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疯子?凶兽?懒鳞?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人与人的最大不同是什么?

    不是身高、不是长像,甚至不是财富不是出身,而是你的脑袋。

    李家明的脑袋与所有崇乡人都不同,更遑论这些围观看热闹的人,从娇憨的满妹戳破他的谎言开始,他就知道今天的事没法善了。

    四五百块钱的店租确实有些高,曾老板、林老板没来找过二婶,那是因为李家明给他们出的主意值那个价。余老板说了两次见自家不降就算了,那是因为他的鞋店利润高,加之自己家的店面地段好,楼上还有便宜房间给他当仓库。何况他儿子跟桂妹同班,经常会被性子泼辣的桂妹打小报告,逼得那皮伢子只好读书用点心。

    可陈和生不同,生资生意利润不高,以前是想跟同行张老板争生意,才打定主意租高价店面。若满街店面都不降价,陈和生也不会如何,虽说生资生意平时还要亏本经营,但到了冬末春初生意好时,可真是能赚不少钱。民不患寡而患不均,如今街上的店租都开始降,而且以前同样租出五百块钱店租的张卫民,也开始给租客降房租,他又觉得不公平。尤其是也在供销社旁边的王丛树,向他抛出一个极低的长年价格,哪怕是李家明答应降价,陈和生都不会租了。

    可李家明能降价吗?

    不能!

    山里人没什么法制观念,大部分时间遵循公序良俗,关键时候却往往靠拳头说话,你的拳头够硬就是有理。否则每年也不会因为争山、争水,大家经常捋起袖子来说理,说得通就说,说不通就干一架,人多的欺负人少的,身强力壮的欺负弱小的。十年前,柏木人跟山枣岭人打架,打死两个、打伤一大片,就是因为农忙时争水。

    张卫民是张家人,兄弟姐妹众多家族兴旺,还有堂弟在乡政府当官。他却不过情面可以降价,图的是个好名气,方便他做木材生意,店面租金对于他来说,还谈不上是大财,李家明却不能。

    李家人别说在街上,即使在银子滩都没有任何势力,否则陈和生也不会好好跟他姓王的二婶商量,对他一个伢子却如此咄咄逼人。因为陈和生知道,王诗梅是王家人还是他们陈家的外甥女,公说公有理的事他占不到上风;李家明是李家人,李家是小姓人丁不旺,欺负了就也就欺负了,他叔伯还在同古做生意鞭长莫及。

    虽说堂阿公是乡政府的副书记,自己又跟张卫民、张建军兄弟关系不错,还跟着张绍龙管派出所高所长叫叔叔,但那又有什么用?莫非跟人吵几句嘴,阿公就来帮自己出头,或自己去请别人帮自己出头?

    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炉香,求天求地不如求自己。

    暗叹了一声,李家明拨开快戳到自己鼻子上的手指,放低了点调门,最后努力道:“陈叔叔,做人要讲道理!余叔叔、游叔叔你们都在这里,你们评评理,当时你要租时,我就给你说过,卖生资没必要租我们的店。是你自己不听,一定要租,我还主动给你降了一百块钱!

    现在房租跌了,你就来要降房租,是不是也过分了?”

    大家看到了的事,陈和生也不否认,否则就是出尔反尔,他在街上做了两年生意,这点起码的生意规矩还是晓得的。

    “没错,我承认当时你是讲过,也是给我降了价,我承你这个人情。现在我不想租你的店了,这也说得过去吧?”

    旁边的人家里有店面多的不说话,没店面的人连连点头,这年头做生意都是口头协议,很少有人脑子里有法律观念。不想租了,当然就不租了,哪有强迫人必须租的道理?

    可李家明真的不能让,即使不怕人家跟自己来横的,也得顾忌余老板依例退租,那就不是两千块钱,而是五六千了!现在一个国家干部,一年工资也不过四千多一点,李家明哪会吃这亏?

    眼睛余光看了看四周,没一个人有上来劝解的意思,哪怕是得了他发财主意的林全保,李家明只好再让一小步,求个息事宁人。

    “行啊,我不是说了吗,半年后你退租就是了。你要不满意,我再大方点,你要赔我的一个月店租我不要了,行不行?”

    没用的,陈和生已经得到了王丛树的承诺,打定了主意要毁约,李家明的退让反而被他视为软弱。

    “你不退试试!”

    陈和生的手指又指上了李家明的鼻子,可他却看到王端带着几个手下来了。哎,二权相害取其轻,夜壶好用,谁好意思当街用?

    妈的,倒霉啊。

    李家明苦笑一声,瞬间恢复了前世的狠辣性子,毫不犹豫地抓住快指到鼻子上的手指用力一扭。

    “啊!”

    一声惨叫,刚才还嚣张的陈和生痛得眼泪鼻涕一起下,扑通一声跪下,变了形的三根手指被抓在李家明手里,显得触目惊心。

    ‘咝’,围观的人吸了口凉气,谁也没想到刚才陈和生还压着李家明理论,转眼就演变成了这样。平时在街上有冲突,都会吵半天才会动手,可今天这是怎么了?

    没错,常人起冲突,总是先恫吓对方,可李家明前世狠辣惯了的,如何还会跟常人样?就如一只豺狗跟老虎呲牙,一巴掌拍死就是,还用得着警告一番?

    面前的陈和生痛得额头生汗,豆大的汗珠密密麻麻,可恢复了狠辣性子的李家明,却平静得象抓的是三根小木棍样,冷冷道:“陈和生,做人要讲道理,更要讲仁义。你是大人,我只是个伢子。第一次指我鼻子,当是让你;第二次再指,我再让一次;第三次还指,就怪不得我下狠手了!”

    要说山里男人就是有种,陈和生也不愧是十年前提刀砍人的狠角色,都痛得跪下了可嘴里却依旧强横,“李家明,这可是你先动手的,等下子莫怪我也手狠!”

    真是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

    沉稳如山的李家明扫了眼旁边死寂一般的人群,没有任何感彩的眼神,让这些中年人、青年人都心里发寒,连听到风声跑过来想帮忙的王端都心里一紧。

    这伢子太狠了!

    打架不算事,街上哪个月不打一两架?平时大家打架,那是先骂后打,边骂边打,有人来拖就算了。可没人见过这样的,一个十几岁的伢子刚才还好好说理转眼就动手,而且平静得象没事人!这哪是打架,这分明是不把人当人,惹到了他,这伢子就会象对猪对狗样,该打就打、该用刀就用刀杀!

    恢复了前世狠辣性子的李家明确实很冷静,他知道恶人尚须恶人磨。只要你够狠,别人就会怕你,就会让你三分!若是你不把自己的命当命,那就没人敢惹你。

    “陈和生,莫跟我犟,你犟不起的!”

    面子丢不得!

    即使痛得额头上冒冷汗、全身打摆子,可陈和生照样破口大骂道:“你个狗x的,有种就试试!操/你妈的,等下老子不搞死你这狗x的,老子就不姓陈!”

    生我者母亲!养我者父亲!

    真是不知死活的蠢货!要不是这是自己老家,生我养我的桑梓之地,就冲你辱骂我的家人,老子都得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哎”,一片死寂般的沉默里,真正被激怒的李家明脸上变黑,抓住手里的三根手指,象拖死狗样地将痛得浑身大汗的陈和生拖到路边,围观的人象躲瘟神一样避开。

    路边有个卖苹果、梨子的摊子,李家明拿起老板的秤砣掂了掂又放下,随手拿起压塑料布的那块砖头,猛然朝陈和生的脸上砸下去,血花四溅。

    “啊!”

    “啊!”

    惨叫之后是一片惊呼,奔涌而出的鲜血让人心寒,陈和生肿起半边脸触目惊心。

    狠!这伢子太狠了!

    不狠,这点事比起李家明的前世来说,已经足够仁慈了。那是个人吃人的社会,什么都没有的李家明不狠,如何能出人头地?

    一砖头砸下去,李家明象是做了件微不足道的事样,抓着手里染上了血迹的砖头,冷冷道:“还犟不?”

    周围死一般的沉寂,陈和生眼冒金星,整个人都发懵,傻傻地跪在那可怜兮兮。等了一会,不见回答,对自己够狠对别人更狠的李家明又随手抡起了砖头。

    ‘砰’,又是一砖头,出得血更多,血流一地,看得围观的人都觉得刺眼。

    “啊!”

    “还犟不?”

    还是没有得到令人满意的回答,被激怒又不失理智的李家明,冷笑一声抡起血迹斑斑的砖头,冲他脑门上砸下去。‘砰’的一声闷响,砖头砸在陈和生脑门上,也砸在众人心头上。

    这次不用问了,三砖头下去,陈和生已经没法再犟嘴,浑身鲜血的他软软倒在李家明脚下,不知死活。

    ‘砰’的又一声轻响,砸了人家三砖头,李家明心头那点怒气也消散了,随手将鲜血染红的砖头扔在路边,还有心情笑笑道:“徐叔叔,弄脏了你的东西,不好意思了。”

    “没没没事”,平时短斤少两了还骂咧咧的徐老板结巴了几声,才把那个‘事’字吐出来。

    “谢谢啊”,与十几分钟前判若两人的李家明依然笑了笑,冲正瞠目结舌的林全保、曾宁生招招手,象是吩咐手下人样吩咐道:“林叔叔、曾叔叔,我好象下手重了点,麻烦你俩送他去医院里”。

    平时里咋咋呼呼的林全保打了个哆嗦,更别提一直低调的曾宁生,两人半天都没反应过来,站在那呆呆愣愣。

    可怜的乡亲们啊,平时一个个牛皮能打得死狗,遇到点事就这德性?要是他们看过‘四十年前’的自己,带着大狗伢、毛砣一伙冲几十号混混抡刀子,恐怕他们得吓出尿来。好笑的李家明摇了摇头,目光扫向其他人,其他人都避之不及,生怕被他叫到。

    不过,想在老家落个好名声的李家明不想跟声名狼藉的王端有任何牵扯,可这个靠打架吃饭的人更胆大,回过神来后,两脚将发愣的手下踹醒,命令道:“送那狗x的去医院!”

    “哦”,两个光头手下连忙跑过来,将倒在地上不知死活的陈和生背起,跑向乡卫生院,一路鲜血滴滴嗒嗒。在平日里,有人打架肯定是围着看热闹,该拖的拖、该起哄的起哄,可今天伤者都被架走了,围观的人还在发愣。

    都是一帮没种的人啊,李家明鄙夷地扫了众人一眼,施施然地拍拍手,将手上沾的血随手擦牛仔裤上,开始想着这事如何收场。

    威是立了,日后没人敢再跟自己耍威风,可要善后也有些麻烦。没想到柏木姓陈的,确实比想象中的还有种,不愧是用车装人去械斗的大姓人家。

    李家明这种狠辣与淡然,让回过神来的王端大为敬服,仿佛看到一个真正的江湖枭雄一般,快步走过来揽着他的脑袋,凑到他耳边小声道:“家明,我们快走,我骑摩托车送你去同古!你放心,这些事我来帮你摆平。”

    ‘呵呵呵’,已经想好了善后的李家明轻笑几声,扫了眼还在发愣的众人,温和道:“余叔叔,人无信不立,说出来的话就要算数,何况还是白纸黑字的协议!降店租的事好商量,但这半年必须要租满。”

    哪有人敢回答?哪怕是平时豪爽的林全保都不敢作声,这哪是个半大伢子、大家嘴里的天才,这分明是只凶兽!斯文有礼不过是他的伪装,惹了他是会吃人的!

    “家明!”

    仗义多是/屠狗辈,混混也有混混的义气,一直没被人劝架的李家明难得被这混混小小感动一下,拍了拍着急的王端肩膀,依然笑笑道:“没事的,谢谢你了。”

    “快跟我走,莫让陈家人堵到了!”

    “端伢,你还不错。我教你一句话:人在世上,只要对得起天地、对得起良心,没地方不能去,没有事不能做的。”

    疯子!凶兽!

    妈呀,这哪是天才,这分明是懒鳞!

    一干人目瞪口呆地看着李家明拖着长长的影子,走进了百多米外、街尾巴上的派出所。

    一时间,暮色暗淡,残阳如血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