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解心结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这是个人情社会,也是个等级社会。&

    李家明与许指导员并不熟络,可有张仁全的关系在,俩人就有了交情。许指导员与高斌都是副科级,可高斌还是局党委委员,那就比他低了一头。涉及到利益的事,指导员跟局长尿不到一个壶里,可没涉及到利益,许指导员就会充分尊重不是自己领导的局领导。

    若是李家明没有跟高斌有过不愉快,许指导员会痛快地帮他把事办了,而且连手续费都会给他免掉。可两人有过不愉快的事,许指导员将李家明姐弟领进办公室,让一个以前与张仁全走得很近的手下沏茶倒水后,自己去了分局长的办公室。

    “老高,李家明来了,想找你办户口迁移的事。”

    “嗯?”

    正等着李家明的高斌扔下文件起身,笑骂道:“这小子摆了老子一道,得找他算算账。”

    摆什么摆?许指导员笑笑不语,从桌上拿了支‘芙蓉王’自己点上,自从上次的事后,这蠢猪就时不时地扔包‘芙蓉王’在桌上。厉害啊,那小伢子简简单单的两条烟,就让两个穿一条裤子的家伙反目了。

    “哟,高叔,听说您老人家便秘了?”

    满脸横肉的高斌一巴掌,扇在李家明脑袋瓜子上,笑骂道:“操,见不得你高叔好吧?操,白认个侄子了,你耶耶的请柬呢?怕老子送不起礼?”

    报复人吧?李家明苦笑一声,“那事可真不由我作主,哪有老子娶后妈,儿子帮着送请柬的?”

    “也是,你这孩子吧,不说了。”

    出了口气的高斌感叹一声,不再提去帮他撑面子的事,扔了支‘芙蓉王’给旁边的民警,吩咐道:“小徐,打个电话去高桥给张所长,就说家明的事不用他管了。家明,跟我过来一下。”

    “哎”,李家明答应了一声,狐疑地跟在他后面出了办公室。见这家伙把自己往他办公室带,这才有些明白过来,柳老师的职务比大家预想的还高,学权阿公也出人意料地升了官,估计他是想化解矛盾。

    官场里的人啊,永远是热衷于锦上添花,却很少愿意雪中送炭。也好,能省一点是一点,省下来的钱干点什么不好?

    两人进了办公室,高斌随手将门带拢,示意李家明坐。

    “家明,你是个聪明伢子,叔叔也不遮掩。叔叔能坐上这个位子,上头有领导下面有手下人,很多事是身不由己的,我这么说,你能理解吗?”

    理解,理解,当官的人上上下下都要照应着嘛。李家明笑了笑,用一种很诚恳的语气道:“理解,高叔叔,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嘛。上次的事,我真不怪你,在拘留室有被子盖,我也是第一个吧?”

    高斌满意地揉了揉李家明的脑袋,这是个上道的伢子,日后不出意外肯定会出人头地,可惜的是当初建军那混蛋太贪,自己也一时打错了算盘。

    “那就好,叔叔这人做事、做人都讲究,不跟有些人样,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家明,你既然还能喊我叔叔,我也不会白让你喊一年多。你的事,仁全昨天给我打电话了,派出所没有农转非指标的决定权,但我们分局里有。

    我刚才跟户籍科的兄弟要了个人情,你去楼下交4000块钱,让你表姐把户口落在我这。到时候,你表姐要迁走的时候,也省得你们又跑高桥。”

    交的钱只比张仁全那少1000,李家明并不怎么放在心上,可人家主动伸橄榄枝过来,他会毫不犹豫地接住。高斌虽然是个底层官僚,可他手里有实权,日后指不定有求到他头上的时候,这样的关系还往外推?

    快意恩仇是过瘾,可那是匹夫所为,自己是生意人,追求的是利益,可不是什么意气!要是张建军那混蛋把黑掉的钱送回来,自己也会高高兴兴地接着,依然亲亲热热地叫人叔叔。当然,以后他们有求于自己的时候,该得的好处也不能少要。

    人嘛,要灵活不能太古板。

    “谢谢高叔叔,谢谢高叔叔!我爸爸结婚,您来不来无所谓,明年我再拿第一的时候,您得来!连柳老师都答应了过来喝酒的,您这么近不来,可真讲不过去。”

    上道!高斌高兴地又赏了李家明一巴掌,笑骂道:“混小子,就惦记着老子给你送茶钱是吧?”

    “呵呵,这都被您看穿了?得了,我先去交钱,我表姐是乡下妹子,估计现在心里正七上八下呢。”

    “滚!”

    李家明眉开眼笑地出了办公室,到楼下找着表姐,两姐弟一起去户籍股交钱。

    4000块?表姐惊愕地看着表弟交钱、帮自己领表、填表,等散发着油墨香的户口本拿到手,她都不敢相信自己成了吃国家粮的人。

    “哥哥,快点快点,车车来了!”

    “五哥哥,快快,车车来了!茶山的车车没坏!”

    “徐警官,谢谢了,谢谢了,我们先走。”

    看着三个小家伙欢呼雀跃,李家明连忙拉着还在发愣的表姐出去坐车,想去高桥玩那就去吧,反正家里的事自己也帮不了什么。

    “滚滚滚,自己去粮站办粮油手续。回来,回来。”

    李家明连忙又跑回来,徐民警小声道:“你家是要办喜事吧?你去粮站找下肖胖子,就说高局长要你去找他,想买点仓脚米。以后家里要买米,你就直接去找他。”

    哦,就是买些便宜米,高斌这人还真讲究,最起码比张建军那王/八蛋讲究。

    “谢谢徐警官!”

    “滚!”

    脸上长着青春痘的民警一挥手,将他轰出办公室,随手将报纸下的两包‘白沙王’扫进了抽屉。

    五姐弟上了车,摇摇晃晃地到了隔壁的高桥乡,比崇乡还小、还短的街道照样让三个小家伙蹦蹦跳跳,她们班上多少孩子还没来过呢。

    “金妹,看你们能不能找到乡政府,找到学权阿公?不准问人啊!”

    “哎”,大一岁的金妹连忙拉着两妹妹去找乡政府,乡政府那几个字,我们还不认识?

    礼多人不怪,李家明随便在街边的摊子上买了点水果,表姐连忙抢着付钱,他也由着她。十几块钱的东西,表姐付得起。

    “明伢”

    李家明好笑地拉着表姐走偏一点,小声打断道:“红姐,我在你家吃四年半白米饭,我有过不好意思不?好了,莫放在心上了,以后好好上你的班,别的事少操点心。”

    “我”

    哎,表姐还是太纯朴了,李家明将昨晚的事告诉她,省得她总觉得抢了大姐、二姐的机会。

    “红姐,我大姐喜欢大城市里的繁华,她不会愿意回来的。我二姐喜欢当厨子,一/门心思想去外头开小饭馆,你没抢她们什么东西。

    再说,姆妈和耶耶(爸)是一样亲的,母舅和二伯对于我来说,也是一样亲的。我帮我二伯当二老板、帮大伯当股东,总要帮帮母舅吧?要是这点事我都不帮,我对阿公阿婆都对不住,还有什么脸面去看我姆妈?

    红姐,我们是一家人,弟弟帮姐姐,姐姐帮弟弟,计较那么多干嘛?你要真觉得欠了我的,以后多孝敬阿公阿婆、母舅舅母,比什么都强,弟弟真不缺钱。不信的话,你回去问问母舅,我在街上都有三个店面、三幢屋,一个月收租都五六千块钱!”

    表姐眼睛红红的,终于没再坚持要还钱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