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巧取豪夺的生意(三)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当下的社会是个人情社会,人熟好办事,李家明不在意那些‘酒杯一端,政策放宽’的嘲讽。他靠人情练达沾了便宜,就是人情的受益者,受益者就得脸皮厚一点,还得替这个人情社会添块砖加块瓦。

    等大伯打了电话回村上,李家明得到告伢的传话之后,又去问过了母舅,第二天才悠哉游哉地骑着踏板车又来了粮站。你别说,人民政府也有人民政府的好处,那就是只要有利的事效率都高。只要乡上与村干部之间达成了公粮减免、救济粮截留的比例默契,该发的救济粮立即下发,粮站里领粮油的人络绎不绝。

    “李家明!”

    刚停车的李家明头都不用扭,一听这清脆的声音就知道是谁在叫自己,把车头扭向叫自己的方向。放暑假了,这孩子应该是回来看她婆婆。

    “叔叔、婶婶好,哟,不打工赚钱了?”

    笑靥如花的柳莎莎掐了李家明胳膊上一把,全然没有男女授受不亲的自觉性。

    “我乐意,你管得着吗?哎,帮我伯伯把米拖回去。”

    乐呵呵的柳伯伯扛着一袋大米刚出门市部,见是自己弟弟的得意学生,连忙招呼道:“家明啊,你这是去哪?”

    李家明看了眼他们刚领到的两百斤大米,难怪叔叔婶婶要骑两辆自行车来。要说聪明,柳老师就是聪明人,明明他母亲是跟着他哥哥过的,却把老人家的户口落在他户口本上。作为城镇户口本上的农村粮,这次救济粮就能领双份,估计以前的扶贫物资之类的,也是这么干的。

    “我没事瞎玩呗,叔叔,这米我帮你拖回去,省得你骑车累。”

    “别别,就你这辆小摩托,装得下两百斤吗?”

    李家明用嘴驽了驽踏板车上的一堆东西,笑道:“没事,我去找人借辆男式摩托就行。你们等一会,我去下肖叔叔那,我反正要去罗坊一趟。”

    “李家明,你又去拍马屁?”

    “什么话?这是我阿姨给婆婆的,没看到全是奶粉之类的吗?”

    “这两条烟呢?”

    “我去你家,空手去过吗?张老师就在我阿姨娘家隔壁,我好意思不去?”

    “你等下不就会去我家?”

    妖精!从来不放弃任何讹诈自己的机会!

    李家明只好从口袋里掏出一百块钱递过去,玩笑道:“对对,我失礼了,得给婆婆买礼物。”

    一百块钱在农村里很多了,刚才还笑眯眯的柳伯伯连忙制止道:“莎莎!”

    “这还差不多”。

    得意洋洋的柳莎莎接过钱,喜笑颜开道:“大伯,他是有钱人,你看这辆新摩托车,那就是他四婶婶送他的。他去看张老师送两条烟,去看我婆婆,不也得送礼物?”

    人家这么说,李家明也只能陪笑道:“柳叔叔,没事,这是应该的。柳老师要知道我空手上门,还不得骂我两句啊?你们在这等一会,我去去就来。”

    李家明将摩托车停好,连忙去上楼去找肖站长,张嘴就是瞎话道:“肖叔叔,你们大人的事,我不太懂,回家后问了问我大伯,结果被他骂了两句蠢牯。”

    “什么?”

    正在核对账目的肖站长一愣,连忙扔下手里的活,小声道:“怎么回事?你大伯不是开店的吗?”

    这真是头舒服惯了的猪,难怪遇事会慌!

    “嗯,他说柳老师正在搞整顿林业规费的事,能不能成还两说,哪还会沾这些麻烦事?他说,即使成了,也肯定会得罪不知多少人,迟早会调任闲职,走他的路子进林业部门,以后你还怎么混?”

    胖乎乎的肖站长吓了一跳,仔细一想还真是那么回事,林业县的林业规费整顿,从上到下得罪的人还能少?成了,闲职倒不至于,但调离林业系统是肯定的;败了,那就真的要去史志办、档案局养老喽。

    若是自己走他的路子,不管成与败都会成为别人的出气筒!

    妈的,自己脑袋有病啊?

    可懊恼的肖站长抬眼一看,见李家明那小子正戏谑地看着他,没好气道:“家明,叔叔知道你有本事,给叔叔支个招,亏不了你的!”

    得,等的就是这句话。大家非亲非故的,光凭几句叔叔、侄子的乱叫,没点好处谁愿意白帮忙?

    “肖叔叔,我听到一个消息,也不知是真是假,听说纪委要在各单位设立纪检组长了?”

    后知后觉的肖站长的脑袋估计让肥油塞满了,疑惑道:“家明,你什么意思?我老肖知道自己笨,你有话能直说不?”

    “ok”,李家明爆了句‘以前’的习惯用语,提示道:“肖叔叔,有句话不知您听过没有,‘跟着宣传部,穷得要脱裤;跟着组织部,年年有进步’?”

    这次脑满肥肠的肖站长听懂了,被肥肉挤小的小眼睛里透出光亮,不敢相信道:“家明,你不会告诉我,你大伯跟组织部的人有关系吧?”

    “嘿嘿,有那么点交情”。

    李家明说完之后,却不再往下说了。还是那句话,没好处的事,没人会愿意白帮忙的。昨夜母舅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未来粮食局的人很难对他的生意有帮助,也就是说这位站长同志即将不是合作伙伴。既然不再需要,那就是交易,双方都要有好处。

    要说安逸的环境确实毁人,会巴结上司坐稳站长宝座七八年的肖站长,直至风雨来临之前,也只想着下这条破船,却没想过花钱去进步。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到一个实权单位去当普通干部,哪有在粮食局当领导好?大家都知道这条船要搁浅了,谁还会来跟他争这条破船上的职位?

    这是一个官本位的社会,只要有了那个级别,就会有那个级别的待遇,也有了日后请调的权利。别小看这个看似无用的权利,只要舍得花钱,从清闲部门往实权部门调,那就不是当普通干部而是当领导!

    可惜的是,这位肖站长的政治悟性已经被安逸磨迟钝了,李家明等了一阵等不到他的回应,只好耐心地给他剖析。

    “是哦,我怎么没想到呢?妈的,瞧我这猪脑子!”

    懊恼的肖站长一巴掌扇在他肥大的脑门上,这才回过神来,这伢子在要求自己开价了。他能坐上粮站站长的宝座,对这些索要好处的伎俩,哪会不娴熟?

    “家明,说吧,想要什么?”

    李家明笑了起来,现在的肖站长能给自己什么?几千块钱?为了区区几千块钱,自己至于花这精力吗?

    “肖叔叔,您既然这么客气,那我就不客气喽。若是粮食系统改制,你们肯定要下岗绝大部分工人,要不你们的门市部给我们,由我们来接手你们的工人?”

    一听是这条件,刚才还为前程光明而激动的肖站长吓了一跳,粮食局在县城就有两个地段极佳的门市部,而且是前面开店后面做仓库的。那俩个门市部虽然破破烂烂但地段好,那样的店面房,莫说自己只是有希望当纪检组长,哪怕是自己当上了局长,恐怕也说话不算数的!

    这有什么难的?李家明毫不在意道:“肖叔,我既然敢开口,肯定就会有我的办法!”

    “家明,事情没那么简单的。”

    这不不简单?当官的最怕出事,只要那帮职工去闹,莫说两个店面,再搭上点别的都行!粮食局可不是工厂,垄断经营这么多年有的是钱,要不是上面压着改制,他们会想改制?

    现在台上的那位是铁腕总理,他看准了的事,下面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与勇气,只能随着他的指挥棒亦步亦趋!粮食部门改制可以促进竞争,放开粮食市场,可以给农民带来巨大利益,可也是个要命的政治任务。为了完成这个任务,恐怕县里的大领导都盼望着平安,千万莫出事就行,哪会计较一些下属部门的‘蝇头小利’?

    “放心吧,只要你的任命下来了,按我说的去搞,保证一点问题都没有。”

    这位肖宗生站长同志,虽然安逸惯了,可脑子并不蠢,有李家明在旁边一指点,眼前豁然开朗。

    同古是山区县不是大城市,城镇人口远少于农村人口,无需对城镇居民的粮油进行大量补贴,反而能从公粮与议价粮的巨大差价中,赚取大笔利润。粮食局真的有钱,先不论公粮与议价粮的差价,单每年的损耗都是不能说的秘密。这些东西,系统内的哪个不知哪个不晓?突然改制,职工们肯定要闹的,只要能平息他们的不满,局里的领导哪有心思去算那些小账,何况那些职工都是沾亲带故的,便宜国资委还不如便宜自己人呢!

    反正粮食局的家底又不是县里的,只要局里愿意,上面的领导哪有不愿的?

    对,就是这个道理,企业改制也是国有资产流失最严重的时刻。权贵尚且可以趁机发财,自己这样的小萝卜头,怎么就不能借路发财?

    “家明,那你得准备钱了,我晓得那帮人的德性,要是没现金,他们不会把店面卖给你的!”

    “晓得!”

    两个门面房,即使内外勾结,随便哪一个也最少得二三十万才能拿得下来,这对于李家明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