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阿婆的寿席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老人家其实不在乎穿多好、吃多好,只要晚辈孝顺、有出息,哪怕是粗茶淡饭,他们也如食甘饴。

    舅母炒好了菜,阿公、母舅招呼舅公他们吃饭,三个在屋檐下玩的小家伙扔下红鲫鱼就跑,还嚷嚷道:“阿婆生日快乐,吃蛋糕喽”

    农村人没过过洋派生日,正端菜的舅母莫名其妙,不知道三个小家伙想要吃哪种蛋糕,是以前家明送来的,还是今天送来的。母舅扫过盲,舅母可大字不认识几个,她哪知道刚才外甥提过来的盒子就是生日蛋糕。等见过世面的表姐从阿婆房里,拎出生日蛋糕盒子,舅母才恍然大悟,她还以为外甥送来这盒蛋糕跟以前的一样,都是给老人家平时当零食吃的,随手就放在阿婆柜子里去了。

    哦,想起来了,电视里过生日,好象也是吃这种蛋糕的

    “明伢,这就是生日蛋糕跟电视里的一样”

    想吃蛋糕都想出口水的满妹连忙点头,肯定道:“嗯,舅母,这蛋糕可好吃了”

    东西买回来,不就是给大家吃的吗嗯,这只外甥狗有良心,舅舅高兴地赏了李家明后脑勺一巴掌,“明伢,你来搞,我们不懂”

    “哎”,李家明扶着腿脚不便的阿婆在大圆桌的中间偏右坐好,又开始挪旁边的碗碟。

    农村里有客时,吃饭要按长幼尊卑坐,比如今天是阿婆的生日不假,可她不能坐首席,得让大舅公、二舅公来坐,他们代表着阿婆的娘家人;然后是阿公、她、四姨阿婆,以此类推。

    嗯,这只外甥狗有良心。两个舅公看着外甥孙忙活,笑眯眯地坐下,打趣自己妹妹姐姐道:“二妹姐,你真是命好,生了个有良心的外甥孙”

    白发苍苍的外婆脸上笑开了花,仿佛皱纹都少了许多,夸奖道:“都有良心,都有良心,我们文文、满妹、金妹还没事就帮我捶脚。上次去同古玩回来,还送我一个羽绒的护腿,可暖和咧。”

    “阿婆”,得到夸奖的小妹她们眉开眼笑,抱着阿婆的脖子撒娇。

    嘿嘿,李家明也高兴地陪着笑,将蛋糕盒子打开,栩栩如生的寿桃蛋糕让长辈们赞不绝口。要的,这伢子有良心

    点上蜡烛c好,娇憨的小妹、满妹、金妹童声童气地唱完生日歌,抱着阿婆的脖子催她许愿,还不让她说出来,说那样就不灵了,逗得大家哈哈大笑。正高兴的阿婆也随了孩子们的意,默声向观音菩萨许了个孩子们都会读书、都能考上大学的心愿,开始吹蜡烛。

    李家明送来的生日蛋糕很漂亮,用奶油做的寿桃象真的一样漂亮,虽然阿婆不识字,不认识上面写的生日快乐,更不知道几个小家伙唱的happybirthday是什么意思,可阿婆笑得幸福、慈祥。

    有了生日蛋糕,三个小家伙都挤在阿婆身边,接过阿婆的蛋糕和她们的蛋糕,用她们自己的塑料小叉子,不停地往不习惯用叉子的阿婆嘴里喂。

    “阿婆,这种蛋糕可好吃了”

    “嗯,阿婆,这种蛋糕最好吃了,比那种红豆糕好吃多了。”

    “阿婆,你再吃一口,真的很好吃、很好吃,五哥哥平时都舍不得吃的”

    三个小家伙接连给阿婆喂蛋糕,可真羡慕死四姨婆了,家里的孙女、外甥孙女可没一个这么有良心的。

    等大家都吃完一块这种甜得发腻的奶油蛋糕,贪吃的满妹没有象在家里样央求再吃一块。虽然才七岁多一点,但也读二年级了,在外面做客不是在家,该懂的礼数还是懂了一些。可这三个小家伙是什么德性,每个星期都能看到她们的阿婆太明白了,吩咐道:“明伢,再给她们一人一块,其余的等下给她们带回去吃。”

    “谢谢阿婆”

    阿婆的话刚落,旁边的小妹、满妹立即亲了她一下,脸上白红的奶油渍两片,最边上的金妹还凑过来亲了一下,逗得大家又哈哈大笑。

    “好吃鬼”

    李家明笑骂了一句,又给三个小家伙切了一小块,将蛋糕收好放到旁边的小方桌上去。这东西或许好吃,但不能吃多,小孩子还是要多吃饭、多吃菜,才能长得高、身体好

    等表姐拿来热毛巾帮阿婆将脸上的奶油渍擦干净,李家明抱起阿婆身旁吃完了蛋糕的小妹、满妹,将她俩放在旁边两条长凳摞起的长凳上跟金妹坐一起。她们这三个小家伙还是太矮,光一张长凳可够不着大圆桌。

    “来来,吃饭了吃饭了,大母舅、三母舅,来来来,喝杯酒”

    农村里劝客人酒是礼数,而且能让客人喝得越多越好,最好是让客人喝醉就更好。可阿婆知道自己兄弟的酒量,刚才就喝了两杯,怕他们喝多了,笑眯眯道:“承万,莫总劝母舅的酒,随他们自己的意。”

    “行行,大母舅、三母舅、老六、士全,这一杯我倒满,等下随你们的意。”

    “要的,这才是有良心的外甥嘛”

    没戏了,本想着再灌孙士全两杯的李家明遗憾地暗叹一声,跟表姐一起站在三个小家伙后面吃饭,免得她们没坐稳摔下来。

    有了一阵,酒意缓过来的孙士全见李家明站着,连忙起身道:“家明,你坐你坐,我来帮红红。”

    这可不行,李家明连忙玩笑道:“莫莫,士全表哥,你是客,我就是只外甥狗。我母舅没让我到桌子底下吃,这已经够给我面子了。”

    旁边的表姐卟哧一笑,犹如百花盛开,看得孙士全脸上一红。正在帮自己舅舅斟酒的舅舅也呵呵直笑,解释道:“大母舅、三母舅、姨娘,你们不晓得,明伢以前皮得没边。有次耶耶爸过生,他横竖要坐上首席,传林一生气,将他往桌子底下一扔,说外甥狗就应该在桌子底下吃。”

    有这事还真有这事,以前李家明就是这德性,后来还是阿公痛骂他父亲一顿,将心爱的外甥孙抱起来,放到他腿上坐。

    “五哥哥,你以前这么不懂事”

    李家明敲了下满妹的脑袋瓜子,笑道:“嘿嘿,吃你们的饭。母舅,那时我才四岁,你还来取笑我”

    “对对,不笑不笑,那次你还说什么来着说要娶红红做老婆”

    众人大乐,腼腆内向的表姐涨红着脸,见旁边的表弟毫不在意,没好气地掐了他大腿一把。

    忍着大腿上的痛,李家明继续陪着笑,既然不能再灌孙士全的酒,那就索性灭掉他的幻想,省得自己表姐日后受苦。如果说大姐对自己是亦姐亦母,表姐对自己兄妹可真是尽到了当表姐的情分,只是她内向了一些,不善于表达感情。自己从小在阿婆家长大,特别是母亲去世后,更是把乖巧内向的小妹当块宝,有点好吃的、好玩的都留给她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