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赚有钱人的钱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李家明撺掇叔伯们成立的装修公司发展很快,不到四月的时间就从七八个人发展到员工四十多,每日在县城各处开工忙个不停。临街三间店面打通的灯具、卫浴店气派得很,四个统一着装、年轻端庄的女孩正接待络绎不绝的顾客,他大伯则正在二楼陪着几个衣着高档、明显是一家子的男女顾客说说笑笑,没时间跟他闲聊。

    “田总,我不建议您买这种浴缸。太贵了,相信我,最多四五个月就会降价的。”

    “李老板,这可不是做生意的样子哦。”

    “真的真的,这是厂家让我们运来展示的,虽说增加了什么微电子还有什么水流按摩功能,但也太贵了。我敢保证,等他们量产后,肯定会跌价的!”

    李家明手里抓着几个毛绒小玩具,瞟了眼那个浴缸上的标价,不禁暗暗咂舌头。

    8800?这价格放在二十年后,也能算是中档了,可在这个月工资不过三四百的年代,也卖这么高的价?

    黑,真黑!跟这比起来,面包店、礼品店简直在做慈善事业。

    嗯,大伯的手段高明啊,这是在欲擒故纵!

    跟在他后面,戴着顶浅粉色毛线帽子、背上背包还露出半顶毛线帽的柳莎莎也盯着那只浴缸张大了嘴,她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浴缸再漂亮也就是个洗澡的盆子,居然要8800?

    “行了行了,老李,我知道你是好意,以后跌了价,我也不怪你。我儿子马上要结婚,他们两口子相中了,那就买这个。

    喜事嘛,图的就是个高兴!哎,我们都是好朋友,你们明天就得给我开工,速度要快哦。”

    “也是,还不清的儿女债。算了,田总,贵公子既然看中了,我也不好说什么。这样,安装费用不算了,您再给我张请柬,田公子大喜的日子,我得送个大红包。”

    “讲究!鹏伢过来,给李叔叔送张帖子。”

    李家明乐呵呵地看着那个西装革履的胖小伙带着个明显肚子凸起的漂亮姑娘,从包里掏出张大红请柬双手递给大伯,象是看一座移动的金山。一个浴缸都舍得花8800,那新房装修不得上二十万?有钱,这年头,有钱人照样有钱,而且只买贵的不买对的,钱多人傻!

    等大顾客走了,柳莎莎才回过神来,扯了扯李家明的衣袖,小声道:“家明,那浴缸那么贵?”

    一百多块钱,也只让这孩子将自己的姓去掉,李家明将手里四只小泰迪熊塞她手上,小声道:“不知道,我去查查。”

    “嗯”,好奇的柳莎莎抱着五六只颜色各异的泰迪熊,跟着李家明往角落里的格子间去。

    来过这一次的李家明是少东家,店员们都认识他,还知道他家也是股东,而且极得老板们的宠爱。正在格子间里忙碌的那个干练小姑娘,见他要看工程预算表,连忙将正在核算的预算表给他看。

    乖乖,这田鹏的新房包灯具、卫浴,果真花二十一万多装修,若是加上家电之类的,岂不是要花四五十万?

    有钱!

    李家明又翻了翻已经装订成册的预算表,这些是已经完工、收到账了的,多则三四万,少则五六千,大多是街上店面装修的活。看来这个田总是县里最顶级的有钱人,难怪给儿子买个浴缸都花近万块。

    “花姐,这田总什么来头?”

    “哦,笋罐头厂的,听说他厂里的笋罐头全部出口日本!”

    难怪了,他就是田柏霖,自己读高二时,他建成了全县第一家三星级宾馆。然后?没有然后,没过多久因为金融诈骗不知所终。

    李家明将表格还给收格子间里的小姑娘,旁边的柳莎莎迫不及待道:“家明,怎么样?”

    这是商业机密,怎么能随便乱说呢?不过,照惯例,进价应该在三千左右。这年头,不赚有钱人的钱,还赚没钱人的钱?

    李家明‘嘘’了一声,随口胡扯道:“进价7800,扣掉税费之类的,纯利有五六百块钱吧。”

    “这么多?”

    “我的大小姐,这还多?要是卖不出去,7800就打了水漂,你舍得装自己家用吗?”

    小女孩好糊弄,歪着脑袋想了一下,同意道:“那是不多,才8%左右的利润,比刚才那家店好多了。”

    “走吧,要不要去看看台灯?再送个台灯给你?”

    “不要,你今天都花了百多块钱了。”

    这孩子还真善良,买六个同款不同色的泰迪熊,估计也是她自己拿一个,其余五个是给三姐、小妹她们的。

    “没事,我今天接茶钱都接了几百块钱。”

    柳莎莎又瞪了眼睛,“对哦,你怎么能得那么多钱?”

    这问题得好好解释,免得这孩子觉得读书无用,李家明接过她手里的玩具,耐心道:“我阿公给钱,那是我给他们游家人争了光;龙伢跟我读书,所以他爸爸给五十,他叔叔给我一百;王端给的,那是沾了你的光,我不好拒绝;林叔叔、曾叔叔他们给我钱,那是租了我二伯家的店面,大家关系不错,图个热闹好玩。

    明白了吗?”

    “胡说!”

    聪慧的柳莎莎立即反驳道:“哼,别以我不知道,他们都觉得你会读书,以后肯定有大出息,才提前作投资的!”

    不错,连投资都知道,李家明笑呵呵道:“就算是也没关系啊,反正我不偷不抢的。”

    “庸俗!”

    嗯,够骄傲!为人处世可以谦和,甚至可以随波逐流,心里要有自己的坚持、自己的骄傲。就如她刚才狮子大开口,可真要她随意挑的时候,又只挑便宜点的买,还不忘记趁机帮小妹她们都买。

    “阿明”

    李家明正感叹时,突然听到叫自己,连忙回头道:“吴叔叔、昊哥,你们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啊,上次的鱼不错。哇,莎莎小盆友,你这是准备拿回去卖?”

    “吴伯伯好,董昊哥哥好,这些是李家明买给文文她们的,我趁机也宰了他一刀,嘻嘻”。

    贵客光临,正在招呼一个顾客的大伯告了个罪,也连忙过来握手寒暄。

    “传建,去忙你的生意,我们看看阿明,马上就走。”

    “莫莫,中午在这吃饭。”

    吴建国接过大伯敬的‘芙蓉王’烟,点完火后拍了拍他拿火机的手以示谢意,解释道:“真不行,我们的设备到了沪市,我得亲自去验货、接货。我楼下还有司机、技术人员,这两三天得人歇车不停。”

    这是正事,听说这笔设备上千万呢,大伯小声告个罪,去继续忙他的生意兼公关。

    “那您忙,那位是组织部的徐副部长,我正好向他打听下学权的事”。

    这是个官本位的社会,官场上的人脉当然是越多越好,人情练达的吴建国连忙小声道:“学权没有问题,钟县长打了包票的,曾书记也答应过了的。嗯,你再去问问,我们是自己人,不要管我们。”

    站在旁边的李家明清楚了,学权阿公走了钟县长的路子,而这位吴叔叔也肯定在新书记那敲了敲边鼓,帮着说了不少好话,自己这只小蝴蝶开始起作用了。

    “不错,又长高了些。好好读书,以后要有出息,不读书是不行,明白吗?”

    “明白,谢谢吴叔叔鼓励!”

    吴建国爱怜地摸了摸李家明的脑袋,鼓励了他几句,旁边的董昊双手递过来一个古色古香的盒子,难得正色道:“家明,这是我代你求的,祝诗梅婶婶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可以不信佛但要敬佛,正色的李家明躬身接过,感谢道:“谢谢昊哥”。

    董昊继续正色地递过一卷钱,没有丝毫玩笑的意思,”没事,这是你给的钱。方丈大师说你是孝子,手串是他送你的,结份善缘“。”谢谢昊哥“,李家明继续躬身道谢,方丈不会认识自己,只会认识昊哥,可礼佛、敬菩萨都要心诚,自己不信可二婶信。

    董昊拍了拍李家明的脑袋瓜子,说起另外一件事来,压低声音道:“洒洒雨(小事),阿明,知道袁州麻纺厂招工的事吗?我看你大姐、二姐也没个正式工作,要不要我帮你一把,我们公司问县里要两三个农转非指标,还是问题不大的。”

    农转非的指标没那么好要的,去公安局买可一个值五六千块钱;招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得找人、托人才办得成。虽然这些事对于财大气粗的吴建国舅甥俩来说,无非是请人吃个饭的事,但还是让李家明心里浮起一阵暖意。

    吴叔叔这是拐着弯来真心想帮自己啊,对于农村人来说,城镇户口、当工人都是梦寐以求的事,可他稍一犹豫还是婉拒。当工人是没有前途的,何况去了袁州当工人,大姐夫、二姐夫怎么办?再说了,那个麻纺厂能红火几年?国有企业,又不是垄断行业的国企,哪靠得住?

    “谢谢吴叔叔,靠山山会倒,人最终还是要靠自己的。我大姐、二姐有自己的路,得靠他们自己去拼!”

    “有志气!”

    吴建国又揉了揉李家明的脑袋,欣慰道:“阿明,努力!男人就应该这样,可以求人,但不可以依靠人!”

    “谢谢吴叔叔!”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