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毁约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自古以来,财帛动人心,所以才有‘人为财死’这么一说。% し

    若乡政府下发的土地证是正规的证件,农民出身的王丛树有些小狡黠也不会往歪路上想。可既然有漏洞,他又不是本地人,那就不可避免地会往歪路上想。老婆是本地人算什么,断了来往还能每年少孝敬呢!

    二十万的横财,足够让一个狡黠、胆大的农民铤而走险了。

    内心由农民开始向罪犯转变的王丛树发了根烟,开始琢磨如何搞到更多的钱。钱这东西,谁会嫌多啊?只要搞得到,公家的钱、私人的钱,那都是钱!只是公家的钱和私人的钱是有区别的,公家的钱不搞白不搞,搞得再多也不伤阴德。私人的钱就想着下子,大家乡里乡亲的,害得别人太惨了,自己心里也不落忍。若是自己在外头混得不如意,要回到山枣岭,得罪了本地人会让别人追上门来打架追债!

    抽了一阵烟,想了一阵,打定了主意的王丛树扔了烟屁股,推心置腹道:“生伢子,说起来,我们以前也是朋友。要不是两姓人打架,我们过年都会拜年、喝喝酒、扯扯卵谈(聊天)。你既然觉得店租太高了,我手里又有点紧,要是你愿意的话。旁边的店子租你三年,一次性五千块钱,行不行?”

    “你有这好?”

    王丛树抓起柜台上的鸡毛掸子抽了过去,没好气道:“操姆妈个x,以前你在我们屋里吃得少?要不是那年打架,算了,不说了。”

    这倒也是,一条一脚能迈过去的小河,这边是赣省那边是湘省,站着撒泡尿,人在省内、尿已经过了省。若是没那次事,自己会让公安关半年吗?人啊,只有吃了亏才会长记性。

    “那倒也是,打打打,为了几丘田的水打生打死,现在想想真没意思。”

    叹了口气,陈和生由着鸡毛掸子抽了自己一下,也发了支五毛钱一包的‘芝城’烟给对方,正经道:“树伢,说话算数不?这可不是几十块钱!你莫现在答应得好好的,等下又来给我反悔。”

    “我没你这么说话不作数,崇乡生意不好做了,我想回山枣岭贩竹子。反正这屋要卖的,便宜以后的屋主,还不如便宜你,好歹以前我们还是一起玩大的。”

    虽说店租涨了这一次,近几年很难再涨了,可三年五千块钱可是真便宜,相比那边四百块钱的房租,三年就能省差不多一万。一万块钱,足够陈和生干点生儿子不长屁眼的事了。

    “行,就这么说定了!”

    打定主意准备反悔的陈和生走了,又在街上转了一圈,愣没找到李家明的二婶,倒正好遇到刚从供销社里出来的李家明他们一伙。也不知这伢子有钱多烧得慌还是怎么回事,买东西宁愿多花钱,也要去供销社买。刚租下店面的时候,陈和生觉得李家明够仁义,重亲戚情谊;现在是越看他越不顺眼,总觉得当初就是个骗局,骗得自己上当。

    “家明,你婶婶呢?”

    李家明二婶很烦这个出尔反尔的陈和生,让莲香婶来街上照顾大家,她自己回家躲轻闲去了。正给四个小家伙买完零食的李家明也有些腻味陈和生,当初自己跟他说了那么多,可他就是要租,现在倒来反悔了?

    可生意人不能斗气,尤其这男人当年也是个狠角色,李家明只好停下脚步笑眯眯地撒谎道:“陈叔叔啊,我二婶去了同古,听说我二伯病了,她去照顾几天,您有事?”

    生意场上睁着眼睛说瞎话很正常,可旁边的满妹不知道,立即得意洋洋得想罚堂哥。

    “五哥哥,你骗人!你自己说的,撒谎就不是好”

    满妹不懂事,可已经读四年级的桂妹懂事,知道妹妹给哥哥捅娄子了,连忙扔掉手里刚拆的华华丹捂着她的嘴,将她后面的字堵在嘴里,拖着还想罚哥哥的满妹往家里走,剩下金妹和小妹还莫名其妙。

    “金妹、文文,马上跟我回家!”

    “哦”,这两小不点胆子更小,平时在学校都是桂妹管着的,现在见姐姐发了火,连忙跟拿好手里的零食,闭上嘴巴跟着她走。

    “桂妹,带妹妹去学堂里!”

    “哦”。

    谎言被当众揭穿,吩咐完堂妹的李家明可没有觉得一丝难堪,打了哈哈道:“陈叔叔,你莫听小孩子乱说,我莲香婶都来街上帮我们搞饭吃,我二婶要在家能不露面?”

    钱是好东西啊,好到陈和生决定拿李家明撒谎当把柄,即使表妹给自己降价,也一定要毁约!

    “家明,做人要诚信,你婶婶在家就在家,你撒谎干嘛?”

    做人要诚信,你白纸黑字的协议都想反悔,如今却来扯诚信?

    这可不是生意,这是吵架!

    李家明扫了眼开始围拢过来看热闹的人,知道人家是故意找茬,今天的事必须强硬到底,否则在这街上会让人看不起,也不甘示弱地反击道:“陈老板,莫闪了你的舌头。你要是不想反悔、想说话不作数,我用得着跟你撒谎吗?你自己说说,这七八天里,你寻过我婶婶多少次?

    要我说,做人不讲诚信的不是我,而是你自己!”

    有些事能说不能做,有些事却能做不能说,对于生意人来说,说话不讲信用的时候有,却一定不能让人当成把柄。就如陈和生、余老板他们都寻二婶想重新定店租,可从来不会当众说出来的,就是怕别人讲他们说话等于放屁。不过,生意人追求的是利润,当利润足够让他们不要脸时,信誉这东西自然也就不值钱了。

    李家明这年把时间长得很快,十三岁多的人个头都差不多有一米六,站在陈和生面前只矮那么多,可人家就是吃定了他是小伢子,上前两步逼迫道:“家明,你要这么说,那我就只能不念亲戚情谊,不再租你们的店面了。现在街上的店面,开价都才二百五,我租四百块钱一个月的,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大人欺负小伢子,这在山里是很不光彩的事,可陈和生又说得在理,让过来想劝的人都不知如何劝。在崇乡街做生意,店租历来是有商有量,主家跟租客谈不拢那就退租,哪有这样避着人不见面的。

    可李家明不这么认为,他脑袋里就是协议、法律,陈和生这种行为就是耍赖。

    “随便,半年后,赔我一个月店租,拿起你的东西走人就是!”

    ‘哈哈哈’,陈和生象看怪胎样看着李家明,嘲弄道:“你这伢子不是读书读坏了脑壳吧?我只租你两个月的店,你不但不退我钱,还要我赔你一个月店租?”

    可怜的人,连什么叫协议都不懂。这样的人,怎么也会来街上开店做生意?

    李家明怜悯地看了眼这个中年男人,鄙夷道:“陈老板,你认识字吗?不是文盲吧?知道什么叫协议吗?你要是不遵守协议,我随时能去法院起诉你的!”

    看热闹的众人一愣,还有这个说法?平时大家租店子做生意,不都是一个月付一次租金,哪个时候不租了就把店子还给人家吗?

    起诉?这伢子跟乡政府那些当官的关系好,就想仗势欺人?吃过公家亏的陈和生火冒三丈,终于彻底撕破了脸,一如十年前的蛮横,指着他的鼻子威胁道:“伢子,你不退钱试试?”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