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竹篮打水(上)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九十年代,电子游戏风靡大江南北,有格斗类的街机也有赌博类的麻将机、牌机等等。

    李家明前世也曾经沉迷于电子游戏,省下生活费宁愿饿肚子,也要去游戏厅玩几把。身边的同学也如此,玩不起那种动辄几十块钱输赢的牌机,他们就玩麻将机,照样输得经常口袋里布粘布。

    重新走进闷热、喧嚣、空气混浊的游戏厅,看着那些忘我搏杀的人,听着他们兴奋的大呼小叫,或是输了之后的骂骂咧咧,李家明有种隔世的感觉。旁边的毛砣对那些对着机器或激动或沮丧的人很好奇,他前世也对这东西着迷,曾经一夜之间输了七八万,气得把人家的机器都砸了,连累得李家明连夜借钱去赎人。

    “家明,我们也玩玩吧?”

    堵不如疏,只要让这伢子明白了,所有的电子赌博游戏都是诈骗,以后就不会上当受骗。李家明痛快地掏出一百块钱,指了指换游戏币的地方。

    “行,我教你玩麻将机。”

    “哎”

    毛砣很雄壮,一米八的个头,粗壮得象头牛。毛砣穿着也很好,一身的李宁运动套装,脚上蹬的运动鞋也是李宁的,出手更大方,别的人买游戏币都是块把几块钱,他一扔就是一张百元大钞。这样的有钱人,立即吸引了看场子的混混注意,连忙过来敬烟、套近,换币的妹子也连忙拿一个大纸盒帮他装好两百个游戏币。

    “兄弟,想玩哪台机子,我给你清场。”

    “不用”,毛砣轻推开递到面前的‘白沙王’烟,抱着一大盒子游戏币,瞄了眼拥挤的游戏厅,走到一个正在玩的崇乡伢子面前拉开他。这小子在学校看着和气,其实蛮横惯了的,上至初三下至一年级,哪个伢子不让他三分?

    “让开!两三个板子,玩什么玩?”

    正玩得高兴的伢子一愣,扭头见是毛砣,连忙陪笑道:“家虎,你也来玩?家明呢?”

    “家明,我们在这玩!”

    正在外间等的李家明看了眼,冲那三个去年考上高中的伢子挥挥手,自顾自地去了装修店。

    装修店里生意依然红火,在店里打暑期工的李家仁兄弟也活络多了,这个叔叔、那个大哥、这个阿姨、那个姐姐,叫得客人们都高高兴兴的,不停地恭维李传健会教育孩子。

    “大伯、大哥、二哥”

    “家明?你怎么来了?”

    “哦,来有点事”,李家明冲大伯使了个眼色,心里有数的大伯连忙给客人告了个罪,伯侄俩人朝小办公室里走去。

    “家明,什么事?”

    “大伯,你晓得老九几多事?”

    “老九?夏桕武?”

    “嗯”

    这伢子聪明是聪明,能力也有能力,就是太自信了,觉得天下就没有他办不成的事。老九是什么人?光凭手下有几个混混,就敢放那样的话出来?大伯看了看这个最出色的侄子,沉吟道:“家明,那是个两面三刀的人,能不惹就莫惹。”

    李家明还真不知道叔伯们的心思,也确实觉得这事好办,但见最喜欢算计别人的大伯如此,本能觉得自己哪错了,连忙道:“我惹他干什么?本来我跟肖宗生打好了招呼的,想把东门粮站门市部盘下来,没想到他来横插一脚,还说不管别人出几多,他都多出一万块钱!

    大伯,刚才在我耶耶那,我拿家具厂的木头诈了他一把,他居然没答应让一步,这里面是不是有些事我不晓得?”

    不错,这伢子心思够缜密的,大伯从抽屉里翻出包‘白沙’烟点了一支,鄙夷地小声道:“老九算什么东西?也就是在街上讲话还有两个混混听,生意场上就是堆狗/屎!家明,那两个门市部你也莫想了,几个当官的都盯着,我们插一杆子划不来。”

    妈的,真替帮人作嫁衣了?

    “应该是,那个老九有什么钱?光我们店里都欠了四万多,他能拿得出三十几万现票子?我估计啊,可能是哪个大领导答应了他,那两个地方拿下来后租给他做游戏厅,才会这么卖力的。你不晓得,现在街上游戏厅最赚钱,但街上大店面就那么几个,他搞不到好店面才这样卖力的。”

    妈的,还真是白忙一场!

    “家明,莫多想了,我们屋里又不差那几个钱。你母舅的店面我联系好了,就是林业局对面,林业公司的单经理欠我们一个人情。店面小是小了点,但店租便宜、后面还有仓库。”

    那也行,总算没有白来县城一趟,好歹母舅的店面有了着落。

    两人闲聊了几句,李家明打了个电话回崇乡,请许主任取消那笔贷款,又在店里转了转,估摸着毛砣输掉了一百块钱,这才去那家游戏厅。既然不是那个老九不让步,那就莫结怨,更莫连累张卫民。

    游戏厅里跟刚才一样热闹,那三个崇乡伢子围在毛砣那台机子前,正嚷嚷着‘爆机!’。

    “操,又没爆!”

    “妈的,怎么还没爆?”

    “毛砣,我跟你讲,要是爆机有钱奖,里面还有妹子脱衣服的!”

    “妈的,老子就是听你们乱咧咧,等下要是没妹子脱,看我不搞死你们!”

    妈的,一帮什么伢子啊,难怪他们考得上重点高中,却连个大专也考不上。不过也不错,看来毛砣玩这个就是冲着里面的美女脱衣服,并不是想玩这个赚钱。

    “毛砣,玩完了没有,我们走了。”

    等李家明用手拍了毛砣的脑袋,这正大呼小叫的小子才回过神来,兴奋道:“家明,再玩几分钟,我再玩几分钟,打完这几个就走。”

    李家明扫了眼那盒子里的游戏币,一个多小时只剩下七八个币,也笑着站在旁边看,让他先输个高兴再说。

    说起来,李家明看似不起眼,可站在热闹游戏厅里却异常显眼,尤其是别人盯着屏幕,他悠闲自在的样子,让刚干完坏事的老九一眼就看到了。

    “家明?”

    “九叔?你怎么在这?”

    “这就是叔叔的店,怎么,你这天才也喜欢玩这个?”

    李家明扫了眼跟在老九后面的那个小太妹,见她脸色绯红、眉目间隐有浪意,不禁暗自发笑,随手指了指正玩得高兴的毛砣,解释道:“他喜欢玩,我陪他来的。”

    “那就好好玩,赢了算你的,输了算叔叔的。山伢,拿一百块钱板子来!”

    “不用不用”

    “家明,看不起九叔是吧?我跟你讲,你喊斌伢子叔叔,那就是我亲侄子!”

    这混混头子场面话倒说得挺溜,不过李家明也不想欠人情,等一个长得人模狗样的混混端着一盒游戏币过来后,塞了一百块钱在他手里,解释道:“九叔,玩就要认真玩,否则就没意思。”

    老九随手拉过一张凳子,在机器旁坐下,话外有话道:“也是,九叔也来看看你怎么玩的,你可是天才!”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