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嘴甜不吃亏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托‘人民政府’前面两个字的福,农民一亩地得交两三百斤公粮,粮食不够吃了,又可以去粮站买七角二的返销粮。交上去的粮是新粮、免费的,经过粮站一倒手,上好的新鲜大米变成了陈米,而且价格还要比城镇户口高出近八倍。

    崇乡粮站还是老样子,楼下卖米卖油楼上办公,不过比平时热闹了许多,好多人骑着摩托或自行车来买返销的粮油,门市部外排起了长队。据说是上次涨洪水,粮仓进水了,很多泡了水的大米要便宜处理。

    排队这事,李家明可不会干,何况这还是抢在全乡人之前领救济粮。停好摩托车,李家明让毛砣去舅舅那借三轮摩托车,带着小堂弟径直上楼敲门而入。

    “肖叔,忙啥呢?”

    正跟看报的肖站长抬眼看了下,笑骂道:“滚!见你就没好事,买米下楼去排队!”

    “啧啧,好象又富态了哦”。

    熟不拘礼的李家明一屁股坐在办公桌上,掏出那包扎着红纸条的喜烟拆开敬了一支,剩下的全扔桌上,顺带把刚领来的救济粮米票也给他。

    “哟,喜烟?定亲了?长毛了没?”

    基层领导开玩笑是荤素不分的,李家明听了直乐,“嘿嘿,您放心,我绝对不会娶肖晓姐,她都比我大两三岁。我大哥、二哥考上了大学,拿包喜烟来拍您马屁呗。”

    大学生在农村人看来是文曲星、准国家干部,可在领导哪怕是最基层的领导眼里,其实没那么金贵,尤其是这些掌握实权的官员。他们可不是乡上干部或村干部,一任领导当下来,肥得裤裆里都能流油。

    “妈的,我家肖晓哪差了?哦,昨天街上说考上的双胞胎,就是你哥?”

    到了什么山头,就得唱什么歌,而且得唱别人唱不了的歌,才能捞到点好处,生意做得不错的李家明得意洋洋道:“我大堂哥、二堂哥,一个考上了省大,一个财经学院,那可是省里最好的大学!”

    眼里不金贵,但其实心里还是妒忌的,那可是真正的大学生啊。自家闺女就是个考不上大学的蠢丫头,胖胖的肖站长暗叹一声,叭了口喜烟,感叹道:“家明,你们李家祖坟葬得不错,给肖叔介绍下那个地仙(风水先生)?”

    “那可真没办法,那位道士已经驾鹤西游了。”

    两人说笑几句,有些羡慕、妒忌的肖站长接过李家明手里的米票、油票,到隔壁叫了个年轻人吩咐几句,拉着他重新回办公室。

    这半年多来,他跟李家明舅舅合作得挺好,财是越发越大,但上面也传来了改制的风声,他听说这小子跟林业局的柳局长关系非常好,正想着走走路子调单位。粮食部门改制,他有把握不被裁撤,但到一个清闲部门坐办公室,哪有到有实权的部门当普通干部好?

    李家明可不想接这活,佯装好奇道:“肖叔,柳老师是林业局的,您是粮食局的,他还能管到你?”

    这伢子人聪明,但对官场上的事还是了解太少了,在崇乡地面上也算有头有脸的肖站长叹气道:“家明呀,你以为叔叔这官算官吗?一个股级干部而已,什么叫股级?那就是说你是领导就是领导,手下管着十来号人;说不是领导,那就不是领导,局里发张纸就能让我回去打杂。

    柳局长跟钟县长关系好,又跟曾书记关系不错,他想调动个把人,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皮球嘛,就是用来踢的,李家明嘿嘿直乐,“肖叔,这事我可不敢打包票。要是肖晓想进快班,我可以帮您去寻钟老师,调动单位的大事,我就一个伢子,柳老师哪会给我面子?”

    计划经济时代的粮食系统,那可是比财税部门更吃香的,单单一个全家饿不着肚子,就让绝大部分行政干部羡慕了。以前的日子过得太舒服,舒服得肖站长从没关心过系统以外的事,如今一听到要改制的风声,本能地开始慌乱了起来。

    “我晓得我晓得,你什么时候带我去柳局长那坐坐就行。”

    这也不行,这位就是个标准的贪官,虽说无官不贪,但自己带他去见老师,不是给正干正事的老师添乱吗?不过,话得说圆满来,别给人落个过河拆桥的把柄。

    很会演戏的李家明瞟了眼关拢了的办公室门,用一种非常诚恳的语气道:“肖叔,你们大人的事,我不太懂。话,我会帮您传到,还会帮您尽量说好话,但具体的东西,我就不敢作主了。

    柳老师那人我比您了解,看着好说话,其实比谁都较真。您看啊,一百多万的基建工程,他愣是天天盯在工地上,连工人伙食都要盯。他若是不想认识您,我也不敢造次。”

    能在基层混个一官半职的,哪个不是脑袋灵活之人?

    白白胖胖的肖站长也瞟了眼被锁上的门,暗示道:“家明,人都是现实的,要是叔叔下了岗,很多事情就没办法了。”

    狗屁!以这头肥猪的本事,大不了回粮食局混日子,能轮得到他下岗?别以为自己不知道,油水衙门的肥缺,若是跟上面的关系不好,能七八年地坐这站长的位子?

    不过,肥猪样的肖站长还真拿捏到了李家明,隔行如隔山,他压根就不知道粮食系统改制是怎么回事。虽然在他印象中,十几年后就剩下个国家储备粮库由国家管,但粮食的收购、售卖是怎么回事,他哪知道?

    心里一阵电光石火,李家明毫不迟疑地作出了妥协,佯装不乐意道:“肖叔叔,您也别把我当毛伢子,你们大人的事我不懂,但您跟我母舅的事那是合则两利。不过,您话既然说到这份上,柳老师那我肯定会帮您递话,至于成与不成,那我就管不着了。”

    肖站长哪敢把李家明当毛伢子,若是把这小子当屁事不懂的毛伢子,当初高斌打电话过来,他最多是给点面子打发一下,哪会去跟游承万合伙开粮油店?可这事,又容不得他退让,粮食系统的改制就意味着全面放开,自己手里的那点小权力,还不赶紧谋点利,时候一过就可分文不值喽。

    沉默半晌,肖站长苦笑道:“家明,叔叔说错话了,实话跟你说吧,自从上面开始吹风,叔叔就一宿一宿地睡不着。叔叔和阿姨是双职工,若是一改制,叔叔肯定不会下岗,可你阿姨是肯定会下岗的!

    你是没见过那些下岗工人,要是你阿姨没了工作,光靠叔叔那点工资,家里七八口人吃什么呀?

    不错,叔叔这几年是赚了点钱,但钱那东西是会越来越不值钱的。家明,你是聪明人,若是叔叔没了这个位子,你母舅还会跟叔叔合伙做生意?”

    这话说到点子上了,肖站长家日子好不好过,跟李家明没半毛钱关系,何况七八年的粮站站长,还没捞够油水?不过,若这头肥猪真没了权力,李家明舅舅肯定会受到影响,最起码买不到比黑市价便宜这么多的粮油。也就是这头猪平时太舒服,光侍候着他的顶头上司,没到外面去活动,否则扔万把块钱出去,什么事办不好?

    “肖叔叔,您既然这么说,这事我会帮您尽力去办。可您也知道,有很多事,不是我一个读书伢子能左右的,我只能保证会尽力。”

    “家明,那肖叔叔就谢谢你了!你放心,叔叔是个大方人,肯定不会让你白帮忙的!”

    病急乱投医的肖站长大喜,他只是系统外没可靠的关系,关键时刻想烧香都寻不着庙门。这伢子不同,柳局长是他老师,高桥的乡长又是他堂外公,那俩人都器重他,只要他愿意尽心尽力,指点个庙门还不容易?

    “肖叔叔,您太客气了。得了,时间差不多了,我先告辞。”

    估摸着楼下的事办好了,李家明起身告辞,带着七百斤上好的晚米和七十斤新鲜化油回家。这时,也有几个有路子的村民来了领救济粮,更让正在买粮的人一阵骚动,估计乡上那帮村干部吵出了一些成果,一些受灾严重的人拿到了救济粮油指标。

    等三兄弟骑上踏板车、小三轮摩托车走远了,到了一个陡长坡前,李家明支好车子回来帮着推车时,跟他在后面推车的细狗伢见附近没人,小声道:“家明哥,我看别人领的都是陈米,油也是混浊的。”

    不错,这伢子不但读书用心了,而且脑袋也不象以前样一团浆糊。

    “细狗,知道什么叫雁过拔毛吗?上面下拔的东西,经过县里、乡里、村上一层层的截留,到了我们手里能有个一半就不错了。人家粮站里克扣不了,还不会以次充好?”

    “啊?”

    将严重超载的小三轮摩托车推上了长坡,三兄弟站在树荫下喘口气,李家明见四下无人,耐烦地详细解释道:“细狗,做人要有志气、骨气,但为人要圆滑一点,嘴巴甜点不吃亏的。我以前跟着柳老师认识了这位肖站长,平时叔叔长、叔叔短地叫,人家才抬抬手,不为难我们。”

    年纪才十二岁,可身高与李家明相仿的细狗若有所思,赞同道:“也是,文文、满妹她们嘴巴甜,叔叔、婶婶还有董昊都喜欢她们。”

    对就是这个道理,大家都不是什么大人物也没什么了不起,平时身段放低点、嘴巴甜点,到哪都不会吃亏的。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