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正月里大家都忙,吃了一顿午饭,李家明他们就告辞。

    将客人送上了大马路,一家三口往回走的时候,正高兴的钟老师被老公暗暗拉住了,用嘴驽了驽前面蹦蹦跳跳的女儿,小声道:“莉莉,你发现她有什么不同吗?”

    “李家明?”

    “嗯”

    脸上笑意还未散去的钟老师瞟了眼前面的女儿,压低声音道:“我早就看出来了,这事你别瞎操心,让他们自己去处理。”

    关心则乱的柳老师急了,压低声音骂道:“你疯了!”

    “你懂什么呀?”

    “我是老师,我教了十五年!”

    “对对对,你还当过四年的校长,四年的副校长、三年教导主任!”。

    正高兴的钟老师调侃了一句,小声安慰道:“没事的,家明那孩子非常理智,莎莎也非常自律,两人不会犯错误的。只要不耽误学习,就由他们去吧,若是他们成年后,还能有这种感觉,未必不是件好事。家明那孩子重感情,我们要走了又帮不了他什么,今天反而是他在帮我们,他知道你喜欢摄影,还送个相机给你当生日礼物。”

    这个时代还有些保守,可有个学外语的洋派老婆,柳老师的思想没同时代的人那么保守,想了一阵也感慨道:“儿女自有儿女福,由他们去吧。其实吧,家明这孩子挺不错的,今天事顺利吧?”

    “刚开始不太好,金华只答应给两成,还是莎莎咬死了四成,后来我们才各退一步。本球,他们只有不到七万,你得负责贷款十三万!她说设备只要十三万左右,但另外还要六七万准备盘店面、装修、进耗材、流动资金之类的。”

    这是正理,店面的事好办,水务局的新楼刚建好,赖局长老婆在自己手下,去搞个店面问题不大。

    “小事,已经跟建行的吴行长打好了十五万的招呼,足够你们买设备之类的。你们什么时候走,款子就什么时候放,以后再用设备抵押走下程序就行。哎,那个曾金华说了成本的事吗?”

    “没有,只答应进设备的时候,我们两人一起去,由她定型号、性能,我定品牌和店家。”

    不见兔子不撒鹰,那女人厉害,柳老师暗赞了一声,也对自己学生的眼光长远、及生意手腕非常满意。如果没有他的暗示,两成股份自己家也会同意,毕竟这是铁定赚钱的生意,可心里不会太舒服。对方有技术,自己这一方还有人脉呢,时间一长技术会贬值,可人脉的作用却是长期的。

    三七开的股份刚刚好,自己虽然投了钱、跑了关系,毕竟都是些轻松事,而最苦最累的活归了人家,大家都不会觉得吃亏。做生意其实跟当官一样,大家都要觉得满意,交易才能达得成。当然,自己还是欠了那小子一个大人情,十多万对于他四婶来说是摆不平的难事,可对于那小子来说,不过是求求人的事。管他呢,老师跟学生之间,很多事不能往钱上靠,只能往情谊上扯。

    正跟李家明他们回家的四婶也很满意,利润的大头是自己的,分出去三成是有些心疼,其实算算也划得来。这生意做起来后,肯定需要人去拉关系,没有对方信任的人去引荐,或许提着猪头都找不到庙门。这是个熟人好办事的社会,有人情、有回扣,生意会好做、账也会好结!

    两辆摩托回到了街上,李家明带着叔婶进了自己家,烧好开水泡好茶,让他俩休息一下,自己准备去各处拜拜年。

    “四叔,你们在这休息下,我去拜拜年,顺便打听下王丛树的事。”

    四叔也是见识广多的人,拉着侄子叮嘱道:“打听清楚来,要没有麻烦的屋才买得,大毛伢、小兰都太莽撞,莫搞得以后吵吵闹闹。”

    “嗯,我晓得。”

    李家明到街上转了一圈,到处拜了拜年,听到的消息五花八门,甚至还带上了桃色风波,转到乡政府外面时,迎面撞上了张建军跟孙乡长及农行的徐行长、信用社的吴主任。只是吴主任、徐行长好象有些脸色不好,估计是输多了,象他们这些人玩麻将、牌九之类的,动辄上千块钱的输赢。

    “孙叔叔过年好,吴叔叔、徐叔叔过年好。三叔,过年好,祝你步步高升,新年发大财,红包拿来!”

    “滚,没点礼数,连块腊肉都不提!”

    “三叔哎,我又不当家,你还以为是从前啊?”

    “怕你了!”

    正叭着‘芙蓉王’的张建军用冰冷的大手,从大衣里掏出张崭新的百元大钞塞进他脖子里,抱着他脑袋给人显摆道:“领导、老徐,看到没?全县初一竞赛两项冠军,初一自学高中课程,以后不说清华北大,人大、复旦那是稳稳当当的!”

    懂事又有出息的孩子到哪都得大人器重,让李家明这天才一叫,别说笑眯眯的孙乡长,就是有些愁眉苦脸的两位财神爷,都掏出个小红包塞给他。

    “谢谢孙叔叔、谢谢吴叔叔、徐叔叔。”

    一边道谢,一边缩着脖子从背上掏钱的李家明,埋怨道:“三叔,你给压岁钱就好好给,我不冷啊?你看看孙叔叔他们,人家多有修养。”

    “伢子屁股头三把火,你一个青皮伢子冷什么冷?滚蛋,莫耽误叔叔去喝酒!”

    喝什么酒?这三人凑一起,除了打牌还有正事吗?

    正好有乡长大人在这,刚得了四个红包的李家明连忙拉着张建军,央求道:“三叔,我不晓得街上的事,王丛树的屋买得不?”

    顶头上司在这,刚展示了自己大方的张建军连忙告了个罪,拉着李家明到旁边小声道:“莫乱来,有些事不是你能参与的。端伢聚众赌博,让斌伢子捉起来了,你不晓得?”

    “我晓得个屁!上午我去了柳老师那拜年,正准备街上拜完了,去下王老师、张老师那。”

    “滚滚滚,你又不是没钱,以后这些事莫参与,好好读书晓得不?”

    妈的,大鱼吃小鱼的游戏又开始了。操,幸好兰姐只有万把块钱,否则被他们害死了!李家明暗骂了两句,叫屈道:“三叔,你以为我想啊?我姐姐、姐夫想回来开电器修理店,不知在哪听得我跟端伢熟,才让我来问的。”

    “哦,这样啊”,张建军沉吟一下,小声道:“街上的店都租完了,一下子还真不好找。算了算了,过阵子再说吧。”

    也只能这样了,总不能因为店面的事,给自己找麻烦吧?李家明可不相信,王丛树光打打牌,两三个月就能输掉一幢砖屋,这年头大家玩得没那么疯狂!

    告别了这三位,李家明又到处转了转,在街上找到正在跟人笑闹的兰姐、大毛伢。

    “兰姐,店子的事黄了,得等阵子。”

    兰姐一听就急了,连忙扯着弟弟到偏点的地方,小声道:“不是说好了,端伢五点钟来寻我们的?实在是他不愿欠账,我跟大毛再去寻人借!”

    哦,估计端伢是刚在村上捉的,风声还没传出来,李家明瞟了眼街尾的公安分局,也小声道:“不是那么回事!你莫说出去,我也是刚听说,端伢聚赌,可能被派出所捉了。”

    “啊?”

    “莫啊了,先去我那坐一阵子,看端伢会不会过来。他那人还算说话算数的,要是五点钟还没来,那就是真的被捉了。”

    “去派出所看一下,不就晓得了?”

    “你不懂,等下跟你说”。

    李家明小声回了句,脸上带着笑,叫上正跟朋友开玩笑的大毛伢,一起去家里坐。

    等三人到了李家明家楼上,大毛伢听到端伢可能被捉了,小声道:“小兰,刚才明伢跟强伢说话时,猜到了端伢在赌博,这个时候去派出所,会惹麻烦事的。”

    “我们又没举报!”

    自己堂姐还是脑子里少根筋,被人暗中摆了一道的人脑子是不清醒的,何必送上/门去让人怀疑?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反正就两个钟头的事,急什么?”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