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读书人的好处(上)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半天一夜两餐三十六桌的流水席,吃掉了两头两百多斤的大肥猪、四只五六十斤的黑山羊,还吃掉了其它菜肴、烟酒无数,吃得、喝得来道贺的数百亲戚、邻舍红光满面,也累得满妹她们梦里都在笑,这次她们赚钱可赚大发了。

    “客气,传健这次可真客气。”

    “哎,真没想到,李传健发了财后,会这么客气!”

    当然客气,这场流水席花了一万二千多块,还没算红英婶她们自己养的猪羊鸡;亲戚、邻舍送的贺礼,跟上次李传林成亲一样,人家送多少贺礼李家回多少,还多添了一个果子包。

    第二天吃完早饭,李家几兄弟带着争了气的李家仁、李家义两兄弟,送走了几个昨晚留宿的客人,宿醉未醒大家都累得不想动了,也只有眼睛里冒光的桂妹她们又冲向了碗筷堆。她们当然有精神,说是洗碗筷,可收碗筷的是李家明、毛砣他们,提热水的是他们,最后将碗筷送进厨房的还是他们。

    “哥哥,总共是126块7角5”。

    可能是这次钱赚得太大了,连平时对哥哥最有信心的小妹都有些忐忑,担心地看着李家明,生怕他说他们也帮了忙,可以从中分一部分。

    “嗯”

    好笑的李家明揪了揪小妹那一把后妈扎的小辫子,接过本子签了个名,关心道:“文文,这次赚了这么多钱,想没想过买什么?”

    得了签名,刚才还担心的小妹终于放心了,搂着哥哥的脖子小声道:“桂姐想买水(钢)笔,金姐跟满姐还有我,想买莎莎姐那样的溜冰鞋。”

    钢笔不贵,溜冰鞋可不便宜,人家柳莎莎为了那双红色旱冰鞋,可在四婶的文印店打了半年小工才凑足钱的,还不排除四婶往高里开工资的嫌疑。

    “嗯,你们自己的钱,自己做主。”

    李家明跟自己妹妹说小话,那边李传健夫妇也在叮嘱两个提着礼物的儿子,让他们去阿婆屋里看阿婆、舅母。

    “家仁、家义,考上大学了就要懂事。母舅舅母以前是讲过一些不好听的话,但那些是我们家太穷他们也穷,我们欠人家的账总还不上,晓得不?”

    每年只去外婆家应个景的两兄弟迟疑一阵,还是勉为其难道:“嗯,晓得”。

    “住两三日就回来,自己去店里打杂帮忙。以前家明说让你们赚生活费,那是为了你们好,晓得不?”

    还处于收到录取通知书而兴奋之中的两兄弟有些不乐意,以前答应家明的条件,那是屋里没钱送。现在屋里又不缺钱,还要去打工赚生活费?

    儿子不懂的事,当父亲的就多提点,同样还在兴奋劲上的李传健耐心道:“大伢、二伢,你们莫蠢。你们从小就在学堂里读书,连家务事都没做过什么,到店里帮忙打杂,就是让你们接触社会,去学怎么跟人打交道。”

    “大学毕业后,你们肯定会进机关。要是你们不会跟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听不懂人家话背后的话,自己又不会讲好话,你们拿什么去出人头地?”

    旁边的余芳也比以前富态、白净多了,穿着又体面,有了几分当年的风韵,只是头发有些花白了。

    “你耶耶讲的没错,你们自己看看,这两日家明跟亲戚、长辈都亲亲热热的,讲的话句句得体,你们却只知道笑。好好跟耶耶学,吃几年苦,学会了为人处世,以后工作了不吃亏的!

    再讲了,帮自己店里做事,有什么丢面子的?你们同学见了,还不会羡慕我们家有钱能开店?”

    父母的语重心长,再加上亲眼目睹小堂弟的应酬得体,脑子又不蠢的两兄弟这才恍然大悟,连声答应道:“晓得,我们住两日就回来。”

    “嗯,去二婶、三婶那借摩托车。踏板车轻便,男式摩托你们可能骑不惯。”

    “哎”。

    两兄弟去找婶婶借来踏板车,带着父母准备的礼物,去追赶骑自行车走远的几个母舅、姨娘。

    送走了两个争了光的儿子,这几天累坏了的李传健又打点精神,去应酬乡上来慰问的干部。上次同古遭了水灾,上头的救济粮还没拔下来,但今年的公粮却被上级政府免了。往年这样的好事是轮不到李家的,记得十几年前也是涨大水,全村都免了公粮就李家和几家小姓人家要交,这都是出了大学生带来的好事啊。

    不是那个时代的人,很难理解那个时代的大学生,对于一个农村家庭的意义。农村人靠土地生活,公粮、三统筹五提留都指望着那几亩薄田,一年累死累活到头来,也只有逢年过节才能吃碗白米饭。

    家里出了大学生就不同,考走的能吃一毛八分钱的国家粮不说,而且他本人的口粮田、山林可是用不着交还村里的,这等于给家里人一年增加几百斤口粮!

    这还只是粮食的问题,还有一些由乡干部把持的砍伐指标、救济粮分配,也会有所倾向。山里人不比平原,田里种出来的粮食不够糊口,要靠从山上砍伐木材卖钱,再去粮站买返销粮,而砍伐指标就是允许你砍伐的法律凭证。若没那东西,你砍下来的木材根本无法进入市场,甚至刚从山上扛下来,就会被林工站、森林公安没收。

    在一个法制不健全、权力没有监督的时代里,你能指望那些乡村干部能公正行事?还不是乡上截留一部分,村里再截留一部分,再按人头往下分?至于那些被截留的指标,都会进入黑市流通,要么高价卖给有需要的村民、要么成为那些木材贩子手里的工具,用来低价收购山民手里的无指标木材。有些做得过分的地方,那些孤寡老人或人丁不旺、老实巴交的家庭,甚至一年到头都分不到几立方的砍伐指标,跑到乡上村里去问时,得到的回答是两个字‘没有’!

    家里出了读书人就不同,乡干部中间隔了村干部无所谓,可村上的干部却绝对会收敛,怕人家日后风水轮流转时报复自己。先不说人家以后能不能当官摘了你的小帽子,即使人家再没出息,当一辈子的教书匠,日后也能在子孙读书上卡死你!

    黄泥坪李家是外来的又人丁不旺,因此受本地大姓、村干部、乡干部欺负是常事。近的不说了,好歹李家有七个身强力壮的男丁,村上乡里做事不会太过分。远的,却可以上溯到三十五年前的惨事,若是当时李家有七个身强力壮又强硬的兄弟,家里还有两个大学生,李家那四男两女也不至于全部被强逼着去修水库,最后又全部被洪水冲走,连具尸骨都找不回来!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