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夜归人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九十年代初期的小县城破旧、简陋,初一的学生参加完竞赛就得拿东西回家,给初二的学生腾旅馆。李家明将帮三姐买的手套、帽子还有一块电子表给了她后,坐着王振国的吉普车回家。

    四十多公里的山间公路坡陡弯急,又要照顾晕车的王聪菊,新吉普车开了近一个半小时才到崇乡,被张绍龙摇醒的李家明,一眼就看到在车站前空地上玩闹的小妹她们。

    “哥哥!”

    正玩得高兴的小妹见哥哥从车里出来,尖叫着扑向李家明,紧接着是满妹。李家明刚蹲下抱住了兴高采烈的小妹,背上又爬上了个娇憨的满妹。

    “五哥哥,买了蛋糕吗?”

    “嗯”

    “哥哥,买了面包吗?”

    “哦,好象没买。”

    “嘻嘻,你还想骗我?”

    三兄妹闹了一阵,这两小家伙才跟着跑过来的桂妹去叫人,去后备箱里拿给她们的礼物。

    “哥哥,这是什么?”

    “莎莎姐,这是什么?”

    等娇俏的柳莎莎帮两小家伙戴好漂亮的毛线帽子、半指手套,两个小不点高兴地又叫又跳,居然忘记了她们念念不忘的蛋糕、面包。

    “菊妹,这是给你的”,李家明是大方人,等三个妹妹挑完了,随手从柳莎莎背包里,拿了顶帽子和一副手套递给脸色有些发白、眼神中有羡慕之色的王聪菊。

    山里妹子泼辣也腼腆,王聪菊不好意思道:“家明哥,我”

    张绍龙倒一点都不客气,自己也从柳莎莎背包里挑了双手套戴上。在县城的时候,看到柳莎莎戴着这些,还以为是她买的,既然是老大买的,那就不客气喽。

    “没事,家明哥有钱!”

    “谢谢家明哥,我先回家了,陈校长、王叔叔再见。”

    “嗯”

    今天是周末,天色又不早了,她是得赶紧去找她姐夫送她回家,她哥哥是不敢再回那个被他连累得家徒四壁的家的。沾惯了便宜的张绍龙翻了一遍吉普车的后备箱,见没什么东西看得上眼,跟陈副校长打了招呼,急忙跑回家去‘报喜’。管它考得怎么样,反正先搞点钱花花再说。

    “家明,陈校长好、王叔叔好”。

    正在远处玩的毛砣、细狗也跑了过来,帮着提灯具盒子、拿背包,更懂事的桂妹连忙拉住想去拿蛋糕盒子的满妹,“满妹莫闹了,今天诗梅婶婶生日,我们还要回家呢。”

    “哦”,两眼放光的满妹眼馋地看了下盒子,又和小妹抱着柳莎莎的胳膊摇晃。

    “莎莎姐,去我家玩不?哥哥(五哥哥)买的蛋糕有奶油的,很好吃很好吃的。”

    放养的孩子就是不同,喜欢热闹的柳莎莎被满妹、小妹稍一摇,转身把两根长棍面包递过去给陈副校长,笑靥如花道:“陈叔叔,这面包您和周阿姨也尝尝。您跟我爸妈说一下,我去银子滩玩,星期天再跟李家明他们回来。”

    “嗯”,陈副校长笑着点了点头,接过两根没见过的、硬邦邦的长棍面包。这孩子太聪明了的,估计是不想带王老板去她家。呵呵,等到消息传来,恐怕小柳同志的门槛都会让人踏破喽。

    李家明歉意地冲想拉关系的王振国笑了笑,婉拒他想用车送,带着一帮喜笑颜开的兄弟姐妹们回家。

    大家都是生意人,当初拿股份、拿分红,那是基于小学的基建工程。如今再想通过自己或是柳莎莎接近与未来的柳大局长关系,那就得再多拿出点诚意来,光几块廉价的电子表可不够哦。那玩意也就是县城里卖得贵,在沿海可不值什么钱。林业县的林业局副局长哎,给个普通局的局长都不换,而且还是高学历的副局长,以后指不定还能当局长呢。听说前前任林业局长,调到外县当了副县长,就连前任局长也当了个政协副主席呢。

    回到在街上的家,毛手毛脚的毛砣、细狗开始拆灯具盒子,李家明连忙阻止道:“那一盒别拆,那是莎莎的。”

    “哦”

    “哎,家明哥,那不是少了一个?”

    “哦,我们自己用的,桂妹她们有。”

    正盯着蛋糕盒子流口水的满妹立即看了过来,见新台灯比旧的好象更不漂亮这才作罢,催促着哥哥们回家。姆妈、婶婶都在家,要是不回家,这么好吃的奶油蛋糕,五哥哥肯定不会让大家吃的。

    “饿了?”

    “嗯,我跟妹妹都等了你们,等了你们四个小时!”

    开什么玩笑?四个小时前,你们连下午第一节课都没上。

    放好东西的李家明蹲下去抱小妹下楼,被拆穿谎言的满妹立即扑到他背上,他乐呵呵地蹲下去象平时样抱一个、背一个,招呼大家回家。

    一帮孩子骑着车、跑着步,在满妹的不停催促下回家,路过银子滩时,李家明带着大家去看了看阿公阿婆,将从县城买来的面包、蛋糕分了一半留下,在邻居们的夸奖声中又匆匆上路。

    回到家时已经是暮色苍茫,幽静的大山脚下灯光明亮,小妹她们跳下自行车就往家里跑,累得小脸通红的柳莎莎推着李家明的女式自行车跟在后面,突然小声道:“家明,你今天为什么不让王叔叔送?”

    “你不知道?”

    “我不知道啊,我还以为你让家虎、家龙跑步呢。”

    哦,她是应该不知道,十二岁都没满的孩子再聪明,哪会懂这些?

    “那你说说,王叔叔为什么送我们电子表?”

    “切,你帮过他啊!”

    李家明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告诉她真正的原因,这么小的孩子还是别懂大人的世界更好。

    “知道上次他和我二伯在街上,帮两三户人做了房子的事吗?”

    “知道啊。”

    “他进来是讨账的,他要是先送陈副校长去学校,再把我们送回家,这一来一去得浪费多少时间?那些欠账的还不赶紧避开?”

    欠债还钱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李家明暗自苦笑,若是家里有钱,谁愿意欠账啊?若是当初自己家经济状况好,父亲能背井离乡地出去打工?

    “也是”。

    柳莎莎洋气、娇纵,一年也有个把月呆在农村里,叔伯们也是农民。她家两个老师拿工资,至今还看黑白电视机、没冰箱、没洗衣机、没摩托,都是因为除了自己家的开支外,还要帮着家里的大伯、姑姑。

    “家明,我觉得书上说勤劳可以致富是错的,我伯伯、姑姑那么勤劳,不一样穷得要死?”

    “也不能这么说,只是大家勤劳的方式不对,我叔叔伯伯不就是勤劳致富?这两天你也看到了,他们哪个不是辛辛苦苦赚钱?”

    “那你呢?”

    这还真是个好奇宝宝,李家明将车推进堂屋还没来得及解释,戴着毛线帽子、洗好手面的小妹、满妹在二婶家的厨房前,已经扯直了脖子在喊:“莎莎姐,快点快点,我们吃蛋糕喽!”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