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母亲只是睡着了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晨雾终于在太阳的威力下散去,群山或苍翠或萧瑟,仿如一幅浓墨重彩的山水画。【更新快请搜索】

    ‘嘟嘀嘀’,一声伴随着汽车引擎声的长喇叭,让正在跳房子的小妹立即往马路上跑,慌得李家明连忙跟上,将她拖到马路边上。

    “哥哥,耶耶(爸)回来了!”

    “嗯,莫乱跑,满妹,站路边上来!”

    更懂事的金妹连忙将站在路中间的满妹拖了过来,生怕被车撞到,可满妹边挣扎边蹦跳尖叫,“三叔、四叔、三婶、四婶、大姐、兰姐、……军伢哥哥、大狗哥哥回来喽!”

    也真难为她一个不漏。

    真的是回来了,当白蓝相间的旧班车在门前停下,穿着黑色大衣的四叔一下车就被性急的满妹推开了,“四婶四婶”的不停大叫,气得想抱她的四叔捏着她的脸蛋骂没良心。

    “四叔”

    “没良心的,只记得四婶!”

    “四婶!”

    娇憨的满妹从四叔的胳膊下钻走,扑进了刚下车的四婶怀里又跳又叫。

    “四婶,给我买了好吃的不?”

    “嗯”

    “买了花衣服不?”

    “嗯”

    旁边的小妹喊完人,也看到了父亲,尖叫着扑过去,“耶耶!”

    “文文!”

    仿佛年轻了十岁的父亲抱住心爱的女儿,在她小脸上重重亲了一口,顶着她的额头亲腻了一阵,才抱着她转身给旁边的未婚妻看。

    “文文,叫人”

    “姆姆姆妈”

    乖巧的小妹结巴了一下,终于叫出了这个词,伸手让红着脸的阿姨抱。

    一声亲热的‘姆妈’,终于让忐忑不安的张象枫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被撞了一下,伸手抱过这个白白净净的小女孩,也亲了亲她的小脸,亲热道:“嗯,文文真漂亮!姆姆妈给你买了好多好吃的、好玩的,还有新衣服!”

    头发被四叔揉成了鸡窝的李家明也走了过来,眼睛微红道:“耶耶,阿姨。”

    “明伢”,父亲也眼睛微红,一把抱住让他日思夜想的儿子,死劲地揉他的头。一阵暖流泛起,李家明终于象个孩子样抱着父亲,仿佛他小时候一样。

    听到门外的动静,正在忙碌的大人们也放下手里的活,连忙出来接人、帮着拿东西。父子、母女、兄弟笑成一团,毛砣、细狗连忙点燃准备好的鞭炮,一时间‘噼啪’声不绝于耳。

    ………………

    得益于哥哥的名声与狠辣,还很懵懂的小妹在学校里被所有伢子、妹子敬着、护着,没人敢告诉她亲生母亲与后妈的区别,可她知道,别人都有姆妈就自己没有。问哥哥时,哥哥总是说姆妈在山上的泥巴屋里睡觉,可自己喊她时,她从来都不理自己,也没有一扇门进去。

    现在被一个漂亮姆妈抱在怀里,小妹觉得幸福极了,比被爸爸、哥哥抱还更幸福。

    “姆妈,这次我又考了双百分!”

    “文文真厉害!”

    “哥哥更厉害,这次他又考了全县第一,还是两个第一哦,比莎莎姐都更厉害!”

    小腹已经微微隆起的张象枫正是母性大发的时候,怀里的小女孩又白白净净的惹人疼,不禁用额头顶着她的小额头亲热道:“莎莎姐是谁?”

    被她抱在怀里的小妹正兴奋、幸福着,小心看了眼正跟军伢哥哥、大狗哥哥他们闹成一团的哥哥,在新妈妈耳朵边小声道:“姆妈,莫说是我说的哦,莎莎姐就是莎莎姐,长得可漂亮了,比电视里的明星还漂亮,她对哥哥可好了,还送了他一个照相机。哥哥笨死了,连我都知道莎莎姐喜欢他,他一点也没看出来哦。”

    张象枫也看了眼正在堂屋角落里笑闹的继子,身材不高可气质沉稳,要不是面嫩了些,跟大人没什么区别,不由得忍俊不禁。

    天才就是这样的?会读书,懂事,就是不通儿女情?

    “明伢,过来,让兰姐看看。”

    “哦”,比军伢、大狗伢矮大半个头的李家明被俩人拖过去,当惯了大姐头的兰姐仔细打量一番,掐着他的脸道:“真没看出来,打起架来不要命的明伢,居然也是个天才?家德,家德,明伢有你厉害不?”

    安安静静地站在一边陪笑的李家德,对这个最大的堂姐有点怵,这个大堂姐虽然从小护着他们一帮弟妹,可揍起人来也真疼。太公定过规矩,说自家兄弟不得打架,可大堂姐从来不理会那一套,以前大哥、二哥经常在学校、路上被她揍得不敢吱声。

    “比我更厉害,比我更厉害,我只会读书,家明不但会读书,还会教书、赚钱。”

    “那是不错,我们李家又出了个天才”,兰姐满意地点了点头,掐改成了揉,转身数落她的大老弟。

    “笑笑笑,一只蠢牯,只会打架不会读书,气都让你气死了!”

    “嘿嘿嘿”

    兰姐欣赏完了天才,好久不见的大姐将自己脖子上的围巾系在他脖子上,揽着他的脑袋一个劲得笑,笑得他脖子上、心里暖融融的。

    等大家烤了一阵火,正在抽堂弟发的‘万宝路’的传猛伯开始招呼大家别烤火了,赶紧起身做事。

    “传林、象枫,你们去祖厅上柱香,等下跟我去乡上扯证(注册)。军伢,你去推车子,还有传健,你去拿喜糖、喜烟。”

    一通忙乱,等一对新人在祖宗灵位前上完一柱香,舍不得的小妹抱着新姆妈不放手,吵着要跟着一起去。

    “文文,天冷,姆妈一会就回来了。”

    “我不,我不。姆妈,我要跟你去,我就要跟你去!”

    母性大发的张象枫心里柔柔软软,抱着小妹道:“传林,文文跟我去。”

    正为这对新母女感情融洽而高兴的李传林笑得合不拢嘴,连声答应道:“行行,文文,这几天要跟姆妈住哦。”

    “嗯!”

    兴高采烈的小妹爬到新姆妈身上,紧紧搂着她的脖子,生怕哥哥过来不让她去。李家明还真没那意思,满面笑容地过来,把她的小书包递过来,交待道:“晚上、早上要干什么?”

    “晚上的牛奶不放糖、早上的可以,还有早晚刷牙!”

    “嗯,东西在书包里。先下来,哥哥跟你说几句话。”

    哥哥是不骗人的,放了心的小妹连忙跳下来,跟着哥哥到旁边听他耳语几声,小脑袋点得象啄米的小鸡一般,看着众人直发笑。

    大家戴上头盔、手套,拿着一大袋喜糖、喜烟,骑着四辆新摩托去乡上登记结婚。快过年了,要不是跟民政办的人打好了招呼,现在都不一定还有人。

    送走了去乡上的叔伯、新婶婶,李小兰、李国华姐妹才认真看米分刷一新的泥巴屋子。还真漂亮,一水的白墙青瓦,到处都是水泥地,连屋檐下的台阶都刷上了水泥,比一路上看过来的泥巴屋漂亮得多。

    换上了新衣服的满妹到处找妹妹,见大姐和兰姐在那,连忙跑过来,“大姐,妹妹呢?四婶婶给她买了花衣服,可漂亮了!”

    这孩子,死要漂亮的毛病是改不了了。

    好笑的大姐抱起满妹,顶着她的额头,虎着脸道:“考了多少分?”

    “双百分,妹妹呢?”

    “跟她姆妈去住人家了,你也想去?”

    “不去,大姐,给我买了花衣服不?”

    “没”

    “好吃的?”

    “没”

    “不跟你玩了”,不高兴的满妹从姐姐怀里挣扎下来,又扑向大堂姐、然后是正在帮大人炒菜的二姐。

    最后,大失所望的满妹嘟着嘴巴,去找李家明他们玩。还是五哥哥好,有好吃的、好玩的都给自己。

    姐姐们回来了,李家明他们就不用再干家务,几兄弟凑在军伢房里烤火、聊天、吃东西,见满妹嘟着嘴巴爬到自己身上,好笑道:“大姐没帮你买东西?”

    孩子一般是记打不记吃,满妹也不例外而且还更过分,只要一次没满足她的愿望,她就记得很久很久。

    “嗯,她最坏了!比二姐还坏,二姐上次还给我买了东西吃呢。”

    接过五哥哥手里的小蛋糕,愤愤的满妹将嘴巴塞得满满地,含糊不清道:“五哥哥,妹妹去了新婶婶家,你怎么不去?新婶婶对妹妹那么好,肯定给了你们买好吃的、新衣服!”

    房间里安静了下来,军伢他们几个懂事了的哥哥想拦都来不及了,可李家明笑笑道:“妹妹一直想要姆妈,哥哥不想就不去了。”

    娇憨的满妹哪懂看人眼色,一向都是娇纵惯了的,姐姐没给她买好吃的、漂亮的花衣服,最亲近的妹妹又扔下她走了,她还正觉得委屈了,这才跑到觉得对她最好的五哥哥这来。

    “五哥哥,你不想要姆妈?”

    李家明比屋里人的都更善于控制情绪,可心里还是一酸,只是脸上神色如常。

    “哥哥有姆妈啊,你小时候都见过,不记得了?”

    “哦,我知道,月婶婶在后面山上睡觉觉。”

    对,母亲从来都不曾离去,只是她睡着了。等到数十年后,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玩累了,也会到后山上去,睡在母亲身边,告诉她自己带好了妹妹,自己让妹妹过得比所有孩子都幸福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