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恋爱也是两个家庭的事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恋爱是两个人的事,结婚是两个家庭的事,这话是说城里人。城市里人口众多、交通便利,加之思想也更为开放,男女恋爱几年,或许家里人还没见过未来的女婿或媳妇。

    山里人可不同,山里人口少、经济不发达、交通不便利,非但结婚就连恋爱也是两个家族的事。没错,确实是家族而非家庭。在山里,单个的家庭必须依附于家族,否则遇到婚丧嫁娶、红白喜事,没有家族成员的出力,说句难听的话,主家连副棺材都抬不上山!

    在山里,恋爱自由婚姻自主就是句屁话,尤其是女孩子的婚恋。按山里的规矩,当父亲的不同意,别说婚事就是相亲、恋爱都得吹。若是遇到脾气霸蛮的父亲,觉得女儿看上的男人道德败坏、不成器,能把女儿狠揍一顿关起来,甚至火速托人说媒将女儿嫁出去,断了两个小情侣的念想,保证没人会说句闲话。

    别以为这是天方夜谭,山里人认死理,父母含辛茹苦十几二十年,难道婚事父母还做不了主?虎毒不食子,难道父母还会害自己亲生女儿不成?父母作主,那就等于父亲作主,在山里,女人哪有什么说话的份?

    扯远了,大毛伢和李小兰恋爱,李传猛是极看不上貌不惊人、又喜欢耍钱的大毛伢,可性子火爆的他却无法象亲戚朋友那样霸蛮,因为他老婆也是王家人,而且还是大毛伢没出五服的堂姑姑。

    刚刚过完四十大寿的王红英不容易啊,十七岁嫁给二十五岁的李传猛,既当媳妇又当娘,帮着孤儿寡母的李传猛母子拉扯大两个兄弟,甚至还做了两幢小小的泥巴屋帮他们娶亲。因此李小兰的婚恋,脾气不好的李传猛再不乐意,只要跟着他吃了二十几年苦的老婆愿意,他只能双手一甩回县城做生意,图个眼不见心不烦。

    一年多来,李传猛亲眼看到大毛伢待自己女儿千依百顺;又听最信任的侄子说,那家伙喜欢玩但玩得有分寸,总算也了结一件心事,由自己老婆去张罗。

    接下来的事,山里跟城里都没两样,都是双方谈条件,城里人谈房子、工作、收入,山里人谈彩礼,其实核心都是一个钱!

    既然是谈钱,王红英、王诗梅这两姐妹兼妯娌就不能出面,得请媒人出面谈,加之李传猛提出的条件与山里的风俗习惯不符,那就只好让他觉得精明强干的新弟妹张象枫去谈了。当然,这也有现身说法的意思,女人管家、管钱好处多多,没看到李家的兴旺发达吗?

    每天围着两个女儿转的张象枫一听大堂哥的决定,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山里人请媒人都是请能说会道的中年妇人,自己都刚结婚、生妹子,就让自己去负责说媒?

    不过,张象枫当初能毅然倒追有潜力的李传林,自然也不是没见识的山里女人,稍一犹豫就接下了这个看似麻烦的事。一直为婚事发愁的大毛伢,陪着笑脸送走了未来的老丈人、叔叔们,当天晚上就拎着礼物来找这位以前的枫妹、如今的婶婶。

    “婶婶,只要这事成了,我打根金项链送你,保证比以前你们谢金华婶婶的更重!”

    无功不受禄的反面,就是帮了大忙就得重谢,这是大家都认可的事,可跟李家明这个天才继子共同生活了大半年,已经耳濡目染了如何为人处世的张象枫好笑道:“滚滚滚,好象我稀罕似的。媒,我去帮你们说,但你耶耶姆妈还有七大姑八大姨,都得你自己去搞掂。成了以后,我也不要你的金项链,给我们婉妹打副银手镯。”

    一副银手镯才几个钱?大毛伢连忙道:“要不得要不得,这要是传说去了,我跟兰妹怎么做人?”

    要是换成以前的张象枫,即使大毛伢不主动,她也会要求回报。可如今不同了,家里又不缺那千把几百块钱,何必得人的重礼呢?

    上次自己刚提醒一下叔伯,减免公粮不单是因为两个侄子会读书,人家送了个顺水人情,更重要的是家明也出了大力,以前在金华姐口中极为不堪的大伯立即让家明带重礼去乡上谢孙乡长。哎,老话说得没错,发财立品,发了财就要立人品,莫让旁人看不起。

    当初自己夫妻送金华姐一条金项链,那是老公赚得到大钱,又真心想感谢她。这两个连屋都没一幢,自己又不要出大力,要是收了人家的金项链,指不定让妯娌们怎么看自己呢?

    “你晓得什么呀?”

    哄着孩子睡觉的张象枫停下轻拍的手,将散落在脸上的头发撩到耳后,诚恳道:“大毛伢,蒙你跟小兰喊声婶婶,其实我们还是以前一起打工的兄弟姐妹。传林虽然工资高但年纪比我大这么多,又是金华姐姐做的介绍,他重谢金华姐姐是应该的。

    你们不同,我就是顺水做个人情,当不得你们重谢。再说你们连幢屋都没有,有那闲钱还不如存起来做屋。”

    说完,张象枫又叹了口气,幽幽道:“哎,婉妹的两个母舅不争气,连副银手镯都没给她打,你以为我心里好过?娘屋里的人靠不住,我要是再不跟你们这些以前的朋友好好处,以后有什么事,我去求谁哦?”

    这话大毛伢不好接口,可同为女人的李小兰再粗豪,也听出几分异样的话音,犹豫道:“枫妹,你?”

    李小兰还真误会了,若是张象枫生的是儿子,或许她有几分异样心思,可她生的是女儿。按现在的计划生育政策,即使张象枫属于农村户口能生两胎,可她嫁给了已经有一子一女的李传林,就不管男女都只能生一胎。别人没生崽可以偷着生,躲到外地去生,传林开着厂子还能这么干?既然只能生一胎,生的又是女儿,难道还指望女儿、女婿给自己养老送终?

    正哄孩子睡觉的张象枫嫣然一笑,打趣道:“你当人家姐姐的,都对老弟没信心?我是说,家明、文文、婉婉以后都会去读大学、到大城市里工作,传林是个闲不住的人,我们以后肯定要在这里养老的,屋里的事他们想管,还隔得天远地远呢。

    传林比我大十几岁,等他老了肯定是我服侍他,可万一有个急病之类的,还不是要靠近处的你们来帮忙?”

    原来是这事啊,刚才还担心堂弟跟婶婶面和心不和的李小兰长松了口气,连忙答应道:“这算什么事?传林叔是我亲叔叔,他的事还不就是我们的事?”

    心眼更多的大毛伢也舒了口气,玩笑道:“婶婶,要这么说起来,我这女婿当得还真吃亏。你看啊,从家仁家义一直到满妹,我估计以后在这屋场里过日子的兄弟姐妹,最后也就是小兰了。我讨个老婆,除了传田叔他们和你,以后要照顾十一个老人家啊!”

    李小兰眼睛一瞪,阴森森道:“你不愿?”

    “我哪敢啊?”

    “你还是不愿意喽?”

    对象的脾气,粗壮的大毛伢是又爱又畏,连忙道:“我又不是蠢牯,老婆屋里兄弟姐妹有出息,我沾光都来不及呢!”

    “那还差不多”,粗暴野蛮惯了的李小兰这才作罢,吩咐道:“婶婶说的,你听清没有?你们屋里的事,你自己去说清楚来,莫让她跑来跑去!”

    要说这事还真有难度,顿时让大毛伢愁眉苦脸起来。山里人家有女人掌家的事,但哪有儿媳妇管钱的?什么叫多年媳妇熬成婆?意思就是当婆婆的管家、管钱,当儿媳妇的管不到!

    除非是分家!

    开什么玩笑?大毛伢上面有三个姐姐,还有四个堂姐、两个姨娘、两个姑姑,而且一个比一个泼辣。家庭中财权是最重要的权力,要是让她们晓得了新媳妇一进门就要分家、掌家,那不是捅了马蜂窝吗?要是闹起来,莫说是结婚,就是订亲都订不了!

    这事李小兰心里也没底,哪怕是她未来的婆婆同意,还得姑姑、姨娘们好说话呢。恋爱是两个人的事,结婚可真是两个家族的事,那三个姑子的脾气,她小时候就领教过的。要不是顾忌着没进门,因为大毛伢的钱的事,她们早就撕破脸开打了。

    李小兰真搞不懂,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嫁出去的姑子、不是一家人的姨娘,还对娘屋里、姐妹屋里的事指手划脚!上次在大毛伢家,她都答应了以后帮毛伢成家立业,那两个姑姑、一个作客的姨娘还阴阳怪气,连未来的婆婆也不搭理自己。

    可要是让她不管大毛伢的财权,她心里更没底。对象什么德性,未来的婆婆又是什么脾气,她还不清楚?这是个身上有多少钱,就能花多少的主,婆婆又是个脾气急耳朵软的主。要是钱到了婆婆手里,大毛伢玩兴一上来,赚再多的钱也会在牌桌上输得一干二净!

    对于这俩人的烦恼,刚把孩子哄睡的张象枫有办法却不想说,得罪人的事她才不会出头,白净的手指朝楼上指了指,小声道:“以前和伢的田土我没办法帮他拿回来,喊他们兄妹跟我过,他们又不愿意,晓得我怎么办的不?”

    “怎么办?”

    正苦恼的大毛伢看了眼楼板,冲自己宽阔得不象话的脑门一巴掌,拉起对象的手就出门上楼。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