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家事一二(上)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日子过得飞快,天气也一天比一天热起来。

    李家明舅舅明卖食品/暗卖粮油的生意走上了正轨,不但在食品站租了三间房当仓库,还包下了装修店、工程队、文印店的油米生意。在他二伯的帮忙下,又包下了两个工程队的生意,轻轻松松地一个月卖万多斤米、几百斤油。

    赚了多少钱,李家明不知道,反正舅舅除了买了个大彩电外,还给阿婆买了个小彩电,放在她房间里看,省得她天热了在堂屋里挨蚊子咬。

    “母舅,红红姐就订婚?”

    来送米顺便商量事的舅舅将最后一袋大米扛上楼,拍着身上的白灰道:“还不订?她今年都十九,军伢也二十了!”

    正趴在八仙桌上,陪小妹画鸡蛋的李家明戏谑道:“母舅,红红姐是县里干部,军伢哥哥可是打工仔哦。”

    正高兴的舅舅扇了外甥后脑勺一巴掌,谢过茶菊婶递的茶,感叹道:“其实这样最好,红红有稳定的工作,军伢在外头能赚活钱。过两年,等红红单位上分了房,以后就安安心心在同古过日子。”

    确实是好事,县委办要建新房了,红红姐人老实又有柳老师帮着,工作上也做得非常好,很得书记、副书记、主任们的看重,应该能赶上福利分房的尾巴。衙门里建宿舍,那是质量没得说、地段没得说,还便宜得跟白送一样。

    刚画完个鸡蛋的小妹扔下铅笔,爬到舅舅身上炫耀她那张有了三分象的素描,“母舅,象不?”

    “嗯,比上次象多了,有进步!”

    “我耶耶(爸)好不?”

    “好,就是忙不过来,他昨天还跟母舅讲,等忙完手里的单子,就回来看你们。”

    “那那,让他坐昊哥哥的车车回来。哥哥,昊哥哥是下星期来我们屋里玩吗?”

    “嗯”

    李家明父亲确实忙不过来,家俱店的生意不错,家具厂的生意也不错,帮他老板做家俱构件都忙不过来,每星期就要发一大车货走,短短两个月时间生产规模扩了一倍多。看样子,到了年底,十几个人的小厂,能扩到百八十人。熟练工人就是传帮带,一变二、二变四,只要那边的需求量够大,或许能发展成几百人的大厂都说不定。

    现在四叔、军伢早不在装修店、文印店打杂了,单装修店、家俱厂的运输业务都够他俩忙活,正准备自己贷款买台大车,省得租别人的车付租金。

    ‘咚咚咚咚’,一阵下楼的脚步声后,满妹、金妹挥舞着小本子从楼下跑下来。

    “母舅!”

    楼上的卫生终于打扫完了,现在桂姐、妹妹不跟她俩抢钱赚真好。不过,还是妹妹厉害,画画都能赚钱!

    拿到了签名的满妹,嘴巴里嚼着舅舅刚带来的奶油蛋糕,眼巴巴道:“五哥哥,可以加钱不?店子里的果丹皮都涨价了,以前一毛钱一根,现在两毛钱。”

    现在的物价确实涨得有点快,李家明愉快地签了三个字,答应道:“行,从明天开始,也给你们涨一倍。”

    “耶!五哥哥万岁!”

    “哥哥万岁!”

    三个小家伙的欢呼雀跃让正削苹果的张象枫忍俊不禁,五分钱变成一毛钱,有这么高兴吗?就她们嘴里的奶油蛋糕,一块都不止一毛钱!

    “好了好了,吃苹果,每个人吃一半!”

    “姆妈(婶婶),我等下吃好吗?”

    肚子已经很大了的张象枫将手里削好皮的苹果一分为二,递给满妹和小妹,再指指桌上切了一半的苹果,命令道:“不行,吃完苹果不能再吃蛋糕了,还有你满妹,都胖成什么样了,还吃这么多甜的东西。”

    嗯,满妹确实不能再吃了,以前胖乎乎得挺可爱,现在都吃成一个大皮球。再这样下去,即使以后抽条也是个大胖妞,不过想让这个贪吃的家伙不嘴馋,李家明算是行家里手。

    “满妹,再胖就不能穿花衣服了哦。”

    “哦”,死要漂亮的满妹看了看身上绷得紧紧的花裙子,皱着小脸纠结一阵,最后还是将手里的半块蛋糕塞进了妹妹嘴里。

    “妹妹你吃,你不胖。”

    “嗯”,小妹也不嫌撑,吃完手里的嘴里的,还能吃半个大苹果。她是有福之人,不管怎么吃,都不会长胖。

    舅舅也吃完手里的半个苹果,跟他未来的亲家聊起街上的事来,王丛树那幢砖屋又转手了,卖给了一个高桥人,听说卖了八万八。

    正帮张象枫织小衣服的二婶惊呼一声,感叹道:“端伢真没财运,上次卖才四万三吧?家明,那幢屋值十万八不?”

    不错了,端伢四万三买的,虽然也是四万三卖,可好歹留了一套房。估计高斌是不想结死仇,否则他根毛都留不下。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这道理小混混懂,大混混更懂。

    “应该值吧,现在米都涨到一块一,年前都才七毛二。端伢那次是没办法,聚众赌博要罚款,外头又催得他还钱。要是他不卖,人都出不来,那么冷的天,再关下去,他吃得消?”

    “也是,小兰跟大毛伢也没财运。要是传猛哥早同意,给他们凑点钱买一半,转手都能赚万多。哎,家明,他们的屋都涨得这么厉害,那我们的能值多少钱?”

    正喝茶的舅舅也来了谈兴,现在同古街上也在做屋,生意人都在买店面,好点的已经涨到吓死人的十几万。

    “啧啧,我是没那么多钱,要是我有那么多钱,说什么也买上个把。莫看现在贵,以后的钱只会越来越毛(不值钱),店租也会越来越贵的。”

    尝过甜头的二婶也连连附和,“就是就是,当初明伢说要在街上做屋,做得越多越好,传民跟我胆子小不敢做,现在后悔都来不及。”

    这些话题,李家明可不会轻易接嘴,买店面没那么难,只要给他几万块钱,他能买下一大排店面,可那有意思吗?

    财富是生产出来的,不是靠资本运作出来的。

    父辈们原本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能得到今天的生活都是靠苦干加巧干得来的。这样的钱,赚得心安、用得踏实。人啊,赚惯了轻松钱,习惯了走捷径,就会丢掉吃苦耐劳的精神。

    就如父亲一样,如果指点他炒店面,钱来得轻轻松松,他还会静下心来办他的家俱厂吗?家俱厂做得好,日后即使不能成为名牌大企业,也能解决不少就业问题,给本地丰富、廉价的竹木资源增加不菲的附加值。

    要是再功利一点看,父亲的厂子只要做到两三百人的规模,每年给财政上缴几十万的税费,县工商联、政协、甚至人大都会将他拖进去,成为政协委员、人大代表、本地的名流,而且是受人尊重、被政府重点保护的名流。

    这样的人生才是有价值的,因为他给社会创造了财富,而非只是一味向社会索取。日后父亲老了,回想起年轻时的奋斗也会自豪不已。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