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霹雳手段(下)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夜色之下的崇乡中学静悄悄,身着便装的张仁全靠在摩托车上,看着沉稳的李家明,走出灯火通明的教学楼,远远地向自己走来,突然有种错觉。樂文仿佛自己一个堂堂的副科级派出所所长,成了人家一个学生伢子的手下一般,由他挥来喝去。

    “全哥,怎么了?”

    “哦”,正出神的张仁全晃了晃脑袋,将刚才的错觉晃出脑袋,为难道:“家明,我关不了他俩七天了,张老师打了电话给我。我受过他的大恩,要是没有他以前的管束,我可能连初中都考不上。”

    强人所难非君子所为,可李家明却偏偏要强人所难,笑笑道:“全哥,人这一辈子啊,其实就是不停地做选择题。对了,青云直上;错了,那就止步不前。”

    这话透出了教训的意味,张仁全脸上阴了阴,沉声道:“家明,你什么意思?”

    李家明双手一摊,淡然道:“没什么意思,我只是给你交流一个我刚悟到的道理而已。”

    官场上打滚的人都聪明,聪明人都喜欢多想,张仁全敢在关键时刻,不惜借巨债走路子,肯定也是一个聪明人。李家明这种让人捉摸不定的淡然,也是张仁全这种聪明人最忌惮的,不是忌惮现在的李家明,而是忌惮他背后的人及他的未来。

    游学权是高桥乡长,柳本球是林业局副局长,而小子是那俩个实力派眼中的宠儿。更为要命的是,当初在小学后山上,这小子对自己的指点,太让人记忆犹新了。这样的人是注定要飞黄腾达的,为了恩师一句话,而得罪这样的潜力股,真值吗?

    站在旁边淡然而笑的李家明,其实并不在意眼前的警官同志如何选择。

    选张老师,证明这人重情重义,日后可以信赖,但前途只有那么大。这个世界很残酷的,重情重义的人会被情义捆住手脚,注定爬不上高位,即使强推上去也是害人害己。

    选择自己?那就说明这人懂取舍,但关键时刻靠不住。这样的人,能帮却要留有余地,还得抓他几个小辫子,以防日后的反噬。

    李家明从不用仁义道德之类的东西,往自己头上戴,更无意于当圣人。在他心里,除了四五个最亲近的家人外,如有必要或是逼不得已,连大狗伢、细狗他们都可以牺牲。这不是他冷血,而是作为上位者的必要素质。要是做不到这一点,那就老老实实地当个富贵闲人,别想着出人头地、飞黄腾达!

    沉默良久,张仁全突然福至心灵,转移话题道:“家明,上次小徐立功,背后有没有你?”

    聪明人,李家明笑而不答,转身回了教室。

    不说就是默认,热衷功名的张仁全终于做出了选择。师恩可以日后再报,可能往上爬的机会不能放过。这小子既能跟当官的混得如鱼得水,又能跟端伢那样的混混交朋友,日后他听到什么消息或是官场内幕,他能帮小徐那样的一般朋友,就能帮自己这样的好朋友。更何况,林业局的柳副局长跟行署的大领导关系好,李传健又跟组织部的徐副部长他们关系铁,这些关系都是很让人眼热的。

    下了决心的张仁全夹着两条‘白沙王’烟,走进了张老师的宿舍,恭敬地将两条烟放在茶几上,对三个着急上火的婆婆、婶婶视而不见。

    “自礼公公,拍拍你的马屁。”

    两条烟就是两百块钱,这礼不轻了,原来全伢这么敬重自礼哥(叔叔),三个村妇眼里一亮,可张老师沉声道:“什么意思?”

    聪明人,指的不单是脑子聪明,还能指这人会说话。

    “自礼公公,按说你开了口,再难办的事,我也得帮你办,但这事不行。我这几天打听了一下,象松叔、象桂叔他们做得太过分了,我要是这样把他们放出来,对祖宗都对不住!”

    将师生情分偷换成宗族关系,张老师就不能以师生情谊来说话,无奈道:“全伢,他们晓得错了,这事就不要再追究了。”

    “自礼公公,真不行。要是犯了错,说两句好话就算了,还要祠堂、族规做什么?我张仁全从八岁起,就被公公揪着耳朵读书,你说过‘人字一撇是礼义,一捺是廉耻’。

    他们苛待亲侄子侄女就是不讲礼义,吞了象枫的钱就是不顾廉耻。”

    张家婆婆一听就急了,连忙分辩道:“全伢,没啊,象松他们没啊!”

    这婆婆后面是张象枫,张象枫后面是李家明,张仁全恭敬道:“桃英婆婆,有些事你再争也没用的。我查过邮电局的记录,也问过象祥叔叔、象枫姑姑。

    象枫这几年寄回来的钱,都是寄到公公这里,再转交给你的。当哥哥的人昧着良心,吞了妹妹万多两万块钱,还好意思又跑到去借钱,不借就骂人说养个妹妹,还不如养猪、养狗?

    你们不要面子,我都要面子!

    行,象枫是嫁出去的女,不公道的事有老公管,我一个外人管不了。我跟和伢、棋棋姓一个张字,蒙他们看得起喊我一声哥哥,我就不能不问不管,就为他们两兄妹讨个公道!”

    有理有节,为族人出头,天公地道。张老师欣慰地拍了拍堂孙的肩膀,赞同道:“全伢,你是对的,公公太心软了。这事你来处理,年轻人的事,就应该你们这些年轻人来处理。”

    呼,张仁全暗自松了口气,公公这一关总算是过了,现在只要关那俩家伙七天,帮和伢、棋棋讨个公道。至于象枫的钱,已经进了叫花子口袋,倒不是没办法拿回来而是太麻烦,家明也应该不会怪自己。

    张仁全连忙给张老师点烟,巴结道:“多谢公公理解”。

    转过背来,张仁全又不容拒绝道:“桃英婆婆,你们的家事,我不管,但做人要公道!和伢自己说的,他不要他大伯、二伯帮,想自己撑门顶户,那他们家的田土山就都要交出来。其实你们同不同意都无所谓的,我随时可以去村上、乡上找人,把以前象柏名下的东西,全部划到和伢名下。

    我现在耐心给你们讲,就是想让你们去跟象松、象桂讲,要他们以后不得为难和伢、棋棋,也不要再去象枫那闹。要是他们不知悔改,我能关他们一次,就能关两次,这次能关他们七日,下次就能关他们七年!”

    “什么?我们答应了,还要关三日?”

    对两个名义上的婶婶,张仁全可没那么好的脾气,黑着脸道:“你以为我讲话是放屁啊?上次在屋里,要不是自强公公他们都在,光凭象松那样跟我讲蛮耍横,这几日没饿着他们,就算是对得住你们了!

    哼,要说起来,你们要谢象枫,要不是她说好话,拦住了家明和家虎两兄弟,你们以为这事会这么容易算了?莫以为象松、象桂顶个张字蛮了不起,真要动起手来,谁会帮他们?要不是象枫不想闹得亲戚翻脸,李家明连陈和生都治得服服贴贴,何况是你们屋里两只蠢货?”

    心里有愧的糊涂婆婆沉默了,手心手背都是肉,说的容易可做起来难。大儿子能借钱,当然二儿子也能借,他们借了不还,还说妹妹有钱不在乎,她一个孤老婆子又有什么办法?

    恶人尚须恶人磨,两妯娌连声答应,她俩早就怕了。平时笑眯眯的侄子说抓人就抓人,说关起来就关起来,说关几日就关几日,如何让她们不怕?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