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心里的毒蛇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深秋了,街上那几棵枝繁叶茂的梧桐树仿佛一夜之间变色,黄色的树叶随着秋风打着圈地纷纷而落,给崇乡这个偏僻的山区乡镇增加了几分秋意。就爱上网……

    落英缤纷的梧桐树下有一排三层的新房子,一间杂货店旁边空着一个新店面,红木门上贴着红纸‘招租’,刚吃完晚饭的店主王老板正趴在柜台上抽着闷烟。倒不是因为刚才王端的手下从他这拿了一条‘白沙王’,也不是昨夜在牌桌上输了个昏天黑地,欠了王端七百多块钱,而是他心里有条毒蛇在蠢蠢欲动,而且已经动了大半年。

    真没想到啊,一山之隔的崇乡,乡上发的土地证居然还是五十年代的制式文书,别说防伪水印就连编号都没有。这要是到乡政府报失、领新证,不就等于自己有两个土地证,甚至三、四个土地证?

    哎,要不是自己邻县的,这真是送上/门的发财机会。

    昨天在李家明二婶那又碰了一鼻子灰,心情极不好的陈和生,见四下无人走了过来,打趣道:“树伢子,老婆偷人了?”

    “死远点!”

    灰中山装上有个烟灰洞的陈和生,跟王丛树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一个是柏木村的,一个是邻省山枣岭人。十年前那场械斗,两人没对砍过,也没结下死仇,数年之后两人又到崇乡来讨生活。世事就是这么奇妙,两姓人打架,打来打去都是些熟人、朋友,除了熟人、朋友打成了冤家对头外,谁也沾到什么便宜。

    当年出尽风头的陈和生伸手拿过柜台上的白沙烟,往自己嘴里塞了根,用旁边的塑料火机打着火。看了看上次自己问过的店面还空着,陈和生突然心里一动,小声道:“树伢子,你隔壁的店面120块钱租不?”

    一个多月前的店面,四五百块钱好租,如今二百块都没人问喽,炒起来的价格升得快跌得也快。没见过了世面的崇乡人,眼见着店租象过山车样涨跌,有人欢喜有人愁,眼下这两个都属于愁的。

    当然,王丛树比陈和生还更愁,他这幢两个店面的房子是借钱做的,从材料到人工欠了差不多三万多块钱账。原以为能在国庆节前做好,可以赶上物资交流的机会赚一笔,没想到工期晚了没赶上不说,原来说好的银行贷款一时又批不下来。前段时间手气好,就想在赌桌上赚点钱,没想到别人的钱没赚到,倒把前阵子赚的全吐了出去,还倒欠王端两千多。

    脸色灰败的王丛树手指一弹,烟屁股划了条弧线落在店前的马路上,随手将柜台上的烟盒、打火机塞裤袋里,没好气道:“你不是租了李传民的店吗?生伢,你不要到我这问个价,又跑去跟别人讲价,尽做些没屁眼的事。

    再说了,当初是你自己求着人家租的,现在看到店租跌了,就想反悔是吧?做人要讲究,讲出来的话要算数!”

    “你说得好听,我那个店是400!”

    “操,人家林全保还是2500呢!”

    “他卖车子多赚钱?一部车子就赚几百,还开修车店,钱更赚得吓死人!”

    正心烦的王丛树没心思搭理他,拿起柜台上的鸡毛掸子,掸了掸干净的柜台往外轰人。操,当初来问时,老子只要三百五你不租,跑去租人家的四百,说自己的房子还没做好,还说人家的地段更好,现在跑来装可怜了?

    “不跟你扯淡,做生意就要讲信用,你不要脸,我王丛树还要脸呢。”

    “150!”

    “死远点!”

    “200!”

    按现在的行情,200块钱不高也不低了。正发着愁的王丛树的鸡毛掸子停住了掸灰,仔细看了眼半趴在柜头上的陈和生,见他没有说笑的意思,从裤袋里掏出烟点了一支,喷着烟玩笑道:“和伢子,我可不姓李,要是你租了又反悔,我就拆了你那幢泥巴屋!”

    蹭了人家一根烟的陈和生头都懒得抬,不屑道:“生伢,莫闪了你的舌头,借你个胆子敢不?我又不是不晓得你,从小到大打,你打赢过我不?”

    要说现在看起来普通的陈和生,当年也是个响当当的人物,只是接二连三的变故,才让这男人象变了个人样。王丛树想起当年这男人的狠劲,不再跟他开这种玩笑了,低声道:“想租先付一年钱,2400块现票子放这,我就租给你。”

    “操,李家明都只要半年!”

    彼此的底细都清楚,王丛树也不掩饰自己的戒备,“你是陈和生,要是换成别人,一个月一付都行!”

    店租降一半就省200,三年就是7200,当得陈和生辛苦一年了,沉吟一阵道:“行!妈拉个x,张卫民都给人降了两百,王诗梅就是一分钱都不降。她不仁,我也就不义了!”

    闲置的店面有了租出去的希望,刚才还鄙夷陈和生的王老板也连连附和。

    “嗯,张卫民都降价,她一分钱不降,确实有点过分了。和生,我提醒你啊,你要是想不租了,就好好说。大家都在街上做生意,低头不见抬头见,莫搞得太僵了。”

    “还要你说?”

    有了共同利益,两个童年玩伴又凑到一起去了,要说陈和生真是没财运,如果半年前他一咬牙借钱做屋,现在光屋价都能赚上万。

    “什么?你这牛皮鬼,x你姆妈,这幢屋我花了四万五,五万五你买不?”

    “你姆妈卖x,你真卖不?”

    心里的毒蛇又开始扭啊扭,王丛树发了支烟过去,小声道:“生伢子,你莫打乱话,现在屋价涨得这么厉害?”

    “你是只猪啊?”

    知道对方不会卖的陈和生续了根烟,指了指旁边的店面,嘲弄道:“你自己去想,你这里有两个店面,一个月收租四百块钱稳稳当当。要是以后店租再涨点,几年就能回本?我跟你说,昨日保伢子想去高桥开分店,拿他那幢屋到信用社抵押,拿了六万块钱现票子!”

    啊?王丛树心里的毒蛇终于开始咬人,做杂货生意不比以前店子少,现在一个月也就是赚个五六百块钱。要是去乡政府再搞两个土地证,那就一幢屋变三幢,去送个重礼抵给银行、信用社、再卖私人,那就是二十万!

    二十万啊!自己做杂货生意,一世年都赚不到!哼,自己是湘省人,只要钱到手了,拍屁股去外头躲几年,同古公安还能年年盯着自己?

    有了二十万,自己去省城做生意都行,还要窝在山沟沟里?隔壁的丛松,在沙市贩烟一年都赚几万,自己有了二十万本钱,还没寻不到赚钱的路子?

    这年头,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