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人不如狗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天气越来越冷了,自来水也越来越刺骨。

    每天扫地的时候,帮忙的李家明都主动去打水、洒水,这让柳莎莎这个娇纵惯了的小姑娘很满意,觉得象小妹样享受到了兄长的呵护与宠爱。其实象她这样太聪明、骨子里又有傲气的小孩,平时能在一起玩的朋友并不多,李家明比她更‘聪明’、又更成熟,还这么照顾她,自然就成了她的好朋友,什么烦恼都会跟他说。

    当李家明从柳莎莎嘴里,听到柳老师升官的内幕后,不禁赞叹:狠!

    干成了,柳大校长会一飞冲天;败了,那就调离林业局的肥缺,哪凉快哪呆着去,等着退休钓鱼。

    真够狠!

    不过,听到这内幕,对前世官场不熟悉的李家明也豁然开朗。前世柳老师能一飞冲天,数年之内从一个林场副场长,坐火箭般升到常委副县长,估计十有就是干成了这事。

    那位蔡大书记就是修成了成为禁忌话题的大段水库,又率先将全县民办老师转证,才一蹦成行署常务副专员兼副书记,而不是象前世样先当常委副专员过渡。若这一世的柳老师,还能象前世样,将林业规费的乱相好好整顿一下,估计前程还不止一个常委副县长。

    呵呵,行署常委副专员与常务副专员兼副书记的权柄相差太远了,要是运气好的话,柳老师日后升正处都有希望喽。只是这机会的后面,就是巨大的风险,林业县的林业系统,从这里走出多少领导?又划成了多少小圈子?

    即使是知道历史的李家明,心里为柳大校长捏了把冷汗,这事要换成他这样手辣的重生人来干,都得打起全副精神各种手段用尽,何况是个没干过多少龌龊事的校长,当得还只是副局长而非局长。不过,上次人家能诈得住高斌那条老狗,柳老师不缺手腕,只要胡大局长那只老狐狸在旁边指点一二,很快会蜕变成心狠手辣的官员的。

    “家明,你说我爸爸做得对吗?”

    这个这个,心里可以替老师捏把冷汗,可不能跟着瞎掺乎,也不是自己一个伢子能掺乎得了的。可人家要这么问,李家明只好应付道:“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可我妈妈说,他是个天字号的大笨蛋!”

    常人看来,钟老师说得没错,去政府办当办公室副主任,跟在县长身边呆两三年,到那个好点的局里去当一把手是稳当的,何必要走那条险路?只是人生难得几回博,此时不博待何时?要换成李家明,也会象柳老师那样奋力一博富贵险中求嘛。

    哎,老师的后院又开始冒火苗喽,李家明嘿嘿笑了几声,安慰道:“这些事你不懂,就不要跟着瞎操心了。”

    “所以我才问你啊”,柳莎莎拿着扫把瞪着正洒水的李家明,一付理所当然的样子。

    嗯,当老大就这点好,一声令下,地上干干净净的,只要洒点水拿扫把随便划拉几下就成。

    “哎哎,听到我说话没?”

    其实吧,小孩子是不应该关心这些事的,最起码李家明是这么认为的,将桶子里最后点水泼掉,无奈道:“莎莎,这是大人的事,你觉得我们两个初一学生考虑得有他们周全吗?”

    “我肯定是不懂,但你肯定懂。我爸爸都说你是枭雄之资,还说你这种人要是生在乱世,只要没被人乱枪打死,十有会当军阀头子!”

    妈的,有这么说自己学生的老师吗?柳老师的教育方式,可真他/妈的另类!这些事不能乱说的,李家明佯装思考一阵,这才去安慰这个早慧的小女孩。

    “莎莎,还记得塞翁失马吗?你要相信你爸爸,他若是没一点把握,会接那个任务吗?他又不是傻子,他要真不愿意,胡师公还真能牛不喝水强按头?”

    关心则乱的柳莎莎沉默了一阵,终于认可了朋友的说法,顺便八卦下朋友的家事。后妈可没几个是好人,电视里都这么演。

    “家明,你爸爸真的给你们娶了个后妈?”

    这就对了嘛,小孩就应该关心小孩的事,比如同学要多个后妈了,他心里怕不怕啊?就是选择的问题不好,这不是给朋友添尴尬吗?

    柳莎莎话一出口,也觉得有些不对头,画蛇添足地补一句,越补越烂。

    “我这可不是关心你,我是担心那个什么张阿姨,你不会是想等她过了门,再把她当陈和生整吧?”

    靠,这什么孩子啊?

    “嘿,赶紧扫你的地,等会水都干了,你还想我去提一桶?”

    李家明主动岔开话题,仿佛让柳莎莎长舒了口气,可小孩就是小孩,没几分钟又来烦他。

    “哎,家明,你怎么跟你二伯那么亲?我怎么又会觉得舅舅更亲?”

    正跟在后面扫地的李家明,见柳莎莎用扫把随便划拉了几下,又跳到了另一个话题,暗道天才儿童都有这样的跳跃性思维?还好,只要不是关于后妈的问题就行,给父亲找后妈是理智行为,自己心里接受那是感情问题,两者根本就两码事。

    “不会啊,我跟舅舅也很亲,我每星期都去看阿婆阿公的。”

    娇纵的柳莎莎停下扫地,用葱白般的手指在俏脸上划了几下,孩子般地嘲弄道:“算了吧?你会帮你二伯赚钱,你帮过你舅舅?

    别以为我不知道,要是没你出那些主意,你二伯他们根本拿不下小学的基建工程!我妈妈还开玩笑,说你就是崇乡人嘴里的‘外甥狗’,在外婆家吃饱喝足了,转眼就忘记了外婆家对你的好。”

    说者无心,听者可有意。

    柳莎莎的玩笑之语,让李家明突然想起了在菜市场卖肉的舅舅,他那张生猪屠宰许可证,可是学权阿公帮着办的,跟自己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这一年多来,自己帮着二伯成了二老板,帮着传猛伯他们开装修店,哪怕是大伯都帮他当股东,可除了每个星期去看阿公阿婆外,没帮舅舅一点忙。

    娘亲舅大,自己可真有点对不起故去的母亲!

    要说柳莎莎确实妖,刚才无意中触到朋友的伤心处,她能立即亡羊补牢,虽然蹩脚了点。现在不是朋友的伤心处,她见李家明被自己说得哑口无言,立刻高兴地取笑道:“被我说中了吧?你就是只外甥狗,吃了摇尾走!”

    也对也不对,被说中心事的李家明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没跟这丫头片子一般见识。这孩子肯定是看多了窘迫的叔伯们来她家借钱,连累得她家也日子不太宽裕;而她家境更好的舅舅们会将最好的东西给她,才觉得舅舅更亲、叔叔伯伯更不亲。

    事情哪有那么简单啊?

    俗话都说‘亲无三代,族有万年’,前世自己没钱读自费大学时,二伯能将准备做屋的钱借给父亲、四叔能把生意上的周转金挪出来,舅舅可会如此帮父亲?这一世,自己不遗余力地帮二伯,除了感情之外或许更多的是报恩心理,而下意识地没有去尽力帮舅舅,或许还有前世的怨气。

    可虽然妖但毕竟是孩子的柳莎莎接下来一句,又让李家明无言以对。

    “家明,我跟你说,其实什么‘亲无三代,族有万年’啊,爸爸跟妈妈是不是一样亲的?既然是一样亲的,那就叔叔伯伯和舅舅也是一样亲的喽?”

    前面的话,李家明听听就算,无非是稍有内疚而已,可这句话触到了他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因为他母亲已经过世七年了!虽然母亲的模样有些模糊了,可母亲就是母亲,那是给予自己生命的人,天底之下最亲的人。

    ‘哎’,前尘往事一幕幕,李家明突然暗叹了一声,继续玩笑着帮她扫完地,笑笑着拿起书包回家吃饭。

    错了,‘亲无三代,族有万年’没错,错的是自己!

    前世舅舅没帮父亲供自己读书,那是因为他也困难,表姐所托非人,嫁了个酒鬼兼窝囊废,他还要去帮亲生女儿,根本没那个余力!

    错了,即使舅舅没象二伯、四叔那样帮自己,那也是自己叔伯有那个能力,自己是李家子孙。叔伯都在,父亲又如何会向他舅兄开口?

    错了,退一万步说,他是亲母舅,母亲的亲哥哥、阿公阿婆的亲儿子!

    错了错了,自己欠了母舅、舅母的,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从一年级到小学毕业,午饭都是在母舅屋里吃的,连阿公、阿婆吃的都是薯丝饭,只有自己一个人吃白米饭!就连红姐回家过年,都不忘给自己兄妹添置件新衣服!

    人啊,光记得筷子头打人,却总是忘记那双筷子给你夹过肉,总是记仇不记恩。自己不自觉也犯了这毛病,光记得‘以前’读书时,母舅没帮什么忙,而忘记了‘当初’母舅、舅母对他的好。

    ‘外甥狗,吃了摇尾走’,狗有吃的还知道摇摇尾巴,自己就是一只不思报恩,连尾巴都不会摇的外甥狗!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