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清官难断也好断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青山、稻田、白墙青瓦的泥巴屋,自从路修通后,张象枫就搬回了黄泥坪做月子。街上热闹是热闹,但让几个妯娌每天骑摩托车上上下下二十几里,她也觉得不好意思。何况做月子的人吹不得风,街上的房子建在河堤边,孩子们又喜欢开窗户,想没风都不可能。

    张家婆婆在黄泥坪过得很愉快,每天只要做做饭、杀杀鸡、服侍服侍女儿,吃得比在家过年还好,还能每天看大彩电。虽然她看不太懂电视里演什么,但也喜欢看那些没看过的东西,若是碰到演《西游记》、《新白娘子传奇》之类的,老人家一边拔鸡毛一边看得津津有味。

    母亲高兴,做月子的张象枫自然也高兴,可有些事也让她闹心。大哥、三哥空手来看过母亲两趟,说是来看母亲,其实是来借钱、要求去自家厂子里做事。来时两手空空,走的时候倒是从舍不得吃的母亲那,又拿走了几袋奶粉、两包冰糖,那可是家明特意买回来给老人家增加什么盖(钙)的!

    大侄女在外头打工,一个月七八百块钱,大哥又不做什么大事,手里能没有钱用?去自家厂子里做事,他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农民,能做得了什么?厂子里不比屋里,做什么事都有规矩的,若是大哥不做事光拿钱,还经常指手划脚,老公拿他怎么办?叔伯们又如何看自己?

    烦恼的张象枫心不在焉地陪着母亲,看着电视里的白娘子,突然门外一阵摩托车声、狗叫声传来,紧接着房门被推开了,满头大汗的李小兰提着一袋水果、奶粉走了进来。

    “象枫,婆婆,哟,你们也在看《新白娘子传奇》?大毛,赶紧去搬东西,月婆子的房间也是你能进的?”

    粗豪的李小兰只比张象枫小半岁,以前在外面打工时以姐妹相称,现在一个当婶婶一个当侄女,可称呼还是没改过来。将水果、奶粉放桌上,李小兰自己倒了杯冷茶,也坐在电视前看得津津有味。

    看完最后七八分钟《新白娘子传奇》,刚喝一大碗凉茶的李小兰也去帮着搬米、油。马上要做满月酒了,大人们在同古忙得不可开交,准备工作就只能屋里人来搞,大毛伢和李小兰就是主要劳动力。

    喂完奶的张象枫起身到堂屋里一看,墙边已经铺了一层尿素袋,上面堆着海带、香菇干、木耳等干菜,烈日之下的晒谷坪里,三轮摩托车上还放着几袋米和油及一些干菜。

    “小兰,你叔叔讲了什么时候回不?”

    李小兰端了一大盆化油进来,放在八仙桌上,戏谑道:“我哪个叔叔?我可是有六个叔叔哦!”

    扛着一袋米进来的大毛伢比对象更有点脑子,知道这个婶婶是个精明人,怕人家心里多想,连忙解释道:“传林叔叔的货还没赶完,但他说讲月酒会赶回来的。”

    厂里的事,一直让张象枫非常担心,可山里的通讯条件简陋,她也不可能跑到村上去打电话问,给正赶货的老公添乱。

    “赶得完不?”

    “我听承万叔讲,他们都三班倒了,一个月赶一个半月的货,肯定没问题。”

    搬完东西,顾不得凉快一阵的大毛伢去了菜园里帮忙,女婿当半子那是婚后,婚前的准女婿那就是当牛作马的命。勤快的李小兰也戴上草帽准备去帮忙,心里有事的张象枫连忙叫住了她。

    “小兰,我问你个事。”

    “嗯,你讲。”

    “昨日我看到你母舅在门前过,你耶耶他们在外头开店,请外人帮忙也是帮,怎么不喊你母舅去帮啊?作田哪有做工赚钱?”

    若是以前,粗豪的李小兰不会多想的,但以前的小姐妹变成了现在的小婶婶,再加上平时姆妈、婶婶们私下的闲话,她也听得多了。

    “象枫,不是你哥哥来问了什么吧?”

    以前关系亲密,现在又是一家人,张象枫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无奈道:“我都让他烦死了,他什么都不会,还总想去传林厂子里做事。”

    虽然心里有些别扭,但以前在外打工时,大家都是同乡好姐妹,李小兰还是小声道:“莫,你千万莫跟传林叔提这事。我耶耶那人,你不晓得,他老是讲‘出门做事要讲规矩’。你看我母舅还有我几个婶婶的兄弟都不进装修店、不进传林叔叔的厂子。传林叔叔的厂子,我耶耶他们占了六成股份的,你要是提了这事,我耶耶会翻脸的。”

    粗豪的李小兰心思没那么细,何况张象松兄弟两次来都是空手的,走的时候反而提东西,更对他们不满。哪有来看做月子的妹妹,连蛋都不带几个的?何况她还听张棋那个小奸细说,张家送来的六只鸡,都是婆婆养的。

    “象枫啊,虽然你现在是我婶婶,但我还把你当以前的枫妹。莫看你大哥、二哥跟你是一个娘肚子里爬出来的,他们可真把你当亲妹妹看过?我寄回来的钱,我弟弟想练体育要吃营养,我屋里都没动过一分钱,全部给我存着当嫁妆,你家呢?

    我听棋棋讲,你是你三哥和婆婆养大的,你又不欠他们的,用得着这么为难吗?还是我们家明讲得对,欠钱还钱,欠人情还人情,不欠就关你屁事!天公地道的事,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他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对,你越不好意思,人家就越好意思!

    枫妹,不是我说你,你就是想得太多了。既然你什么都没欠,高兴来往就来往,不高兴就让他们死远点。你又不求他们什么,要是他们要求过分了,你理都不要理,一年三节不少他们的东西就是!”

    这话是从姐妹嘴里说出来的,可张象枫能听出自己那个天才继子,极看不上自己那两个兄长。只是人家是斯文的读书人,不踩到他的底线,他就冷冷在一旁看着象看猴把戏一样,要是过了红线那就是雷霆一击,就象他去年当着满街人的面,把凶名在外的陈和生打了个灰头土脸一样。

    张象枫错了,李家明确实看不上张象松兄弟,但也没有管家里的事的想法。有父亲在,又有了后妈,家里的事还用他来管?大不了,就是损失点钱的事,钱能解决的问题就是小问题,何必让父亲夹在中间为难?

    不过,李家明不想管,张象枫照样向他请教。共同生活了近半年,她算是知道这个天才继子的弱点。这小子或许很冷漠,但对孝道、亲情看得极重,不但对阿公、母舅极孝顺,连对他二婶、二伯都极尊敬,平时连稍许的违逆都没有。

    等到周末放假,抱着孩子的张象枫上楼去了书房,将自己的苦恼一五一十地说出来,请教道:“家明,你比阿姨更聪明,你帮阿姨想个办法,莫让阿姨跟你耶耶(爸爸)为难,人言可畏啊。”

    虽说父亲与阿姨是一体的,可李家明确实不想掺和这些事,苦笑一阵为难道:“阿姨,清官难断家务事,有些事旁边人说起来容易,当事人要做起来很难的。”

    “所以阿姨才来找你啊,阿姨脑子笨,实在是想不到什么好办法。”

    这哪是笨?这分明是狡猾好不好?

    不过,李家明也理解阿姨,管家的人若是跟自己样,这不介意那不计较,再大的家业也会让人拿光。有些人,哪怕是再亲,也不能总惯着的。

    被逼得墙角的李家明笑了笑,确认道:“阿姨,您确定想听我的办法?”

    稍一迟疑,张象枫实在是烦透了两位贪心不足的兄长,更怕日后他俩得寸进尺,轻轻点头道:“嗯,阿姨觉得你比其他人都更聪明!”

    聪明不一定,只是自己做事比较理智,很少被些乱七八糟的感情、情面所左右而已,李家明依然笑笑道:“阿姨,你听说过我做事的风格吧?”

    这么一提醒,张象枫才想起眼前这孩子的狠辣,不禁心里打了个颤,可也想起这孩子平时的为人,最后还是坚定道:“家明,阿姨信你!”

    ‘xxx,我相信你’,这种话是最信不得的,李家明更不想沾染因果。张家的事自然由张家人管,哪轮到自己一个姓李的去批手划脚?不过,躲在后面出出主意还行,毕竟婆婆、和伢、棋妹她们的事不处理好,难免也会让阿姨烦恼,最后还是麻烦事落在父亲头上,谁让他娶了阿姨呢?

    “阿姨,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可有事些就象脓包,不挤掉是好不了的。有些事,你心里有数,旁人心里也有数,不过是大家维持个面子,都没有挑破而已。”

    张象枫脸上一红,觉得有些难堪,自己家的那些烂事,能瞒得过旁人,又如何瞒得过眼前这孩子?自己带过来的一万八千块钱的妆嫁钱,还是这孩子私下给的呢。

    “婆婆来了后,我给她买的奶粉、冰糖之类的营养品,可是婆婆她自己吃了?阿姨,我不是小气人,这些小钱真不是问题。他想要,我多买点就是,婆婆总能吃到一些。

    可你想过没有,鼓不捶不响,长此以往,和伢、棋妹怎么办?他俩那么敏感,日后我们家供他俩读书没问题,可若是旁边有人说闲话,你觉得凭他们的性子,真会接受吗?”

    是啊,张象枫心里一惊,侄子还好点,侄女那性子简直是只刺猬,除了自己和姆妈、和伢能讲她两句,别人越讲她就越反着来。三哥是不争气,也是丢人现眼,可他却从未亏待过自己!大哥、二哥结婚就分家,要不是三哥帮着耶耶(爸爸)、姆妈,自己恐怕连初中都没得读!

    “家明,你说怎么办?”

    怎么办?

    不施霹雳手段难显菩萨心肠!

    李家明笑着将一件麻烦事抽丝剥茧,再总结道:“阿姨,和伢自己去争了,就证明他是个能撑门顶户的男子人!日后若是力有不逮时,我们再去帮他,大家就没有闲话可以说了,您觉得呢?”

    厉害,张象枫心里一阵佩服,随便动动嘴皮子就把自己娘屋里人算计进去一大半,让他们不得不帮自己解决麻烦。

    厉害,难怪人家是天才!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