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懒鳞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崇乡派出所应该叫崇乡公安分局,自从十年前一场打落一地官帽的械斗后,几个人的派出所升格成了公安分局,常年有十二名配枪的警察驻守,还能随时调动附近三个乡、一个林场的警力。

    暮色苍茫,群山影影绰绰,派出所大门口的路灯昏暗。

    一身血迹斑斑的李家明走进了派出所,径直往灯光明亮的值班室去。他的运气不错,值班的张仁全是分局的副局长,也是本地罗坊人(基层派出所、公安分局副职是要值班的),既是张象枫的堂侄子还是八伢的表哥,正坐在办公桌前一边吃饭一边看报纸。以前过年时,李家明跟他在游沅见过面,平时在街上遇到了,也跟着八伢叫他一声表哥。

    “张警官,我来投案自首。”

    警官?这伢子不是香港录像看多了吧?正看着报的张仁全一手抓着筷子,一手拿着报纸扇过去,笑骂道:“滚!”

    “全哥,我真的是来自首”,神情自若的李家明将满是血渍的手抬起来,雪白的灯光之下红得刺眼。

    “你发癫啊?”

    吓了一跳的张仁全立即扔掉手里的筷子、报纸,蹿到门口将门关上,又蹿了回来小声道:“你进来有人看到没?”

    “哦,那个姓徐的跟两个我不认识的看到了。”

    完了,张仁全知道这事瞒不下去了,没好气道:“蠢牯!说,到底出了什么事?”

    “哎”。

    李家明没事人样的说完,紧张的张仁全松了口气,一屁股又坐了回去,拿出值班日志准备记录。铁器可以定义为凶器,砖头那就完全不同,最多是个打架,赔人点医药费的事。这伢子家里有钱,表姑父一个月赚三四千,他自己又房租几千块钱一个月,拿两三百块钱当打发叫花子。

    “等等,你打了谁?”

    这年头的公安素质真不怎么的,还警校毕业的、当着副局长呢,我自己都不紧张,你紧张干嘛?

    “陈和生,柏木村的。”

    刚松了口气的张仁全又被吓了一跳,急忙道:“什么?你打了陈和生?就是那个卖生资的陈和生?”

    “嗯,没事的,最多是三根手指脱臼、轻微脑震荡。”

    心态与前世一样的李家明好笑地看着张仁全,当警察的这么一惊一乍,可真不是好警察。

    “麻烦了,麻烦了。”

    “不麻烦,我二婶是陈家的外甥女,她母舅还在世呢。”

    “你晓得个屁!晓得陈和生杀过人不?”

    焦急的张仁全骂了一句,扔下李家明一个人在值班室,跑了出去又跑回来,小声道:“把衣服脱了,手放在桌子底下,我现在出去一趟,任何人来了都别乱说话!”

    没事了,钱能解决的问题,都是小问题。等返转回来的张仁全将值班室门锁上,刚才若无其事的李家明还有心情去倒水喝。

    前世的李家明不是江湖枭雄,但前期干的事与枭雄也没什么区别。一个三流大学的毕业生,能两三年之内,在人才济济的深城出人头地,若不胆大、狠辣,凭什么?刚才那些冷静与淡然,确实不是装出来的,而是他磨砺出来的镇定自若。

    这也就是陈和生运气好,李家明早过了干非法勾当时的狠辣暴虐阶段,那个时候的他,打完之后还会派手下去察看,若是对方不服,则干脆利落地断人家手脚或是索性灭口,以确保永无后患!

    就当李家明悠闲自在地喝水时,混混王端却在帮他善后。作为在崇乡街上混的人,王端深知派出所的厉害,更知道如何让这帮看热闹的街坊闭嘴。

    “莫走莫走!”

    光头的王端蹿到徐老板的水果摊上,叉着腰凶狠地扫了眼这些欲散去的街坊邻居,胆小的不敢跟他对视,胆大的也不想跟他起冲突。生意人与混混不同,求的不是气而是财,真是惹了这样的混混,光给你捣乱都没办法做生意。

    “我晓得你们看不起我端伢,没关系,我还看不起你们呢,但有句话我撂在这!谁要是跟公安打乱话(胡说八道),就莫怪我端伢不认街坊邻舍了!

    今日的事是陈和生自己寻死,讲话当放屁不说,有事不去找屋里大人讲,跑到一个细伢子面前耍什么威风?

    家明这伢子,我王端服气!讲义气、有礼貌,还会读书、够仁义!

    我也劝大家一句,家明以后会有大出息的,你们也莫不晓得事,莫到时候人家出息了,反过头来搞死你们!”

    这话很浑,活脱脱地威胁,却话糙理不糙,让看热闹的百多号街坊邻居心里一紧。先莫说这混混把大话放屁样讲出来了,谁要是给公安作证就会跟自己胡搅蛮缠,就说李家明那性子和以后的出息,也不是自己一个普通生意人能得罪的。

    狠人啊!而且是极会读书的伢子!

    人家以后考大学,那是板上钉钉的事,若是人家以后当了官,想报复谁不也是轻而易举?张建军读个农校,当个土地办主任,都能整得保伢子有苦讲不出,人家以后大学毕了业,当了官还会放过今日乱讲事的人?

    得了李家明一条财路的林全保也回过神来了,他以前走南闯北十几年,什么没见过,什么没听过?可他真没见过李家明这样的,前一秒钟还与人说道理,一秒钟后翻脸不认人,从一个斯文伢子变成一头吃人的凶兽。

    不,这不是凶兽,这是懒鳞(潜龙)!没化龙之前,看起来象条蛇,趴在那懒洋洋地不想动,惹到他才会吃人!

    这样的人,莫说以后肯定求得到,即使求不到也莫得罪啊。

    “端伢子说得没错,要说家明这伢子确实够仁义,陈和生就是个讲话当放屁的角色!你们不晓得,我是晓得的,当初家明不愿意把店租给和伢子,是他自己死皮癞脸地求,还天天拿他跟王诗梅是亲戚讲事,家明才勉强租给他,还比余四清便宜一百块钱。

    四清,我讲的没错吧?”

    生意人都脑子活,同样回过神来的余四清也连忙道:“没错,当时家明是不愿意租,还说他做生资生意的,没必要租黄金地段的店面,是他自己不听硬要租的。

    当时我租的时候,陈金淦也想租呢,可家明就是租给了他先问、还拿亲戚礼道(情谊)说事的陈和生。

    要我说啊,当初承了人家的情,后面店租跌了价,就不能霸蛮要别人降价。租不起,当初你就莫作声,让租得起的人租啊,现在租得起的人租到了,你再跑来讲要降店租,这不是欺负人吗?”

    “对,我听龙伢讲,后来还是家明去求了军伢子,才帮他租了个店面,没耽误他国庆节时开张呢。”

    有些时候,自己说半天,不如旁人一句话。

    李家明与陈和生的冲突,围观的人一部分是看热闹,也有一部分人是真觉得李家明理亏,不念亲戚礼道、认钱不认人。可林全保、余四清这些旁人一作证,众人心里的天平瞬间倒向了李家明。

    同样是做服装生意的陈金淦,那时候到处找店面,价钱都出到了五百块钱一个月,大家又不是没看到、不晓得。要是陈和生自己不争,李家明还不会租给实力更强的陈金淦?

    操,陈和生还真是堆狗/屎,自己说话不算数,还去欺负人家一个伢子,这下吃亏了吧?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