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聪明反被聪明误(下)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哥哥,哥哥”,刚从学校回来的小妹,一进门就冲进李家明的房间,见她哥哥正和二婶、柳叔叔在说话,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小声道:“柳老师好。”

    “嗯”,刚才还板着脸训人的柳老师笑眯眯道:“文文,老师和你哥哥说去县里参加竞赛的事,你自己去玩。”

    “哎”

    见哥哥没事,一直提心吊胆的小妹终于放心了,连忙将门关上,还引来跟在后面跑的满妹不满,“我都说了五哥哥没事的,他最厉害了!”

    “嗯”

    开始懂事了的桂妹、细狗,走到堂哥门前听了听动静,立即将三个还想玩的小家伙轰进房间,一直被三姐埋怨的毛砣也连忙将大门锁上。哎,早晓得这样,就不该打球忘记了时间。这下完了,等会耶耶(爸爸)回来了,一餐打是逃不脱的。

    “早点睡,别吵到大人说话!”

    “毛砣哥哥,我还没洗脚!”

    “我也是。”

    正在给三个小家伙铺被子的三姐进了卫生间,将电热水器打开来,小声道:“就在卫生间里洗!”

    “哎”,三个小家伙连忙小声答应,自从二婶来陪读后,就不许她们用电热水器,说莫浪费了电。

    没一会,出去找人的王老师带着气冲冲的陈和生夫妇回来了,后面还跟着余老板、林老板还有陈金淦他们三四个街坊。黑着脸的王老师也不进门,吩咐给他开门的毛砣道:“家虎,去把隔壁的门打开,我们到隔壁去说话,莫吓倒了小孩子。”

    “哦”,毛砣答应了一声,又看了看小妹她们的房间,犹豫道:“王老师,我们楼下也有套房子,两套房子是相通的,要不您带他们去楼下?”

    “嗯”。

    王老师看了眼挨着小妹她们房间的李家明的书房,又看了看外面沿着走廊一字排开的几间房,也有些怕孩子们听到不好的声音,带着后面的五六个人跟着毛砣,从里面的扶梯去了楼下的套房。

    这是一套跟楼上一样的两室两厅的房子,只是在两层楼的客厅里做个扶梯相通,平时李家明二婶、毛砣、细狗就住在这里,大家吃饭也是在这。

    一会,柳老师、李家明他们都下来了,毛砣和细狗把平时给妹妹们吃的水果、零食摆了一桌,大家坐在二婶的房间里喝茶,等着王老师来开口调解。

    “家虎,你们上去,把那门给关了。”

    “哦”,毛砣、细狗连忙走开,将房门给关上。

    “家明,你先跟仁和道个歉。”

    两世师生的情分在那摆着,若是别的事,王老师的吩咐,李家明是不会违逆的。就如上次陈金淦的事,若是王老师执意开口,他也会顺从的,可今天的事,李家明没法答应。

    沉默了一阵,李家明苦笑道:“王老师,这事我没法开口,天大地大,大不过道理。我承认我有错,可不是我先错;我承认我冲动了,可人家先仗势欺人,我是逼不得已才反击的。”

    “你”,刚才颇费了一番口舌的王老师刚拉下脸,没想到柳老师武断地打断道:“成林,这些事你不懂!家明,说下去,既然做了,就要敢说!”

    “本球!”

    要说这两同学还真是老同学,柳老师也不忌讳有外人在场,直截了当道:“成林,这事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家明做的没错,今天的事要是换成我,也会这样做!”

    ‘砰’,受害者陈和生忍不住一巴掌拍在桌上,气愤道:“柳校长,我尊敬你是校长,也不能这样偏袒会读书的伢子吧?”

    柳校长去年能差点由校长升为副场长,靠的可不是会教书,他看了眼气得肿脸发绿的陈和生,冷笑道:“陈和生,莫以为你有理,这事要怪就怪你自己自作自受!你自己签的字,说不算数就不算,你那是放屁呐?有事不寻大人,跑到一个伢子面前耍威风?嘿嘿嘿,我看你是让十年前那几刀砍断了骨气,连个伢子都不如了!”

    “你!”

    被戳到痛处的陈和生‘呼’的蹦了起来,气得浑身直哆嗦,可却不敢象对李家明那样,用手指着人家鼻子骂。

    人家两同学都是校长,自己儿女要在人家手下过,容不得他不低头。来当见证的街坊也默不作声,有了刚才王端的那些话,他们觉得陈和生确实过分了,再说人家校长摆明了就是站在李家明那一边,家里都有儿女的他们更知道如何选边站队。

    见自己老公明明是受害者,结果连个道歉话都听不到,被王老师劝来的陈和生老婆终于忍不住了,不顾对面坐着的是两位校长,也站起来理论道:“柳校长,你这样说就过分了吧?要不是我们和生在医院里不乱说话,李家明早去坐牢了!”

    比王老师更世故、更懂如何与人打交道的柳校长冷笑两声,不屑道:“小燕,说起来我们也是表兄妹,我实话给你说吧,即使你老公想乱说话,高斌都不敢管!我过完年就到二中去当校长,他的两个崽女捏在我手里,你借他个胆子试试?”

    李家明愕然,他没想到斯文的柳校长,还有这样不讲理的一面,不过想想也正常。

    在基层,尤其是在山里,没那么多道理可讲的,谁比谁更有实力、更有势力才真正管用。跟讲道理的人讲道理,跟不讲道理的人来蛮的,这才是真正的王道。刚才柳老师训自己一通,并没有说自己冲动,而是说自己想事、做事欠周全,就是这个道理。

    不过,柳老师的一再蛮横,终于激起了陈和生的血性,威胁道:“柳本球,你这是欺负我们陈家没人喽?”

    “切”,柳老师照旧不屑道:“和生,莫说大话,陈太平就是你们陈家人,成林老婆也是你们陈家人!去柏木叫人?不是我看不起你,我就是现在让你回去喊,看你喊得动几个?“

    这就是山区的客观情况,群山茫茫人烟稀少,婚丧嫁娶就在一个固定的圈子里转来绕去,随便两个人往上数三代,多少都能扯上点关系。更何况柳校长的副手陈副校长就是柏木人,而且是陈家最有出息的,在村上极得大家的敬重,陈和生在村上说话有他说话有用?

    “你”

    陈和生两口子气得直哆嗦,却又无法反驳,他们可以欺负李家明人小,柳老师自然也可以仗势欺人。

    一报还一报,天公地道。

    讲不通道理,那就撸袖子打了再说,那只是针对别人,对着跟他们同样不讲理的柳老师,借陈和生一个胆子也不敢。

    得理不饶人的柳老师喝了口茶,见两口子还站在那好象不服气,好笑道:“和生,不是我小看你,要真打起来,传民一个人就打得服你!你要是敢跟家明来蛮的,可就不要怪他也来蛮的,表妹夫打表哥,我看你们陈家人哪个敢出来帮?”

    “你”,身高也就一米六几的陈和生气得连话都说不出,可别的街坊却不得不承认柳校长说的没错,就连刚才在他面前说尽好话的陈金淦也深以为然。

    打架不是杀人,谁敢真下狠手?靠的不还是拳头?

    几年前,气疯了的李传民赤手空拳,从乡政府门口一直打到计生办,那种勇武可不是陈和生这种体格能抗衡的。表妹夫打表哥,说破天也是亲戚之间打架,连自己的亲兄弟都不好帮、只好拖!

    “没话说了吧?”

    柳老师扫了眼陈和生夫妇,以及几个来当证人的街坊,见压服这几个不知协议、法律为何物的生意人,这才来调解这场冲突。

    “这件事,和生有错,家明也有错。和生的错,我刚才说了,现在来说说家明的错。

    大家都是街坊邻舍(居),钱要赚,情面也要讲。四五百块钱一个月,你也敢要?别人都降价,就你拿着几张破纸不肯降?”

    众人愕然,柳校长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这就是调解纠纷的不二法门先各打五十大板,再各让一步。这也是刚才柳老师跟李家明指出的错误,协议、法律是好东西,可在法盲遍地的崇乡,说那东西有用吗?

    李家明最大的错误,就是以前世的法律观念,来约束这一世的人,这不是在扯淡吗?你跟人谈协议、律,人家跟你说人情世故,一个半大伢子说得赢人家一帮成年人吗?你要还坚持按协议办事,那就只能站在所有人的对立面,李家明一个小伢子被一个成年人逼成那样,没一个人出来说句公道话,没一个人来拖、劝解就是明证。

    不是李家明平时不会做人,实在是大家都觉得他不对!这次的冲突,剥去陈和生说话不算数的外衣,其实就是传统与现代的碰撞。

    崇乡不是人情淡漠的城市,这是个偏僻的小集镇,人情味太浓重了。碰到这样的情况,李家明若是不作任何妥协,即使赢了也是输。哪怕有王端、林老板他们帮他说好话,可过了这几天等街坊们回过神来,也难免会有人说他不讲人情世故,很可能落了个认钱不认人的坏名声。

    人嘴两张皮,还不是闲话任人说?

    训了李家明一阵,训得陈和生夫妇脸上好看了些后,柳校长才话锋一转。

    “话又说回来,家明的店面地段好,不可能降到一两百块钱,但四百块的店租也确实有些高了。刚才我跟诗梅商量了一下,除了曾宁生、林全保的店租不降,其余的店面降到三百块一个月。”

    顿了一顿,柳校长解释道:“大家莫误会,曾宁生、林全保是自愿的,家明给他们出了个发财的主意,那是给这伢子的谢礼,跟街坊情谊无关。”

    妈的,早这样不就没事了?

    来当证人的余老板、张老板他俩脸上一喜,开始站在李家明这一边说好话,几个街坊也附和起来,陈和生夫妇见状也只好自认倒霉。

    刚才在屋里,成林、金淦都说得很清楚了,再闹下去没意思。莫说有太平叔叔在学堂里当副校长,屋里人不会来帮自己打架,就是王诗梅阿公母舅在,这架也打不起来。再说,即使自己能喊齐屋里兄弟来,又能如何?

    拿几百块钱医药费?大人没打赢伢子,本来就是丢面子的事,再要闹下去,面子非但捡不回来,还会永远都捡不起来!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