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做人要恩怨分明(中)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公安分局是个强力机关,分局长高斌也是个强势的人,可看着李家明笑眯眯地将两条用报纸包好的‘白沙王’放在自己办公桌上,还一口一个‘高叔叔’,他心里就堵得慌。

    烟肯定是好烟,人也有礼貌,可人家送的不是礼,送的是耳光!平时脾气不好的高斌还不能发火,局里那么多手下人都在看着他,大家都知道这孩子以前叫他叔的。昨夜送这孩子进拘留室,还有个保护的借口,要是冲人发火了,那又算什么?

    当公安的,平时接触的就是社会阴暗面,干的都是些强蛮事,内心自然也就更强大。说笑一阵,笑容满面的高斌笑骂着,将李家明轰出了办公室。可回转身来,高斌又看着桌上那两条烟想骂娘。大中午的,当着自己这么多手下给自己送礼,还以叔侄的名义来送,让自己拒无可拒,这伢子可真够有心计!

    妖孽!

    送完了高斌的礼,李家明心情舒畅地出了派出所,去了乡政府门口的杂货店里继续送礼。

    昨天出了事后,王端第一时间处理掉了现场,镇慑街坊不要乱说话,又给二婶出主意找张建军去送礼,连吴医生那都是他打了个五百块钱的红包,让他提醒陈和生不要乱说话。那个红包是不是五百,李家明没兴趣知道,王端说是五百那就是五百,哪怕他说一千,也得认!

    在店门口等了一会的王端,看到李家明远远的来了,心里也挺高兴的。在街头混饭吃的人,除了吃两顿霸王餐、抽几包霸王烟之后,更重要的收入来源,就是替别人平事、铲事。李家明没钱,可他家里有钱,他二婶更有钱,自己替他平了事,他还能不重谢自己?

    刚在派出所给人添了堵的李家明也确实大方,进了店子就招呼道:“朱阿姨,拿两条‘芙蓉王’,有红纸吗?拿张小红纸给我。”

    生意人最喜欢李家明这种不把钱当钱的人,胖胖的朱阿姨笑得脸上象开了花,一个劲地帮这街上的混混头子说好话。

    “家明,你是要好好谢谢端伢,这伢子昨天为了你的事,可真花了不少精神!”

    “那当然,那当然”,李家明笑眯眯地附和着,从口袋里掏出五张百元大钞,接过一张小红纸扎好(山里风俗,意思是大吉大利),看得这个胖阿姨和王端直发愣。

    这钱加烟,可就是千把块,就这样送人了?

    没错,李家明将扎好红纸条的那五百块钱放在两条烟上,一起塞到发愣的王端手里。

    “端伢,昨天的事谢谢你们了,一点小意思,莫嫌少。”

    “这这,家明,这太多了,我怎么好意思?”

    平时大家嘴里要钱不要脸的王端,看着手里价值不菲的谢礼,难得地推辞起来。昨天他送给吴医生的信封里只装两百块钱,他报五百就是想得三百块钱的谢礼,可没想到人家出手就是一千!

    “没事,钱赚来就是花的”,李家明接过脸上都发皱的毛砣手里的黑塑料袋,指了指对面的乡政府,笑笑道:“不跟你聊了,我还得去趟我三叔那。亲归亲,该表示的还要表示。”

    “哦哦,慢走,你慢走”,平时在街上横行霸道的王端,客客气气地将比他矮半头的李家明送出店子,回转身就迫不及待地回来退掉两条烟。

    大方人,做人讲究!

    别说是得了李家明重礼酬谢的王端,就是眼红的朱阿姨都赞叹不已。出手就是一千块钱咧,啧啧,难怪保伢子说家明是懒鳞(潜龙),莫看他现在吓死人得恶,以后会化龙的!

    李家明他自己也觉得自己大方、讲究,张建军、高斌两王/八蛋,平时里让自己叫他们叔叔,关键时刻一个揩自己的油,另一个想逼二婶给他送礼,这是不是有些不讲究?没错,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身处那个位置就只能吃权力,李家明不介意他们玩点花活。歌里不是唱,‘既然不是仙,难免有杂念;道义放两旁,利字摆中间’,可做人总得讲究一点吧?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替人消灾得人钱财,这都是公道的事,可若是没替人消灾呢?二婶给的那两千块钱,是不是有些烫手呢?

    昨天李家明从拘留室里出来,亲眼看到即将升任二中校长的柳老师在场、王老师在场,张建军也在场,那还猜不出到底是谁在出力?

    操,退一步说,哪怕张建军那王/八蛋,分一半给高斌那条饿死狗,自己能被关进拘留室?

    既然那两王/八蛋不讲究,李家明自然也就不讲究喽,两桃可以杀三士,送礼也可以让人起龌龊的。酒肉朋友就是酒肉朋友,只要两人心里有了根刺,哪怕起不了大作用,也能恶心人!

    十几分钟后,等送完两条‘白沙王’的李家明从乡政府里出来,胖胖的朱阿姨已经在帮他宣传了。

    “家明就是大方,谢王端都是两条‘芙蓉王’加五百块钱!啧啧啧,九百六十块钱就这样当谢礼!”

    “真的?”

    “这还有假?烟在我这买的,钱在我这包的,还拿红纸扎好,讲究!”

    “啧啧,那张建军的礼不更大?”

    朱阿姨看了眼对面的乡政府,羡慕道:“那是肯定的,家明在我这买了四条‘芙蓉王’,端伢只拿两条,那两条肯定是送张建军的。端伢都除了烟外还得了五百块钱,张建军还会比他少?”

    有了几个中年妇女的免费宣传,还没等到傍晚,李家明的大方、义气就传遍了小小的崇乡街。传遍了一条街的消息,自然也会传到高斌和张建军耳朵里,两人心里就象便秘了十几天样难受。

    两条‘芙蓉王’,对于他们这样的人还不怎么放在心上,别看平时抽的只是‘白沙’,可论经济实力,每天象县里领导样抽‘芙蓉王’也没问题。当官的人,若是靠工资生活,还不让人笑掉大牙?

    关键是,那两条‘芙蓉王’烟送给了谁?自己只收到‘白沙王’,那就肯定是送给了张建军(高斌)那混蛋!李家明为什么送自己‘白沙王’,送那混蛋‘芙蓉王’?

    在张建军看来,肯定是高斌那狗x的泄了自己的底,告诉了那伢子自己只给他五百块!

    在高斌想来,肯定张建军那狗杂种会嘴里喷粪,说自己不讲人情,死要钱活要钱!

    但两人的另一个看法是一致的,李家明那伢子心机够深。晓得自己(高斌)摆了他一道(想搞他的钱),他居然还能笑得出来,还礼数周全地送礼,不给任何人说闲话的机会!

    等到上完晚自习,李家明回到家里,还没来得及给妹妹们检查作业,就被脸色不好的二婶叫了下去,刚走完扶梯就让她揪住了耳朵。

    “轻点轻点,痛”。

    “你还晓得痛?你这只蠢牯,那是两千块钱,不是两块钱!我被你气死了,谢人也不是这么谢的。把钱交出来,以后你手里只能放一百块钱!”

    “哦”

    “家明,过来!”

    被揪着耳朵的李家明看了看坐在桌边的二伯、传猛伯,两人脸上阴沉沉的,连忙小声解释道:“传猛伯、二伯、婶婶,你们听我解释,我没乱花钱。”

    刚从卫生间出来的大伯,一跛一瘸地坐到桌子边,小声道:“传民、诗梅,家明做得对,你们莫冤枉了他。”

    “传健,什么意思?”

    靠着能说会道,帮兄弟们将生意做得红红火火,俨然已经成了店里二号人物的李传健接过堂哥递过来的‘白沙烟’,就着他的打火机点着,气定神闲道:“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家明扭折和生的指头、打他三砖头,那都是替我们李家人争面子的事。”

    城里人喜欢孩子彬彬有礼,山里男人可巴不得自己孩子强悍,只要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蛮横无理就行。以前一向看李传健不顺眼的李传猛,耐着性子道:“传健,我们不是说这事,我们是说他乱花钱。两千块钱啊,要换成上半年,我都想抽他几巴掌!”

    李传健的性子是李家明所有叔伯里最耐烦的,也是心思最细腻、心眼最多的。如今他把那些心计对外,自然就没了任何顾虑,等心机深沉的李传健没了顾虑,对外就会智计百出甚至是不择手段,很好地弥补了李传猛他们的不足,重新被兄弟们接纳。

    “大哥,我说的就是这事。家明够狠了,街上的人以后都不敢欺负他,现在得软一下。家明这是告诉大家,他不但够狠、而且够义气、大方。

    这样一来,以后即使我们都在外头做生意,家里有什么事,大家都会乐意帮忙的。要我说,家明这两千块钱花得值!”

    啊?这里面还有这个说法?

    “是哦”

    黑着脸的二婶终于松开了手,想起今天下午街坊们,都对自己笑脸相迎,不象昨天晚上跟今天上午那样敬而远之。

    “嗯,是这道理,还是你们读书人脑子活”。

    如今成了几家之主的传猛伯点了点头,沉声道:“家明,下次莫这么冲动,晓得了不?”

    “晓得”,李家明老老实实地站在那,老老实实地回答。

    “那行,好好读书,管好弟弟妹妹,我们回同古了”。

    “传猛伯,这么晚了,天又这么冷,你们还走?”

    今天在家里干了整整一天体力活的李传猛,笑着揉了揉侄子的脑袋瓜子,不在乎道:“这算什么?以前跟传民帮乡上担盐,从同古担到崇乡,走夜路走得多呢!嘿嘿,回来一趟也好,正好把屋里的田犁完,省得回来过年还要去做事。

    传宗,走了!”

    “哎,来了!”

    正在楼上跟女儿亲热的李传宗马上下楼,在客厅里用手指点了点被他狠抽了一顿的儿子,提醒毛砣以后得跟着侄子寸步不离,这才跟着兄长们出门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