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天经地义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有个当官的阿公就是好,提十一块八的水果去,不但捞了顿饭吃,回家还有车送。m.乐文移动网草绿色的旧吉普在派出所打了转,又去卫生院接上回崇乡过年的陈师母,一帮孩子心满意足地打道回府。

    车到崇乡小学停下,得了李家明两包‘白沙王’的司机,帮着陈师母从车上拿东西,也跟着一帮孩子去她家喝杯茶。

    “磊伢哥哥!”

    嘴巴甜的孩子受欢迎,现在小妹、金妹都跟满妹学会了,一看到王磊就扑了上去,乐得这位真正的大学生连忙去给她们找吃的。

    “王老师好(王校长好)!”

    “好好好,家明,你从学权那来?”

    刚从外面进来的王校长见家里一群小萝卜头,自己学生正在帮着沏茶,随手将摩托车头盔放在桌子上,跟起身打招呼的司机握了下手。王老师冲李家明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茶,商量道:“昨天你二伯送了两张帖子来,十九我跟老柳都有事,就不去了。这样,你二伯杀猪的时候,我跟你师母一起来。”

    “哦”,李家明答应了一声,感激老师的理解。自己能理智地请四婶帮父亲张罗找对象,但事情真的如愿了,心里想非常高兴也不太可能,毕竟那女人取代了母亲在父亲心中的地位。

    当司机的人都眉目通透,乡长的外甥、孙女在这,这位王校长开口又是‘学权’,语气中透出亲密,那还不赶紧巴结着?

    “王校长,你们这是要回家?要不,我送你们一脚(程)?天太冷了,可莫冻着了陈阿姨。”

    “这”,王校长习惯性想婉拒,可看人家这么热情,准备的年货也确实不好带,连忙道:“那就谢谢了,晓艳,你跟磊伢坐车,我自己骑摩托回去。”

    司机连忙放下茶起身,招呼道:“陈阿姨,要不我们就动身?山里天黑得早,我等下还要送家明他们。”

    “要的要的,磊伢,拿东西。”

    大家一通帮忙,将王老师摩托车上的东西拿下来放到后备箱里,李家明也带着姐妹们告辞,准备去粮站办粮油关系,顺便取钱还二婶。可王磊将他父亲推上了车,自己拿了摩托车钥匙、戴上头盔骑车回家。这位师兄吧,虽然有些内向,可孝心一直是不错的。

    …………………………

    出名好啊,李家明会读书只是让家长们羡慕,可他够种、够恩怨分明,那就深得一些生意人的喜欢。

    生意人嘛,谁都想赚钱。

    一会到了粮站,李家明让妹妹们自己去玩,拿了两包‘芙蓉王’夹在户口本、粮油申请材料里,带着表姐进了粮站肖站长的办公室。名声不错的李家明将表姐的材料递上去,这位肖站长将夹里面的‘芙蓉王’扔了回来,笑骂道:“家明,你是想笑我吧?”

    “嘿嘿,习惯了,习惯了”,人家既然不要,李家明陪着笑接住烟,放进自己的新短大衣口袋。表姐送的这件衣服还真不错,口袋够大好放东西。

    胖乎乎的肖站长随手签了几个字,将材料递给游小红,乐呵呵道:“游小红是吧?你拿着这些,到楼下门市部找邵会计,他会帮你全部办好的。家明,你留一下,我给你说点事。”

    “谢谢肖站长”,表姐连忙道谢,拿着自己的材料转身就走,还不忘把门给带拢。一路看过来,她算是见识了自己表弟的本事,到哪都是两包好烟开路。这肖站长让他留下来,肯定又是谈什么好事,刚才那位高局长叫他去,没几分钟五千块钱才能办的事就变成了四千。

    “家明,刚才斌伢子给我打了电话,要我多关照下你。以后你每个月来买一百斤仓脚米(当时粮站工作人员的伎俩,名义是掉在地上的脏米,其实是上好的大米),够吃了吗?”

    高斌这人讲究,最起码比张建军那王八/蛋讲究,李家明连忙道谢。

    “没事,我跟斌伢子是兄弟。以前刚参加工作的时候,我们天天混一起玩,他老婆是我同事,还是我做的介绍呢。”

    肖站长解释了两句,笑问道:“家明,你伯伯他们开装修店,一个月要买不少米和油吧?”

    戏肉来了,帮高斌的忙是真,想捞点好处也是真。这个无所谓,只要我好你好,大家都会好。

    “嗯,肖叔叔,现在的米可真贵,我伯伯他们一个月要买千多块钱米。我二伯那边就更不得了,就是买陈米,一个月都四五千块钱!”

    上道,难怪斌伢子器重这小子。肖站长笑了起来,小声道:“家明,你叫我声肖叔叔,叔叔就不亏待你这侄子,要不要我帮你多搞点仓脚米?”

    人情归人情,生意归生意,不会将两者混淆的李家明沉默了一阵,也小声道:“有多少?”

    两只大胖手捏紧了,肖站长凑过脑袋来,小声道:“你要多少?”

    李家明眼睛眯了起来,传猛伯他们手下几十号人,一个月要吃上千斤米、油,二伯那边更不得了,百多号人要吃掉四五千斤,估计这粮仓老鼠是想包下他们的粮油生意。

    妈的,这可不是只普通老鼠,这是只真正的硕鼠!

    不过,钱得赚,风险也不能冒,李家明压低声音道:“肖叔叔,有便宜东西我肯定买,但就是怕麻烦事。”

    这是大钱,心头狂喜的肖站长快速盘算一阵,压低声音正色道:“放心,我帮你送到店里,米四角四一斤,化油(猪油)一块三。”

    真正的仓脚米、桶底油,以前李家明又不是没跟二伯来买过,真实价格是二毛六、一块二,米里有沙子还有霉米、油也很混浊。肖站长说的米、油,肯定不是那些,肯定是那些上好的大米、化油。

    这是大生意,这也是只大老鼠!不过,这关自己什么事?只要能赚到钱,又没什么风险,这事就可以干!

    叔伯他们都有了赚钱的门路,可舅舅还在菜市场杀猪呢。

    别看舅舅在菜市场卖猪肉,一天能赚二三十块钱,其实也就年节时候生意好。到了明年天一热,他们几个屠夫得商量着轮流卖,否则肉一变质发臭,没一个能赚到钱。这年头的大冰柜动辄几千块钱,可没哪个人舍得买的。

    考虑了一阵,李家明觉得这生意做得。一个基层领导都这么干,整个粮油系统肯定也不干净,法不责众的事,不干白不干。等过两年彻底放开了粮油市场,再让舅舅去建成、药都购粮,同古是山区县,粮油生意永远不会差的。

    “肖叔叔,我舅舅想在街上开个粮油店子,违反什么规定不?”

    是个人物,不愧是敢拍陈和生三砖头的伢子!

    胖胖的肖站长大乐,脸上的肥肉都开始抖动,拍着他的肩膀道:“家明,叔叔是建成人,我们那产粮。你舅舅要是有兴趣做这生意,他卖多少我提供多少,还保证是新米!”

    “肖叔叔,我是问现在私人可以开粮油店吗?”

    “呵呵,别的地方不行,崇乡可以!”

    那就行,粮站的人都不管,谁会来管闲事?

    “那行,过完年,我舅舅不卖肉了,来街上开食品店,日后还望肖叔叔多多关照。”

    “客气客气”。

    李家明满面春风地出了办公室,也不跟这胖子讨价还价,市价的一半进货还保证是新米,在粮食被国家垄断的年代里就是最优厚的条件了。万多人口的乡,即使有薯丝吃,一年少说也能卖上百万斤粮食,舅舅少说也能在这肖胖子手里转手十几万斤粮食。这胖子是建成人,那是粮食主产区,恐怕他亲戚朋友每年以一毛八/斤,卖给国家的余粮都不止十几万斤!

    何况传猛伯、二伯那一个月还可以卖那么多,母舅还要杀什么猪,以后就做这种倒手生意算了。可惜了,吴叔叔的厂子买米肯定非常便宜,也不可能帮自己买便宜米,否则母舅想不发财都难。

    没多久,送王老师的司机回来了,大家上了车回家。路过银子滩的时候,李家明跳下车,将正整理杀猪工具准备去他家的舅舅拖上车。等回到家里,请司机喝了杯菊花豆子茶,送走了司机,李家明又拉着舅舅去了书房。

    “……。母舅,你觉得这生意怎么样?”

    李家明舅舅可是个精明人,仔细琢磨了一阵,小声道:“做是做得,但一年没有你说的那么多,我估计一年也就卖得到四五万斤。”

    “这么少?”

    “呵呵,母舅屋里平时四个人吃饭,去年总共也就买了两百斤议价米(返销粮),你说全乡能卖出去多少?明伢,不是每家每户都吃得起白米饭的,再说粮站里也不可能一斤议价粮不卖,能分你1/5就不错了。”

    嗯,舅舅说的有道理。自己去年下学期,都吃了两三个月薯丝饭,一直到父亲寄钱回来了才吃净白米,何况是别人呢?

    “母舅,要不你过完年去街上开店子?肖站长既然敢干,肯定有路子的,等国家一放开这一行,你就去县里开。我伯伯他们都在那,光他们一个月就要吃上千斤米,还有王振国的工程队。

    嗯,我记得上个月工程队买了四千一百六十斤米,价钱是一斤七角三,全部都是陈早米。”

    这是条财路,想发大财不可能,但过得富足是没有问题的!

    “嗯,要的!等过完年,你带我去肖站长那走走。”

    舅舅越想越高兴,用力揉了外甥的脑袋几把,愉快地答应下来。他可不是表姐,还想着欠人情之类的破事。舅舅沾外甥的光,就象外甥吃舅舅的白米饭,都是天经地义的。

    “承万承万”

    两甥舅正高兴时,楼下响起了传猛伯的声音,那是在催舅舅下楼杀猪。李家明父亲的婚事没几天了,得先把猪肉、米果、油豆腐准备好,等新人一回来就好做酒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