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道义放中间(上)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勤劳致富这玩意儿,正盯着黑白屏幕飞快打字的曾金华是嗤之以鼻的,她父母一年到头起贪黑地忙碌,可连给公公婆婆看病的钱都挣不到;她在外面打工够勤快了,可每个月的薪水还不够她们老板请小姑娘吃餐饭。

    那怎么才能发财?

    做生意或当官!

    那些大大小小的领导,工资不过四五百块钱,可抽的是二十三块钱一包的‘芙蓉王’,而且每天还两包!没有当官的命,那就做生意。她现在跟人合伙开的文印店,一个月能赚三万多块,让她在梦里都能笑出来。

    不过,这并不妨碍曾金华用‘勤劳致富’的道理,激励她店里六名打字员。她不是对面那个徐眼镜,她是见过世面的人,文印店一开业就招学徒工,教会那几个小妹子打字后就拿在厂里学会的激励机制,套在她们脑袋上,激动得几个小妹子一天到晚除了吃饭、睡觉,就是盯着电脑狂热地敲打键盘。

    “华姐,华姐”。

    等去政府办送完材料的小妹子拍了她的肩膀,打字入神的曾金华才起身让位,叮嘱道:“打完后,送到县委办去找孙秘书对稿,如果没问题就马上印,他们明天开会要用的。”

    “嗯。”

    站在这小妹子后面看了一阵,小腹微微隆起的曾金华满意地点了点头,撑着有些发酸的腰准备上楼,正好看到从楼上下来的柳老师。

    “柳局长?这么晚才来接嫂子,你这模范丈夫可越来越不模范了哦。”

    刚在二楼蹭完夜宵的柳老师边擦嘴边下楼,指了指店门口那辆连塑料薄膜都没拿掉的新踏板摩托车,玩笑道:“金华,你可够大方啊,五六千块钱的摩托车说送就送?”

    前几天刚还清贷款、欠账,就给小侄子买辆五千三的踏板车,说不心痛是假话,可曾金华依然笑眯眯地鄙薄自己侄子。

    “我不送行吗?我侄子是个惫赖货,以前他讨传田的车子,我们说他太矮了骑不了没给。现在那小子长得比我还高了,再不给他买一辆,以后见我十次会九次笑我这个婶婶小气。”

    正坐在电脑前吃宵夜的小女孩们吓了一跳,她们都以为那是嫂子自己骑的,不禁惊讶道:“嫂子,你对你那侄子,也太大方了吧?”

    不大方行吗?那小子上次跟老公说的那些话,老公当成是一个玩笑话,曾金华可不敢怠慢。那小子可不是普通伢子,人家既然那么说,心里肯定就是那么想的。钱财是小事,可不能因为几千块钱,让侄子和叔伯们心里不舒服。同古太小了,做生意其实是做人、做人脉、做口碑。再说了,自己的店面是大哥帮着盘的、店里的装修是哥哥们送的,于情于理都应该表示表示,送侄子摩托车就是表示,而且会让哥哥们都高兴的。

    不过李家明也确实出色,出色到挺着肚子的曾金华虽然有些肉疼那几千块钱,可依然非常骄傲有这么一个天才侄子。

    “琴妹,我那侄子可是天才,初一能自学高中课程,还能考全县第一、帮老师上课的呢!”

    “啊?不可能吧?”

    做生意的人,明明口袋里只有一百块钱,都能摆出身上有一万块钱的范,何况侄子在读书方面,让曾金华确实有炫耀的资本。

    “这有什么不可能?我四侄子更厉害,高一做高考卷子,能超过清华、北大分数线三十多分咧!”

    在外面见过世面的曾金华并不怎么管束这帮小姑娘,只要她们认真做事,生活中还与她们姐妹相称。听曾金华如此吹嘘,正吃炒米粉夜宵的几个小姑娘乐了,打趣道:“嫂子,你就吹吧,我敢保证,税务局绝对不会收你牛皮税!”

    店里的几个小姑娘都笑,可刚下楼的柳老师急忙道:“金华,家德真的有这么厉害了?”

    “是啊,去年家明来参加竞赛,他自己说的。家德从来不撒谎的,他说考得上那就肯定考得上!”

    ‘啪’的一声响,兴奋的柳老师用力拍了下桌子,赞叹道:“金华,你们李家的祖坟真葬得好。晓得今天成林给我打电话,告诉了我什么吗?家明刚做完去年的中考试卷,比你们家道还高二十多分,啧啧,就是去年中考都是稳当的全县第二!”

    “啊?家明也这么厉害了?”

    老板大嫂可能开个玩笑,位高权重的柳局长可不会开这种玩笑,那几个小姑娘立即道:“柳局长,你不是开玩笑吧?”

    “我开什么玩笑?去年我在崇乡当校长,李家德是初二跳级读高一,中考成绩全县第一,除了语文92分外,其余的都是满分,比第二名他哥哥高出二十三分;他们堂弟李家明就是我班上的。”

    想起来了,去年中考出了个大天才,文印店里一片惊呼声,“妈呀,嫂子,那个天才就是你侄子?”

    “天哪,嫂子,你们家出了一个天才还出一个?你们还让不让别人活啊?”

    为天才侄子高兴得合不拢嘴的曾金华,鄙薄道:“切,大惊小怪!你们问问红红,我那侄子就是她表弟。”

    “红红,真的?”

    “嗯,明伢从一年级开始,就没考过第二名。”

    “哇!”

    又是一片惊呼声,接着就是拿游小红开玩笑,表弟这么会读书,找个对象连初中都没读过,简直是丢了她天才表弟的面子。

    “切,你们知道什么,军伢就是明伢堂哥,他跟红红是一起玩大的!”

    “柳局长,这叫青梅竹马不?”

    “不错,这成语用得好!”

    笑闹归笑闹,等钟老师对完账、她们夫妇离开了店里,曾金华立即骑着新摩托回了住处,命令丈夫立即赶夜路回崇乡,去给李家明送新摩托车。

    天都这么晚了,刚去三哥装货回来的李传田犹豫道:“金华,晚两日送不一样吗?”

    “晚什么晚?你明天要送货去广东,又得等那边的货,这一来一去要多少日?”

    这倒也是,去广东送货,肯定要等有货往回运才能回来,否则油钱、过路过桥都吃不消。往常跑一趟广东,没十天半个月是回不来的。

    “那让别人带回去就是,这么晚了,你看”

    曾金华不乐意了,送人东西哪有还托人的道理?

    “传田,我跟你说,家明答应过了的,以后我们有了崽女,他会带在身边读书的。”

    刚洗完澡的李传田觉得老婆太那个了,可曾金华并不那么认为。赚再多的钱,也是为了家里和以后崽女的前途,家明那小子读书是天才,教弟妹更是比老师还厉害。要是他以后真能说话算数,几千钱的摩托车算什么?家里还欠着贷款,可店里一分红还完欠账,她立即去买辆贵得吓死人的踏板车,就是想让小侄子替自己教孩子。

    “传田,人是会变的。以后我们的崽女读书时,家明都快大学毕业了,七八年以后的事,还能不能作数?要是他不想,你还能逼着他带?

    你莫以为家明上次要你的摩托车是玩笑话,那伢子心里比谁都精明,要不然也不会借钱给我们的时候,说出那一番话的。你以为我舍得花这么多钱,买这辆车子?我要是不买,以后会让二嫂她们都讲闲话!连小兰、大妹她们都会看不起我们的!

    人活一张脸,要是没了脸,赚再多的钱,又还有什么意思?”

    上次李家明的玩笑话,着实在李传田耳朵里就是句玩笑话,如今听老婆旧事重提,心里不禁很不舒服。叔叔侄子之间的事,怎么就跟辆摩托车扯上关系了?当初自己对三哥、明伢可不坏。帮他们家还债,帮三哥找工作,听大妹说文文需要营养,自己出手就是百多块钱的鸡蛋,还允诺以后会帮三哥供他们兄妹读书!

    别姓人的叔侄自己不晓得,但银子滩自己几兄弟之间,对侄子这么好的,也只有二哥了。难道自己做了那么多,还当不起帮自己想个主意?

    “你懂个屁!”

    气急的曾金华骂了一句,压低声音道:“传田,还记得我上次问家明,给柳局长他们三成股份的事不?我当时是没反应过来,过后才想起来,那天在柳局长他们家,他女儿硬扳着三成,既不是四成也不是两成五!”

    当司机的人走南闯北,没见过还没听过?

    虽然这话没有明说,可一向对老婆言听计从的李传田脸上一黑,沉声道:“金华,这话不能乱说的?家明不可能为了外人,来对付自己人的!”

    什么叫外人?什么又叫自己人?帮自己的才是自己人,有能力而不帮自己的,哪怕是再亲也是外人!

    自己固然是他婶婶,可柳局长还是他老师、师傅,公安局关他的时候,是人家柳局长救他出来的!真要说起来,借钱是要还的,最多是少出点利息,百来块钱的鸡蛋也不过是百来块钱的事,能当得起关键时刻帮人一把?

    怀孕的人都性子急,挺着肚子的曾金华叹了口气,强行耐住心里的烦躁,解释道:“传田,莫把家明当毛伢子(不懂事的孩子),也莫总端着叔叔的架子。我们以前是对他不错,但也仅仅是不错,他帮我们寻条财路就全部都还掉了还有多。

    家明心硬、人恶,连陈和生都被他治服了,你还觉得他是毛伢子?他跟你说的那些话是真心话,他真的认为他不欠我们的了,才说得出那些话。

    哎,我当时也是太贪心,总想着光出一个主意又不能拉生意,还当不起给股份。现在想想,我们当时就应该送他一成半成干股的!”

    阴着脸的李传田沉默了许久,终于骑着新踏板车回了崇乡,他承认老婆说得有道理,可他不相信自己侄子会这样。去问侄子本人,李传田拉不下那脸也张不了那嘴,但他跟李家明一样,也有个亦嫂亦母的二嫂。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