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拆姻缘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农村人喜欢说亲无三代,族有万年,可这话得看情况、看场合。姑表亲,等姑姑、舅舅过世了,表兄弟姐妹之间会越来越疏远,这是非常正常的。毕竟大家都长大成人了,各人有各人的家、孩子,几十年的婚丧嫁娶下来,各人的亲戚会越来越多,忙得你在年节的时候走都走不过来,可落在李家明身上又不同。

    母亲过世得早,阿婆家只有一个舅舅,自己家又不是什么大姓人家,因此对于李家明来说,舅舅家的表哥、表姐也跟亲哥哥、亲姐姐一样。不要说他现在还小,即使是他的前世,哪怕阿公阿婆、母舅母舅不在了,他也照样礼数周全,一回了老家就来看表哥。只是表姐嫁得太远、家里又太穷,每次回来只能去打个转,给家境困难的她塞千儿八百块钱。

    扯远了,那都是过去的事了,重要的是现在。

    农村里的饭桌上跟城里的饭局一样,永远是边喝酒边聊正事,大人们两杯酒下肚,红光满面的六表叔就扯到了他侄子身上。

    “承万,士全要的吧长相品貌都是我们村里最好的,屋里还做好一幢新砖屋给他讨亲。”

    “要的,要的,只要他们好,我们大人”。

    没喝醉的孙士全确实一表人才,家境也非常好。喝高兴了的母舅一个劲地说好,一直细嚼慢咽赖在桌上的李家明见舅母来不及阻止,连忙打断道:“母舅,母舅,有件事我不记得跟你说了。”

    给客人布菜的舅母也反应过来了,连忙道:“对对,明伢,你刚才跟我说什么来着”

    没办法了,母舅喝高兴了,脾气也就大起来了,得顺着他来。否则别说自己还只是个毛伢子,就是自己长大了,他也照样跟自己吹胡子瞪眼。娘亲舅大,在农村里叔伯很少会打骂侄子,可舅舅发了火骂或揍外甥一顿,那真是送给他骂、送给他揍的。多少不孝顺的外甥、外甥孙,老大不小了还让舅舅、舅公罚跪,这种事可太常见了。

    急切之下,李家明想起了上次吴先生跟自己说的事,连忙撒谎道:“母舅,袁州麻纺厂在招工,我二伯让我来给你说说,让红红姐去招工。”

    这事母舅也听说了,可那招的都是城镇户口。急切的李家明缓了一下,应对办法自然有的是。张仁全在高桥当派出所所长,总在他们局里有关系,花几千块钱打通一下,还怕搞不到个指标

    “母舅,你莫c心了,农转非的指标我二伯有办法。”

    热闹的饭桌上一下安静了,喝得红光满面的母舅顾不得刚才答应了一半的事,正色道:“明伢,你二伯真有办法”

    “嘿嘿,母舅,我伯伯他们天天帮那些当官、当大老板的做装修,还能听不到一些风声你莫c心红红姐的事了,反正过完年,我大伯会帮你办好的。”

    母舅可不是二伯,他比二伯精明得多,欢喜过后就觉得这事不对。前段时间在外甥家吃饭,也没听传民、传健说起这事,肯定是外甥自己的主意;而且听外甥的话音就知道,这小子是准备拿钱开路。

    现在一个农转非指标几千块,加上请客送礼的,没上万块办得成外甥是亲外甥不假,可亲兄弟还明算账呢,母舅思量一阵,婉拒道:“明伢,母舅多谢你了,红红性子太软,到袁州那么远的地方去当工人,我怕她会受人欺负的。”

    也是为难,万多块钱对于农村里来说,无异是一个天文数字。而且表姐性子软,到那么远的地方去当工人,以后婚嫁也肯定在那边,这让当父母的如何放得了心嫁在近处,即使有个委屈,家里也能帮她出头。男孩子跑得再远也吃不了亏,女孩子若是嫁错了、吃了亏,那就是一辈子的亏

    旁边的六表叔也帮腔道:“就是,明伢,很多事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伢子讨老婆远一点没关系,妹子还是嫁在近处好。”

    好个p你光想着自己侄子,可想过我表姐我就不信,你侄子好酒的毛病,你这当叔叔的不知道

    可桌上的都是长辈,李家明压着不满,耐烦道:“母舅,你莫担心,我既然敢让红红姐去袁州当工人,就有办法让她过得好。柳校长的老婆钟师母就是袁州人,她父母就住在麻纺厂旁边,两个哥哥都是单位上的人。等过了年,我去求柳老师、钟师母认红红姐当个干女儿,钟叔叔他们还不帮着看着点”

    到城里当工多好,可旁边的六表叔也不知吃错了什么药,李家明都说到这份上了,他还坚持道:“承万,要我说,这事还是小心点好。现在农转非的指标要几千,招工又要花钱送礼,万一没办成,那钱可就是打水漂了。袁州麻纺厂的事,我也听说过了,那是地区管的厂子,招工哪有那么容易的事”

    妈的,这混蛋得了人家多少好处李家明暗骂一声,话里也带上了刺。

    “六表叔,对于我们这样的农村人来说,吃国家粮、当工人是不得了的大事,可对于有能耐的人来说,不过是一句话的事。”

    李家明名声大、是天才不假,可毕竟是个十三四的伢子,母舅刚想说几句好话将事拖一拖,省得自己这个犟出了名的外甥跟客人起争执,可旁边爱女心切的舅母忍不住了。

    “明伢,你真有办法帮红红招进去”

    这有什么难的李家明索性将上次吴叔叔想帮自己的事说出来,省得这个不识趣的六叔胡搅蛮缠。麻纺厂肯定会破败,可那是几年以后的事,几年以后自己还没办法帮表姐弄个正式工作哼,只要有钱开路,什么事办不成再过几年,等自己成了年,砸几万块下去,让表姐进个行政单位都搞得掂

    大姐是姐姐,表姐也是姐姐,母亲娘家就是一个表哥、一个表姐。若是自己没能力也就罢了,自己有能力了,还能眼看着母亲的亲侄子侄女在田里刨食也就是时间久远了一些,时间又不太凑巧,没把表哥、表姐的事想起来,现在想起来了,旁边人就不要替他们c心了。

    “舅母,你莫c心了,吴叔叔答应了帮忙,你还不放心”

    李家明这么一说,精明的母舅也拍额头,大笑道:“是哦,我怎么忘记你还有个贵人会相助瞧我这记性,上个月还跟人一起喝酒咧。”

    高兴的母舅一口喝掉半杯酒,给两位舅舅、姨妈解释道:“母舅、姨娘,你们不晓得吧明伢认了个干哥哥,县里那个药厂就是他干哥哥的母舅开的。上次明伢考了全县第一,吴老板跟他干哥哥还特意进来喝酒,对这小子不晓得几好。”

    舅舅家还是太穷了,不能让他省吃俭用亏了阿公阿婆,李家明连忙趁着母舅高兴,补充道:“母舅,你放心了吧这事不花钱的,吴叔叔给县里交了那么多税,还跟书记县长都熟。这点小事,还不是他一句话的事”

    “要的要的,这事母舅承你的情了”

    完了,旁边的孙士全如丧考妣,拿筷子的手都有些发抖,李家明也只好对前世的表姐夫抱以歉意。都说姻缘是天注定的,还说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可红红姐是自己表姐,只要她下半辈子过得好,别说拆十座庙,把崇乡大大小小几十座都拆了又如何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