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后知后觉的家长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柳老师家住的中宵村,跟李家明他们家差不多,也是屋后有山、门前有田,只是没有那条大河,而是一条浅可见底的小溪。从晒谷坪里的柴垛可以看得出,柳老师的兄长是勤快人,最起码李家明家的柴垛从没这么高、这么长过。

    将客人领进了屋,交给她伯伯、婶婶招待的柳莎莎,继续翻看那个大背包,突然惊呼:“哇,家明,这是你的?”

    “哦”,李家明正端着茶,站在外面的屋檐下,打量这两幢挨着的泥巴屋,扭头随口答应了一声。早春的太阳没有多少热度,透过堂屋的大门,照着柳莎莎清纯无敌的俏脸,突然让李家明心里有种异样的情愫,怦然心动。

    呸,人家就是个孩子!妈的,真不该今天来送相机的,又让别人误会了。本想把相机送给老师当礼物的李家明,鄙夷了自己一句,明知故问道:“你是说相机吧?”

    柳莎莎翻了个大白眼,“你以为呢?”

    “哦,柳大校长不是喜欢摄影吗?我阿姨送了个相机给我当见面礼,我哪懂这些啊,借花献佛喽。”

    “胡”,正拿着崭新的凤凰205爱不释手的柳莎莎突然俏脸一红,硬生生地将后面的‘说八道’咽了回去。正在跟主家聊天、喝茶的四婶,能看到那台新相机却看不到柳莎莎的表情,还心里直犯嘀咕,也没看到弟妹去买啊。

    “钟老师呢?”

    脸上还微红的柳莎莎,看了看手腕上的电子表,“应该快回来了,我妈有点咳嗽,他们去了黄叔叔家拿药。哎,这相机真送我爸了?”

    “切,我有那么小气吗?我准备给王大校长的,可惜人家胆子太小,怕别人说他受贿,不敢收我的,才便宜你爸!”

    “有你这么编排人的吗?当心我去告一状,让王成林抽你一顿!算了,看在这相机的面子上,我不去告状了。”

    “哎哎,莫摆弄了,那不是送你的,那是你老爸的生日礼物,今年是他的本命年!”

    “稀罕啊”,柳莎莎又白了他一眼,拿起新相机回房间,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五个憨态可掬的瓷娃娃,还有几张旧报纸。

    “明天我们要回县城了,这些你带回去给她们玩,下次有空记得带她们去我家玩。”

    “哦”

    李家明接过五个娃娃,帮着她将娃娃用报纸包好,小心翼翼地放进空背包里,不动声色地三根手指头重重地按了下她的小白手,又用嘴角驽了驽身后,弄得她脸上一红又莫名其妙。

    没办法啊,四婶是精明的小白领,那是从人堆里冲杀出来的,钟老师则是斯文的教书匠。若是自己不暗中帮一帮,搞不好一方会沾大便宜一方会吃大亏。合伙生意要双赢,若是两方利益过于悬殊,迟早会黄掉。二婶说的对啊,生意归生意,人情还是人情。一方是叔叔婶婶,一方是两位老师、还捎带上一个朋友,以后她们真闹了别扭,自己就成了风箱里的老鼠,想不两头受气都难。

    “哟,到我这来送礼,还要回礼的?”

    李家明抬起头来一看,也跟刚进大门的老师玩笑道:“柳老师,您好歹也是教语文的,这叫礼尚往来。”

    “胡说八道,你得每年给我送束脩,腊肉呢?孔老夫子规定的,得十块腊肉,晓得不?”

    “黑,真够黑,我现在知道了,为什么腊肉都是黑的!”

    包好娃娃的柳莎莎见状,连忙回房把刚才的新相机拿出来,撒娇道:“爸,这是你的生日礼物,借我用用呗?”

    这礼物很贵重,可知道学生会赚钱的柳老师收得心安理得,调侃道:“哟,嗯不错不错,这东西可以抵十块腊肉了,记得明年再来,听到没?”

    “黑,真黑,幸好这相机也是黑色的,送给老师真是物尽其用啊!”

    李家明跟喜欢开玩笑的柳老师玩笑几句,连忙给两位老师作介绍,四叔、四婶他们也连忙过来握手问好,陪客的伯伯、婶婶沏了两杯茶过来,也去了张罗午饭。人家一个学生伢子大老远过来拜年,还带着其他客人、送这么贵重的东西,肯定是有事求于当了官的老师。

    大家喝了一阵茶、寒暄几句,李家明识趣地找了打扑克的借口,将老师和四叔、大毛伢拉走,让她们两个女人去谈生意。聪慧的柳莎莎想起了李家明刚才异常的举动,连忙赖在桌旁玩,装作没看到她父亲的眼色。

    ‘三吃一’是崇乡一种四人扑克游戏,规则有点象‘双扣’,只是玩法是一副牌,三人共同对付一人。因为是三人算计一人、牌又少,运气因素被极大削弱,对配合、技术的要求反而比‘双扣’高得多。

    大毛伢是喜欢玩、技术并不怎么的,柳老师平时没事也会玩玩,而且水平相当不错;四叔虽然不赌博,但平时也会跟朋友应酬应酬,李家明压根是不会玩。李家的子孙不得赌博,前世他长大后虽然也学会了打牌应酬,但崇乡这种玩法,他还真不会也没兴趣学。

    李家明就这么心不在焉地玩了几把,输了七八块钱,终于等来了蹦蹦跳跳的柳莎莎。看样子外面已经达成了初步协议,开始谈具体合作了。

    “你也太差劲了,下来下来,给我!”

    “给你给你”,对这没兴趣的李家明巴不得让贤,还大方得将桌上的几十块钱留下。

    ‘咳咳’,柳老师咳嗽两声,刚坐下的柳莎莎立即站起来,将李家明按回桌子边。

    “我教你玩,我赚不到钱,就不能玩钱的。”

    “哦”,李家明只好又坐下,接受人家的指导。

    万恶淫为首,万劫赌为先。坐在李家明对面的柳老师见几把之后,李家明还是被动地接受女儿的指导,象足了一个牵线傀儡,不禁暗暗点头。这孩子不错,虽然做事的时候敢赌敢冒险,可天生就不喜欢耍钱。

    只是,柳老师也从自己女儿眼里,看到了一些其他女孩眼里也会出现的东西,心里开始七上八下。好在已经克制了那种情愫的李家明眼神很清澈,没让他再看到不想看到的东西。

    没一会,两个女人间的谈判在愉快的气氛中完了,四人的牌局也顺势散场,帮助李家明反败为胜的柳莎莎得意洋洋,可算是逮住这小子一个弱项了。

    “家明,吃完饭我们接着玩不?你、我、我妈妈、金华阿姨,就你这水平,也就够跟我们玩玩的。”

    有自知之明的李家明哪会上当,“我找虐啊?”

    “什么意思?”

    “被你们三个虐待呗?你要想玩,我们玩象棋,让你一个车怎么样?”

    在学校里没赢过他的柳莎莎,立即无赖道:“车马炮,一个都不能少!”

    “我直接让你一个将?”

    “行!你输你钻桌子!”

    这种小伎俩小是小,可一不留神就会上当,已经上过满妹当的李家明好笑道:“以后我得让文文她们离你远点,好好的一个小姑娘,一点好都不学,专门搞些歪门邪道!”

    “切,你以为你多大啊?”

    招呼客人吃饭的柳老师听到两人的斗嘴,不禁莞尔一笑,李家明不过刚十四岁,连毛都没长。这就是两个孩子,自己多什么心?

    自己这么大的时候,在干嘛呢?

    不对,想起往事的柳老师突然心里一惊,这才发现了问题。自己十三四岁的时候,在那个保守的年代里,照样会暗暗喜欢漂亮的女同学,李家明这么早熟,他会没点异性相吸的表现?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