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菩萨心肠(下)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无知者才能无畏,张象松就是个地道的农民,平时不声不气的,触及到他的利益时才勇武一把。上次张仁全拿电棍捅翻他,又一路捅到崇乡公安分局,把他扔在不见天日的拘留室里一关就是七天。

    见识过了什么叫真正的专/政暴力,这个贪心的农民早没了那点本就不多的勇武。放回来后,村里的后生又讲风凉话,说他没屁本事还敢跟李家明过招,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

    银子滩李家明谁不晓得?读书是天才,心硬人恶又仁义,三砖头打翻陈和生,又能问乡上的孙乡长、分局的高局长要压岁钱。跟这样的人做了亲戚,不晓得走亲热点,还去昧妹妹的钱,简直是一对十足的蠢货!

    刚才听到隔壁的响动,张象松就心里开始打鼓,要不是丢不起那面子,他能饭都不吃跑到外头去躲。吃完了饭,张象松不敢呆在堂屋里,一个人缩在堂屋后面装着乘凉。

    如今见妹妹带着两个魁梧高大的侄子找过来了,张象松本能就认为是来讨账的,下意识从椅子上跳起来。

    “姆妈呢?”

    “她她在房里,姆妈,姆妈!”

    那个糊涂婆婆倒是不害怕,从偏房里跑出来拦在大儿子前面,瞪着女儿道:“枫妹,田土拿回去了,人也关了,只差没还你的钱。你放心,只要我没死,不会欠你的钱进土的!”

    摊上这样一个偏心、糊涂老娘,张象枫早就对拿回那些钱死了心,母女是上辈子的缘分,难道自己还跟生自己、养自己的亲娘计较?算了,就当是孝敬老娘了。

    “姆妈,那些钱我不要了,就当成孝敬你老人家的养老钱。

    上次你要我帮大哥、二哥寻份事做,进传林厂子里不可能,去装修店更不可能的。我们屋里的生意不用亲戚,传猛哥哥的亲舅兄都没在店子里做事,何况是别人。

    喏,这是宏达建筑公司的电话号码、地址,传民哥哥帮他们找了份小工的事。他们要是愿去,到了同古后,按这个地址去就是。”

    糊涂老娘心里一喜,连忙接过纸条,塞在大儿子手里。

    “枫妹,你放心,那些钱姆妈会让他们还的。”

    不指望了,原以为有万把两万块钱妆嫁,能在夫家更有面子,如今面子都被你们丢干净了,那钱拿回来还有什么意思?老公有本事,家明更有本事,自己还要那些钱干嘛?算了,就当是报答父母恩情。

    “姆妈,真不用了,那些钱就当孝敬你的。”

    想通了的张象枫觉得一身轻松,提起放在八仙桌上的营养品放到母亲手里,温言道:“姆妈,这是给你吃的,你想吃什么就跟和伢说,我给你买回来。”

    婆婆也真是只糊涂虫,女儿孝敬她,就转眼笑容满面,将儿子被人关了七八天的事扔脑后,连连道:“要的,还是我们枫妹有良心。下次莫买了,多攒点钱,赚钱不容易。”

    哎,张象枫暗叹了口气,扭头劝诫大哥道:“大哥,莫盯着姆妈的东西,我送来的东西让她吃、让她用。姆妈年纪这么大了,也该过几年舒服日子!”

    “是是是”

    ………………

    隔了几幢泥巴屋的张老师家,李家明正在跟老师开玩笑,毕业了就说话更随便。得知李家明来了,附近人家的几个读书伢子也过来凑热闹,这可是崇乡的传奇人物,说他是神话中人都不为过!

    可让这帮大小伢子没想到的是,自礼公公(叔叔)居然诘问大家的偶像,为什么在和伢后面搞小动作,闹出这么一场风波来。

    “张老师哎,兔子急了还会咬人,何况和伢是个人!象祥叔他们都打成一堆了,他要是想不到去喊人拖开,那他就是个蠢牯,还能考全年级第一?

    呵呵,你也太小看我了,要是我想整张象松他们,帮我阿姨讨个公道,那就不是关七日,而是直接送看守所!莫以为我不晓得,你们罗坊人哪家不偷砍点林场里的树?柳老师当副局长,正好又兼着森林公安分局局长,关两个人进去太容易了。”

    在张老师印象中,李家明是不撒谎的,以前在学校犯了错,哪怕明知王成林小竹梢会抽过去,这小子也是做了就敢认。现在听他亲口否认了在张仁和背后搞阴谋诡计,一直担心学生心计太深的张老师,心里算是舒服了。可他哪知道,这小子确实不撒谎,那是不到关键时刻,关键时候他撒起谎来,比谁撒的都合情合理。

    心里舒服了的张老师,也跟平时样喜欢开玩笑了,鄙夷道:“切,你以为森林公安分局是你开的?柳本球那人我晓得,对你好是好,他有这么容易让你胡闹?”

    事情的成败往往是细节,遮掩掉了张仁和那笨蛋平时不作声,当时又那么果敢去叫人,李家明也长松了口气。师恩如山,他可真不想因为这样的破事,在师生之间产生芥蒂。

    “切,张老师,你也太看不起人了!多谢师母”。

    李家明连忙起身双手接过师母手里的凉茶,结果被师母挤兑道:“明伢,说来听听,也让象祥这样的蛮牛长长脑子。”

    不就是吹个牛嘛,李家明张嘴便道:“这有什么?这事太简单了,丢几包烟给端伢他们,让他们帮着收集点证据、多栽点赃,再写三封检举信,一封给森林公安,一封给柳老师,还有一封给县纪委。”

    李家明看了看正发愣的老师、师母、叔叔,两个巴掌一合笑道:“上头领导一过问,下头人想立功、想捞油水再一夹,柳老师不想捉人都不行!有那几封信,我想让他们坐几年就几年。

    呵呵,三木之下,何求不得?”

    一帮伢子不晓得厉害,还觉得偶像就是偶像,出手就是雷霆万钧,不搞死对头不罢手,可旁边的几个大人都心生寒意。

    那些当官的,可不就是贪钱、贪功?要是这小子来这么一手,搞不好那俩蠢货不想坐牢都不行!这主意毒啊,将人心算得入木三分,别说张老师这样的老师,就是张象祥这样的农民都觉得心里发寒。

    这伢子怎么这么毒了?

    缓过神来的张老师吓一跳,神情复杂地看了一阵眼前的学生,突然指着他的鼻子骂道:“家明,你怎么这么恶了?明明可以说得清道理的事,你就要致人于死地?”

    若是没有心理准备,极重师生感情的李家明会蹦起来陪笑,可有了心理准备的他嘿嘿直笑,将老师放在地上的凉茶递过去,反问道:“张老师,这都是你教的,你还来骂我?”

    “我教过你这些东西?”

    “《儒林外史》不是你给我的?”

    栽赃栽到老师身上来了?生气的张老师破口大骂道:“混账!我给过你什么《儒林外史》?”

    ‘哦’,李家明拍着额头,佯装恍然大悟,连忙惫赖地陪罪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柳老师给的。张老师,要怪你去怪他,老师怎么教,学生就怎么学呗。”

    柳老师、学生,这两个字眼重复地出现,张老师终于想起了柳本球的厉害。柳校长那人他了解,会当官、会做人,但从来不害人的,这伢子跟他学,应该不会变得那么狠毒。

    自己觉得想通了的张老师,仿佛又是在学校一样,骂完之后语重心长道:“家明,柳老师给你这样的书,是让你防小人,不是让你害人的,晓得不?”

    靠山山会倒,这话也得看时候,没那个实力之前就需要人的帮助。和伢那人有志气,阿姨又对小妹如亲生女儿样,于情于量,李家明都觉得要帮他一把。嘻皮笑脸的李家明也正色起来,恭敬道:“张老师,您多虑了。和伢爱护妹妹,宁愿自己吃光薯丝,都把米省给棋棋吃,他又问上门来了,我才让他求您这样的长辈出面,帮他要回田土山林。

    张老师,您教了五年,知道我的性子。只要是孝敬父母,对兄妹友爱的人,我都敬重、能帮都会帮。”

    欣慰的张老师连连点头,他将这小子当成最得意的学生,并不是这小子比李家德还会读书,而是这伢子对长辈孝顺、对兄弟姐妹友爱。在他的眼里,这样的孩子可以说是完美无缺,若是性子没这么硬就更好了。

    沉默了几秒钟,李家明才沉声道:“张老师,你自己的堂孙、堂孙女,您应该更清楚,他们兄妹极度自尊、敏感。我耶耶、阿姨可以供他们读书,甚至带去银子滩跟我们一起生活,但他们会愿不?”

    张老师也叹了口气,默默点头。

    “若是两个人就是自尊、敏感,我最多是借阿姨的名义,送点米、送点钱、送点衣服之类的,顾着亲戚礼道(情谊)就行。现在阿姨回来了,那更与我无关,她自己的侄子、侄女,当然她自己去管。

    可他们不是!

    张老师,伢子、妹子只要不蠢,愿意吃苦读书,总有希望考出去的。说实话,我自己也是读书人,就盼着我们山里人能凭本事考出去。和伢、棋棋有这个希望,我就不想他们因为钱米的事,耽误了学习上进!”

    哎,三父(母)子齐齐叹了口气,旁边的伢子们也纷纷称是。

    和伢还好一点,棋棋就是只刺猬,除了她婆婆、哥哥、姑姑能讲她两句,谁都讲不得。由她姑父出钱供她读书?若是旁边有人讲几句闲话,那妹子会宁愿不读也不受那气的!

    将这破事说开了,两师生之间又象从前样,天南地北、古今中华地乱扯,听得旁边的伢子们不时直乐,也佩服这位偶像的学识渊博。

    不渊博?没看到,有时候连张老师都说不过他,称他说的有道理?

    屋檐下的话,既然说了就让被人听见了,让这帮伢子听见了,自然就会在村里传扬开来。

    李家明有霹雳手段不假,可他那人是菩萨心肠,干不出那么恶的事;象枫姑姑(姐姐)也是菩萨心肠,受了那么大的委屈,万多两万块钱说孝敬娘就孝敬了;和伢那伢子是不错,倔是倔了点,但人家爱护妹妹,又努力读书,有李家明那样的天才带着,以后应该能考得上大学吧?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