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时光荏苒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在满妹眼里,天下最亲、最好的人就是四婶,过年不但给她买好吃的、好玩的、漂亮的花衣服,还给她和妹妹买了个好玩的游戏机。可惜的是五哥哥看了一眼后,立即把它没收了,一天只准她们每人玩半小时,而且还要四婶教她们言文方广在四一,高头一撇谁人去。

    回来拿好烟待客的李家明看了眼正玩得高兴的小妹,问与阿姨聊天的四婶道:“四婶,我表姐学得怎么样了”

    “打字差不多了,速度可以练出来的,可这只是个学习机,要学别的东西还是要找真正的电脑。要不这样,等过完年,她跟我去东莞,下班的时候去我们公司里学。反正她们厂子要正式生产,也得等到明年五六月份,只要她学会了这些,挤进办公室应该没什么问题。”

    也只能这样了,当工人还是太辛苦,而且待遇太差。要不是四婶带回来个小霸王学习机,李家明也没想到让表姐学习打字,以便日后混进厂里的办公室。

    “阿姨,林业局的柳局长、小学的王校长、张老师、高桥的游乡长他们来了,您出去跟他们见个面吧”

    “哎,你先去敬烟,我马上就来”

    正跟四婶聊天的张象枫答应了一声,连忙将身上宽松的衣服换掉,穿上正式一点的大衣。

    李家明从柜子里拿了两条芙蓉王赶紧出去,学权阿公肯定是听到柳老师会来,才特意来吃杀猪饭的,当官的人都会钻营。别看他现在是正科级,柳老师是副科级,可前程与实权都比人家逊色不止一筹。

    不过,李家明这次错了。游大乡长还真不是冲着柳大局长来的,作为银子滩第一个大专生,即使他当上了乡长,也得到张老师面前敬烟、拍马屁。

    “张老师,你太偏心了。传民杀猪你来,我家明天杀猪,你就不去”

    “滚,那是你老婆养的猪吗那是你嫂嫂养的”

    “张老师哎,我哥哥还不是你学生”

    这倒也是,银子滩三十八岁以下、七岁以上的,都是张老师的学生,有些留级留得多的,年龄还可以放宽到四十多岁。

    “我跟学新、学礼他们都说好了,今夜你去我那里住,我们以前一帮老学生好好陪你喝两杯。张老师,我们都毕业二十年了,平时大家都有事,要再象这样聚在一起难啊。”

    张老师对自己在银子滩的第一批学生印象很深,那是他从一年级开始带班带到五年级毕业的,稍一回忆就想起来了。

    “还真是哦,你是六八年入学的,七三年小学毕业,还真是二十年了。要的要的,那我晚上不走了,去你那住。”

    游大乡长大喜,连忙跟柳老师、李传民他们告了个罪,招呼司机开车去各个屋场通知当年的老同学我的24岁美女总裁。

    “真快啊”,张老师感叹了一声,冲李家德、李家道、李家明还有李家仁、李家义几兄弟招招手。

    “你们几个呢”

    “还好”。

    李家德成绩如何,张老师是不会问的,李家道和李家明他也不怎么操心,他真正想问的是刚回家的李家仁兄弟。这两兄弟以前不得兄弟姐妹们待见,但在老师的眼里还是用功读书的好学生。

    “家仁、家义,明年有把握吗”

    与以前一样被堂弟、堂姐们隐隐排斥的李家仁兄弟,虽然为人自私刻薄了点,但对当年的老师还是抱有感激之心,连忙恭敬道:“我们老师说,明年考大专问题不大,如果发挥得好,也许可以达到本科线。”

    “嗯,不错,好好努力。”

    年近花甲的张老师鼓励了一句,感叹道:“哎,教了一世年书,也就教出你们几个象样子的。家明,好好带你弟弟妹妹读书,老师还指望多出几个大学生,以后退了休好吹牛皮。”

    “哎”。

    等老师教诲完了,李家明恭敬地答应了一声,连忙拆开手里的芙蓉王,先敬了张老师一盒,又去给王老师、柳老师、司机敬烟,然后是几个婶婶的父亲、哥哥,一条烟散完都还不够。

    两三百块钱就这么没了,柳老师戏谑道:“哟,不会是上次那两条吧”

    那两条早给了张仁全去送礼,这还是李家明特意买回来放在家里,以备有贵客临门时用的,可这里这么多长辈,他得把这人情归于后妈。

    “嘿嘿,上次的拿到同古去退了,四百六十块钱咧。这是我阿姨买回来,她听说老师们会来吃杀猪饭,特意喊毛砣去街上买的。”

    这话王老师他们肯定会信,可官场中的柳老师如何会听已经不缺好烟抽的柳老师将烟扔给他老同学,笑骂道:“滑头”

    敬完烟的李家明随手将那条拆了一半的烟,交给旁边的桂妹让她拿回去,又给几位老师介绍自己的后妈。张象枫端来新人果子新婚夫妇的糖果,与三位贵客寒暄客套,虽然有些心痛继子的铺张浪费,可也非常满意他对自己的尊重,早知道会有这样的贵客,自己也应该让传林买这种芙蓉王。这可是县里的局长、小学的校长,平时都是要仰视的大人物,以后说不定就有事要求人家的。

    柳老师不认识李家明的父亲,可王老师、张老师太熟了,以前因为李家明成绩不错又皮得没边,平时不是跟这屋屋场的伢子打就是跟那个大队的干,他们没少来黄泥坪家访,两人眼睛扫了一圈见新郎倌不在,“你耶耶呢”

    “他在河里洗猪下水,今天杀了三头猪,毛砣他们都在帮忙。”

    李家明将酒瓶子递给后妈,让她向三位老师、几位阿公母舅敬酒,无意中看到那辆崭新的桑塔纳车,突然福至心灵,连忙讨好道:“柳老师,你们局里缺打字员吗”

    嗯柳老师狐疑地看着自己的学生,这小子又在打什么主意

    李家明还真打了歪主意,四婶带回来个学习机,他就想起了现在没多少人会电脑,想让表姐跟四婶样挤进办公楼里当白领犯上娱乐圈。如今看到那辆黑色小车,突然想起比当白领更有前途的机关单位,要是能把表姐塞到林业局里去,那可比她去老远的袁州当工人强得多,还能让叔叔伯伯他们看着。

    “我是这么想的,你们林业局那么大的一个局,平时上传下递、局里签发的文件肯定很多。柳老师,我这可是为您考虑,林业局要是有个会打字、会排版的打字员,你们得省多少事、省多少钱啊”

    有点意思,这孩子不是傻了吧

    正剥着花生的柳老师玩味地看了一阵自己学生,等他牛皮吹完了,才把手里的花生扔了过去,骂道:“你脑子有病啊知道现在街上打一页文件要几多钱吗晓得复印一份文件要几多钱吗谁要有那个本事,还进什么单位,不会自己开店啊”

    啊

    回过神来的李家明连忙道:“柳老师,现在街上有几家打字店”

    “蠢货整个县城就今年十月份,气象局的徐工开了第一家文印店你跟我说说,你认识哪个会电脑的”

    “我四婶啊,她在东莞一家公司里当文员。”

    好事上门了,正愁着没办法在四叔那交差,没想到好事自动送上了门。李家明回答了一声,连忙跑进屋里,将正在教小妹打字的四婶拖了出来,“柳老师,这是我四婶曾金华,她会电脑,连排版、制版都会,我表姐也正在学。”

    这年头,会电脑的人才不好找啊,气象局的徐工开着店,宁愿他一个人累死也不肯教别人,就是为了赚大钱。柳校长来了精神,要是给局里招一个懂电脑的人,先不谈功劳的事,单单往上送的文件不会耽误时间这一点,都太划得来了。一台电脑、一台打印机,那才多少钱,不要半年就全部省回来了,反正工资是财政开,关自己局里什么事

    “金华是吧,去给我演示一下行吗”

    李家明四婶是个精明女人,一听柳老师的话音,就知道这是大好事,自己要时来运转了,连忙领着贵客进屋,把正趁大人不在偷玩游戏的小妹、满妹叫下来,随便拿张旧报纸,噼呖啪啦地打了起来。

    “柳局长,这不是电脑,没有办法排漂亮点,您看行不”

    “够了够了”,柳老师从电视屏幕上飞速出现的汉字开始,就对这个精干的女人非常满意了。就这打字水平,比那个油盐不进的徐工还高,一千多字的文章,没有一个错别字,连对稿的工夫都省下了。

    “曾金华是吧你要是愿意,过完年去弄个城镇户口,我想办法把你招进林业局,你看怎么样”

    “真的”

    打工的薪水高,但打工是打不了一世的,哪有端国家饭碗好

    四婶大喜过望,可李家明却挡住了,商量道:“柳老师,我四婶不去,您要是同意的话,我表姐去你们单位怎么样”

    “家明”

    游小红都可以去袁州国营大厂里上班了,这还不够帮阿婆屋里人也不是这样帮的,四婶的脸立即黑了下来这伢子也太没良心了,自己对他这么好,宁愿帮关系不好的大伯也不帮自己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