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做人要恩怨分明(下)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丢尽了脸陈和生当众收到两位校长出面送来的、价值数倍于医药费的两袋水果、营养品后,虽然有了个台阶下,可也觉得没脸见人,当天就退租去了王丛树那租店面。

    这个无所谓,空出的店面只闲半天,就让卖鞋子的余老板以三百的月租租下,两间店面打通并成一间。要说余老板也算是有眼光、有魄力的,按照他在大城市里看到的,将两间店面装修那种开放式鞋店,几乎是瞬间就与同行拉开档次,成为崇乡人去买鞋的首选之地。

    不过,李家明不关心余老板的生意,他更关心街上人的反应。那近两千块钱花下去,就要看到效果,扔水里也能听个响呢。

    自从发生了那场冲突之后,李家明又当场重谢王端,整条街上的人、甚至派出所、乡政府的人看李家明的眼神都不对了。以前李家明笑眯眯的,这个叔叔那个阿姨地叫,现在还是见谁都打招呼,可再没哪个大人敢象以前样拍、揉他的脑袋。有时带着小妹她们去买零食、水果,老板们还主动跟他打招呼,开些无关大雅的玩笑。

    其实这就是一种尊重、敬重,从现在开始,黄泥坪李家是不可轻易得罪的小姓人家。任何人想要在李家身上沾便宜,都得想清楚来,自己有没有李家明那么果敢、狠辣?如果起了冲突,自己能不能豁出去干一场?如果你没那个决心,那就对李家的人客气一点!

    既然不能轻易得罪,那就对人家友好一点,王端一个混混帮了他的忙,人家都能拿一千块钱谢人家。这样的孩子是恩怨分明的,你对他好、帮他,他也会念你的情、回报你的。

    可以说,从李家明太公开始,三代人花了八十年没做到的事,他一夜之间就办到了!

    学校里就更不用说,以前李家明只是初一伢子们的老大,初二、初三的伢子虽然佩服他会读书、仁义,可要说认他当老大那是扯淡。可自从冲突一起,而且以极快的速度平息,李家明就正式升任为全校伢子们默认的老大。

    牛!跟同学打架算什么?看看人家李家明,要打就跟大人打,而且三砖头砸下去,把人直接打进医院,打完了还屁事没有,依然每天安安静静地做试卷。

    “哎”

    “嗯”

    “哎”

    “什么事?”

    李家明无奈地打开在眼前晃动的小白手,苦笑道:“柳莎莎同学,我给你说过了,打架不好玩,一点都不好玩。”

    “我不是说那个”。

    “那又是哪个?”

    要说柳莎莎确实是个妖精,自从发现小妹是李家明的命门后,就跟她交好、教她学英语,算是把这个初一伢子们公认的老大、如今全校伢子的老大治得服服帖帖,基本上不敢怠慢她。

    “哎,你送了张建军多少?”

    小妹子也是女人,照样八卦的,李家明好笑地摇了摇头,不理会这个八卦妹子,继续做他的试卷。这个问题,可能是街上绝大部分人都好奇的。在这个月工资不过三四百块钱的年代里,自己谢一个混混都大方拿一千,那谢张建军的得有多少啊?

    可笑的是,现在街上又有流言,说张建军根本没帮忙,都是柳校长在帮李家明,把他从拘留室里捞出来的。还有人说,张建军那种死要钱活要钱的人,既然去了派出所打转,他会不问李家明要谢礼?

    “不告诉我就算了”,柳莎莎见李家明不理自己,没好气地在他脚上狠碾了一下,也开始做她的试卷。快要去县里参加竞赛了,要是没拿第一名,回来就得打扫一个月的卫生。柳莎莎承认自己不如李家明这混蛋聪明,但初一这么简单的课程,她就不信考个满分,还不能拿第一!

    一会打了第二节晚自习下课铃,两人依然在那做试卷,前排的毛砣出去了一下又进来,拍了拍李家明的肩膀,小声道:“家明,家明,和伢来寻你。”

    “他来干什么?”

    李家明回过神来,连忙跟毛砣出去,这天气够冷的了,可莫是他婆婆出了事。

    被打扰了的柳莎莎见状趁两人不注意,也远远地跟在后面。可惜的是,柳莎莎不用盯梢,李家明出了教室,直接上了个戴着头盔的年轻人的摩托车走了,气得她跺了几下脚。

    几分钟后,摩托车在去银子滩的马路上停下,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只有天上月朗星稀月光清冷。李家明下了摩托车,搓了搓冻僵了的耳朵,好笑道:“仁全哥,有这个必要吗?”

    正高兴的张仁全取下头盔,笑呵呵地揽着李家明脖子,小声解释道:“小心无大错啊,现在高斌恨不得扒你的皮,要是让他知道我跟你还有来往,考察的时候指不定如何为难我。”

    小心无大错,难怪这家伙没背景也能爬到高位。单就这份小心,就能不犯低级错误,当官可不就是比谁犯的错少吗?

    考察?看来这年头的礼还是不重啊,一万块就能买个官帽。

    “搞掂了?”

    搞掂?哦,这伢子看录像看多了,喜难自抑的张仁全笑眯眯道:“搞掂了,还得谢谢你老弟啊!”

    “定了去处没?”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高桥或是幽居的所长”。

    “恭喜恭喜”,李家明是真心的恭喜,自己能帮一个亲戚提前上位,这就是一个大人情,以后对自己也是一大帮助。这年头,在农村里想日子过得踏实点,还是得要在衙门里有自己人。自己这次犯事,若是学权阿公没出差,根本就不会让张建军钻空子。

    即将升官的张仁全也确实高兴,可高兴得有些激动过头了,站在清冷的月光里聊了几句、抽了半支‘白沙’烟,忍不住小声卖好道:“家明,高斌上次讹了你,要不要哥哥帮你出出气?我手上有些东西,可以让他晚上睡不着觉的。”

    嗯?李家明笑容依旧,眼睛已经眯了起来,若不是在月光下而是在阳光下,张仁全能看到他眼里的厉芒。高斌那人虽然不讲究,可对下面人可不薄,一个普通民警都能抽‘白沙’。就更别是张仁全是他的副手。

    不过,这又关自己什么事?

    脑子里一阵电光火石,李家明还是看在那床额外的棉被份上,笑笑着拐弯指点道:“算了,高斌为难我是正常的,靠山吃山嘛,他上面也是一堆的领导,不搞点油水,他坐得稳那位子?”

    话刚出口就觉得失言的张仁全也正后悔莫及,听李家明如此说,不由得心里长舒一口气,连忙道:“家明,你可真讲义气。”

    义气?李家明笑了笑,义气那玩意,自己是不讲的,只是做人要恩怨分明。高斌只是拿不合法但合理的油水,而且还在自己进拘留室前给了床被子,免得自己晚上冻病。自己当着他手下恶心了他一次,又在他和张建军之间栽了根刺,这事就算是了结了。

    当公安的人都要心眼活泛,张仁全凭他自己也能混个分局副局长,日后还能爬到县局的刑侦副局长,自然也是脑子好使的人,刚才只是激动之下失言了,犯了他们那一行的忌讳。现在李家明婉拒了,他也连忙岔开话题,从口袋里摸出张扎了红纸的百元大钞塞到他手里。

    “家明,这次去县里参加竞赛好好考。我们山里伢子,想出人头地,只有读书这条路。仁全哥是脑子不够聪明,认真十几年也只考个警校,以后你要是考个清华北大,也帮我们崇乡伢子争争光。”

    一百块钱的茶钱很重,不过这钱李家明接得高兴,这是人家以茶钱的名义给的谢礼。就象柳老师、王老师跟自己关系再好,他们帮了自己的大忙,自己就必须要去谢一样。

    这是个知礼义的人,帮这种人是有回报的,李家明笑笑道:“仁全哥,我只是个伢子,如果说错了,你莫见气。”

    “你说你说,家明,你可比大人还聪明。你送高斌两条烟,哪是送两条烟,分明是两巴掌。”

    聪明!

    李家明暗赞一声,看着月光下影影绰绰的群山,幽幽道:“仁全哥,钱只是工具,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你要真想往上爬,钱这东西就要看开来,该送的送该跑的跑,该沾的沾该拿的拿。莫一时鬼迷心窍,只看到钱没看到风险。

    快过年了,你们当公安的又要忙起来,高桥出过几个大领导,小心点莫得罪人。”

    “嗯,哥哥晓得”。

    正抽着烟的张仁全这几天,也没少听说街上的传言,有些还是他在上司暗示下放出去的。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关键是湿了鞋要尽快烘干来,更要眼睛放亮来,该踩的地方踩,不该踢的地方莫伸脚。

    “嘿嘿,让你见笑了,平时教毛砣他们教惯了。”

    “不不不”,从来不把李家明当伢子看的张仁全手指一弹,烟屁股在月夜上划了个微红的曲线,掉进了马路下的大河里。

    “家明,你说的是道理,我这几天心里激动,面子上还要硬装着。要是没人点醒,就这样的精神面貌去上任,搞不好就会出事。没几个月就要过年了,捉赌、捉计划生育,哪样不是大事?要是惹到了惹不起的人,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搞不好这帽子还没戴稳,就让人摘掉了。”

    “呵呵”,李家明笑了几声,“走了走了,后天就要去竞赛,我还要回去看书呢。临阵磨枪,不快也光。”

    “切,就你的水平还要磨枪?你们学堂里的人都说,要是你李家明都考不到第一,除非是李家德来跟你一起考!”

    “嘿嘿,见笑了见笑了!”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