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利字摆中间(一)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岳母看女婿,越看越喜欢,矮壮的大毛伢就很入红英婶婶的眼。别人打工打死工,这小子学了门手艺回来,不但把传田没来得及装的路灯全装好了,还把家里那部旧黑白电视给修好了,没了以前的雪花点看起来清楚多了。虽然她现在看电视,都是到新弟妹这来看彩电,但也是人家后生的心细不是?

    男子人嘛,脾气暴点怕什么,长得矮点怕什么?关键是要会赚钱,撑得起一个家!他脾性暴,兰妹脾气更暴,早把他收拾得服服帖帖,连句嘴都不敢顶。这后生要得,在外面霸蛮屋里老实,不但是红英婶对大毛伢满意,就是二婶、茶菊婶她们都对这个嘴巴甜、做事勤快的后生看得入眼。

    吃完晚饭,婶婶们又在看大彩电、烤火、聊天,几个小的躲在厨房里烤火、薰腊肉、说小话。从街上买水彩笔回来的毛砣、细狗探听到了消息,王丛树有三个土地证,两个抵押给农行、信用社贷了十三万块,一个抵押给了端伢抵了一万多赌债,还拿走三万多现金。

    “家明,王丛树怎么会有三个土地证?”

    “简单,报失两个,再去补两个。张建军那样的人,只要送条把烟,说几句好话,还不就补给他?”

    “啊?那哪个是真的?”

    哪个是真的?就看张建军想哪个是真的,难怪昨天信用社的吴主任和农行的许行长脸色都不好,原来被人捏住痛脚了。

    现在的土地证不规范,连编号、防伪水印都没有,只有一个乡上自己编的土地号,在一张五十年代印刷的制式文书上签字、盖章、打上钢印就是土地证。如今的关键是张建军,新旧三张土地证的存根都在他那,王丛树本人又不见了,哪张是真的、哪张是假的都由他说了算。

    脑子稍简单点的兰姐旧事重提,又跟堂弟提起帮着借钱的事,管他几个土地证,只要银行拍卖她就敢买!

    “兰姐,事情没你想象的这么简单。搞不好,这屋谁都莫想。毛砣,他们找到王丛树了吗?”

    “没有,听龙伢说,年前就没看到他的人了。他是山枣岭人,以前都在我们这过年的,去年突然带着老婆崽女回去过年了。听说他家又没什么人了,该不是跑了吧?”

    妈的,那家伙肯定是跑了,万把块钱东挪西借做幢屋抵押给银行两次,拿到贷款后居然又抵押给端伢再搞一笔钱,他要是不跑,不是被人打残就是去坐牢!

    “怎么会这样?”

    “嘿嘿,那家伙有种!兰姐,你想啊,我们去年做屋的时候,不过是三万多块钱。你今年想买时,一个店面加层房子,端伢给你开价四万,你都不嫌贵。你说那家伙在银行贷了多少,又押给端伢多少?最少十五万啊,有了这十五万块,他带着老婆崽女去哪不好,还猫在我们同古?”

    “x”,兰姐爆了句粗口,可大毛伢一点也不介意,他也爆起粗口来。他们在外面打工累死累活,一年不吃不用也赚不到一万,人家耍个小花招,轻轻松松就赚了十五万。

    ‘嘿嘿嘿’,李家明将茶杯递给细狗伢让他续水,开解道:“兰姐,莫只看到贼吃肉,没看到贼挨打。王丛树赚了这笔钱,以后五六年之内,自己屋里、老婆屋里就得断了来往。这几年里,要是让公安局找到了,不坐牢才怪,这是金融诈骗!”

    正抽烟的大毛伢脑子比对象好使点,疑惑道:“明伢,你的意思是端伢那张是真的?”

    “嘿嘿,他那张肯定是真的!”

    大家都愣住了,兰姐半晌才追问道:“为什么?”

    为什么?如果银行那两张是真的,大家一毛钱油水也捞不到,只有那两张是假的,高斌才能从端伢那榨出油水来,张建军也才能分到油水。端伢一个混混,手头上能有多少现金,王丛树拿走的那三万多,估计还是到处凑的。现在高斌抓住了端伢聚赌,光收缴些赌资罚不到款,他会轻易放手?

    别看现在高斌和张建军有些不和,那是没有共同利益,只要有共同利益,两人又会和好如初的。

    只是这些话李家明不能说,一说就得罪一大片人,他只能胡扯道:“王丛树得罪了银行,无非是跑外地躲几年,要是得罪了端伢,那就是断手断脚。

    山枣岭隔我们崇乡才多远?骑摩托车不要一个钟头,他又不是蠢牯,还会不清楚其中的利害?”

    大家这才恍然大悟,“是哦”。

    事实就象李家明猜测的那样,王丛树确实将假土地证抵押给了农行、信用社,花了千把钱请客送礼就贷了十三万块钱,再将真的土地证抵押给端伢又搞到三万八的现金,拍屁股回了山枣岭过年。等县里的公安通过省厅跑到邻县抓人时,连根毛都没找到,人家早带着老婆崽女去外地了,只扔给两家银行一幢破屋、两丘田。

    人海茫茫,到哪去找?

    当然,这些事都跟李家明无关,让他开始头疼的是四叔贷款的事。农行、信用社可能出了骗贷,领导只要扔出两只替罪羊,再到上面走动走动,自然会安然无恙,麻烦的是贷款手续突然变得严格起来。

    “家明,不是徐叔叔不帮你,实在是你四叔的房子太偏了,你们又要的贷款太多了。”

    “哎,家明啊,吴叔叔现在难啊。”

    两叔侄垂头丧气地出了信用社,对面还有眼巴巴的大毛伢、兰姐。

    “明伢,帮叔叔一个忙,张象枫那里有钱,你去帮我借出来,省得我去跟三哥借,惹得屋里不安宁。”

    李家明对自己四叔很无语,昨天阿姨问四婶还要不要,她拒绝得干净利索,转眼又让自己去开那口。至于吗,为了点面子,最后丢了更大的面子。

    ‘哎’,四叔叹了口气,小声道:“莫说起,借银行的钱,一个月不过是两三百块钱利息,何必欠人情呢?你这后娘不比二嫂嫂,精明着呢。金华前几日问她借,她就侧侧地问,要不要加个股东,省得我们到处去借钱。明伢,叔叔给你讲老实话,要是你来提这事,叔叔婶婶不会拒绝,主意是你出的,可她光凭借钱就想入股,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事是我们做的,钱由她来赚?”

    这话得两听,阿姨虽然精明了点,可她跟自己是一家人,她赚的钱还不是家里的?自己赚的钱,最后不还是交给她了?

    ‘哎’,李家明也暗叹了口气,要不是上辈子欠了四叔的,这破事真不想掺和了,这简单是把自己当毛伢子哄啊!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