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三十五年前的誓言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敬祖宗信鬼神是山里人的传统,求了神许了愿,愿望实现了就要去谢神;家里出了喜事,就要去上坟祭拜祖宗,给祖宗菩萨报喜。

    经过漫长的等待,李家仁、李家义兄弟的录取通知书终于到了,老大考到了赣省大学、老二考到了省财经学院。赣省大学是省内唯一一所全国重点;省财经学院则是中央财政部的三所部属大学之一,虽是挂着赣省的名却是为全国财经系统培养人才,这两所大学都是省内最好的大学,比上次王磊考的师大还好。

    这是喜事,而且是大喜事,拿到通知书的第二天一早,乐坏了的李传猛几兄弟花三百块钱、两条‘白沙王’烟,在汽车站包了辆班车回崇乡。洗涮一新的班车一到崇乡街口,几兄弟就将鞭炮不要钱似的往车窗外扔。

    一阵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引来围观、看热闹的街坊、闲人。瘸着腿的李传健象是新郎倌样,穿着笔挺的新西装、皮鞋锃亮还扎着领带,带着两个同样西装革履的儿子下车,一支支‘白沙王’烟见人就递。

    以前谁认识李传健?但现在街上的生意人都认识他了,谁不知道这瘸子生了两个大学生儿子、还有个天才儿子,还在县城做生意做得红红火火?

    “传健,不是又当新郎倌了吧?”

    “传健,考上了?”

    满面春风的李传健笑骂道:“仕富,你是怕你表姐日子过得不太平是吧?承宗,来来吃根喜烟,家仁家义托大家的福,总算是考上了。

    家仁、家义喊人啊!”

    这可是大喜事!生疏点的街坊讨根喜烟说着喜庆话,象游承万、余仕富这样的长辈连忙放鞭炮,一时间小小的街上鞭炮声震天。

    “仕富母舅、承宗母舅……”

    正激动着的李家仁兄弟赶紧称呼这些或生或熟的长辈,一个个敬着喜烟接受他们的恭贺。

    雪中送炭的人不多,锦上添花的人可不少,连平时不会正眼瞧他们父子的乡政府、公安分局、林工站、工商所、税务所……的领导们,听到街上的响动,都凑热闹地放起了鞭炮,过来说几句恭贺话抽支喜烟。

    一条百八十米长的小街,平时步行只需要一两分钟,可今天李传健三父子足足走了半小时,还散掉三四条‘白沙王’。

    体面啊!

    一家人坐着班车回到银子滩,村上的人又堵在马路上放鞭炮、抽喜烟,大家着实热闹了一阵,才放他们回黄泥坪。车子还没到屋场前的老柳树下,守在那的毛砣连忙放鞭炮,紧接着家里的鞭炮又是掀天的响,来道贺的亲戚们从几幢泥巴屋里涌出,跑向刚到老柳树下的班车。

    时间不早了,车子刚停稳李传猛就从车上跳下来,大声道:“承万呢?承万呢?猪、羊捉好不了?”

    平时祭祖大家都是不看时辰的,给祖宗报喜可有讲究,要请道士算良时吉辰的,老林道士的崽小林道士看今日的良时吉辰就是午时。

    正站在满是亲戚的晒谷坪里,手里拿着屠刀的游承万,没时间跟李传健他们三父子恭贺,大叫道:“早准备好了,传林、传田,你们过来抬猪,传祖、传宗,你们过来抬羊!

    仕金,莫拉着传健了,快点快点,还要赶时辰呢!”

    天色确实快正午了,正跟妻兄同喜的李传健也连忙道:“对对,家仁、家义,快去姆妈、婶婶那拿香纸,今日的香烛火纸是要你们提的!”

    “哎”,被亲戚、长辈们围着的李家仁兄弟连忙挤出人群,跑向小跑过来的姆妈、二婶她们,背起两个装满香、烛、约的竹背蒌转头就跑向后山。没一会,气喘吁吁的两兄弟又跑回来,再背两个竹背蒌上山。

    李家十几个男丁一通忙乱,终于将一头猪、一头羊、一只大公鸡,还有供菜、供果、酒、香全部运到了祖坟前。今天的主角是李家仁兄弟,他俩依次在十几座坟前焚香、点烛、摆祭品,李家德、李家明等兄弟则帮他俩打下手。

    等所有的香烛点着了、供品摆好了,看着十几个坟头,刚才还喜笑颜开的李传健突然半悲半喜老泪纵横,拈着三根线香在公公坟前三个重重的响头磕下去,激动、沙哑的声音哆嗦道:“公公、婆婆、耶耶姆妈、大伯大婶……大哥、二哥、大姐、二姐、月嫂,今日家仁家义考上大学了,传健带他俩给你们报喜了!”

    李传健这么一哭,李传猛他们几兄弟也想起了父母、早逝的兄姐,不禁悲从心来。

    三十五年了,当初父亲、二叔、大哥、二哥、大姐、二姐的噩耗传来时,整个黄泥坪哭天抢地。三叔拖着病体跑到水库边上,沿着河足足寻了七天也没寻回一个亲人的尸骨,回来差点又没了。

    三十五年了,当初的毛伢子都长大成人了,连崽都能读大学了!

    三十五年了,当初三叔指天发誓,一定要供个读书人出来,不要让那样欺负人的事再落在李家人头上,今日总算是办到了!

    等哭得不成人样的李传健报完喜,长房长兄李传猛扯直了嗓门大声道:“公公、婆婆、耶耶姆妈、二叔二婶……大哥、二哥、大姐、二姐、月嫂,我们杀猪、杀羊、杀鸡,给你们送血食了!”

    同样想起了亡妹的游承万也双眼含泪,却手上沉稳有力,一刀捅翻了那头两百多斤的大肥猪,心里默默道:妹妹,今日是家仁家义来报喜。你等着,等明伢考上了清华、北大,哥哥送猪送牛送羊来!

    山里人节俭,猪血、羊血、鸡血都是一道菜,可今天的三色鲜血全洒在十几座坟头上,一瓶瓶‘四特老窖’也洒在坟前,随即则是李家仁兄弟的跪拜、祷告。

    “家明、家德,你们带伢子们祭祖!”

    “是”

    神色肃穆的李家明、李家德上前拈香,领着李家道、毛砣他们在各座坟前跪拜、祷告。最后跪到母亲坟前时,李家明重重地磕头,默默道:姆妈,你放心,我会带好妹妹的。你好好睡,五年后你再醒来看看,我一定会来报喜的。

    “欣华,带妹子们祭祖”!

    “是”

    已经戴上了近视眼的李欣华多了几丝斯文,领着比她更大的李小兰、李国华,还有会读书的小妹、满妹她们依次给祖宗上香、跪拜。平时泼辣的李小兰,也心甘情愿地排在年龄最小的小妹后面,跟着会读书的妹妹们给祖宗们上香、跪拜。

    三十五年前三公公发的誓,李小兰她们没亲耳听过,但总会在某个时刻听大人们念叨。欣华她们会读书,能帮李家人争光,那就应该让她们站前,自己和国华这样不争气的孙女、侄女,当然要站后面。

    等李家男子们的祭祖、报喜完了,猪羊鸡又被抬下山成为了菜肴,小小的黄泥坪里欢声笑语一片。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