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变态的竞赛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1、‘孟浩然《过故人庄》中描写农村的优美风光的诗句是_______,________。’

    2、‘晏殊《浣溪沙》中“__________,_________”两句,情致缠绵,音调谐婉,对仗工整,宛如天成。’

    ……

    刚看前两题,不用看后面的题目,即使前世没参加过什么竞赛的,李家明也知道今年遇到的出题老师是个变/态。这样超出课本范围的题目不要说是初一的学生,恐怕高中的理科生来做,也没几个能做出来。这哪是竞赛,分明是打击参赛学生的自信心!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

    李家明一边腹谤一边往下做,直到用一大通美好之词,写完一篇《美好的一天》才住笔。又仔细检查了一遍,李家明起身交卷子走人,没几分钟柳莎莎也出来了,崇乡中学来参赛的三个学生只剩下王聪菊还在愁眉苦脸。

    “莎莎,怎么样?”

    娇纵的柳莎莎迟疑了一下,没回答陈副校长,反而问李家明道:“家明,‘大凡物不得其平则鸣’谁说的?”

    “韩愈,出自他的《送孟东野序》”

    “什么?这样的题目也出?他们脑子有病吧?”

    李家明倒不认同,这就是‘物不平则鸣’的出处,平时多注意一下成语的来历,应该是能答出来的,反而是拿《浣溪沙》这样没学过、而且初一的学生无法理会其中意境的古文来考,明显是为难考生。

    “家明,你全部都会做?”

    柳莎莎希冀地看向李家明,换来他的默默点头,要换成前世三十二岁以前,这张卷子的古文部分能做出一半就不错了。他也是家庭出现变故,悲痛之后开始变得沉静,才开始认真体味古人的离愁别绪、悲欢离合。

    好胜的柳莎莎脸色一黯,身为语文老师的陈副校长叹了口气,揉了揉她的小脑袋瓜子,安慰道:“没事,这次的题目太难了,你只有一道没做出来,第二名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哦”,柳莎莎低落地回答了一声,从去年来县里参加数学竞赛开始,她算是习惯了被李家明这样的妖孽打击,没有象上次那样失态。

    李家明也笑笑道:“莎莎,放心,我敢保证以后中考不会这么难。”

    柳莎莎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还要你说?”

    不错,神经粗大点比脆弱好,李家明指了指二中校门口,怂恿道:“龙伢去了买健力宝,我们去宰他一刀?”

    柳莎莎对与张绍龙的梁子一直记在心里,而且对他的避让当成了畏惧父亲的权力,更是对他相当的鄙夷。现在李家明给她一个出气的途径,可她刚想答应又拒绝,这不是出气而是仗势欺人。

    “不去,矮冬瓜。”

    李家明见她跃跃欲试又口是心非,好笑道:“嘿嘿,以我的名义,你看中了,我压着他请客!”

    有时候掩耳盗铃也得掩,柳莎莎立即高兴起来,“行!陈校长,您想吃什么?”

    陈副校长见李家明两三句话,就将这位懂礼貌又娇纵的小女孩哄得高高兴兴,忍俊不禁。

    张绍龙对李家明确实是没有反抗余地的,三人在二中门口的小店里一通扫荡,算是把他那百多块钱全部糟蹋干净了。末了,柳莎莎才心满意足地拎着两大包零食,蹦蹦跳跳地去请陈副校长和刚出考场的王聪菊吃。

    “家明哥,你也太狠了!”

    李家明恨铁不成钢地小声道:“蠢牯,每天被人盯着好玩吗?扫地还没扫够?”

    “啊?是哦,她吃了我这么多东西,以后应该不会再那样了吧?”

    聪明,钱没了,再问他爸要就是,被人随时当面给老师告黑状可就痛苦喽。

    刚考完的王聪菊比李家明想象中的更坚强,问完她不会的题目后,还能庆幸道:“还好,这只是竞赛不是中考。”

    不错,不愧是前世能干翻三年初中独占第一的龙伢,以全校第一的成绩考上师范的王聪菊。

    师生四人说说笑笑去吃饭,下午要继续竞赛,全部回来陪陈副校长的叔伯们也没劝酒,只跟来凑热闹的王振国喝了点。

    王振国是个精明的生意人,当初收回李家明的股份那是生意。如今看着这孩子出个主意,就让几个泥瓦匠折腾出一个红红火火的装修公司,不禁又想着以后也多沾沾光。这世上是有天才的,光看人家这生意眼光,就知道以后还能想出发财路子。

    “家明,还有兴趣来帮叔叔的忙吗?”

    迟了,当初要你送老子股份,你费尽心思拿了回去,现在再送就迟喽。二伯今年都四十三了,等自己成年的时候,他都快五十了,应该回家享清福喽。

    “王叔叔,我不正在您那兼职做会计吗?再说了,二伯在您那,您还操空心?”

    端着酒杯的王振国苦笑几声,不再提将股份还给李家明的事,做生意讲时机,当初是这小子穷,现在人家有钱了,自然不想再帮自己出力。这小子是个倔种,说不要就是不要的,好在他二伯还在自己手下,以后借重他的时候多花点代价而已。

    吃完饭,叔伯们没有立即回工地,都陪着陈副校长聊天,直到送完他们去二中,这才各自去忙活。这不能怪他们势利,现在几个子侄都有希望考大学,当然要对老师更敬重。何况,陈副校长的事已经定下来了,只差柳校长的任命正式下达后,他就接手崇乡中学校长的职务。

    下午的数学竞赛没有象上午那样离谱,李家明和柳莎莎前后脚交卷,对了下答案,她就在操场上又跳又叫,新毛线帽两侧的毛线球一跳跳的,慌得陈副校长连忙将她按住,免得打扰了其他考生。

    柳莎莎是胡大局长的心头肉,又是教师子弟,教育系统的人谁不认识?见她如此娇憨可爱,旁边的老师玩笑道:“陈校长,恭喜恭喜!”

    “呵呵,同喜同喜”。

    “切,你以为我是恭喜你当校长啊?我是恭喜你教出两个第一!”

    跟语文老师说数学第一,这几位老师也够狭促的,不过陈副校长也笑眯眯道:“你们就眼红吧,本球一高升,这几个孩子就全是我的学生。”

    “你倒是会摘桃子!”

    “什么话?要不是本球过来当校长,家明他们这个班,本来就是我当语文老师的。”

    说笑间,王振国开着他的吉普车来了,一听两人都考了满分,高兴得合不拢嘴,连忙将准备好的七八块新潮电子表塞给李家明他们,“嗯,漂亮!叔叔奖励你们的,等你们考上了大学,叔叔还得重重奖励!家明,这两块等下给龙伢和你三姐。”

    善于钻营的生意人啊,知道人家父亲要当副局长了,立即来提前拉关系。看来,他去山里收账是一方面,拉关系恐怕是更重要的事。

    电子表是个稀罕东西,好像还挺贵的,家教不错的柳莎莎看着这东西想要又不敢接,王聪菊也一样。

    哎,小孩太聪明了也不好。

    李家明笑了笑,把手表全部拿过来在自己手上戴了一下,脱下来又塞她俩手上,安慰道:“没事了,这是我送的!”

    这样也行?

    当然行,李家明送的,柳莎莎就能理直气壮地收,她父亲还收了他的烟、鱼,她凭什么不能收?大不了,以后教文文她们学英语再认真点呗。

    王聪菊见柳莎莎收了,也眉开眼笑地收下。她又不傻,自己家又没个当官的,送上/门的便宜不沾白不沾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