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聪明反被聪明误(中)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一扇铁门,没有窗户没有灯,这就是拘留室。

    李家明走进这间冰冷的拘留室,将被子垫在屁股下,靠坐在角落里哭笑不得。从张全仁突然跑回来,小声教他说是绊陈和生摔跤而非打架时,李家明就知道自己错了。

    错就错在拿前世的经验,来处理这一世的事;错就错在没有把所有事情考虑清楚,贸然按经验判断,主动走进派出所这个衙门!

    哎,前一世遇到打架斗殴的事,哪怕警民关系也不怎么的,总会有那么几个正义感爆棚的市民跳出来报警、作证,可这是崇乡不是城市!现在警民关系如此紧张,大家又是街坊,只要陈和生不想将警察扯进来,谁会吃饱了撑得去报警、给公安作证?错了,时代不同,这是法盲遍地的崇乡,不打死人谁会去报官?

    民不告,官不究,自己还真是犯了经验主义的错误,在这条小阴沟翻了船。

    算了,不过是破财消灾而已。高某人将自己关进来,不就是想吓一吓二婶,让她乖乖地送钱吗?呵呵,钱能解决的事,就不是什么大事。

    就在李家明想着破财消灾时,刚才还在乡财教办开会的柳老师、王老师也终于赶到了高斌的办公室,正想允诺事后会重酬的张建军连忙将信封塞进高斌的裤袋里,两人起身跟这两位校长寒暄。

    “柳校长,快坐快坐”,生了一脸横肉的高所长连忙将客人让到沙发上,给客人沏茶。

    世事就是如此奇妙,处于主动位置的高斌能怠慢牌友、要升官的张建军,却不敢怠慢自己儿女日后可能的校长。

    柳校长接过茶客气了一声,笑道:“高局长,我学生不懂事,我回去后一定严加管束。你看,时间也不早了,能让他回学校吗?”

    “这事吧,有点麻烦”,满面笑容的高斌递完茶,又从抽屉里拿了包‘芙蓉王’拆开给大家散烟。

    “柳校长,我实话实说吧,家明平时一口一个高叔叔,我不会为难他的。我留他在这,是因为陈和生,你也晓得柏木陈家人太凶。我怕把家明放出去,万一陈和生不依不饶,反而会惹出大麻烦来。”

    焦急的王老师脸上一喜,刚想说话却让柳老师抢了先,继续笑道:“高局长,你不晓得,我马上就不能在崇乡教书了。家明是我最看重的一个学生,我们教书匠最自豪的事,就是能教出个把好学生,我这是关心则乱啊。”

    高斌也依然笑着附和,解释道:“理解理解,你放心,只要我们确认陈家不会闹事,这事就了结了。我的人正在盯着陈和生,一确认他不会闹事,我马上就放人!”

    听话要听音,人情练达的柳校长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更知道现在流传自己要去二中当校长的消息是假的,可事到如此地步也只好诈一诈。

    “是嘛?”

    柳校长敛去了笑容,盯着满脸横肉的高斌,冷冷道:“高局长,我柳某人历来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若是有人欺我一寸,我绝对做得出十五!”

    怕你不成?高斌也收起了笑容,可刚想出声时,柳校长又感叹道:“哎,当校长就是个麻烦事,每年到中考时,那么多领导递条子,都想要个市级三好学生之类的加分。”

    话音一落,高斌刚张开的嘴巴闭上了,脑袋里急速盘算。山里人好骗,凭两手下的本事,不难让陈和生误以为李家明来这,是为了借助与自己的关系整他。只要陈和生愤怒之下说了实话,自己能将李家明定性为故意伤害他人,也能定性成一般的打架斗殴,想怎么办全看对方的诚意。

    可是,这混蛋老师三言两语就翻脸,根本不给你周旋的余地。

    若是按他的意思办,自己儿女会有额外照顾,甚至中考加分都能考虑;若是按自己的计划办,明年一开学儿女就会被他整残,最轻的也是扔到慢班去。莫说县中没有初中部,即使有初中部,自己儿女能转学,难道自己一个小小的公安分局长,还能在教育系统内跟他一个二中校长作对?

    谁无儿女,谁的儿女不要读书啊?哎,还不清的儿女债!

    高斌叹了口气,哪知柳校长也叹了口气,幽幽道:“谁无儿女,还不清的儿女债啊!”

    操,得了便宜还卖乖是吧?高所长脸上一黑,可又突然想起了局里那么多子弟在二中,连县领导们的子侄也在那读书。还好还好,自己没有做错事,莫看自己当着比所长高一线的分局长,可这位子能给自己坐,也就能给别人坐,纯粹是领导们一句话的事!

    官场上的人必须要有演技,没演技的只能当老黄牛,吃的是草挤出来的是血和奶。高斌能爬到比所长权柄更重的分局长的位置,自然不会是老黄牛,连忙陪笑道:“呵呵呵,柳校长,您真误会了。算了算了,既然您执意带走家明,我就按您的意思办。反正我们的电话您也晓得,要是有什么事,立即打电话给我们。”

    对方用上了敬语,柳校长也满面春风,起身与高斌握手道:“谢谢谢谢,什么时候到了县里,我请你吃饭,可一定要赏脸哦。”

    输了就输了,有儿女捏在人家手里的高斌认了输,连忙暗示道:“您太客气了,应该是我请您吃饭,到时还得请您多多关照呢。”

    答应了别人的事就一定要做到,那是蠢人所为,何况又没答应人家什么。诈人的柳校长手下用了点力,笑道:“小事小事,我班上还在考试呢,我们得走了。”

    手上感觉到一紧,高斌大喜过望,钱固然重要,可儿女的前途更重要。别小看那二十分的加分,关键时刻花钱都买不到!现在高考太难了,若是能考个小中专之类的,也算是提前进了公家的门。

    “柳校长真敬业,当您的学生可真有福气啊!您工作忙,我就不耽误您了。仁全仁全,赶紧去把家明喊出来!”

    高斌恭维了几句,到门口叫值班的张仁全赶紧把李家明放出来。

    从柳校长进来后,一直没有说话的张建军,见事情妥善解决了,对这位校长可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他今天刚从县里回来,打点完组织部几位副部长、股长后,无意中听到那么一嘴,这位柳大校长的去处改了,很可能要调到农林口任职。

    自己都能听到的事,人家老师跟上面关系那么好,他会听不到风声?厉害啊,难怪人家说书生杀人不用刀,这位柳校长光凭三寸不烂之舌,就将死要钱的高斌玩弄于股掌间!

    几人说说笑笑出了办公室,到了楼下时,张仁全已经将李家明带出来了。

    “谢谢高叔叔,谢谢高叔叔”,李家明依然礼貌周全,看得柳大校长暗自一乐。这伢子不错,这时候还能笑出来。

    可几分钟后,李家明就笑不出来了。师生三人和一身酒气的张建军出了派出所,李家明被两位老师带回家里,接到张仁全打到村上的电话,被游承万骑摩托车送到街上来的二婶扑过来,见心爱的侄子毛都没少一根,忧心如焚的她总算是松了口气。钱这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只要人没事就好。

    “二婶,你怎么来”

    李家明话还没说完,没想到王老师抬手一巴掌甩在他脸上,把他给打懵了。

    “混蛋!你想死是吧?晓得陈和生是什么人吗?”

    “十年前,柏木人跟平江人打架,陈和生剁翻两个,自己胸前中三刀!”

    “被你气死了!”

    心理素质极好的李家明终于回过神来了,可扇自己耳光的是恩师,他又能如何?没办法喽,心里苦笑的李家明无奈地站在那,还毕恭毕敬地微微躬身,象足了以前在银子滩的样子。

    哎,这伢子聪明,就是太容易冲动了。王老师的老婆是柏木人,他自己又在那教过两年书,对那的情况比外婆家在那的二婶还熟悉,一通发作之后,见自己学生如此温顺懂事,又叹气道:“家明,你这么容易冲动,以后怎么得了哦?”

    这学生好,尊师这一点简直无可挑剔,难怪成林把他当崽看。等老同学那怒气出得差不多了,对李家明极满意的柳老师打断道:“成林,这事以后再说,你赶紧去把陈和生跟他老婆寻来。对,还要寻几个见证的,今天晚上一定要把这事处理掉!”

    “嗯”。

    这是正事也是最要紧的事,王老师连忙出去寻人,端伢暂时压住了街坊没出声,时间长了难免有两三个多嘴多舌的。本球不是当二中校长的事,瞒不了高斌多久的,要是不把这事处理干净,还不晓得会有多麻烦

    等王老师走了,柳老师也沉声道:“家明,你很聪明,但聪明过了头!你以为书上说的就一定是对的?

    错了,我告诉你,现实与理论很多时候是完全两码事!”

    啊?李家明愕然,一时间不知柳老师这是什么意思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