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读书人的好处(下)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托‘人民政府’头两个字的福,地方上只要一出现什么自然灾害,上级政府哪怕再财政紧张,也总会下拔救济粮款、号召并不富裕的城市居民捐款捐物。

    两个月前,同古爆发三十年一遇的大山洪,省市两级下拔了几百万斤的救济粮和一部分救济款和好心人捐助的衣物。不过,这些下拔的东西,能不能及时发放到受灾人群的手里,或是能不能全部发放到位,这事就非常值得商榷了。

    反正据乡上干部说,因为临川、高安那边的新粮还没上市,所以救济粮还没拔下来,现在只免除每家每户今年的公粮。天知道一个泱泱大国,一个人口几百万的地区,区区几百万斤粮食,还得等新粮上市才能下拔是怎么回事。也只有天知道,等到新粮上市后,下拔的救济粮还有什么救济的意义?

    黄泥坪李家这次运气不错,救济粮款虽然没下拔,但负责救灾的孙乡长有过专门的吩咐,因此他们今年的公粮被全部免除了。乡长大人的吩咐,民政所的人当然要重视,今天特意来落实领导指示。

    一脸精明像的游学理就是告伢的堂公公、游学权的大堂兄,也是村上的支书,知道李家现在是李传猛牵头,见他来了连忙把免除公粮的凭证给他。

    “传猛,这是乡上下发的凭证,你们七家受灾严重,特意免除九三年传健、传林家全部,你们其余五家80%的公粮。到时候,你们拿着直接去粮站抵销公粮。”

    宿醉未消的李传猛以前跟游学理关系不错,笑呵呵地接过七张盖了公章的凭证,随手递给刚赶来的大堂弟,让他安排哪个弟妹到时候去处理。现在李家不靠这点东西了,可白送的东西不要白不要,一家一户能免上千斤公粮呢。

    “多谢多谢,学理阿公(山里人经常跟小孩称呼长辈、亲戚),昨日人多没招待好,今日无论如何要再吃两盅。”

    昨天让这几兄弟灌翻了的游学理哪还会答应,连忙道:“莫莫,村上还一堆事,这几日给大家核实受灾情况都忙不过来,哪还有时间吃酒?等家仁、家义去读书时,我过来送茶钱,我们再好好吃一顿!哦,这事是孙乡长特意交办的,莫出去到处乱说,晓得不?”

    得了便宜就要卖乖,嘴里还呵着酒气的几兄弟,连忙道:“晓得晓得”。

    晓得个鬼,看这几位醉意未消的样子,游学理就知道他们不晓得,连忙叫自己那懂事的外甥孙。孙乡长特意做了这么大的人情,就要去感谢感谢人家,人家不在乎送多少,在乎的是李家人眼里有没有他那位大领导。要是不去的话,日后再有什么好事,就不能怪人家不关照了。

    “哎,家明呢?我还有事寻他呢。”

    “家明?家明,家明!”

    正在楼上看书的李家明,起身到吊楼上看了一眼,连忙小跑着下楼。这位堂阿公跟亲阿公关系很好,对他也相当不错,以前在银子滩读书时,碰到中秋、端午时,会给他月饼、包子吃的。就连每年的木材砍伐指标,大伯他们十年有九年不能足额发放,但自己家的可从没少过。

    “学理阿公,你寻我有事?”

    花甲之年的游学理还真喜欢这个嘴巴甜的堂外甥孙,经常将这外甥孙榜当样教训那些后辈子孙本事不硬就要身段软。

    “家明,你跟孙乡长熟不?”

    若是别人问,李家明扯虎皮还不至于但肯定会默认,可自己堂阿公问,他也小声道:“不是很熟,我跟张卫民的儿子关系好,跟着他叫张建军作三叔。以前在张建军屋里吃饭、玩时,见过孙乡长几次。阿公,你寻孙乡长有事?”

    “没事没事,好好读书,以后考上了大学,阿公来吃酒!”

    “嘿嘿,等我考上了大学,阿公可要给我开祠堂哦!”

    “那是肯定的!到时候,阿公还得把新竹叔的坟大修一次,赶只猪上去杀!”

    游学理鼓励了这个争气外甥孙几句,又跟李传猛他们打了个招呼,骑着他那辆旧摩托和乡上的干部走了。李家祖坟葬得好啊,还是新竹叔有眼光,当初看中了孤儿寡母的传林,硬要把月妹嫁过来。要是家明这伢子真有出息,能把告伢他们都带出去,游家祖坟也会冒青烟喽!

    送走了这位堂阿公,李家明问了大伯几句,知道了阿公的来意。遭了这么大的灾,上头真的会到年底才下拔救济粮款?恐怕那些粮款早就下拔了,只是暂时被乡上扣住了,想从中截留一部分。他老人家是想走走路子,看能不能多搞个三瓜两枣。

    当然更重要的事是提醒下自己,免除所有的公粮可是个大人情,恐怕银子滩除了村支书和村长外,其余的村干部也得不到这好处。得了人家的好处,就得去感谢一二,莫让人家白做人情。

    这么浅显的事,习惯以小人之心度人的李传健自然也能猜到,以前这样的好事哪有自家的份,即使有也只是老三家能拿到,谁让他是游家人的女婿呢。今年能拿到这些公粮减免的好处,那是两个儿子争气考上了大学,家明又跟孙乡长有点关系,否则又得被村上截留了,灾受了但公粮得照交,最多是少交点!

    送走了两位乡上干部、及陪同来的游学理,还一人塞了一包扎着红纸条的‘白沙王’烟,仿佛不懂这些的张象枫才不满道:“大哥,我听我姆妈屋里的人讲,修水那边都拔了救济粮,一家一百斤还有十斤化(猪)油呢。”

    新弟妹是罗坊人就挨着修水,当然能听到修水那边的风声,刚才还笑容满面的李传猛脑子没转过来,叹了口气解释道:“莫想了,能免我们的公粮,这还是托了大伢、二伢的福”。

    说者或许无心,可听者会有意的,这话张象枫就不爱听。两个侄子争了气是争了气,可明明村支书都来提醒自己家要去感谢人家,怎么能将人情全部往两个侄子身上安呢?有老公在身边,精明的张象枫也觉得腰杆直了不少,刻意道:“怎么会这样?上次乡上来人核实损失的时候,都是家明报上去的。”

    不这样又能怎么样?本地人当权,最多是拖欠,外地人当权,那就得截留喽。铁腕宰相的消除地方势力政策,虽然免除了地方对抗中央的隐患,可也开启了当权的外地官员只捞政绩不干实事的先河。

    老婆话里有话,无非是谢礼不想一家出而已,可陪着大堂哥应酬的李传林倒也想得开,家里也不缺那点东西,何必多事,连忙岔开话题道:“明伢,去问问和伢屋里的公粮免了不?”

    正在帮妹妹们打热水的李家明直起腰来,旁边的小妹重复了一句,才快步过来道:“耶耶,罗坊没这么快的。刚才余主任不是讲了吗,先定损再减免公粮,罗坊、游沅肯定是最后减免的。”

    李家明说的话,在减免这个字眼上语气重多了,可宿醉未消的李传猛还是没反应过来,他老婆的娘家就在游沅。自己侄子既然跟孙乡长搭得上话,那就让他去讲讲好话,求求情呗。

    “传猛伯伯,没用的。大家要是不闹,多多少少能减免一大半,要是他们敢闹事,减免就莫想了。你放心,一户一百斤救济粮换每亩两三百斤公粮,各村的村支书、村长又不是蠢牯,肯定晓得怎么做的。”

    就是这个原因,救济粮不比减免公粮,那是每家每户都会发的,也是乡上操作的空间。

    公粮减免的指标给谁不是给?公粮要交给国库的,交得再多也跟乡上没关系,跟县里也没多大关系,但救济粮是实打实的物资,只要有减免公粮的好处吊着,本就老实的农民知道如何选择。

    这也就是李传猛说大家是沾了李家仁兄弟的福,才得了个免除绝大部分公粮的好处。一亩田三百斤公粮,黄泥坪十七八亩田,免了四五千斤公粮,要是没出两个正牌大学生,负责这事的孙乡长跟李家明没点交情,最多免个一两千斤就不错了!

    听话听音,正抱着孩子的张象枫又不蠢,相反她还算有点小聪明的,她没喝酒脑子又不糊涂,故意扯出这些事,旁边的李传健还听不出来?

    “家明,库房里还有两条‘芙蓉王’、几条‘白沙王’烟,你去孙乡长那感谢感谢。你喊人家叔叔,人家帮了我们,就要谢谢人家,晓得不?”

    粗豪的李传猛他们可不会多想,听堂弟一提醒,连忙道:“对对,家明快去,莫让人说闲话,以后我们蛮多事都要求人家的。毛砣,你也去!”

    “哎”,正想溜出去玩的毛砣,连忙去推摩托车。自从李家明打了那一架之后,这家伙就被叔伯们勒令不得离开堂弟,免得家里的天才侄子打架吃亏。旁边的李传健连忙掏出三百块钱,塞给正推踏板车的李家明,吩咐道:“家明,帮大伯买一百斤米、二十斤油回来。”

    “哦”

    旁边的李传猛欲言又止,还是没有阻止李家明接过那三百块钱。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