一觉得店租高了,就跑过来闹,我们还要不要活啊?当初和生来找我的时候,我就跟他讲过,他做的生意利润不高,没必要租这么好的店面,是他自己不听的。”

    李家明刚说完,满妹又跑了进来,手里也拿着个小本子,“五哥哥,我洗完碗了,没有摔破一只!”

    “嗯,有进步!”

    接过小本子,李家明又签了个价值一毛钱的名字,看得刚刚还发愁的二婶直想笑。

    二婶是个溺爱孩子惯了的人,以前家里穷没办法,现在店面能一个月赚一千五、老公一年能赚一两万、同古的店里更是日进斗金,她索性跟着孩子们来陪读,照顾他们的生活。可让她没想到的是,除了一日三餐之外,洗碗、扫地、倒垃圾这样的家务活,都被四个小家伙抢掉了。家务活不够分,她们四个还象在学校样,轮起了值日。

    等满妹要到了签名,客厅里响起了电视机的声音,‘葫芦娃葫芦娃,一根藤上七朵花。风吹雨打都不怕,……啦啦啦啦’。几个小家伙开始看动画片了,那是李家明没印象的七个皮伢子,连毛都没长齐就敢行走江湖,还一个个长得粉嫩可爱,简直是孩子们的最爱。

    听到客厅里的电视机声,二婶也连忙催促道:“快去上自习吧,这日子没法过了,明天我回去,让茶菊来帮你们搞饭吃”。

    “哦”,李家明连忙起身,跟三姐、毛砣去学校。虽然他有完全的学习自由,完全可以呆在家里自学,可家里有四个孩子太闹腾了,还是在学校看书、做试卷清静一些。

    三姐弟下了楼,刚走完河堤走到小街的马路上,迎面撞上几个叨着烟、穿着花里胡哨的光头青年,光头还抹了油似的,在昏暗的路灯下瓦亮瓦亮的。这年头剃光头的都不是什么善茬,可领头的年轻人冲李家明笑道:“家明,我妹妹读书认真不?”

    “呵呵,她还要你管?她都是我们班上读书最认真的,你就莫操心了。”

    李家明笑笑着说了几句,那光头年轻人从旁边店里拿了罐‘健力宝’扔过来,笑道:“家明,你帮我教妹妹,以后有什么事就报我的名字,要是有人敢跟你犟,我帮你搞死他!”

    这就是这年头的霸王饮料,混混们的专利。这话也是混混们的专利,反正不花钱的,由着他们吹。也就是刚才被他白拿饮料的王丛树是湘省山枣岭人,要换成本地人试试?

    混混嘛,欺软怕硬是天性!

    好笑的李家明不想得罪人,伸手接住扔过来的那瓶健力宝,举起易拉罐象举酒杯样示意了一下,拉开喝了一口随手给毛砣,冲那一身匪气的年轻人笑笑而过。知道李家明性子的年轻人也不以为意,带着几个手下继续巡街,仿佛他比书记、乡长还有气派。

    走远了十几米,喝着健力宝的毛砣回头看了下,小声道:“家明,这个王端蛮和气的啊,每次碰到都跟你打招呼。”

    “毛砣!我告诉你,你要是敢跟他来往,我就告诉传宗叔,让他扒了你的皮!”

    比三姐高出一头的毛砣脖子一缩,闭上嘴巴继续喝他的健力宝,这东西好喝就是太贵了点。

    李家明倒耐烦道:“三姐,话不能这么说的,人啊,三教九流的朋友都要有,只是莫深交就可以。毛砣,明天去刚才那店里把钱付了。”

    “家明,你不晓得,他那人不讲义气、不顾亲戚面子、认钱不认人的,为了钱什么事都敢做的。……”

    等三姐声讨完了,李家明才笑道:“所以我说莫深交啊,认得他、莫惹他,有了个熟人面子,一点小事他也不好意思为难的。再说,王端的事我也听说过,他帮人平事收点钱也说得过去,现在求人还有不送礼的?只不过,以前大家习惯了请人帮忙送礼不送钱,他又收钱不收礼,才自己坏了名声。”

    “是哦”,三姐仔细想了一阵,这才完全想明白,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李家明也笑了笑,扭头教育开始进入青春期的毛砣,这个年龄最容易冲动、学坏样。

    “毛砣,看人莫看表面,三姐说的也是对的,你莫看王端好象很和气,那是你没惹到他。要是你惹到了他,要不出钱、要不就要挨打了,他去坐牢不就是因为打架?我们家里又不是没有钱,不要跟他们样强蛮霸道,让人家背后戳脊梁骨。”

    自己以后是要读大学、端公家饭碗的,哪会去跟王端这样的人混?几口喝完健力宝,觉得好喝的毛砣咂了咂嘴,将罐子又往嘴里倒了倒,再倒不出来了才扔进旁边的垃圾堆,答应得挺痛快,“嗯”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