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截糊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这种心态在官员中那是普遍心态。面对着粮食系统数百号工人的群情激愤,县委曾书记、钟县长也忧心忡忡。特别是隔壁地区下岗工人阻断浙赣线两天两夜,让中央领导暴跳如雷后,主要领导们更是脑壳都发涨,生怕自己地盘上也闹出点收不了场的动静,引来正神经高度紧绷的省、行署领导斥责。

    “曾书记、钟县长,我是没办法了,几百号人就是这条件,否则他们就不答应。操,也不知哪个王/八蛋,居然出这样的主意,搞得职工个个象打了鸡血一样!”

    妈的,那可是数百万的国有资产!

    肥头大耳的胡局长站在那,脸上委屈得看着都可怜,央求道:“姜主任,您高抬下贵手,我们那些乡镇粮站,那有什么商业价值,即使交到您手里,您还得每年花钱进行维修。再说了,那些职工怎么办?我还敢让他们搬出来,将宿舍交给您?”

    “胡局长,我只是按政策办事。”

    不是跟书记县长吵,胡局长可一点也不心虚,脸上委屈依旧,可话就不太中听了。

    “姜主任,你按政策办事,我可是按良心办事。真要说起来,你老婆怎么在年初就找路子调走?做人要凭良心,莫对别人马列主义,对自己就自由主义!”

    坐在窗口的曾书记无心听手下扯皮,反而担忧地看着窗外,数百号工人正在办公楼前打着横幅骂骂咧咧。

    单个的工人不可怕,可怕的是有了组织、有了目标的工人!

    也正头疼的钟县长好点,他在基层干了近二十年,对付工人闹事的经验比书记丰富得多。谈判嘛,就是大家边谈边妥协,只要自己给得起东西,那就坏不了大事。

    “老胡,粮站的宿舍交给职工是正常的,门市部、办公室、仓库呢?”

    正跟国资委主任打嘴仗的胡局长立即转过头来,双手合十象拜菩萨一样,央求道:“钟县长哎,您都在我们这呆了快十年,您还不知道下面的事?那些职工下了岗,一人四五千块钱顶什么用,总要有个营生吧?做生不如做熟,还不是大部分人要开粮油店的?”

    好单位,领导都喜欢去视察,哪能没点花花账?以前当副书记时,钟县长没少去粮食局视察,没少跟胡胖子交杯换盏,也没少得他的孝敬,隐隐约约知道一些内幕。若真是强行将县城两个门市部收归国资委,那些职工把情况往上一捅,这胡胖子会倒大霉的。

    再说,国家粮库要收公粮,每个点上还要驻人。要是粮食局将资产交给了国资委,以后他们还挨家挨户去收公粮?

    “老胡,这是国有资产流失,重大的违纪行为!”

    书记一开口,胡局长大喜过望,连忙道:“书记,我没说白送给他们,按房产估值卖。领导哎,现在火烧眉毛的事是稳住他们,莫让他们闹事。”

    这老胡还真是面带猪像心中嘹亮,旁边的钟县长古怪地笑了笑,扭头建议道:“书记,要不让常委会讨论一下?这事不能再拖了,工人性子急,要是拖几天,就怕他们又提出其他条件。”

    两害相权取其轻,一边是国有资产以合理的理由流失,一边是个人政治前途,久历宦海的曾书记权衡一番,终于还是点了下头。

    “可以,老胡,你去跟工人说一声,让大家先回去,别堵在这了。”

    胡局长大喜,连声谢道:“谢谢领导!”

    改制是政治任务,职工们也知道胳膊扭不过大腿,但能得到超出政策部分的补偿,他们也算是没白忙一场,再对比下厂子里的下岗工人,觉得委屈的心里总算是有了些平衡。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改制方案一公布,职工们凑了笔象征性的赎买资金,名正言顺地将自己所在的粮站占为已有,开始商量着是卖还是大家经营。乡镇粮站还有人想自己经营,可县城那两个门市部的人可不想,能在那俩门市部上班的人,哪个不是有点路子的人?

    那就变卖分钱!

    一个黄金地段的门面房,另一个是地段也不错的独立小楼,这可着实搅动了不少人的神经。一时间,风云飘摇的粮食局又成了香饽饽。

    李家明得到电话通知,连忙带着将房子抵押来的二十万,来到了县城,顺便也将柳莎莎送回家。

    “肖叔,没问题吧?”

    胖胖的肖组长苦笑几声,“家明,很多人都盯着,东门的价钱出到了二十万,西门的十七万。”

    二十万不贵,一个门面还外带仓库、办公室,也就是太破旧了点。三十多年前的老房子,也难怪人家不敢出高价。可惜自己还是钱少了点,二婶又不愿意自己赌得太大,否则一口全部吞下得多爽!

    夜长就会梦多,现在可不是省钱的时候,李家明大方道:“东门粮站,我出二十万现金呢?”

    出价二十万的老板,可没人答应一次性付清,肖组长以为听错了,连忙问道:“现金?”

    “那当然!”

    肖组长吓了一跳,连忙劝阻道:“家明,划不来的,你莫看东门粮站能改成两个门面,一个月有两千多块钱租金,但装修费呢?就那破烂样子,你不花十几万块钱装修,根本租不出去!

    这样算下来,得花到近三十万,街上的新店面都只卖十五六万!还有,那是老房子,用不了多少年了的!”

    或许吧,可李家明的眼睛眯了起来,戏谑道:“肖叔,莫拐弯子了。我钱都准备好了,二十万现票子放在信用社,随时都可以去取,要是钱不够,我大伯店里还准备了十万!”

    肥胖如猪的肖组长还真是个实诚人,一点也不把李家明当伢子看,见被识破了谎言,连忙小声解释道:“家明,不是叔叔不帮忙,实在是没办法帮。叔叔就是个纪检组长,讲话能有多大的份量?我实话给你讲吧,街上的老九想要那两个地方,也是出现金。他还放出话来,不管别人出几多钱,他都多出一万,你争不过他的!”

    操,遇到只坐地虎?李家明仔细打量了下肖组长,见他不似作伪,这才试探道:“肖叔,那个老九什么来头,敢这样说话?”

    ‘哎’,肖组长叹了口气,小声解释道:“街上的混混头子,公安局邱政委的舅兄,据说以前犯过什么事,才被公安局清退的。家明,那种有势力的人,我们惹不起的。更何况我怀疑他背后还有人,你是不晓得,那狗x的经常跟领导们混,鬼晓得是哪个领导看中了那两个门面,以他的名义在放话。”

    难怪这么牛逼,敢放出这样的话出来。要是这样的话,为了点钱得罪当官的有点不值当,李家明心里盘算一阵,理智地退让了。

    “行,那这事就当我们没讲过。”

    “家明,这次真不好意思,你放心,你母舅的事我会看着的。临川那边我会打好招呼,绝对不会不帮他的。”

    也行,以后粮食局会建国家储备粮库,母舅做粮油生意,日后求人的时候多着呢,总算是没白忙一场。

    “那就谢谢肖叔了”。

    “没事没事,这次是肖叔叔对不住你!”

    也只能如此了,这不是人家不还人情,而是形势比人强。李家明说笑几句,将肖组长硬塞过来的红包,放在房门后的鞋架上,背着牛仔包坐上毛砣从装修店骑来的摩托车,两兄弟去家俱厂看父亲。可让他没想到的是,抢自己东西的人主动撞上/门来。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