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报喜路上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星期六是个好天气,一大早就阳光明媚,李家明家楼下乱七八糟地放着十几辆自行车,十几个半大伢子在客厅里或站或坐,嘴里嚼着肉包子、糖包子,手里还端着加了荷包蛋的煮米粉。

    “好吃不?不是我吹,我姆妈做的包子在崇乡是最好的,就街上那些包子也是人吃的?你们不晓得吧,那些肉都是些猪婆肉、颈筋肉、卖不出的淋巴肉,哪有这些五花肉好吃?”

    张绍龙这张破嘴啊,一大早送来二三十个包子是大人情,可让他这么一吹,不但把街上包子店的老板给得罪了,还让平时喜欢买个肉包子解馋的同学们想吐。

    “闭嘴!崇乡有几只猪婆?乡政府、工商所的人自己也吃肉包子,何师傅敢卖淋巴肉?”

    李家明一瞪眼睛,张绍龙立即闭嘴,大家才算松了口气,淋巴肉他们不懂,但猪婆肉听大人讲,那是吃不得的。

    学生伢子吃完饭洗碗,那是在学校里养成的习惯,吃得快的伢子准备去厨房洗时,正啃肉包子的满妹立即跳下长凳拦住。洗个碗五分钱呢,赚钱的机会哪能让客人放跑了?

    “狗伢,让她们洗,她们要赚钱的!”

    “啊?”

    毛砣端着碗在旁边一解释,伢子们忍俊不禁,家明的规矩还真多。细狗也在一边笑,农村里有个说法‘小名贱好养活’,这里就有三四个狗伢。

    吃完了一顿丰盛的早饭,细狗、毛砣将礼物分发给大家,再次交待道:“记住啊,这不单是请你们去送礼、报喜,这是代表家明屋里的。要好好解释,莫让长辈们见气,晓得不?”

    “晓得,我们把家明说的,一字不漏再说一遍。”

    李家明这当老大的虽然威信高,可平时并不怎么管束手下,反而跟他们以兄弟相交,这帮伢子自然也经常会口无遮拦。

    “家明,你们屋里去报喜,这礼有些重哦。”

    “就是,别人屋里都只拿九个红蛋,你们这九斤红糖、九斤肉,也太大方了点吧?”

    “家明,你们屋里有钱烧得慌吧?听都没听过,外甥女生人,去阿婆屋里报喜还差不多,还要去姨娘屋里报?”

    这一家就是三四十块钱呢,细狗、毛砣也觉得有些重,可张绍龙不屑道:“你们晓得个屁,老人家平时能吃几次肉?家明这是有良心,看不得老人家吃苦,送块大肥肉去,他们咬得动、也能润润肠子!”

    这倒也是,农村里这两年日子稍好过些,但也仅是好过一些,饭里的薯丝少放几根而已,想吃肉还是很艰难的。

    老大仁义!

    分发完礼物,一帮半大伢子骑着车,带着礼物兴高采烈地走了。十四五岁的年纪,正是想当大人的时候,干大人才能干的事,简直是他们梦寐以求的事,而且还能帮老大的忙。

    送走这帮伢子,李家明也收拾东西,准备去罗坊报喜。阿姨阿婆屋里的亲戚,别人去报喜可以,她娘家得自己代替父亲去。

    十几里的马路,真如李家明预料的那样,冲垮、塌方之处比比皆是,虽然有村民开始在修路了,但两兄弟还是不时要扛着自行车过河。路上的泥石好清理,可塌方的马路、冲垮的桥梁就只有等乡上来统一修了。

    好在毛砣人高马大有力气,扛着上百斤礼物加自行车,来来回回的爬山涉水成了他的事,李家明只要管着张仁和两兄妹就行。

    “家明,象枫婶婶的堂哥屋里也要去?以前诗梅婶婶生满妹,阿婆屋里都只报阿公母舅。”

    一般说来,生孩子的报喜只报娘家父母、兄弟姐妹,最多是再去下叔伯家,其余人家确实不用去,可人家张象松、张象桂拟的名单,要面子的阿姨没拒绝,谁好意思反对?

    反正路上也没旁人,正扛着东西过了七八次河的毛砣,平时也没少去给这两兄妹送东西,劳累之下牢骚话自然也就难听了点。

    “家明,不是我说啊,以后象枫婶婶要是不扳着点,张象松两兄弟会越来越过分的!郎舅之间帮忙没得说,但凡事要有分寸,亲兄弟还明算账呢,何况是两郎舅。”

    若是两兄弟私下说,李家明或许还会附和两句,可这还有张仁和兄妹,他没好气道:“关你屁事,大人的事让他们自己处理就行!和伢,学会了炒菜不?”

    “学会了,就是炒得不太好。”

    能炒熟就行,要是张家婆婆不愿意来,以后让这小子每星期带些荤菜回来,让他婆婆跟着吃两天好饭,家里也多准备点营养品,早晚盯着老人家吃。至于费心费力帮张家脱贫致富,李家明确实没那兴趣,好象阿姨也没那个意思,只要让她姆妈日子过好点、莫受苦就行。

    “棋棋,等下你婆婆不愿意来街上住,你就跟你婆婆说,哥哥家里大人都要做事,没人照顾姑姑,晓得不?”

    在学校跟只小刺猬一样,可在李家明兄妹面前,眉清目秀的张棋乖巧得很,“嗯”

    这不就行了,等阿姨满了月子,再请林全保去帮自己进辆踏板车。以后她想什么时候回娘家,带着东西去看老人家不就行了?老人家舍不得吃穿,那是她手里没有活钱,只要她手里有钱用,莫非还会省死省命?

    四人骑车、扛车,花了两个多小时,终于赶上比他们走得更早的张老师,他也正扛着自行车过条小河。

    “张老师(自礼公公)”

    挽起裤脚推着自行车上的张老师乐了,打趣道:“哟,青皮后生就是青皮后生,这自行车加东西有一百五六十斤不?”

    毕了业,毛砣也敢跟老师开玩笑了,惫赖道:“嘿嘿,张老师,要不您也帮我扛扛?”

    “滚,我都没让你帮我扛,还想让我帮你?家明,你这是去报喜?有点夸张了吧?”

    李家明把背上的张棋放下来,又帮着毛砣把车子放下来支好,苦笑道:“张老师,莫笑话我了,大人安排的事,我还敢不来?”

    坐在路边石头上抽烟休息的张老师,看着毛砣又扛了一车东西过来,连连摇头。挂在车子前头大包里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但车后架上那两个尿素袋里的肯定是肉,看架势最少都有七八十斤,报个喜就这样?太过了,太过分了。

    “家虎,你带着和伢他俩先走,我跟家明说点事。”

    “哎”

    等毛砣带着两孩子走远了点,张老师才狐疑道:“家明,这些是你家大人的安排,还是张象松两兄弟的要求?”

    “哦,名单是他们拟的,东西是我买的。我阿姨的叔伯年纪都不轻了,农村里生活条件不好,送些肉、糖,也是个心意。”

    张老师一听自己两个崽屋里也要去报喜,眉头立即皱了起来,农村里报喜可不是这样的。叔伯都在,还要去堂兄弟屋里报?

    “蠢货,人家这是把你当猴子(冤大头)”

    “嘿嘿,张老师,大人的事,我一个伢子哪管得了哦?”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