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妖精变妹妹(下)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小妹子也是女人,逛街也是她们的天性,因此柳莎莎得意洋洋地挥舞着两根价值四十块钱的长棍面包,从街头逛到街尾,然后又逛到另一条街、最后一条街,逛得乐此不疲。

    李家明照顾妹妹照顾惯了,陪着柳莎莎逛了半天街也没什么不耐烦的。以前小妹还没那么开朗时,李家明陪她玩翻茶盘(两人玩的一种绳子游戏)都能陪一两个小时,直到她不想玩了为止,何况是逛三条加起来不过两三千米长的小街。

    逛来逛去,终于逛到了‘华府’装饰店旁边,正逛得高兴的柳莎莎突然看到一家新开的礼品店,扔下后面的李家明就往那边跑,看得他直发愣。

    这还是那个娇纵的妖精吗?

    哦,想起来了,人家满打满算,也不过才十一岁半,可不就是个死要漂亮的小妹子吗?也对,自己老用前世的眼光去看她,她又老跟自己较劲,不知不觉中自己也把她当‘同龄人’,反而忽略了她的真实年龄。

    独生子女很寂寞的,何况这孩子极聪明、嘴巴甜、人又长得漂亮、父母还都是老师,林场里的那些大人们还不哄着她、捧着她,就更别说那些林场子弟了。人就是贱,成绩不好的玩伴她看不上眼,刻意巴结的她更不想搭理,所以她才跟自己的妹妹们玩得那么好,因为她去年得罪小妹后,那几个小不点立即跟她划清界线,反而获得了她的尊重。

    哎,可怜的孩子,可笑的青涩年华。

    摇头晃脑象大人的李家明走进了礼品店,柳莎莎正拿着双时髦的半指手套犹豫不决。

    “喜欢就买呗。”

    “你知道什么?阿姨,三块钱一双卖吗?”

    衣着时髦的店主年龄二十七八,嘴皮子利索着呢,更不嫌顾客将她叫老了。

    “妹子,真不行,阿姨进价都四块。你要诚心想要,阿姨给你算五块钱一双,你觉得怎么样?”

    “三块五”

    “真不行”

    李家明接过柳莎莎手里的手套看了看,明显是晴纶的,扔下这双又挑了双混纺的,毛绒绒的挺暖和,递给不识货的柳莎莎,笑道:“大姐,这双多少钱?”

    “先生,您可真识货,这是羊毛的,二十块钱一双。”

    这种混纺的半指手套,再过三十年在网上卖,也不过是七八块钱,现在就能卖二十?

    黑,真他妈/的黑,刚才那家蛋糕店把面包当奢侈品卖,这家店又把顾客当猴宰。

    李家明好笑地拿起一双与柳莎莎手里同款的手套,又试了试手感、瞟了眼上面的产地,玩笑道:“大姐,你莫把我当猴子(冤大头),我在浙省打工时买过这种手套,四双才十块钱!”

    撒谎!可智商、情商都高的柳莎莎立即闭嘴,站在一旁等着捡便宜。这家伙莫看他待人温和,坑起人来那是一坑一个准。

    这年头能开店的年轻人,除了家里有钱的外,就数在外打工赚了钱的。刚才还不让价的女店主一听就高兴,连忙笑道:“你也在浙省打过工,你在哪?我以前在宁波。”

    瞎话张嘴就来的李家明等对方说完了,才笑笑道:“嘿嘿,我在杭州,宁波好啊,服装厂多,还尽是名牌服装厂,工资又高。”

    “哪有什么好哦,还是杭州更好,我们以前一个月累死累活才七八百块钱,你们那有上千吧?”

    “也不行,一个星期要加四五天夜班才拿八百来块钱,还不如他们当地人一个零头。”

    一个真打工妹、一个假打工仔聊了几句,关系由店主与顾客变成了姐弟。

    “家明,这是你妹妹?你对你妹妹可真大方,这种面包一点也不好吃,还死贵死贵的!”

    “嗯,她读书厉害,这次是来县里参加竞赛的。艳姐,这手套便宜点,我多买几双。”

    聊得正高兴的店主大乐,看了眼店外没人进来,小声道:“好说,十块钱三双,姐姐进货过来,也不能跟在浙省那边样便宜,你说是不?”

    还真是十块钱四双?也是,这年头的钱可真的很值钱。

    “谢谢艳姐,谢谢艳姐。我买十一、十二、十五双,家里叔伯姐妹一大堆。头次回来过年,光顾着买家里用的、老人家穿的,这些小东西哪记得啊?在车站里碰到我妹妹,才想起那帮小妹子什么都没买,要是空手回去,还不让她们怨死?”

    有过被妹妹们埋怨经历的大姐也附和,“就是就是,我第一年回来过年也一样,我还买了吃的呢,照样搞得一伙小妹子都说我小气。哎,打工能赚几多钱,还不是挑屋里最缺的买?来来,你自己挑,别给姐姐出去乱说就行。”

    柳莎莎兴高采烈地挑了十五双半指手套,李家明痛快地付了五十块钱。等出了礼品店,走出了十几米远,正高兴的柳莎莎戴着手套、拿着面包倒退着走,冲李家明鄙夷道:“李家明,你可够能胡说八道的!”

    “那你回去退啊?”

    “我蠢啊?哎,你跟我说说,你怎么知道这么便宜的?”

    “前面有人,好好走”,李家明好笑地扯住她,将她拉到旁边避开前面的老婆婆。

    “对不起,婆婆”,柳莎莎道了个歉,扯着李家明的胳膊道:“给我说说,你怎么看出来的?”

    “我蒙的!你没看手套上的产地吗?”

    “是哦”,柳莎莎连忙看了眼手里的手套,这才恍然大悟。

    “真黑!”

    得了便宜就要卖乖,李家明耐心解释道:“也不能这么说,人家开价二十,你还价八块,磨一阵她也会卖。人家进价两块多钱,加上运费、税收、店租、人工,不赚几块钱行吗?

    莎莎同学,人家是做生意不是做慈善。要说黑,今天那家面包店才叫黑,你外公家是袁州的,你说那的面包比这边的便宜吗?”

    娇俏的柳莎莎歪着脑袋想了一下,“嗯,那家面包店的东西是贵了点,比我阿婆家的贵一倍多。”

    “哎,这手套要是有人问你,就说十块钱,晓得不?”

    “嗯”。

    聪明的孩子,李家明赞了一句,带着她往自家店里走去。可柳莎莎却拉住他,从她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巧漂亮的布钱包,露出一大叠的零钱,大多数是五毛的,看得李家明直想笑。

    “算我送你的行不?”

    “那不行,你请客归请客,我自己买的东西,还是要我自己付的。”

    “行了,你刚才都叫我哥,这手套算哥哥给妹妹的见面礼,这样行了吧?”

    柳莎莎立即杏眼瞪得溜圆,葱白样的小手拿着长棍面包就想砸过来,尖叫道:“你沾我便宜?”

    还真是个不能吃亏的黄毛丫头,李家明看了眼旁边讶异的路人,没好气道:“我沾你什么便宜?我本来就比你大!要不,我叫你当姐姐,你给我买见面礼?”

    柳莎莎就是个不满十二岁的丫头片子,一下被李家明呛住了。要换成张绍龙那些她看不上眼的伢子,她能骂回去,可李家明什么都比她强,而且她还跟小妹她们一块玩得那么好,尤其是自己刚才确实叫了人家当哥,讹了人家几十块钱的面包,一时间还真找不到反击的理由。

    “行!这亏我认了,去把刚才那泰迪熊买下来送我!”

    李家明被这气鼓鼓的柳莎莎逗乐了,“行”。

    “还有那只机器猫、毛线帽子!”

    无所谓,这孩子教小妹她们学英语,就当是家教费喽。

    “行,只要你的背包装得下!”

    “真的?”

    李家明好笑地扯着她的背包就往刚才的店里走,就这么小的包包,能装下多少东西?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