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巧取豪夺的生意(四)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青山迢迢,鸡鸣狗吠,几幢白墙青瓦的泥巴屋散落在大山之脚,门前是青翠稻田,一派宁静的田园风光。

    山里人重礼数,即使柳老师、钟老师没在家,李家明依然提了一袋水果和两袋奶粉给柳老师的姆妈,喝了杯凉茶才在主人的热情挽留中告辞,载上准备去自己家玩的柳莎莎去罗坊看张老师。

    罗坊村还是老样子,两条大河交汇浩浩荡荡,河两岸是稻田、菜园,李家明拎着一袋水果两条‘白沙烟’先到张老师那报个到,又拎着一袋吃食去给阿姨送东西。

    胖了一点但黑得吓人的张仁和接过礼物,给李家明倒了杯凉开水,婉拒道:“家明哥哥,你带棋棋去,我不去了,我还要种菜、砍柴”。

    “嗯”,李家明端着凉白开,站在干净的堂屋门口,看了眼厨房屋檐下高高的柴垛,满意地微微点头。

    “和伢,莫怕苦,只要坚持下去,日子总会好的。你的田不要包出去,等明年栽禾的时候,我带人来帮两日。对了,禾苗、化肥的事,你不要管,我喊人送过来。”

    “谢谢家明哥哥!”

    这小伢子不错,对别人或许狠不了,但对他自己够狠,这样的伢子只要有机会,迟早会出头的,李家明笑了笑,温言道:“没事,苦难对于坚强的人来说,未必不是一笔财富!屋里的事要做,读书也不能放松,晓得不?”

    黑的只剩下眼白和牙齿是白色的张仁和,连忙答应道:“晓得,谢谢家明哥哥!”

    “嗯,我去张老师那了,奶粉要看着婆婆喝,晓得不?”

    “晓得”

    李家明放下手里干干净净却缺了个小口子的茶杯,顺着屋檐下的荫凉去了张老师家,陪老师聊天扯淡,一直到太阳偏西了才告辞。

    回到家里,早已经等得不耐烦了的小妹、金妹扑上来,将她们最爱的莎莎姐拉走了,剩下张棋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晒谷坪里。李家明没兴趣开导这只小刺猬,强者自救,圣人才渡人,自己又不是圣人。可跑到半路上的小妹想起了张棋,又折返回来拉着她想跑。

    “棋棋姐姐,我们去滑冰,可好玩了!”

    “我不去”

    要说张棋还真是只刺猬,硬梆梆的口气能打狗,幸好她姑姑能治她,抱着小李婉站在堂屋里瞪了她一眼,这小姑娘才老老实实地跟着小妹去玩。

    手里抱着小李婉的张象枫跟李家明问了几句她姆妈的情况,目送着他施施然上楼看书,这伢子是个冷漠的人。帮和伢,那是觉得和伢坚强才顺手帮一把;可棋妹象只刺猬,他就毫不犹豫地听之任之,哪怕自己是他后妈,棋妹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的表姐。

    这种看法,还真错了,李家明不是不帮人,而是看那人值不值得帮。比如乡粮站的肖站长,就在李家明的帮助下,顺利进入了组织部考察名单,要是没有意外情况,一顶副科级帽子就稳稳当当地戴到了他的脑壳上。

    喜讯传来,肖站长高兴得合不拢嘴,他的死党高斌自然也来道贺,顺便喝几盅喜酒。

    “宗生,还是你有本事,张建军上蹿下跳,也没搞到个帽子戴,你不声不气倒搞了个纪检组长当。”

    朋友也分亲疏远近,这两位是真朋友,自然跟张建军那样的酒肉朋友不同,说的都是实话。

    “莫讲起了,要说讲起来,我还得多谢你呢。”

    “我?”

    肥得象头猪的肖站长举杯与老友碰了下,‘兹溜’一声闷掉,小声耳语了几句,让喝得红光满面的高斌更是高兴。

    “不错,那伢子是个角色!哎,宗生,那伢子精着呢,心里有本账的。记得去谢谢人家,莫下次再要他帮忙时,再跟你打推辞。人家跟我们不同,肯定能考得上清华、北大,前途不可限量的。”

    “那还要你讲?”

    肖站长乐了一阵,小声道:“斌伢,你老婆这次要下岗,有没有路子外调?”

    这可说到了高斌的烦恼之处,职工要调动单位,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有工勤编的行政事业单位,早就让各路神仙的家属占掉了,自己一个小小的公安分局长,哪有那么大的能量?

    “宗生,你有办法?”

    “我要是有办法,我老婆不会调走?”

    没办法,那就听天由命呗,不稀罕那三四百块钱一个月的高斌也想得开。

    “也是,管他呢,下岗就下岗,反正也饿不死!”

    肖宗生又帮老友倒了杯酒,压低声音道:“斌伢,既然要下岗,那就不能白下岗。我要提拔,不方便出头,我有办法让桂英搞个工作,想要不?”

    “你有办法?”

    “嗯,晓得我跟游承万合伙做生意吧?改制之后,肯定会散伙的,但目前他还有求于我。”

    游承万就是个农民,虽然有个争气的堂叔当乡长,也没什么了不起,可他外甥李家明太厉害了,吃过闷亏的高斌连忙道:“宗生,莫乱来,家明帮了你,可莫过河拆桥。”

    “我晓得,我就是想还人情。你老婆在东门粮站,我老婆在西门粮站,只要她们去闹,要求局里把店面给她们当安置费,这事就基本上能成。”

    高斌皱起了眉头,闹肯定要闹的,不哭的孩子能会有奶吃?可上面会答应?东西门粮站的门市可地段不错,按现在的行情,少说也能卖二三十万!

    对粮食局家底门清的肖宗生忍俊不禁,局里多少双职工?多少中层干部的家属都要下岗?局里正愁着如何找名目,安排自己的家属呢。

    “蠢,二十多个人的安置,还不要二三十万?你以为粮食局是厂子啊,局里有的就是钱!”

    “工作呢?宗生,你也晓得桂英她们,坐起来打麻将还行,做生意会把本钱都亏光的!”

    “我晓得,店面搞到手就卖,大家分钱。一个人有一两万,想继续上班,就去承万店里帮忙;要是不愿意上班,把养老保险一交,坐在屋里带伢子、妹子就是。我跟家明讲好了,愿意上班的,工资照以前的开,不过可能会累点就是。人家是私营店子,肯定不可能跟上班样轻快。”

    这倒是个办法,要按政策下岗,一个人不过是几千块钱,要是把店面抢到手,那就是笔不小的财了。就老婆那性子,肯定也闲不住,她想累就去累呗,有自己在,游承万还会让她去扛麻包?

    “宗生,有把握不?”

    “切,国资委那帮打短命的,要是没人去闹,肯定会把店面收走,你以为我们局里的人是蠢货?与其交上去,还不如便宜自己人,关键是要有人去闹一闹,给他们一个能对上头有交待的理由!”

    “对哦,你们局里还会没钱?”

    高斌这才恍然大悟,连连称是。

    “对,两个店面到了手,只要有现金给那帮同事,谁不会愿意卖?愿意留下来做的,拿了钱继续做,不愿意的拿钱回家,这样的好事到哪去寻?”

    “还做粮油?”

    “那我就不晓得了,反正店面到了家明手里,做什么生意关我们什么事?人情我还了,钱,大家都得了,双方都有好处的事。”

    仔细想了一阵,高斌也决定干一场,让他老婆去趟这混水。老实人吃亏,这种事不吵不闹是没好处得的!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