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巧取豪夺的生意(一)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夏天热啊,白晃晃的太阳晒得树叶都打蔫,也只有稻田里的草蝉精神好,这么热的天也不停地叫唤。李家明他们四兄弟将七百斤大米、七十油搬回家时,已经热得一身湿透了,只差没象狗样吐舌头。

    四个妹妹,也就小妹最心疼李家明,见他热得象洗了个澡,连忙扔下手里的乒乓球拍,跑进姆妈房间端来一大茶缸子的冰镇酸梅水。

    “哥哥,你喝酸梅水,姆妈放了糖的。”

    这东西好啊,单看茶缸那外面一层细密的水珠,就觉得凉快不少。还是自己妹妹好,李家明笑呵呵地接过茶缸,倒了两小茶杯给同样汗流浃背的毛砣他俩,自己也喝了一小杯,再把冰凉的大茶缸还给小妹。

    “哥哥,你喝,我等下再冰。”

    “不用了,哥哥出了大汗,冰的东西不能吃太多,否则胃会不舒服的。”

    “哦”,小妹这才把剩下的酸梅水,分给正流口水的姐姐们喝,毛砣喝完冰水也赶紧扛着米送到各家去。一百斤一袋的大米,也只有他这样有力气的伢子才扛得起,连李家明都扛不动,就更别说比他更年幼的细狗。

    人啊,穷的时候会起歪心思,富足之后就会要脸面,这就是所谓的‘衣食足而知荣辱’。在家的婶婶们早已习惯了花仓脚米的价格,买上好的晚禾米,可平时都在县城里陪读的大婶不知道。当她看到领来的救济粮居然是好米,而且化油也是清亮的,连忙拉着毛砣小声道:“毛砣,这些东西不是家明另外加钱买的吧?加了多少钱,你可得告诉婶婶,莫让家明一个小伢子吃亏。”

    芳婶真是跟以前两样了,连这点小钱都怕家明吃亏,粗壮的毛砣小声笑道:“没事,家明跟粮站的肖站长关系很好,我们平时去买米、买油,都会给我们些照顾的。”

    刚小睡起来等午饭的李传健,知道游承万的粮油生意是怎么回事,嘿嘿笑道:“毛砣,多跟家明学学,莫以为小伢子、小妹子嘴巴甜好,大人也一样的。老话都说,‘礼多人不怪’,晓得不?”

    家族和睦了,再加上堂弟的言传身教,以前犟牛样的毛砣也对这位堂伯礼敬有加,笑道:“嗯,刚才回来的时候,家明还说‘本事不硬,身段就要放软’。”

    这是人生至理啊,比从前白净、富态多了的李传健感叹一声,可跟着他进来的李家德皱眉道:“耶耶,这真好吗?大丈夫就当顶天立地,如何能摧眉折腰事权贵?若是这点骨气都没了,天天想着拉关系、走捷径,贪图点眼前的蝇头小利,以后如何能鹏程万里?”

    书生意气!

    哎,刚才还感叹侄子人情练达的李传健暗叹一声,他就是一个读过书、有点城府与狡黠的农民,儿子的话站在道德至高点上,这让他如何去教导、辩解?何况家德也说得有几分道理,燕雀安知鸿鹄之志?以侄子的天资,确实不应该过多与肖站长那样的底层官僚来往,有那个时间、精力,还不如奋发读书,日后真正地出人头地。

    可从现实出发,寒门子弟想出人头地,除了奋发图强外,若是不能八面玲珑,还不是泯然众人矣?家德天资过人,或许能凭真本事出人头地,可老三、老大、老二呢?

    想了一阵,觉得矛盾的李传健还是放弃了分辩,把棘手的事交给侄儿去处理。这两年多来,他算是对小侄子服了,不但人情练达而且世事洞明,很多事情的处理方式即使自己都自愧不如。天才啊,天才的问题就得天才去解答,自己一个俗人就别乱掺和了。

    “家德,你们是读书人,耶耶只是个生意人,想得是如何赚钱养家糊口,这些问题是不会去多想的。家明那样做,肯定也有他的道理,要不你们自己去探讨?”

    不用去找,没过多久,冲了个凉的李家明主动寻来了。去年他在县城参加竞赛时,在账簿上看到过组织部的徐副部长也在店里做了装修。以大伯的能耐,肯定会给人优惠而且会好好结交一番,得想办法帮肖站长牵根线。

    一家一百斤大米、十斤化油,对于现在的李家来说,不是什么金贵东西,但半年多来在家的十几口人都由他在肖站长那,以仓脚米的价格买上好的晚米,这就是不小的人情;虽说人家没白帮忙,跟母舅合伙做粮油生意没少赚钱,但多个朋友总是好的。人嘛,朋友得涵盖社会的各个阶层,孟尝君尚且结交鸡鸣狗盗之徒,何况自己的家族是寒门。

    当然,这些只是李家明嘴上说的,心里想的还是不能连累到母舅的生意。人要想出人头地,能说会道是不可或缺的素质,得学会用最冠冕堂皇的说辞,来掩饰最龌龊的目的。何况自己的目的非但不龌龊,而且还充满了亲情。

    两伯侄在房间里一阵嘀咕,同样人情练达的李传健小声道:“家明,那个肖站长舍得不?那些当官的很贪的!”

    会舍得的,若是花个万儿八千能买个官帽子,恐怕肖大站长会毫不迟疑地让他老婆下岗。

    “大伯,你只负责介绍一下,具体的东西由肖站长自己去跑去送。舍得,是他自己运气,不舍得,也怪不得我们不帮忙了。柳老师是要做事的人,介绍过去会给他添麻烦的。”

    提着猪头找不到庙门是常有之事,如今帮人家推开了扇庙门,也就尽到了朋友之义。李传健也琢磨一阵,以徐副部长那种千儿八百块钱都要讲半天好话的性子,有万儿八千砸下去,十有八九会在他上司面前帮人说尽好话。

    如今的干部考察就是个笑话,正科级干部由书记县长争,副科级由常委们分。只要出得起价,还会有搞不到的官帽子?

    “也是,等我打电话回来后,你让肖站长来寻我。”

    “哎”。

    两伯侄商量完事出了卧室,妹妹们已经在堂屋里铺碗筷了,年龄更大的三姐、桂妹在帮大婶端菜,如今的李传健是喜欢看到这样场景的。以前这些小妹子,可没哪个把他俩当亲伯父、亲大婶看的,即使叫他们夫妻‘大伯’、‘大婶’一声也是礼貌性的。

    世事总是很奇妙的,以前穷困潦倒的李传健挖空心思想搞点钱供四个儿子,可他真的富足了,想的却又是家族的荣耀,梦想着李家能在他们兄弟手里兴旺发达。

    这就是所谓的发财立品!

    看到眼前的家族和睦,李传健觉得自己更得帮侄子摆平肖站长的事。独木不成林,一棵树上也总是藤藤蔓蔓的,若是各人的妻族不能富足,又何来名门之望?

    见午饭准备好了,李家明也赶紧上前去帮忙,可正从阁楼上下来的李家德兄弟叫住了他。他们是,家里早不让他们沾手家务活,以便他俩能全部心思读书。

    “家明,我们有点事想不明白,你帮我们分析分析”。

    “哦”,正想去帮忙的李家明又跟着他四哥、三哥上了阁楼,他估摸着天才同志又钻牛角尖了。随着大伯家经济状况变好,这位妖怪更妖了,开始有向着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转变趋势。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