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巧取豪夺的生意(完)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script>当政者,只能两害相权取其轻——

    面对九十年代初期的经济困局,与李家明记忆中的一样,那位不合群的宰相大人在一番准备之后,终于露出了其铁腕的一面。

    ‘准备好一百口棺材,也有我的一口,无非是个同归于尽,却换来国家的长久稳定发展和老百姓对我们事业的信心。’

    这话掷地有声,台上的那位铁腕宰相也确实做到了,不但强力反腐而且强硬地推行经济改革。下岗这个词,一时间成为热门词语。

    得益于去年的流官制推行,同古政坛本地派势力被极大削弱。现在的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都是外地人,在上级命令与本地利益之间选择,自然会倾向于服从上级命令。

    粮食部门改制是中央下达的政治任务,不但能消除全国粮食部门巨大的亏损,而且牵涉到数亿农民的切身利益,必须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任务!哪怕在同古这样的山区县,粮食部门其实是赚钱的,也必须按时改制。

    改制啊,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可真难。一年工龄补偿一个月工资,那些端惯了铁饭碗,习惯了安逸日子的职工会愿意?文件一下发,连改制方案都开没公布,粮食局里就炸了锅。

    从县委、县政府领导至粮食局的一般干部,都对数百号职工的安置问题愁眉苦脸。按政策办是没错,可那些是活生生的人,他们不会听你的解释,他们只会来县政府闹,堵得书记、县长都躲到其他地方办公,根本不敢去办公室。

    当然各单位设立纪检人员也是上面的政治任务,因此肖宗生这位粮食局的纪检组长,以极快的速度上任,参与到对职工的劝说、解释工作中来。

    闹吧,闹吧,已经闹了一个星期,书记、县长压局长,局长又能去压谁?开会吧,没能力摆平那帮老少爷们、娘们,该表现的态度还是要表现出来。刚又被书记、县长臭骂一顿的胡局长,回到单位上就将手下们一顿臭骂,骂得几位副职领导、几十位中层干部们都坐在会议室里唉声叹气。

    脑门生疼脑壳发涨的胡局长,看着这帮无能的手下就来气,嘲讽道:“说说吧,平时一个比一个有能耐,关键时刻怎么就不吱声了?”

    “张局,不是我们不努力,真的是做不能思想工作啊。双职工下岗一个,单职工抓阄他们都不愿。”

    当老大有个好处,那就是把任务安排下去,谁的任务完不成,那就打谁的板子!

    “少说废话,工作好做还要你们?我老胡把话撂在这,三十一个人分任务,谁的人谁去盯,谁的人出了问题,谁负责。职工可以下岗,干部凭什么不能?”

    这话落在一帮干部耳朵里,也就是句气话而已,大家都是行政编、事业编,还能说下岗就下岗?不过,完不成任务,得罪了领导,穿小鞋才是肯定的。因此,胡局长一甩手回了办公室,会议室里的干部们还是愁眉苦脸的。

    局长走了,副局长也走,新任纪检组长肖宗生也夹起笔记本,跟在两位副局长后面走人,看得一帮以前的老同事牙齿直痒痒。这‘肖老猪’真是命好,改制时还能升官,真是b人有b命!

    错了,肖宗生可真不象他这帮老同事想的那样,他回到他的办公扔下装样子的笔记本,就去了敲领导的门。胡局长对肖组长印象不错,一年三节从不漏,可也没想到组织部门居然绕过自己,提拔了这位平时不显山露水的老部下,让自己的人选竹篮打水。

    “小肖啊,有事?”

    胖乎乎的肖组长还没开口,脸上就笑得象弥勒佛,先敬了支‘芙蓉王’烟,还帮领导点火,一如以前样恭敬,这让胡局长心里舒服不少。虽然这头猪绕过自己找门路,但对老领导还是和以前一样尊敬。

    “领导,我有个办法,能摆平这些破事,但得您出面去跟曾书记、钟县长打擂台。”

    嗯?同样胖乎乎的胡局长眯起了眼睛,吞云吐雾一阵,才压低声音道:“老肖,有话就讲,有屁就放!”

    ’小‘换成了’老‘,这就是进步,肖组长立即马屁道:“嘿嘿,还是老领导痛快、有魄力!”

    拍了句马屁,肖组长才小声道:“领导,大家都晓得,上头下了文件就必须要执行,他们闹不过是想多要些钱。”

    “还要你说?要是能多发钱,老子早发了!都是十几二十年的老同事,你以为我老胡是小气人?”

    “嘿嘿,您莫急撒。不能多发钱,那就用别的代替呗。领导,我们不是县里有两个门市部吗?反正改制后要上交,还不如作为职工的安置条件,只要他们愿意下岗,就折成补偿费。

    您再想想,粮站要撤销,大部分职工都在当地成家立业了,那就把资产分给他们。嘿嘿,别的地方我不熟,崇乡粮站的那十来号人,要是讲把房子都分给他们,保证一个人都不会来闹。你以为他们蠢啊,光屋都一人能分一两万,还闹什么闹?”

    胡局长眼睛一亮,可又马上暗淡下来,书记、县长会同意?改完制,国资委就能收回大量固定资产,不管是变现还是出租,都能提高财政收入,或许还能提高县主要领导的灰色收入,这是在领导碗里抢饭吃!

    “不行的,这是重大的国有资产流失,领导会担这种责任?”

    早有说辞的肖组长不敢笑,低声道:“领导,由职工先提出来,我们代表他们去,骂也骂不到我们头上。说是国有资产,还不是我们县里的?如何处置本县的资产,那是我们县委、政府的权利,只要县里领导同意,地区、省里领导还会多事?我的老领导哎,稳定是压倒一切的大事!

    再讲,即使粮食局改制,以后公粮要不要交?那些粮站全部撤了,收来的公粮放哪?”

    当官的,要服从领导是不假,但那只是不涉及到自身利益的时候,若是什么事都唯命是从,那官场就一清如水喽。脑门生疼的胡局长心动了,要是领导不同意,职工会逼他们同意的。若是几百号人安抚不下来,跑到公路上一坐,通不了班车,他们觉都会睡不着,哪还管得上这些事?

    “也是哦,就我们那些粮站,职工住在里面,这个骨节眼上,还能赶他们出来?倒是东门、西门粮站不好办,国资委肯定不会愿意的,你是不晓得,那帮打短命的,巴不得所有单位的门面店都上交。”

    说者可能是无心,听者可是有意的,肖组长连忙道:“领导,这事可让不得。民不患寡而患不均,要是那二十多号人一闹起来,会比乡下粮站更麻烦的!”

    对哦,这段时间一直忙安抚的胡局长悚然一惊,那两个粮站就是两个马蜂窝,局里多少花(假)账都从那里开销的?干部编制的站长可以调回来安置,工人编的会计、出纳、仓管还能调回来?就算是调回来,民不患寡而患不均,要是他们闹,下头的人哪怕是得了好处,也照样都会跟着闹。

    到头来又是一个死局,搞不好自己都要丢帽子、受处分!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